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四十一章 危机重重

结果没有一点点防备,黄葵张嘴,小红便滑入了他的食道之中。
虫虫的笑容变得无比灿烂起来,那是一种惊喜和欣慰的笑容,当小红离开黄葵的身体,附在了她身上的时候,虫虫开始了奔跑。
这个时候对方的大部队也匆匆赶到了,双方再一次形成了对峙的场面。
黄葵一张口,小红便朝着他的嘴巴射了过去。
她伸手过来,一把提着黄葵,大声吼道:“都别打了,你们的四公子在我的手上,谁要是敢再动手,我捏死他!”
小妖给虫虫拔了银针,我也给她松了绑,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被那一大伙儿牛头阴卒给围上,辛野等人一脸热切地望着虫虫,期待地说道:“虫虫小姐,你真的知道怎么从岩石里面提取食盐么?”
接下来交换人质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够从这两帮人的手中逃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得看她的手段了。
我心想糟了,倘若是露了馅,我们如何能够应付这一大帮的牛头?
黄英本来准备用如簧巧舌跟这帮脑子里尽是肌肉的家伙攀谈一番,套套底细,却没想到对方这般直接,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点了头。
只要规矩没破,就没必要为了黄府的人浪费气力。
她知道了。
没有人敢过去接应,因为这是规矩。
刚伯眉头一跳,说换谁?
刚伯的脸色一变,与周遭几个高手互换了眼神,然后方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不知道那位虫虫姑娘,跟您是hetushu.com什么关系?”
小妖?
太恐怖了。
牛妹走了过来,瞧见我们的手段,忍不住夸赞我们道:“干得漂亮!”
所以当黄葵被摔过来的时候,有且只说了一句话。
我将黄葵给一把按倒在地,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自作孽,不可活,当初你若是好好的,你做你的四爷,我做我的下人,岂不是好好的?”
朝着前方快速跑动着,而与此同时,黄葵也在迈步向前。
好!
在瞧见黄葵的一瞬间,我没有任何犹豫,便用身子挡住了牛妹的视线,然后唤出了小红来。
我的心在往下沉,然而当瞧见虫虫虽然被捆着双手,但气色还算不错的时候,却终究松了一口气。
刚伯吃了个闭门羹,还待说些什么,辛野气呼呼地喊道:“别特么废话,赶紧过去叫人过来,我给你两刻钟,如果到时人还不到,我杀人离开,咱们一拍两散。”
河东狮吼是什么模样,我是不知道,但河东牛一吼,整个通道之中,却是静寂无声。
刚伯正在奋勇地与牛头阴卒的首领辛野拼斗,瞧见牛妹手中的黄葵,顿时就是脸色一苦,扬起了双手,大声说道:“有话好说,你别乱来。”
而且鬼市里面,虫虫至少不会有人生危险,但是在这般愤怒的牛头手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至少不会比我在这儿给牛头阴卒当奴隶更辛苦。
我下意识地抬头,瞧见小妖从天空上滑了下来,落m•hetushu•com在了虫虫的肩膀上面,然后用鸟喙给虫虫拔针。
黄英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之下,来到了跟前来,她扶着双手被捆住的虫虫,对着前面喊道:“不知道是哪个部落的阴卒大人,还请露面,咱们谈一谈。”
很直接,双方一上来就开始交换人质,彼此隔着差不多有三百米的距离,然后开始让各自的人质往前走,其余的人则是按兵不动。
辛野一拍大腿,想着以后就要过上有滋有味的幸福生活,忍不住哈哈大笑。
牛妹将黄葵扔在了地上,说人没事,不过好像吓着了,说不出话儿来。
就在我准备说句圆场话的时候,这时黄葵却伸出了友谊之手。
我瞧见辛野在提出了这个说法之后,他们脸上的敌意似乎消减了许多。
时间仿佛很漫长,不过很快两人就会面了。
不过事到临头,我也不能怕事,镇定自若地说道:“那是当然,若我撒谎,人头给你。”
那身影却是一头恐豹,而在它的身上,有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正遥遥地朝着我望了过来。
虽然大部队已到,不过面对着这一大帮连脑子都是肌肉棒子的牛头阴卒,刚伯心中到底还是没有啥底气,忐忑地望着脸色古怪的黄葵,朝着辛野说道:“诸位前来此处,到底意欲何为?”
她也在?
所有人的耳朵里“嗡嗡嗡”一阵颤动,寒毛都忍不住竖了起来。
那家伙的身上,本来有一道符箓,能够挡住外m.hetushu.com邪的入侵,然而在刚才与牛妹的交手中,却被那母牛头以最蛮横的姿态给打碎,此刻也是被我的出现惊讶得魂飞魄散,却没想到小红突然就冒了出来。
在我的视野里,能够瞧见小红攀附在了他的食管中,十八根触角齐出,虽然因为对方的神志远远比畜生强大,所以并不能控制他的意识,但是不让他开口,倒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她一定想不到,弄出这么大场面来就她的,却是我。
规矩大如天。
然而让他惊恐的事情是,这个下人以更加坚定的力量,将他给死死地压住,然后另外一个下人则弄了一根绳子来,把他给捆得结结实实。
这家伙倒是霸气得很,刚伯没有办法,只有叫来身边的两人,让他们回去通报消息。
终于,虫虫跑到了我们的阵营之中,我顾不得再隐藏,直接冲了过去,一把将虫虫给抱了住。
那家伙“呃”地打了一个饱嗝,还待张口说话,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来。
我和姜宝很自觉地藏了起来,没敢露头。
除了虫虫,黄英也赶了过来,另外还带了一帮黄府高手。
虫虫一愣,骤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虫虫?
我在角落里,一直打量着那帮跟随而来的鬼市高手。
我心中其实挺慌的,生怕虫虫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我瞧见虫虫缓步走着,她的表情平静,不过眼神之中到底还是有一些疑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想要从前面这m.hetushu.com帮牛头阴卒的脸上瞧出点儿什么来,却没有任何征兆。
在感知到黄葵身体里小红的气息之后,聪明的虫虫便猜到了一切。
一米、两米、十米、二十米……
我不动声色地朝着她点了点头。
刚伯无奈,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辛野瞪着我,说小子,你可别骗我,我冒着违反千年誓盟的风险,把人给你抢出来,而倘若那小姑娘不会制盐,我可得弄死你,信不信?
一刻钟是15分钟,两刻钟是半个小时,这样的时间里,虽然对方能够走一个来回,但是必须得骑着恐豹,飞快地赶着路,真正来到这儿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那来回的恐豹恐怕已经是累趴下了。
辛野指着被揪住脖子的黄葵,说也没啥,就是想拿他来跟你们换一个人。
被我洗过脑的辛野哪里会跟她掰扯这些东西,而且他也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当下也是蛮横地说道:“费什么话啊?咱们保持距离,你把人放过来,我把人放过去,大家交换人质,然后各回各家。”
在他们看来,对方的要求并不过分,如果是这样,他们能不出手,尽量还是不出手的好。
我甚至还瞧见了茶肆的佟掌柜,以及几位面生的老家伙,想必是听到这边出事,匆匆赶来的鬼市高手——虽说他们的立场跟黄家有些区别,但如果这帮牛头阴卒做了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指不定他们就会插手了。
闻着她身上传来略带汗味的香气,我心中狂喜,赶忙说道:http://www.hetushu.com“你没事吧?”
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吃多少苦。
黄葵表情复杂地看着虫虫,而这个时候,虫虫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来。
刚伯唤人离开之后,又跑过来想要套近乎,结果四五个牛头将路一堵,根本就不跟他谈,而这时辛野也跑回了拐角这里来,冲着牛妹说道:“人没伤着吧?”
下人?
因为被押着的是黄葵,黄府四公子,所以去报信的人一点儿也不敢含糊,很快就将虫虫给带了过来。
辛野牛眼一瞪,说关你屁事?
因为除了双脚之外,身子还是被绑着的,所以两人跑得都不算快。
我说这几天怎么没有瞧见她,原来她一直陪在虫虫的身边呢。
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了对面的山顶上,出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
简单两个字,将黄葵给刺激得不轻,他一想起自己堂堂黄门四公子,居然给一个下人给压着,身体里就爆发出了最后的一股力量来,试图将我给掀翻倒地。
辛野低下头,闷声闷气地说道:“你特么的讲人话行不?”
辛野挠了挠头,想了好一会儿,方才回答道:“虫虫,对,就是一个叫做虫虫的小姑娘;你把她交给我,我就放了你们家的四公子。”
如此就好。
回到大部队之中的他大声吼道:“你们这帮臭烘烘的野牛,你们违反了千年契约,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得罪我黄家的下场——上将龙环安在?”
虫虫说我的后背,被他们插了三根银针,你别动,让小妖帮我来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