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四十二章 凶险未解

尽管大家度过了一段还算是比较不错的时光,但最终还是要刀兵相见啊。
我这时才意识到手掌之上怎么这般柔软,慌忙拿下来,心中又偷偷欢喜着——走跑了七八里地,她才叫我拿下,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呢?
牛妹怒气冲冲,一边追,一边捡了石头砸了过来。
刚才她若是选择跟虫虫同骑一豹的话,我可就没有这般幸福了。
她这话儿有说笑的意思,不过我还是三言两语给解释了一下。
如此又行走了一段路程,洛飞雨那便也轻松下来,放缓了速度,冲着我挤眉弄眼,我趁着虫虫没有注意,朝她报以感激的目光。
黄葵那家伙居然屡次三番对虫虫图谋不轨?
你能够忍受一块豆腐或者一盘红烧鱼跟你挑衅么?
剧烈的疼痛从那里传递过来,然而我心中却充满了畅快之意。
所谓精准,就是工匠精神,相比于直觉的战斗,更加具有逻辑性。
就这烧火棍子,还能伤了俺?
丢下山崖?
我们一走,黄葵便喊道:“别让他们跑了……”
虫虫在我前面操控着那恐豹,听到这话儿,忍不住说道:“陆言,你对人家姑娘到底做了什么啊?”
“臣在!”
那家伙骑着一头黑色巨马,手中握着一根长戟,身披盔甲,宛如古代战争中走出来的天兵天将。
我也抬头望去,却听到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狂乱的马蹄声。
轰!
叮叮当当,一时之间宛如打铁,而在几秒钟之后,我陡hetushu•com然一剑扬起,感觉划到了某一处的节点,顺着劲儿一划拉,却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来。
这个奴隶要造反啊?
不愧是阴卒的重要兵源之一,黄泉路上的战斗民族,这帮牛头即便是在面对着龙环,也表现出了毫无畏惧的彪悍来,挥舞着手中石斧,与龙环交手,双方战成一团。
十几秒钟之后,我的长剑从斜侧里刺进了那牛头的心脏里去,与此同时,我被一脚给蹬得飞起。
这个救下我的身影,便是洛飞雨,她将那两个牛头逼退之后,回身抓住了姜宝,把他给带到了另一头恐豹身上,然后大声喊道:“走!”
这牛妹一开口,将我之前对她仅有的那点好感都给消磨没了,我没有等对方动手,猛然一挺腰身,就从那人的肩头跃了下来。
一声怒吼,迷蒙的黑雾之中,走出了一个气势磅礴的巨大身影来。
眼看着辛野带人将那家伙给拖住,牛妹带着四个牛头,押着虫虫和我、姜宝,朝着山侧的丘陵地带逃了过去。
她奋力追来,却给那两个牛头给拦下,而我听在耳中,却是浑身发麻。
不过,刚才那般旖旎,我怎么尽顾着逃命了,心慌意乱,都没有仔细品味……
破败王者陡然拔出,我朝着那牛头的腹部刺去,而与此同时,小红也在我的心念控制之下,附着到了那牛妹的身上去。
它此前一直趴在虫虫的胸口处,此刻却也是派上了用场。
这家和*图*书伙的出现让众人都为之侧目,而出人意料的是,最先发声的,居然是茶肆的佟掌柜。
洛飞雨刚要说话,突然间脸色一变,瞧向了前方。
我被颠得一阵天翻地覆,而就在这个时候,斜刺里杀出一队人马来,朝着这帮牛头扑来。
这个时候,正在于虫虫纠缠的牛妹,和正在抓捕姜宝的另外一个牛头一下子就发了狂,朝着我嗷嗷叫着就冲了过来。
我抬头看,却见那家伙的右手给我斩落到了地上去。
一声叫喊,那恐豹发力,朝着左边狂奔而行,两个牛头这才回过神来,冲着我们哇哇大叫。
我需要的,就是找到那结构上的弱点。
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除了耶朗古战法之外,另外的一种战斗艺术。
我提着剑,深吸一口气,准备上前交战,结果胸口处却是传来一阵剧痛。
面对着那个仿佛从荒古之中冒出来的大将龙环,佟掌柜没有半点惧意,平静地说道:“可是如果你得罪了这帮阴卒,到时候麒麟鬼市动荡不安,可就与我有关了。”
下次有机会,我直接弄死这家伙!
他对黄葵说道:“双方既然定下契约,自当执行,又何必中途违反呢?”
而龙环听到了黄葵的吩咐,却是驾着麾下的巨马,朝着我们这边冲锋而来。
黄葵的嘴角浮现出了冷笑,说既然如此,那就不让消息透露出去就好——龙环,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只需要找到弱点,那么用最适合http://www.hetushu.com的力量,就能够破坏对方的结构。
我就是我,陆言,我能够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然而我们此刻已然跑出了百米之源。
什么?
一招得手,证明了那牛头并非铜头铁臂,我并没有自满,而是将那破败王者挥舞得越发明亮,宛如一道光,继续在这凶狠彪悍的牛头身上进攻。
小红是我唯一的杀手锏,把它放在虫虫那儿,是我唯一能够帮她做的事情。
这伙人个个骑着恐豹,而领头那人,却是黄英。
在那一刻,我深吸了一口气,忘记了虫虫,忘记了任何杂念和外物,眼中只有我的剑,还有我的对手。
而就在对方一退之下,我却是被人猛然一拽,腾空而起,当我落下来的时候,却是搂住了一具火热的躯体,暗香浮动,我稳住心神,却发现我抱着的人,居然是虫虫。
我的剑,就是我的尊严。
就是精准。
长剑如林,朝着那牛头斩了过去。
一人一马,孤孤单单,然而它仿佛身边有千军万马一般,气势磅礴,宛如拍案惊涛,气卷云涌而上。
辛野似乎也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冲着牛妹和另外四个牛头说道:“你们护送虫虫小姐离开,我们拦住这老东西……”
滚落在地上的我再一次爬起来的时候,与我交手的那个牛头却是轰然倒了下去。
长剑在对方宛如大理石一般坚硬的肌肉上划出了一个浅浅的口子,那牛头大怒,将先前流着口涎跟我讨肉吃的事情和图书给抛到了脑后,脑子里只记得一件事情。
这是刚才那一脚的后遗症。
这道理对于石材通用,对于金属通用,对于血肉之躯,应该也是没有任何意外的。
而这个时候,虫虫方才说道:“你能不能规矩一点,把放在我胸口的爪子给拿下来?”
而虫虫却是骑在了一头恐豹之上。
四公子受辱之后,展现出了十二分的决绝来,佟掌柜的脸色数变,一挥衣袖,转身就走。
黄英在黄葵发疯之前,一语不发,而此刻却已经组织了人手,朝着我们追来,显然是蓄谋已久的。
牛妹一直追了我们七八里地,一直到了一个山涧口,恐豹驮着我们,近三丈的距离,这才将对方给落下了。
呃?
再硬的石头,都能够刻成雕像,而再结实的对手,也绝对不可能是金刚不破的。
我们发足狂奔,然而到底与这几个牛头有一段差距,牛妹瞧见我们跑得不快,骤然冲了过来,扛着虫虫,然后又叫了其余牛头将我们给扛了起来,奋力狂奔。
我浑身僵直,眼看着就要被这两个牛头给活生生弄死,突然间前方有一个身影浮现,陡然出剑。
这就是猎物和猎手最基本的关系吧?
他一走,其余几个一同过来的高手,也纷纷离开了去。
那石头从我们的身边擦过,劲风都刺得皮肤生疼,我们更不敢停留,驱使着恐豹狂奔而走。
然而即便如此,那牛妹已然扯着嗓子,冲着我喊道:“狡猾的人类,你骗了我们,以为能够跑得m.hetushu.com掉么?我们就算是找遍整个黄泉,都要置你于死地!”
我落地之后,手往乾坤袋中伸了过去。
牛妹吹了一个口哨,立刻有两个牛头留下,朝着这帮人扑去,而她则带着另外两人朝着山上冲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山下的黄英冲着这边大声喊道:“虫虫,我对你这般好,黄葵几次想要对你不轨,都是我拦住了他,没想到你居然勾结这帮阴神鬼卒,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叮!
他吩咐完毕之后,带着一众兄弟,与龙环重重撞到了一起来。
饱受屈辱的黄葵憋了一肚子的气,听到这老家伙的话语,顿时就一双眼睛通红地望了过去,一字一句地说道:“佟掌柜,这里不是你的清风楼,我做什么决定,还轮不到你来指点。”
眼看着我手中的破败王者就要给牛头抄了起来,我的心中却变得一片平静,突然间感觉到自己手中的金剑并非是武器,而是一把刻刀。
我不是你们做饭的奴隶,而是一名让你们所为之尊重的对手。
我怕她误会。
如此又跑了一段距离,黄英的声音又远远飘来,这时牛妹方才感觉到有些吃力,瞧见辛野众人并没有赶过来汇合,心中也有些焦躁了,冲着扛着我和姜宝的那两个牛头吼道:“把他们丢下山崖去,然后拦住那个疯女人!”
我估计这就是对方此刻心中的感受,所以他猛然挥了一巴掌,朝着我的长剑抓了过来。
这剑可比我的剑更具威胁,那两个牛头在贸然之间,竟然不敢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