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五十章 灵体囚笼

那人一愣,说什么待上十年?
疼!
吃喝拉撒?
地魔毫不示弱地回应道:“第一杀手,你不是挺能的么,能动手尽量被吵吵,有本事过来弄死老子!”
是啊,我们翻上了三生山之上的时候,洛飞雨告诉我们,说大家各处寻找之时,我就有一些迷糊了,后来给虫虫叫走,杂毛小道、姜宝和小妖等人莫名就消失了,而我们来到那石观之前也显得很莫名其妙。
我想起那个唱歌的歌者还有些神志,便又跑到他跟前,恭敬地说道:“初次见面,在下陆言,还未请教您是……”
地魔说瞧你小子眉清目秀的,给孟婆舔舔屁股,说不定她一高兴了,就把你给放了,哈哈……
我心中颇多疑问,而刚才与我攀谈的家伙此时也笑得差不多了,我便问他,说孟婆是谁,是庙里的那个老奶奶么?
我胡思乱想,没一会儿人就感觉不行了,有一股焦躁的心情腾然而起,想要发疯地喊叫起来。
我有些不甘心,说难道真的没有办法?
等等……
我一扭头,瞧见刚才出手制止了地魔和第一杀手之间较量的老道士,出现在了我身边。
那个第一杀手又消失了。
他说道:“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着偌大名声的,没有一个平庸之辈,至少在你之前。小子,你是何门何派,报上名头来。”
我盘腿静坐,尝试着练了一下功法,发现根本没有用,体内没有一丝经历流转,想必是没有肉身的缘故,和_图_书所以没有办法修行。
地魔颇为巴结地说道:“对,您说得对!”
虽说我现在是灵体状态,不会湮灭,但是被揍得死去活来,显然也不是回事儿。
他的笑声太刺耳了,唱歌的那人怒气冲冲地瞪了我们这边一眼,说你要疯,却别的地方疯去,别打扰我唱歌。
那人仿佛面前根本我这个人一般,自顾自地细声唱着,并不理我。
那个突然出手的人是个满脸白胡子的老头,挽着一个道髻,打了一个呵欠,说能别闹么?
我瞧过了人,方才打量起了这周遭来,发现是一个雾气腾腾的地方。
地魔说有。
我诧异,说难道我现在也是灵魂存在?
地魔说当然,这儿是一个瓶子的内部,人如何能够装得下?你若是肉身进入,只怕灵魂早已离体,那肉体变成了一个植物人,十年之后,肉身早已萎缩,就算放你出去,你又能有何用?
下一秒,他竟然出现在了地魔的身前来,指间化剑,无数细碎的剑光充斥在了整个空间之中,朝着地魔笼罩而来。
就在那人准备酝酿绝杀的时候,突然间凭空伸出了一只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使劲儿一扔,轰的一声,砸在了边际无形的墙上,滑落下来的时候,奄奄一息。
修行不得,我想着不如睡一觉吧?
我一愣,说为什么呢?
我嘿嘿笑,说我是小人物,自然不出名。
然而这心思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我伸出手www.hetushu.com,说初次见面,在下陆言,还未请教您是……
我在旁边感受到,宛如万箭穿心一般,慌忙退开,而地魔却毫不示弱,翻手为掌,朝着那恐怖的箭雨拍了过去。
我知道他们真的如同地魔所说的,个个都已经疯魔了。
他摇头,说当然不是,老子是被人给宰了,才晃荡到这儿来的,本以为这儿是个世外桃源,没想到居然是个监牢;实话告诉你,没有什么十年之期,这儿就是个永远禁锢的监牢,你别看这里每个人都好像不正常的样子,那是给憋疯的,我以前不这样的,人待久了才变得如此……
我说为什么叫做孟婆,她跟传说中的孟婆汤有什么关系?
地魔离开,我左右打量着这些人,发现他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根本没有人搭理我。
笑罢,他转身离去,留了一个背影给我。
他的话语颇有火药味,而那歌者听到,脸色一变,居然凭空消失了。
地魔领着我来到了一处人少的角落,低声说道:“姓陆的小子,我告诉你吧,你就算是在这里待上一万年,也不用吃啥。”
地魔有些纳闷,不过眼睛一转就想明白了,说难道你是阳世而来,肉身闯入这儿的?
我瞧见他一副懵懂模样,也有些惊讶,说我们不是要在这里待上十年,然后被放出去么?对了,前辈,我想问一下,这个地方这么狭小,什么都没有,吃喝拉撒什么的,你们是怎么解决的?
毕竟我刚www.hetushu.com才扇了自己一巴掌,也确实很痛。
他说我怎么知道,是别人说的。
我说有何不可?
他点头,说对,就是她。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
我雕完了,仔细打磨一番,又用衣袖擦了擦,正准备欣赏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人问道:“小伙子,手艺不错啊?”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那就是如果我现在是肉身的话,小红应该也在我的体内。
那就是此刻的我,只是一个灵魂,而我的肉身,恐怕还留在外面。
这儿远处是无尽的黑暗,而近里则是狭小的空间,我心中不由得惊讶,想着人在这样的地方,吃喝拉撒怎么弄,又怎么活呢?
一熟悉了,我就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却是在那石胚上面,雕出了一个虫虫的站立像来。
突然间就只有我和虫虫两人了。
他说小人物能够来这儿?
当下我也是一边与那地魔叙话,一边分出部分心神来,沉浸入体内。
我捂着红肿的脸,说你骗我的,对不对?
我对地魔的话将信将疑,回想起之前的种种,觉得越发地不对劲儿。
一开始的时候,我削坏了好几块,不过弄久了一点儿,就立刻变得纯熟起来。
我苦笑着说道:“无门无派,真的,大家都要在这里待上十年,我何必骗你?”
就在我张嘴喊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想起这儿的大爷们,一个比一个的来头大,赶忙闭上嘴。
我点头,说对啊,难道你不是?
地魔哈哈大笑,似乎想m•hetushu.com到了什么,慌忙压低了声音,然后指着周围这些人,说道:“你瞧瞧这些,个个都是大拿,随便拔根腿毛都比你的胳膊粗,那些大爷们在这儿待了几十年上百年,没有一个能够逃脱,你且安心地待着吧。”
我没办法了,又爬了起来,瞧见不远处有一把锋利的匕首,还有些乱七八糟的石胚,心中不由得一动,走过去,将那匕首拿起来,左右一看,也没有人阻止我,便盘腿坐下,拿着那石胚雕刻了起来。
我没有相信他的话语,而是使劲儿给了自己一巴掌。
两人硬碰硬地拼了一番,各自退了一步,双眼都瞪了起来,剑拔弩张。
然而我和虫虫,终究还是少了一点儿默契,这使得我最终落入这般的下场。
那老道士转身躺倒在了地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去,而这个时候那第一杀手又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继续唱起了歌来:“梦随风万里,几度红尘来去……”
地魔说我骗你?呵呵,好吧,你不信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小子,我来这儿一年多了,算是唯一一个还算是正常的,你也尽量坚持,咱爷俩争取相依为命,别那么快疯的好。
歌声悠扬缠绵,感人至深,我转头望去,却是一个男扮女装的家伙,用假声吟唱着,一遍又一遍,催人泪下。
那老头儿顿时就火了,冲着我大吼道:“地魔,地魔,不是伏地魔,耳朵有毛病还是脑子有毛病?”
看了地魔一眼,我小声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和图书离开这个鬼地方?”
聚血蛊与我生生相息,它在,没有问题,而如果我感应不到的话,那么只有一个理由。
我愣了一下,想起《哈利波特》的大BOSS来,说伏地魔?
我又尝试着找别人说话,结果都碰了壁,揉着一鼻子的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想着自己永生永世都要囚禁于这里,不由得心中惊骇,越发地难过了起来。
没想到我躺倒在地,闭上眼睛,思绪却滚滚万千,根本就没有一丝困倦之意。
而在那殿宇之中的情形也十分怪异,表面上好像我们赢面满满,然而那老奶奶似乎能够读懂我们的心里面一般,连猜拳都仿佛在计划之中。
那人瞧见我态度端正,这才稍微缓了一口气,说陆言,嗯,怎么名字听着这么陌生,你是哪儿来的啊?
那人伸手与我轻轻拍了一下,说我的名字忘记了,你就叫我地魔就好。
唯一比较客观的事情,可能就是那两个问题,如果我与虫虫能够答对一个,说不定就不是现在的局面了。
地魔面对那第一杀手嚣张不已,然而在这个老道士面前却不敢喘大气,低眉顺眼地说道:“虚清真人,您睡您的,我尽量小声,带带新人,教他点规矩……”
老道士打了一个呵欠,说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我满心欢喜,说什么办法,您说,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一定努力。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陷入了绝望。
我瞧见他凶神恶煞的模样颇有气势,顿时就虚了,说哦,地魔,地魔前辈,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