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五十四章 危机犹在

杂毛小道紧紧拽着,然后另外一手过来抓我,说你小子是从哪儿弄过来的?
我的心中一阵狂跳,赶忙问起当日发生的事情,才知道那三生山上并无奇特,杂毛小道耐着性子找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发现,回头就遇到了虫虫,一脸悲伤地背着我,怎么问她也不肯说话,紧接着洛飞雨就抢了他那块随手捡来的石头,然后逃离了三生石,朝着另外一边离开了去。
杂毛小道眼睛一转,说是不是想天山神池宫一样?
我是窝囊废么?
虽说我并非纯情小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有一种初恋时那种莫名其妙的悸动,两人相见无言,许久之后,虫虫突然说道:“对不起!”
而我们所在的地方,居然不是那三生山,而是在白山附近的熔浆山洞之中。
虫虫被动地接过那石像,瞧见那人居然是活灵活现的自己,耳朵根子一下子就有些红了,而杂毛小道则夸张地说道:“拜托,谈情说爱的事情,咱能不能回阳世再说……”
倘若是我真的是神魂禁锢,为什么我在那个禁锢之地里面雕刻的石像,又出现在这里了呢?
这个时候,虫虫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过来:“你刚睡醒,喝点儿水,润润喉咙吧。”
杂毛小道心烦意乱地说道:“唉,我就是想闯一闯运气,没想到居然这么背,还好你特么的醒了过来,要是你真的神魂失散,成了植物人,那损失可就大了去。”
他坏笑,指着外面说道:“和-图-书你是问我刚才你吻了虫虫的事情?好嘛,人家这几天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一个女孩子一声不吭地背着你;好不容易把你弄到这儿来,又一直守着你,没想到你一睁眼,就把人家给亲了……”
我死死地盯着这石像,没有回答杂毛小道的问题,他忍不住拍了拍我的脸,说怎么,难道是三魂七魄回来的时候,少了点儿什么吗?
“啊……”
我问杂毛小道,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人未到,声先来:“外面暂时没有什么情况,不过陆言这个家伙,倘若他的魂再招不回来,问题可能就大发了……”
杂毛小道撇嘴说道:“那女人啊,我从三生山中摸出了一块石头来,故意藏好,结果丫偷了我的石头就跑了,真的是不仗义——可惜她并不知道,三生山里面,连五彩补天石的毛都没有瞧见。”
我一说话,把自己都给吓到了,那声音沙哑得厉害,就好像一长期卧床的病人一般,杂毛小道收敛住了笑声,说怎么样,死猪一样躺了好几天,感觉还是活着不错吧?
杂毛小道说没有啊,怎么,你们瞧见了?
杂毛小道得意地一扬手中的石像,说道:“陆言不但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这个!”
我摇了摇头,说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而且有的东西,我没有办法解释。
看来做大英雄的滋味,可真的是不错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虫虫惊讶的叫声http://m.hetushu.com给打断了,听到这话儿,连旁边一言不发的姜宝也围了上来,而杂毛小道更是瞪大了眼睛,惊声说道:“你在说什么?”
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愣,说不可能吧,洛飞雨会为了一颗石头这般做?
虫虫见我醒转过来,红着脸,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小妖眯眼瞧来,说这是什么?
虫虫指着那石像说道:“外面有特殊材质的石胎裹覆,所以你看不出来的,如果想知道,把它摔碎了,你就能够瞧得见——相信我,这东西的气息我最熟悉,我可以跟你百分之百地打包票,就是它!”
我说虫虫没有跟你讲?
虽然听着那语气,好像是在夸我,但是怎么听,都感觉那般的别扭啊?
她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碗清水来,端到了我的面前,我瞧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表情变得自然,反倒是我有些害臊,不过想起我之前的猜测,顿时就收住了心猿意马的情绪。
杂毛小道说明天就是十五日之期,你自己算一算咯?
杂毛小道一声大叫,伸出手来,虫虫递给了他,杂毛小道则翻来覆去地打量着,怎么也没有想通,说这看起来不像啊?
虫虫指着手上的石像雕塑,一字一句地说道:“这就是五彩补天石,绝对没错!”
一句话没有说完,我突然间感觉到胸口一阵抖动,一股阴沉的气息笼罩住了我的全身。
这黄泉路上的事情,当真是神奇啊?
我一愣,说啊?
我抬和图书头瞧了一眼虫虫,才发现她居然也在偷偷地瞧着我,见我望来,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
我摸出了一个石像来。
杂毛小道说你小子别教训我,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瞧见这玩意,我顿时就是双眼圆瞪,有些难以置信。
至于洛飞雨,则没有见到了踪影。
我双手撑地,站起了身来,张了张嘴,说道:“我们这是怎么回来的?”
那娇羞模样,让我就如同三伏天吃了冰西瓜,凉爽到了心底里头去。
呃?
杂毛小道冷笑,说你倒是会给她开脱。
我接过那石碗来,一口喝干,然后将那石像递给了虫虫,说你瞧一瞧,有什么特别没?
不过,我先前的遭遇,应该都是真的吧?
我瞧见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你看看吧,四处留情的祸患就是,一朵鲜花都采摘不到。
这般说着,她陡然瞧见我,吓了一大天,哇啦啦一声喊,说我靠,我这是见鬼了?
我感觉胸口有些硌,下意识地朝着胸口这儿一摸。
我呼吸不畅,双眼一翻,顿时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
五彩补天石的出现,让沉寂的熔浆岩洞之中充满了欢乐的气氛,众人的心情变得无比欢畅,也忘记追问我丢魂之后的事情。
虫虫说道:“那庙里,如果不是我的连番失误,你也不会昏迷到现在才醒来。”
事情是如此的简单,我忍不住问他,说你就没有瞧见一个石观,观内有一个破落的殿宇?
虫虫也惊和-图-书讶地说道:“对啊,我全程都在背着你,没有瞧见你身上有这东西啊,难道是放在了乾坤袋里面的?”
是为我而流的么?
小妖一声尖叫,倏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用毛茸茸的脑袋直蹭我的脸,弄得我怪痒的,而这时她还开口说道:“陆言对不起,昨天我还在劝虫虫另外找个好人家呢,忘掉你这个窝囊废了,没想到你还真的能带给人惊喜啊……”
我没有接,说别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我这里多危险啊?还是你拿着,以你的地位,也未必有几人能够从你手中抢东西……
我回想起之前经历的种种一切,又问道:“这么说,你没有找到五彩补天石,对吧?”
杂毛小道想了一会儿,然后将石像递给了我,说你拿着吧,回头你给他。
我说呃,我说的不是这个——洛飞雨怎么不在了?
我狐疑地望着他,而杂毛小道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闷声闷气地说道:“鬼知道她怎么想的呢?反正我是不能理解。”
“五彩补天石?”
瞧见一身白羽毛、越发肥硕的小妖,我忍不住笑,冲她挥了挥手,说你没有见鬼,我回来了,让大家担心了。
什么,虫虫流泪了?
如此一直闹了好一会儿,我感觉一阵疲倦涌上心头,杂毛小道发现了,慌忙狗腿地扶我回去歇息,又拽着小妖和姜宝离开这边,让虫虫好好照顾我。
我说我睡了几天?
他坏笑着带人离开,而虫虫留下来的时候,气氛显得十分尴m.hetushu.com尬。
此物关乎我堂哥陆左的修为恢复,太过于重要,听到我的推辞,杂毛小道便没有再客气,刚准备把它收入囊中,这时小妖突然飞了进来。
洛飞雨一走,立刻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而杂毛小道等人就趁着这机会,离开了三生山,一路长途跋涉,回到了白山附近的熔浆洞穴里来。
我叹了一口气,说恐怕人家早就知道了吧,只不过不想跟你继续纠缠,所以才借故离开的。
我一默算,方才知道我睡了那么久。
我想起醒转过来的那一个吻,心中顿时就跳动不休。
面对着杂毛小道的提问,我选择了回避,苦笑着说道:“有的东西,真的没办法解释,不过我们总算是找到了五彩补天石,到时候应该也能够让我堂哥恢复部分修为了吧?”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摇了摇头,他又问我,说你神魂离体的这段时间里,肯定是有什么遭遇,对吧?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去了幽府?
杂毛小道鬼畜疯魔一般的笑声,让我回过了神来,左右一看,才发现不但是杂毛小道和虫虫,就连姜宝也在我身边。
杂毛小道说她当时就背着你,一言不发,满脸泪水,怎么问都不肯说。
我笑着摆了摆手,说没事的,我这不是因祸得福么……
“天啊!”
石像雕刻的,是虫虫的模样,杂毛小道瞧见了,忍不住笑了,说可以啊,这手艺不错,怎么,是你雕的?
虫虫报出了正确答案来:“五彩补天石,你的陆左哥哥终于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