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五十七章 另辟蹊径

之前的时候,它出面引走了阴卒,后来就一直不见踪影了,我醒来之后也没有瞧见,还以为出了事,现在听杂毛小道又提及,放才晓得它并没有问题。
呃……
我突然奇想,说要不然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鬼市闹一遭,声东击西?
确定次序之后,我们开始向上攀爬,最开始的路程并不算难,都是修行者的我们很容易就凭借着这些藤蔓向上,其间虫虫因为太滑,失了一次手,结果给小妖用青木乙罡给托举了起来,有惊无险。
麻绳儿的归队让杂毛小道信心倍增,到底是做过茅山宗这样顶级道门老大的人,他的思路有条不紊,询问小妖,说上山的路,应该不止一条吧?
至于小妖和麻绳儿,则跟随着我们一起,负责传递消息和提供帮助。
这个时候虫虫突然一声轻叹,说都是我的错,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会让这两个登徒子跟着过来的。
简单的四个字,足以形容两人的心理历程。
杂毛小道说在哪里?
麻绳儿是一条真龙,不过却并不大,影像有些模糊,不过感觉也就不到一米,跟条长蛇差不多。
杂毛小道耐心地跟我解释道:“是真龙,中华民族的图腾,指的就是它,不过麻绳儿还小,处于幼年时期……”
如此走了几百米,突然间左边传来一阵尖锐的鹰啼。
小妖沉默了一下,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抓紧时间吧,从那断崖往上,不知道要费多少www.hetushu.com工夫呢,早些到达,便能够早日应付。”
只是,那么大的一头驴,怎么一直都没有瞧见它露面呢?
唯一疑惑的一点儿是,我们还好,那头犟驴怎么爬上这悬崖陡壁?
这爪子,很别致啊?
我即便是被开了火眼,但还是有些目力不及,再往上走,就瞧得不太仔细了。
杂毛小道冷笑,说比起这点儿情义而言,性命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宝贵的吧?
什么?
小妖坏笑着举起翅膀,说谁说我不同意?我赞成。
这万丈深渊,倘若是跌下来,只怕连具全尸都未必能够留下。
杂毛小道嗤之以鼻,说你得了,别一天到晚想着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个人英雄主义,就算是我同意,你觉得虫虫和小妖会同意么?
就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这头倔驴就迈着小步子,踢踢踏踏地从岩石后面走了过来。
小妖指着西面,说就那儿,从那里走,应该能够抵达阴阳界的崖壁附近,不过那里太危险,倘若是有人守着,只怕就是“一夫当关,大家都死”的节奏啊!
对于我的观点,小妖不予置评,而是客观地说道:“两帮人,一帮是超过五十人的牛头阴卒;而另外一帮人,则是黄府的一众人等——我瞧见了许多的生面孔,其中还有几个气势冲天的老家伙,看得出来,他们是有去搬救兵了。”
我吓得直翻白眼,而这时才发现其余人居然一副淡m•hetushu•com定自若的表情,顿时就有些郁闷了,一把拉住杂毛小道的袖子,说这是龙?
几人扯了两句,杂毛小道拍手,制止了大家的讨论,然后说道:“陆言的提议,虽然不靠谱,但是启发了我的思路——陆言不能有闪失,因为到时候回去,还得他来刷脸,不过麻绳儿倒是可以承担起这责任来,毕竟这家伙虽然年幼,不能带我们一起飞,但是自己个儿找路回去,还是有办法的。”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怪我咯?
好在姜宝有那慧眼通在,往上打量过去,告诉我们,再往上走,就有罡风。
不过对于这个,我多少还是心存一些期望,说不管怎么讲,我们对他俩还是挺不错的,不至于出卖我们把?
人都已经走到这儿来了,再说这也是回家唯一的一条路,不管有再多艰险,也阻止不了我们急迫和热切的心。
紧接着,我瞧见了一只“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的细长条生物,从青色雾气之中挣脱出来。
有着这家伙在,大家的心稍微轻松一些,然后开始向上攀爬。
而且还是青龙!
我说当时我们一起的,我还为这两人求了情,我的责任最重。
大家商量完毕之后,开始另外寻路。
而就在这时,我听到头顶上姜宝的一声惨叫,然后一道巨大的翅膀,仿佛遮蔽了整个天空一般,垂落下来。
http://www.hetushu.com绳儿兄弟,你上辈子的名字,难道叫做“曹操”?
听到杂毛小道提起麻绳儿,我这才想起那头倔驴儿来。
听到小妖的通报,所有人都为之惊讶,杂毛小道有点儿搞不清楚这两个道士的来历,低声询问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得皱眉说道:“农夫与蛇啊!”
再往上走,就是罡风吹拂,不过有麻绳儿的气息笼罩,再加上杂毛小道的圆灵通幽符加持,倒也无碍。
杂毛小道指着我们这些人,说你觉得凭着我们这帮人,能够在那些家伙的注视下,抵达山上么?
杂毛小道阴沉着脸,对我说道:“陆言,看守阴阳界的泰山奶奶跟你说过十五日之期,是什么时候开启?”
我依旧不同意,说如果他们真的铁心出卖我们,那么叶秋也是去过熔浆岩洞的,为什么不带人去那儿找我们呢?
所以我也表达了支持。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我们便来到了小妖所说的西边绝壁。
走到跟前,朝上而看,却见到那悬崖陡壁竖直朝上,仿佛一刀将其劈下似的,光滑无比,好在下方植被昌盛,有藤蔓攀着岩壁而上,依托着这个,倒也能够小心朝上。
杂毛小道指着旁边那头倔驴,说再恶的雕,也恶不过它,回头了,让麻绳儿全程保护你,你看如何?
大家都忍不住笑,笑过之后,小妖说道:“那丑道士和小白脸不知道是忘记了具体位置,还是没有出卖完全,所以这些和*图*书人并没有堵在出口,不过上山的路已经被堵死了,这可怎么办?”
杂毛小道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是这样,估计她也能够瞧见这边的情形;只不过瞧见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说不定不会将阴阳界的出口打开呢。”
哥,你真牛波伊,人家唐僧大爷骑得是白龙马,您老人家算是个低配,弄了一条驴子,没想到身份也是一般模样。
就在我的诧异之中,这头犟驴突然间身形一阵扭曲,却是变得细小和狭长。
他负责殿后,随时处理各种棘手问题。
这些罡风宛如刀子,在岩壁之上刻出了许多沟壑来,我们应该能够凭借着这些东西,攀岩而上,不过应该还是挺危险的,一来有罡风,二来如果不衔接,半途而废,一不小心就会跌落山崖。
只不过,那植被也并非一直蔓延到顶端,越往上走,植被越是稀疏,百米之后,却是已经不见了踪迹。
紧接着一团青色的雾气将其包裹,几秒钟之后,那雾气之中,居然探出了一只爪子来。
难怪叫做麻绳儿。
本来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不过有着小妖在天空之上侦查,再加上姜宝的慧眼通,就变得简单许多。
这尼玛可不就是龙么?
小妖的声音响了起来:“是越云鹏,小心了!”
虫虫说道:“这是必然,毕竟那龙环可是绝顶的大人物。”
向上走,也是有次序的,最先是姜宝,这小伙子身子轻巧,目力长远,能够及时发现危险;而http://www.hetushu.com后便是虫虫,再就是我,最后是杂毛小道。
呃?
这玩意尖厉至极,刺破人心,我听了陡然一震,随后感觉一股飓风吹拂,身子不由自主地朝着旁边斜斜倒去,下意识地猛然抓住一处岩石凸起物。
两人说了几句,杂毛小道不耐烦地说道:“哎呀,你们小两口就别推来推去了,事情既然已经如此,就得想办法解决——你们谁有办法?”
听到这话,杂毛小道揽住我的肩膀,说它只需要护住你和虫虫便是了,我们几个老爷们,自个儿想办法,对不,陆言?
即便如此,我也不敢小觑,朝着那家伙作了一个揖,让心里稍微得到一点儿安慰。
小妖问真没有别的办法?
小妖说白山苍茫,漫漫路,自然不可能只有一条,不过如果走别的地方,那可都是绝壁悬崖。
而且杂毛小道还要它护住小妖和虫虫啊?
我先是一愣神,继而反应了过来。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只是让我们到时候回来等着就是了,没说具体时间。
如此一路走,其实颇为曲折,好在这白山够大,山顶直通云端之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伏兵。
不但如此,而且罡风扑面,毒蛇恶雕无数,她可不敢走。
她看向了虫虫,而虫虫则叹了一口气,说不如我去吧。
小妖在旁边也泼冷水,说这还算是好了,再往上走,不知道有多少恶鸟的老巢,若是惹到它们注意,那乐子可就大了,麻绳儿虽厉害,但到底年幼,未必能够护得住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