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五十八章 骨气

小妖听到,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说既然如此,那赶紧把我们送到那边的悬崖口,我们从那里摸过去就是了。
我慌忙喊道:“等等,停,别动手——这么大一活人,你特么没看到?”
它气势汹汹,不过我们躲在石缝之中,根本就碰触不到,故而发泄了一番之后,悻悻离开。
杂毛小道瞧见这服服帖帖的扁毛畜牲,说到底怎么回事?
刚伯回答,说应该不会有假,你瞧那叶秋一听到他说话,顿时就急了么?唉,虽说那人透露了这重要信息,但我可瞧不上他,长得一副好皮肉,偏偏还不如一丑汉子有骨气,呸!
这绝壁是它的势力范围,任何胆敢闯入这片区域的家伙,统统都得死。
这儿并非白山的顶端,而是一处崖壁间。
我说没啥,它现在是我的人、错了,是我的鸟了。
他倒是艺高人胆大,冲着与那越云鹏纠缠的麻绳儿喊道:“别贴得太紧,找机会把它放过来,我治一治这扁毛畜牲的脾气!”
我这边刚刚一抱牢,那扁毛畜牲就知道了,用另外一只爪子过来挠我。
一方是传说中的图腾神物,而另外一方则是凶猛的本地土著,双方在崖壁之间翻腾起舞,你来我往,却是难解难分。
是唱“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的那位相声演员么?
我们待那扁毛畜牲离开,方才沿着这条山路往白山走去,然而还没有走出多远,就感觉前方一块巨石上方有人的交谈声,www.hetushu•com慌忙藏入了下面的石缝中,竖着耳朵仔细听。
听到我的喊停,杂毛小道从那密集的绒毛处探出了一个脑袋来,一脸惊喜地喊道:“哎呀,陆言,你丫没死啊?”
不过这里有条道路,绕过那边的弯子,就可以抵达通往阴阳界的入口处。
它并不是要吃我们,而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杂毛小道还待损我两句,听到我这话儿,方才想起现在大家的性命可都捏在我的手上,赶忙住嘴,而小妖则嘻嘻笑道:“本来还以为有一段艰苦路程呢,没想到竟然搭了一趟顺风车,不错,陆言你这次的表现,五颗星。”
好在跟在队伍最下面的杂毛小道反应及时,伸手将急速坠落的姜宝给拽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那扁毛畜牲的身子陡然一沉,紧接着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阵歇斯底里的怒吼:“你这畜生,还我陆言小弟性命来!”
哇……
我说您可千万别捧杀我,看在这头扁毛畜牲的面子上。
乘坐于那巨大的扁毛畜牲身上,杂毛小道兴致勃勃,揽着我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还有什么手段,倒是一起使出来啊,别总让我惊着?”
这爪子锋利如刀,倘若是给抓瓷实了,我绝对就要挂在这里了。
杂毛小道提着剑,眯眼打量一番,冲着我们喊道:“你们抓紧了,我上就行了……”
麻绳儿一让开,它立刻就再次盘旋着俯冲下来。
我在急http://m•hetushu.com剧的失衡之中,努力避开这袭击,而与此同时,我也将聚血蛊小红给呼唤了出来。
我感觉就好像是一根八磅锤砸在了脑袋上一般,脑子嗡的一下,直接就傻了,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双手死命地抓着那岩壁的缝隙。
看得出来,这大鸟儿到底是个厉害角色,麻绳儿一时半会也拿它不下,只有遵照着杂毛小道的吩咐,避开了它的锋芒。
杂毛小道这时把姜宝给稳固在了岩壁之上,然后拔出了手中的木剑来,说道:“先别急,我找机会弄死它!”
我苦笑,说你要是宰了它,我们都得死。
在那一瞬间,我就清楚了自己的遭遇。
就在我被放开的那一刹那,我没有任何犹豫地回手一抓,居然摸到了那大鸟的爪子皮,紧接着我身子猛然一蹭,居然抱住了那扁毛畜牲的爪子上去。
小妖抵不住天然的畏惧,回到虫虫的头顶处,颤抖地喊道:“这越云鹏据说有金翅大鹏的血统,居于大山陡壁之间,专门以阴魂为食,乃黄泉路上的天空霸主——我们怎么这么倒霉,一来就碰到这样的角色呢?”
不过因为去救姜宝,使得杂毛小道没有办法对付这头扁毛畜牲。
我知道小红再一次不负众望地成功了,而这个时候,我心中没有欢喜,因为一股酸水已经从胃部窜到了嗓子眼里来。
在强烈的风压之下,我听到了杂毛小道的叫声,不过这声音被风声给弄得一和-图-书阵模糊,紧接着我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空,却是给那畜生抓住之后,放开了我,想要将我从高空抛下,将我给硬生生地砸死。
我心中一跳,听出了后面这个人,正是黄府的管家刚伯。
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立的个体,特别是这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瞧见头顶上的虫虫还在,不过姜宝却是掉落了下来。
麻绳儿虽然年幼,但越云鹏对它到底还是有一些忌惮,不过对我们这些“小不点儿”,就轻松许多。
这呕吐一开始就停不下,一直到我的酸水都吐了干净,从胃部到肠子都在抽搐,方才感觉好了一点儿。
话儿还没有说完,我突然感觉后背一紧,紧接着一阵巨力拉扯,手上就抓不住了,整个人腾身半空。
他说看来那只聚血蛊是已经被你收服了,不错啊,深藏不露,以后我们可都得靠你吃饭了。
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刚叔,你看,那有一只大鸟!”
呃,错了,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巨大的翅膀突然间就扇到了我的脑袋上。
一行人走了超过百米,然后躲在石缝之中,我方才唤回小红来,而小红一离开,那扁毛畜牲又恢复了嚣张的气势,朝着我们这边猛然撞了过来。
越云鹏?
此物头顶黑褐色,后头至后颈羽毛尖长,呈柳叶状,羽基暗赤褐色,羽端金黄色,通体呈现出不规则的暗灰褐色横斑或斑纹,腹部是宽阔的黑褐色端斑,体型庞大,双和*图*书翅张开,差点儿就将整个天空都给遮蔽了去。
它存在这世间越久,身上的因果就越多,贸然杀了,很容易累积愿力,一时半会不知道,但最后就会显露在修行上面。
杂毛小道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来,说你小子学会了小毒物的手段?我操,真尼玛牛波伊啊!
我并没有说假话,比起之前的所有寄生体来说,这头越云鹏的意志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以至于小红也只能勉强把握,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
其实小红可以在离开之前,将这扁毛畜牲给弄死,不过我考虑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要。
我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呕吐了出来。
虫虫、小妖、姜宝和杂毛小道相继跳下,我也紧跟着麻绳儿离开。
年轻人话语不停,继续问道:“刚叔,你说那帮家伙会不会乘着这头大鸟,赶回阳世去吧?”
我咬牙忍住了头上的剧痛,转身望了过去,却见袭击我们的,是一只翼展超过三丈的巨大禽类。
一个熟悉的男中音说道:“那个叫做越云鹏,居住在黄泉各处名山的悬崖边,以吞噬孤魂野鬼为生,像这般大的,至少有一两百年的光景。”
年轻人似乎等得有些焦急了,说刚叔你说那个王维伽交代的,是不是真的啊?
收获无数赞扬的我并没有骄傲,而是告诉大家道:“有个情况跟大家通报一下,这畜生的意志十分顽强,我不确定能够撑多久。”
佛家所说的慈悲,也是此意。
我听到小妖焦急的声音和图书,知道这玩意可不是普通角色,心中也有些焦急,说怎么办,我们现在回去可来得及么?
我这是没办法了,因为那扁毛畜牲已经开始在空中左冲右突,高速转动了。
好在即便如此,那扁毛畜牲的速度倒也够用,按照小妖的指使,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那一处悬崖口。
他怎么在这里?
我看不到,但是却能够通过炁场感应到萧克明扬起手中木剑,准备结果这只扁毛畜牲的性命。
我苦笑,说我这也是误打误撞,差点儿死掉了呢。
好在几秒钟之后,那急剧的旋转却是停止了下来,变成了滑翔。
刚伯回答,说怎么可能,这越云鹏的性子最是激烈暴躁,黄泉大拿都没办法,何况几个阳世凡人?
想必是那扁毛畜牲看清楚了绝壁上这些人的实力,挑了一个最软的柿子下手。
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一行人最终都抛弃了爬岩壁的行为,而是都跳到了这头扁毛畜牲的背上来,好在它的身子还算是结实,力量也足,将我们都给撑住了,然后徐徐地朝着上面飞去。
那扁毛畜牲也悠悠地晃到了刚才的绝壁跟前来。
它在陡然袭击之下,并没有抓到什么,而小青龙麻绳儿在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与其在空中厮杀。
那旋转的强度,即便我是一修行者,也感觉到小脑瞬间就失去了平衡,天旋地转,指不定就晕菜了,松手摔死。
我这下意识的举动救了我,还好我抓住了,要不然这一下子,就足以将我给拍到悬崖下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