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五十九章 老谋深算

风声响起的一瞬间,那人就反应过来,回身一瞧,却被我一拳擂在了鼻梁上。
杂毛小道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缓缓说起:“……动手!”
最后一句话,简短而又果决,我没有任何犹豫,身子如同一条大蟒,从地上陡然跳起,朝着前面五米之外的那人扑了过去。
三人一阵交流,而岩石底下,我们几人也用眼神交流着。
杂毛小道最先反应过来,手中的长剑陡然扬起,朝着那笼罩头顶的光华刺去。
这儿是一个山丘处,往前走,就是陡峭的山壁,我们藏在这儿,但如果想要走过去的话,就会暴露身形,如果在那边的角落里也藏着人的话,只怕我们就有可能撞到一个正着。
探听完了消息,杂毛小道一记手刀,将这人给砍晕,然后脱下了刚伯的衣服来。
传音入密?
这声音仿佛点燃了一个火药桶似的,将整个寂静的白山都弄得沸腾起来,随之而起的,是“哞哞”的嚎叫声,然后有无数光华亮起,朝着龙吟响起的地方飞去。
他这一剑犀利,却是将那光给刺破。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另外一个声音又冒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说道:“刚伯啊,你说我们在这里等着有用么?这里可是悬崖峭壁,还有刚才那越云鹏一般的猛禽盘踞,谁能够上得来啊?”
那家伙正在四处打量,却没有注意到脚下。
这人说完,刚伯方才说道:“小申说得对,且不管王维伽的消息是真是假,这么大和-图-书的阵仗,对方只要不是瞎子,就会有忌惮。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不露面,隐姓埋名,找个地方躲起来,再有一个就是悄不作声地另辟蹊径,避开众人的耳目潜入山上来。大小姐也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才将我们安置在这里的。”
小申这回得意了,说道:“那当然,大小姐行事,怎么能够让你揣测得到呢?”
他这般一说,一开始的那个年轻人就有些不愿意了,说小白你瞎说什么啊?大小姐行事稳重,最得人心,如果这事儿是给她来处理,而不是给四公子胡来的话,哪里会变成这般局面?再说了,你瞧瞧那一路上的人手,还有那帮膀大腰圆的牛头阴卒,这些人在,有你露头的余地么?
杂毛小道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下不了决心。
对方是高手,在骤然遇袭的情况下,思路还十分清晰,一边伸手抵挡着我暴风骤雨的攻击,另一只手则朝着怀里摸了过去。
几人商定之后,我开始了行动。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长长地喘了一口气。
杂毛小道等了半分钟,方才说道:“走,赶紧走,不要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这个白发老者,当真是老谋深算啊!
我心中一阵打鼓——原来对方竟然是知道入口的。
好难啊!
唯一的疑惑在于,将我们卖了的王维伽,是否还记得阴阳界的交界山壁在哪儿。
他说得愤怒,气息粗乱,不停喘着气。
现如今的情形,基本和-图-书上已经明朗了。
杂毛小道点头,说那就好,赶紧吧,谁知道事情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没听说么,这一次黄府的话事人也来了,他可是随时都能够把除了龙环之外,泰山波麾下四大阴神的黄明、周纪、吴谦都给喊来的主儿,我的神剑引雷术就算是再厉害,也劈不了这么多的家伙!
准备……
这时他转过身来,瞧向了旁边悬空而立的麻绳儿,伸手,抚摸着那小青龙满是细碎鳞甲的身子,轻轻叹道:“麻绳儿,这回可能得劳烦你了,可以么?”
我瞧见白山的顶端处,居然有光芒落了下来。
我趴在了地上,然后如同一条泥鳅似的,在地上匍匐前进着,尽量避开上面几人的注意,并且将动静给减小至最低的状态。
这一点十分不容易,毕竟那个刚伯是个高手,稍微有一点儿动静,他都会警觉的。
岱庙道士王维伽也在,被人像死狗一般押着。
一分钟之后,我将这人给拖了回去,瞧见杂毛小道将刚伯等三人全部搜查了一遍,开始盘问起来。
小白并没有受到责备,语气顿时就轻松了许多,说你觉得是不是因为咱们大小姐前些天,跟那道士的帮凶走得太近的缘故?
而这光并不停歇,又朝着我们这儿印了两回,方才收敛,化作一方晶莹透亮的石印,落入了一个白发满头的老者手中。
半分钟之后,山腰间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龙吟之声,响彻了整个白山www.hetushu.com
我们几人紧随其后,快步冲了数百米的距离,眼看着即将抵达山壁的跟前时,突然间有一道巨大的光芒朝着我们头顶拍了下来。
杂毛小道说换上他们的衣服,然后我们混过去——你还记得路么?
看得出来,这帮人对我们是恨之入骨,有一种要杀之而后快的意思,不管如何,都不会让我们囫囵个儿地回去。
话毕,他一马当先,朝着前方飞速奔走。
瞧见小妖的描述,我们的眉头都不约而同地皱了起来。
如此差不多匍匐了一刻钟,我才移动到了那人的附近。
那老者哈哈一笑,朝着杂毛小道拱手说道:“不愧是将犬子一剑了结,又将龙环给轰杀了的英杰,老夫若不是多活了几年,险些罩不住你这飞剑啊!”
一路上众人各凭法门,收敛气息。
年轻人忍不住笑,说刚伯,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啊?
我将此人给弄倒之后,立刻回头望去,却见杂毛小道那边也差不多料理清楚了,朝着我比了一个手势。
刚伯似乎轻笑了一声,说那小白你的意思呢?
这叫做双管齐下。
刚伯说甭管站在哪边,我这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那麻绳儿眨了眨眼睛,表示知晓。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
与此同时,聚血蛊小红也附着在了他的右手上。
我瞧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好看过来,双方目光对视,他羞愧难当,慌忙低下了头去。
小白听懂了,说哦,原来如此,也就是说www•hetushu•com,其实我们在这里守着,机会才是最大的咯?
听到杂毛小道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我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被重视的感觉来,没有任何犹豫,点了点头。
然而伸到一半的时候,他身子一僵,却是如同木头一般,栽倒在地。
我指着姜宝,说我勉强记得,不过姜宝最是清楚不过。
刚伯并没有立刻发表意见,而是问道:“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呢?”
小妖侦查回来,用翅膀打着手势。
却是小红发挥了作用。
总共四人,除了说话的三人,不远处还有一个联络者,而他们的身上,应该都有信号器,或者是一符箓,或者是一烟火,总之能够在第一时间里发出信号。
刚伯是个老顽固,而另外一个叫做小申的家伙也是嘴硬得很。
唯有那个叫做小白的年轻人,眼神游离不定。
好在那儿距离我们这里并不算远,走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样子,我们终于来到了之前的山壁附近。
倘若是那里门儿常开,我们拼命冲过去就是了;但如果没有路,我们可不就是被逼到了绝路?
我用传音入密的手段,跟杂毛小道表示已经就位了。
四人……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在路上碰到了好几拨的家伙,不过在姜宝的慧眼通之下,都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去。
那就是王维伽一来是对这白山并不熟悉,二来也是心情太过于激动,所以并不确定出口。
眼看着那入口就在近前,我们却并不敢现身。
杂毛小道没有浪www.hetushu.com费时间,将其他两人给敲晕了,然后单刀直入,向小白发起了强大的心理攻势。很快,这个家伙就屈服了,告诉了我们此次前来伏击我们的黄府兵力,以及我们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我抬头望去,却见那老者身后,围着一圈人,我们认识的黄英、黄葵也都在。
没有人在门口埋伏着,事情就变得好办许多,而倘若是有人在出口处重重包围,只怕我们真的就只能放弃回去的想法,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
小白说道:“泰山伯麾下大将龙环被人用雷霆之力直接轰杀,虽说泰山伯没有露面,但常年闭关的府主却出来了,召集四大鬼市的门下力量,群雄毕至,对凶手追查,倘若是能够在这一次的事件中露个脸儿,说不定日后就辉煌腾达了;可是你看看,几位公子的势力都分配在了主道,唯有咱们大小姐麾下,都派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是不是老爷子对我们大小姐,有意见啊?”
我们匆匆换上了衣服,然后将这四人给剥光,捆了起来,然后出发,朝着大山那边走去。
杂毛小道嘴唇张合,一丝细小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里来:“四个人,需要一下子控制场面——那个刚伯最强,我负责,虫虫和姜宝负责另外两个;至于前边观察的那个,陆言,我交给你了,有没有问题?”
它用身子轻轻蹭了蹭杂毛小道,又向小妖告别,最终还用一对柔软的小犄角磨蹭了一下我的左脸,这才离开,隐入黑暗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