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六十一章 离开

就在辛野准备带着一众手下破阵的时候,那三头神君的两个兽头,一狼一熊,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叫声来。
在三头神君的带领下,我们走入了其中。
如果这些事情,他但凡有一个能够做到,就不会落得这般田地,所以此刻他所要面临的困苦和灾难,都是自找的。
他拜祭过后,差不多两分钟左右,一道光芒从虚空之中陡然射出,映照在了我的额头之上。
还是不能逃脱么?
我回头过去,在人群之中搜寻,发现说话的,正是那个岱庙道士王维伽。
杂毛小道一战下来,浑身乏力,将我扔给了虫虫,而自己也叫姜宝搀扶着走。
它一招将势不可挡的牛头阴卒给弄得人仰马翻,这手段神奇,震惊全场,而态度又坚定,黄老爷子等人是知道深浅的,瞧见事已至此,估计是没有戏了,便都闭上了嘴,不再多言,显然是认了命。
在杂毛小道的搀扶下,我们来到了山壁之前来,三头神君这个时候一步一回头,震慑着诸多追兵,然后来到山壁前,口中念了一句咒文,那山壁之上顿时就是一阵波纹涟漪浮动,紧接着出现了一道光门。
杂毛小道身子紧绷,雷罚拿在手中,朝着那神君中间的美女头颅指了过去,而我赶忙抓住了他,低声说道:“不是敌人。”
不行。
我心中狂跳,紧接着听到身后传来了牛头辛野的吼叫:“狡诈的人类,你给我留下来,别跑!”
小妖瞧见我和_图_书们两个人都一副疲倦欲死的模样,便问我,说萧大哥乏力,我们都清楚,他毕竟以一己之力,扛住了那么多的追兵;你这又是弄啥子呢,想要占虫虫便宜么?
就在我们几人聊着天的时候,前面领路的三头神君突然扭转过狼头来,瞪了我们一眼,说到了,别吵。
我回过头去,瞧见那家伙居然硬顶着电光,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这一次的过程,与之前来的路上并不一样,没有狭窄的山洞,也没有漫长的路程,四周都是一片迷雾,感觉无边无际,仿佛走不到边上一般。
如果王维伽对我做了什么,我或许可以隐忍接受,但如果他做的事情,危及到了虫虫,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黄家老爷子和三位阴神晓得此物厉害,基本上都止住了脚步,而那辛野和身后的牛头却最是蛮狠,根本不管不顾,径直往前冲。
我抬头一看,此物三头,各不一样,三头神君是也。
一句话说完,它转身就走,隐没进了那浓雾之中去。
三头神君平静地说道:“他乃阳世之人,如何处置,轮不到你来插手;如果你有异议,自可以去找上面的大人申辩,没必要在我这里找面子。”
这吼叫之中,隐隐有着旁边的雷意。
啊?
不光是他,随着密集的电网被那光圈挡住大半,那三位阴神和黄老爷子也都从中冲了出来,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无形的声波击中了前方m.hetushu•com的敌群,辛野双手护在胸口,拼死抵御,然而却根本没有效用,整个人直接腾飞了起来,而身后的队伍也是一阵人仰马翻。
对于王维伽来说,留在黄泉道,则是他需要付出的代价。
三头神君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们先过去,这边的人,我来应付。
三头神君冷冷瞥了他一眼,那神经比管子还粗的牛头顿时就是一哆嗦,吓了一大跳,而这时黄老爷子身边的阴神黄明也越众而出,朝着三头神君拱手。
我心中欢喜,然而整个时候,突然间耳边一阵“嗡”的炸响,一把巨大的石斧从我的旁边刮了过去,重重地砸落在了我们前方的不远处。
不过她到底还是没有把我给推开。
我修为太浅,抵受不住这样的攻击,双脚就是一阵踉跄,差点儿栽倒在了地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腥风卷起,却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拦在了我们的面前。
与我无关,且默默受着吧。
三头神君在前默默地走着,而这些雾气浓重,将四周遮掩,稍不留神就会跟丢,所以我们也不敢问它什么,只是在后面默默跟随着。
砰!
杂毛小道苦笑,说我虽说不再是茅山宗掌教,不过也是茅山中人,深受师门重恩,规矩大如天,如何能够破掉?
如果他没有对虫虫见色起意,如果见色起意之后懂得收敛,知进退,不入此中,如果他在这儿还是能够保持良知,如果他能够有些骨气http://m•hetushu•com和气节……
黄明辩解,说即便如此,那道人蔑神,就应该查办。
只见此人被人给押在地上跪着,不过还是奋力挣扎着,朝我们这边喊话,试图感动我们,把他带着离开。
我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得摇了摇头。
每一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三头神君不理辛野,对黄明却还算是不错,扭过头来,望着他,然后说道:“西斗星官既有神职,神魂就应在封神榜上,不管遭到什么遭遇,都会在意识之海中重新诞生,又如何能够谈得上死呢?”
杂毛小道一愣,而那三头神君中间的美女则冷哼了一声,说你们还真的是能惹麻烦呢,不是说找个人就回来么,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要不是奶奶坚持,我真的懒得管你们呢!
杂毛小道拽着我就是一阵狂奔,而后面的追兵则因为那一片密集的电网而为之一滞,并没有立刻跟上来。
听到这话语,三头神君转了一个头过来,看了我一眼,眼中似有询问之意。
三头神君傲然而立,冷声说道:“此乃阴阳界,无关人等,给我滚开,别逼我发狠,让你们一个也活不下来。”
好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出声,缓解了我的尴尬:“小妖你这可错怪陆言了,刚才倘若不是他站出来,用神剑引雷术分散了那帮家伙的注意,说不定我就逃不得身来;更加让我震惊的是,我以为这小子估计得报销在哪儿了,却没想m.hetushu.com到他居然逃出来了——你刚才那一招,可是地魔的土遁术?”
我的心中狂跳不止,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前方突然间也传来了一阵嘶吼,那吼声仿佛有着什么魔力一般,直接灌注到了我们的脑子里面来,平地惊雷,轰的一下,砸得脑袋发晕。
他指着杂毛小道说道:“神君,那道人杀了西斗星官龙环,我们正准备缉拿归案,还请您高抬贵手……”
三头神君朝着山壁躬身说道:“奶奶,人带来了,你有什么吩咐没?”
小妖更为惊讶,看着我,说难道你离魂的时候,居然学了那么多的东西?
我们都躬身说是,而三头神君用下巴指了指那索桥,然后说道:“走吧!”
没有代价的作恶,只会让这人越发地变本加厉,歇斯底里,变成一个没有任何底线的狂徒变态。
它一发话,我慌忙带着杂毛小道向前走,很快就越过了三头神君的身边,朝着山壁这边走去,而这个时候追兵已至,全部都冲到了山口跟前来。
辛野反应最快,一骨碌爬了起来,冲着三头神君怒声吼道:“你是谁,怎么可能拥有阴阳两界的神力?”
前方雾气一散,果然又来到了那天的石壁之前来,在不远处,是一座长长的索桥,垂落于雾中。
风暴过后,这一大堆肌肉发达的牛头阴卒几乎没有一个站起来的。
他将我好是一阵夸赞,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怎么办?
至于辛野的身后,至少有二十个牛头层层累积,www.hetushu.com组成一个锋矢般的形状,陡然冲到了这边跟前来。
我感觉两耳生风,呼呼刮起,两脚不停歇。
我苦笑一声,没有说话,只是瞧了虫虫一眼,发现她脸色有些红,也瞪了我一眼。
杂毛小道说陆言你可别妄自菲薄,第一次就能够弄得这般强,已经是很不错了。
吼!
我抱着杂毛小道,不让他动手,这边则苦笑说道:“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啊?
我浑身都是伤痕,此刻却是咧嘴一笑,点了点头,说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尖厉的声音响了起来:“陆言兄弟,虫虫姑娘,你们别走啊!带上我吧,我们一起来的,可不能丢下我!”
小妖惊讶,说啊,神剑引雷术?萧大哥你什么时候交陆言这门绝学的,那不是茅山的掌门秘技,非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而不能习得么,难道说你这是为了报复自己掌门被夺的私恨?
石斧砸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来,连脚下的土地都为之震动,抖了三抖。
辛野指着冲到了山壁跟前、与虫虫、姜宝汇合的我们,说他们怎么能进?
我感觉浑身一暖,心中某处空虚好像给补齐了一般,腾然生出一股劲儿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三头神君瞧了我们一眼,说奶奶交代,出去之后,千万不得说出此间之事。跟任何人也不能,知道么?
我苦笑,说此事有些曲折,而且我那个也不叫做神剑引雷术,只不过是帮着萧哥增幅一下而已,若是让我自己施展,绝对是用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