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六十三章 九丈崖

我走得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主要的原因在于之前的时候,我就已经将如何联系陆左的详细事宜跟虫虫和小妖交代完毕。
只是,现在的我,是否需要接受她的帮助呢?
那女子与我双目对视,我感觉对方的目光宛如剑芒一般,直刺我的心头,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
我心中纠结着,最重要的事情在于,纸条上注明只有我一人能够前往,这种不确定性让我有着许多的顾虑,最大的顾虑就是害怕虫虫感觉到我没有跟她商量,就将她胡乱扔在这儿,从而产生了误会。
我等了一刻钟左右,开始觉得自己孤身一人跑到这儿来,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傻了?
我会用生命去挣扎,去奋斗,去成为她希望我成就的样子。
短发女子脸上的表情变得丰富起来,有几分惊讶,也有几分蔑视,冷笑着说道:“还以为陆左的堂弟是个什么人物呢,居然就是这等模样,就你这样的小杂鱼,过去那儿,还不是送死?”
再一个,杂毛小道告诉我,说洛飞雨在我离魂昏迷的时候,曾经出手抢夺他手中的破烂石头,然后离开,她对我是否也有敌意呢?
我需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我点头,说对。
我来到了九丈崖顶,四周望去,空荡荡无一人,黑乎乎的,什么也没有,唯有海风呼呼,从对面的南香炉礁刮过来,而海浪声一阵又一阵,让人头疼。
(卷终)
啊,原来是这样,http://www.hetushu.com我才是陪客而已啊?
我突然想起洛飞雨在鬼市的时候,谎报名字,让别人叫她小北,原来是这么一个由头。
啊……
我一愣,没有理会她话语里面的轻视,而是问道:“去哪儿?”
啊?
她话音一落,身子立刻凭空消失,紧接着出现在了我的左侧,猛然一掌拍来。
想到洛飞雨居然叫自己的亲妹子跟我一起同行,我心中的担忧就减轻了几分,因为从我的第一印象里面,能够感受得到她是一个十分重感情的人,另外我还从杂毛小道的口中得知,当年洛飞雨之所以身居邪灵右使这种几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还毅然选择叛教,所为的,就是她这个妹妹。
地遁术耗损劲力过重,我几下之后,全身汗出如浆,而洛小北这才喜笑开颜,收起了攻势,说如此便好,打不过,逃总是可以的,不算累赘;行了,不跟你掰扯了,我们再不走,时辰又过了,恐怕又得等三个月,跟着我,走!
我摇头,说不知。
我沉思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心中一动。
让我能够锤炼自己,成为值得虫虫托付的肩膀和依靠,并且与我相约,说若是日后回到阳世,便可以前往蓬莱长岛九丈崖,她帮忙安排。
另外以她的眼光,不可能不知道杂毛小道藏着的石头是假的,而且她离开的时候,还如同麻绳儿一般,引开了敌人的注意力……
我把她丢给http://www.hetushu.com了鬼市黄府,然后撒丫子就跑了。
要知道,她可是邪灵教的前右使,外公是邪灵教曾经的掌舵人天王左使,这样的人物,可不是寻常人。
短发女子平静地说道:“洛小北!”
也就是说,陆左那边的事情,除了没有能够找到虎皮猫大人之外,其余的都没有任何问题了,只要杂毛小道将五彩补天石交到陆左的手上,事情就差不多没问题了。
就凭这洛飞雨当初的一句话,以及莫名其妙出现在我桌子上面的一封信,我就跑到这儿来了,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草率了?
我措手不及,给她拍了正着,一个踉跄,滚落在地,洛小北冷然而笑,说就你这样的修为,还是留在这儿吧,陪我过去,不过是送死而已。
洛飞雨么?
写完这些,我从乾坤囊里将属于虫虫和小妖的行李给拿出来,摆放整齐,又将之前那笔巨款的银行卡和陆左老屋的灵牌取出,放在上面,深吸一口气,然后离开了宾馆,前往最近的汽车站。
如此一番折腾,当我到达长岛九丈崖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我说怎么称呼?
她突然笑了,说你既然不知道去哪儿,为什么还傻乎乎地从泰安跑到这儿来,就不怕我姐姐把你给卖了去?
我的心情好了几分,也不在乎对方轻蔑的话语,摇头说道:“我的确不知道要去哪儿,还请小北姑娘明示。”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的心中也来http://www.hetushu.com了蛮气,翻身而起,与她交手起来。
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的话,就能够明白她的用心良苦。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就蛋疼不已,又是张罗着找船。
看到这个字条,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在乱石林的石洞里面,洛飞雨跟我谈及我与虫虫之间关系时,说起的男儿自立的问题。
就是这样的心理,我走得并无遗憾,也没有太多的挂碍。
我一连念了十遍九字真言,让自己处于一个冷静的状态,然后进行思考。
如果洛飞雨看中了我是陆左堂弟的这一点,找人在这里伏击我,然后借以要挟萧克明等人,那我岂不是傻波伊了?
如此想着,我越想心血越是沸腾,终于没有再犹豫,找来了纸和笔,奋力疾书,留了一个纸条给虫虫。
然而我若是一直跟随在虫虫的身边,甚至一直伴随着杂毛小道这样的顶尖高手身后,又如何能够成长得起来呢?
她们只需要前往日喀则的白居寺,找到江白喇嘛,又或者宝窟法王,就能够获得联系。
紧接着,我听到对方冷冷说道:“为什么迟到?”
此时距离子时三刻,已经过去了大概一个多钟头。
她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的表情来,说陆左的堂弟?
我心中一跳,箭步走了过去,发现这是一个剪着利落短发的女子,干练利索,模样俏丽,眉目之间跟洛飞雨有着几分相似,只不过比洛飞雨更加冰冷,仿佛有一种愤世嫉俗的情绪停留在心http://www•hetushu•com头。
我眉头一跳,说洛飞雨是你姐姐?
我最终还是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去。
洛小北冷冷说道:“那个地方没有名字,暂且叫做荒域,乃洪荒时期分裂出来的一个地方,到处都是猛兽凶物,还有无数凶顽,是我外公当年在时空裂缝中发现的,那儿的时间流速是这里的三分之一,我姐姐有三年时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方才能够胜任邪灵右使一职,现如今她让我过去,却不放心我,方才叫你跟着。”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
我告诉她,说我需要去一个地方,也许很快就会回来,也许回不来了,不过我想向她保证,重新回来的陆言,一定是一个让她刮目相看的家伙,而不是这个一直躲在她背后懦弱无知的小尾巴。
洛小北说道:“那个地方十分凶险,不知归期,而这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姐姐搁置不下——废话少说,先让我试试你的本事再讲!”
我心中有着许多疑惑,越想越不对劲,沉默了许久,突然间一扭身,准备离开。
那个时候是我最为无助和彷徨的时候,因为我刚刚把虫虫给弄丢了。
她姐姐?
我心中奇怪,说那你姐姐为何不自己去呢?
当得住虫虫被人擒住的时候,自责、懊恼和悔恨如同毒蛇一般吞噬着我的心头,而那个时候我正好与洛飞雨躲在山洞里,逃避敌人的追杀,谈及此事,她便承诺我,说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变得强大起来。
我一听,就知www.hetushu.com道此人应该是洛飞雨派过来的,睁开眼睛来,依旧感觉眼皮刺痛,不过还是解释道:“我从泰安赶过来,一路车马劳顿,周折颇多,另外在蓬莱码头找船,也浪费了许多时间……”
她没有再考校我,而是伸出手来,拉着我,然后快步疾走,朝着崖间纵身一跳,却是直接跳下了山崖去。
我在车站附近包了一个黑车,然后前往烟台的蓬莱市。
她点头,说对,怎么了?
洛飞雨的确是邪灵右使,不过听萧克明说,她后来可是叛出了邪灵教。
短发女子也有些奇怪,说你不知道去哪儿?
到底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凭着身上随身携带的钞票,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渔船,跟船家商量妥当之后,夜里出海,前往长岛县。
短发女子说道:“不要跟我讲借口,你就是陆言,对吧?”
中午出发,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抵达蓬莱,赶到码头的时候,才知道出海的游船最晚一班是下午六点,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暂时没有船出海了。
我,是否应该去探寻一下呢?
促使我做出这个决定的,不是别人,正是虫虫——她一直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希望我能够成为一个像洛十八一样顶天立地的英雄。
一交手,我这才发现对方的修为比我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三两下就把我给封死了去,不得已,我只有使用地遁术,避开了她的几下攻击。
我会驾着五彩祥云回来的。
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发现路口处突然多出了一个身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