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二章 见风使舵洛小北

我似乎琢磨到了什么,哈哈一笑,说原来你是对陆左有兴趣啊?不过你放心,你没有机会的,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哈哈……
猎物?
洛小北从怀里摸出一封书信,说姐夫,我是洛飞雨的妹妹洛小北,这是她亲手写的信笺,还请您过目。
我们没有再动,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有一个身穿兽皮大氅的刚猛男子快步冲到了这边来,而我和洛小北则已经下了猛虎,站在了跟前。
那人先是打量了一番我们身后的猛虎,然后朝着我们拱手问道:“请问是哪位找俺?”
一共三根响箭,如同尺子量着一般,五米,十米,二十米。
岗楼上面有人影闪动,居然从三丈高楼之上一跃而下,然后没入了村寨之中。
猛虎速度很快,眼看就要越过第一根响箭的时候,洛小北慌忙喊道:“停停停,快停下。”
洛小北心中欢喜,说若是他在,劳烦尊驾帮忙问一下他,说可否还记得落雁湖畔的洛飞雨。
两人朝着寨子里面走去,而我因为是下人,给一个英气小将领到了旁边去歇息。
我一愣,说毒龙壁虎,是什么模样的?
呃?
周围景致古怪,虽然与我们生活的环境一般无二,但感觉总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上一圈,而远处的树林之中,我却是瞧见竟然有直入云层的巨木,仿佛迪拜塔这样的高楼。
备胎?
洛小北嘴甜地说道:“怎http://m.hetushu.com么?不行么,我觉得这世间,也就只有姐夫你能够配得上我姐姐了,自知道你以来,就一直这么叫,我姐姐也默认了……”
她伸手,我才发现这手竟然是木质的,外面裹覆一层肉色的硅胶皮,五指伸缩自如,只是感觉略微不自然而已,正常的抓握,都是可以的。
姐夫?
她的理直气壮让我有些无语,也不愿意跟她在这个问题上交流,适时闭上嘴巴,不过她却对我产生了好奇心里来,说你这么急赤白脸的,难不成也是个备胎?
蒯梦云疑惑地问道:“我刚才听人提起飞雨,你是?”
洛小北先前高傲,是因为觉得我没有本事,而瞧见了我的手段,倒也和善许多,也肯露出自己的缺陷来。
我来了兴趣,说哦,那你说说,谁最有竞争力?
我大笑着,洛小北伸手掐了一把我的腰间软肉,气呼呼地说道:“你想死对吧?”
洛小北“呸”了我一口,说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就算是嫁给你堂哥陆左,也不会嫁给你的……
好强啊!
蒯梦云激动异常,心情也高兴得很,领着我们进了村寨,至于那头猛虎,则被我放着离开了去。
这架势,瞧得我心中一阵发虚。
那人浑身一震,激动地喊道:“记得,怎么不记得,蒯头领天天跟俺们念叨着你,你且等着啊,蒯头领刚刚领人打猎和*图*书回来,现在在休息呢,我跟你喊人去啊……”
我忍不住说谎,说对啊,我也准备当你姐夫。
她一出声,塔楼上面的人立刻有了回应:“控虎者,报上姓名和目的,否者格杀勿论!”
我瞧见此人眉深目重,鹰视虎步,气度俨然,心中敬畏,想着应该就是那蒯梦云。
蒯梦云看着洛小北,说什么,你叫我姐夫?
洛小北也瞧见了,兴奋地大叫,说就是这里,临湖村,我姐夫就在这里。
洛小北不以为意,大声喊道:“我是谁不重要,只想问一下,临湖村中,可还有蒯梦云一人?”
我将其印入心中,交还给她,然后说道:“你知道它在哪儿出没么?”
洛小北笑了笑,说我开玩笑儿的,那人只不过是喜欢我姐姐而已,我姐心气甚高,一心修行,倒也跟他没有发生过什么关系,不过我觉得像这种痴情种子,最是可以利用,所以就央求我姐姐写了一封书信,他应该能够来帮忙的。
我心中有些生气,不过还是保持风度,没有理她,洛小北又问了,说对了,我倒是忘记问你,你没事儿跑这儿来是为啥?难不成喜欢我姐姐,所以被她忽悠过来的?
他与洛小北聊着,不断询问起洛飞雨的状况,而洛小北机灵得很,诓得那男人不断开怀。
她的口音古怪,有点儿像是粤语,又带着一点儿古腔。
我瞧得心中骇然,问洛小北和_图_书,说这个鬼地方,到底有多凶险,像我们这样的小角色,是不是一不小心,就死在了这里?
而这个时候,他方才瞧见我一般,问是谁,洛小北轻描淡写,说一下人,她姐姐放心不下,让我过来服侍她的。
洛小北上前,说道:“是我。”
洛小北说是谁?
洛小北在我背后哈哈笑,说你?哈哈哈,你就算了吧,比起别的追求者来说,你是最没竞争力的一个,趁早放弃了,不要自取其辱。
我也是有心结交,与那小将交流,得知他叫做诺,因为还未满十八岁,所以并没有得到赐姓。
洛小北说你有这驭兽的手段,问题应该不大,不过也难,这儿是未开化的地界,没有电,也没有机械,仿佛远古,时不时还有兽朝袭击,部落战争……死人的事件太多,我姐姐若不是因为我的断手,别不过我,哪里会让我来这儿?
猛虎飞快,风声呼呼,一路上追风掠影,不知速度。
那男子脸色激动,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说好,好,我就认下了你这个小姨子,好!
好生硬!
那人一愣,说你找蒯头领有何事?
洛小北点头,说在一个很危险的地方,而且未必会有,所以我需要找帮手。
诺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说他们啊,都是猎物啊……
洛小北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迂回说道:“你知道追求我姐姐的男人都是什么角色么?邪hetushu.com灵教的掌教元帅小佛爷知道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萧克明知道不?另外还有东海蓬莱岛的少岛主,这样的每一个人,单拎出来,都能够甩你一百里路,所以你还是别枉费心思了,认清现实吧……”
我正想询问一下什么叫做赐姓,突然间路过一个栅栏,瞧见里面有二十几个人,皆是赤身露体,有男有女,老老少少,蜷缩成一团,不由得一愣,说这是什么?
我一听,下意识地朝着她的右手望去,这才见这右掌有些僵硬,并非活物。
蒯梦云一愣,有些疑惑地接过信笺,三两下拆看,过目一瞧,脸色顿时就涌现出了一股红晕来,喃喃说道:“没想到,飞雨还记得我,她还记得我!”
我瞧见对方的箭术十分了得,有一种冰冷的精准感,心中震撼,没有开口,而洛小北则高声喊道:“劳驾,这里是临湖村么?”
我忍不住打击她,说那可不是你姐夫。
洛小北不以为意,说愿者上钩,他自己愿意,怪我咯?
我听着,心里就有几分不舒服,说利用人家的感情,你做得还真是熟练呢。
我呵呵一笑,说令姐虽然出众,但也不是人见人爱,我自有喜欢的人,用不着你操心了。
蒯梦云皱着眉头,说你姐姐也是,你一小姑娘,让一男的来服侍,这怎么行?一会儿我找两个侍女过来,可不能亏待你……
洛小北取出一本书来,线装本,我瞧了一眼她给我翻hetushu.com到的书页,却见是一条满身剑脊的黑色长壁虎,与周遭景物对比,却有一米多长,眼神凶恶。
我不知道原因,拍了拍猛虎的脖子,那畜生戛然而止,而这时洛小北才心有余悸地说道:“刚才忘记跟你说了,人家这三根响箭的意思,是警告,如果你冲到了第三根响箭的范围内,恐怕下一波,就是万箭齐发了。”
大概是准备跟我耐心相处下去,洛小北跟我说道:“我这手,是我母亲特地请人做的,东极青木,上面会有拟真符文,正常人能做的事儿,它都可以,甚至还能够当做一件武器;只可惜到底是个死物,影响修为,而我看过姐姐在此历练过的笔记,知道荒域这儿,有一种毒龙壁虎,它的身体里有一滴精血,能够使得断臂重生,便心中起了想法……”
洛小北笑嘻嘻地说道:“她当然记得了,我姐姐没事的时候,总是跟我讲起姐夫你呢!”
我说你又不是认识,反正不是你。
我没有说话了,因为我瞧见前方的不远处,突然间出现了一片阑珊灯火。
洛小北气呼呼地说道:“你管得着么?”
我说就是你那姐夫?
猛虎的速度很快,说话间,那村庄已经近在咫尺了,迷雾中,我眯眼望去,却见那村寨的周围竖着寨墙,栅栏密集,倒刺出来,一副警戒的模样,而在寨门口的地方,则有岗楼,上面点着火把,我们刚刚靠近,立刻就有响箭射在了不远处的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