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五章 地位的变化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会突然向我发难,还挑衅我呢?
不但如此,他还将临水一族的重要人物都介绍给我知晓,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
我这么多时间来,并不仅仅都在修行,加深对于巫蛊之术的理解,也是自我修行的一部分。
我点头,说对,差不多了,对了,你们这儿有没有什么药材?
我心中一转,立刻想起来,我与他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他之所以如此,恐怕也是受人指使吧?
但这并不能否认它是一条拥有剧毒的蛊虫。
聚血蛊小红,在悄无声息的时候,就被我释放了出来,紧接着我往旁边一滚,让开了那一块地方来,而荆胖则重重地砸落在了小红的身上。
我没有犹豫,点头说道:“行,没问题。”
一切弄完之后,那长老却是醒了过来,虽然虚弱,但已经有了意识。
小红只是给他麻醉了一下,并没有给他种上什么毒,不过他今天丢了大脸,也算是一个教训。
我让小红将这些沙虫给吸出来,然后给他疏离了一下经脉,最后叫人把煮熬的药汤给他服下。
这事儿实在是有些太过于蹊跷,以至于大家都以为他是在耍诈。
他愣了一下,说道:“你会下药?”
这其中的原因十分复杂,然而在旁人看来,一开始大占上风的荆胖在腾空而起,往下砸落的时候,突然间就败了。
大致查了一下,我感觉并无异常,又观察了一下他的眼睛和舌苔,除和_图_书了有浓重口臭之外,并无其他的异常。
毕竟一个优秀的医生,在哪儿都会收到人尊重。
我为了立足,当下也是努力,将村子里十几个生病的临水族人都给瞧了一番,然后根据当下的条件开药治疗。
这人与他成年同族不同的,是他并没有留着浓密的络腮胡,而是将两腮的胡子刮着铁青,深凹的眼睛里面有着一种冷静的光芒。
对方腾空而起,想凭着沉重的身躯将我给压扁,而在这个时候,我也终于使出了绝招来。
我心中有了几分想法,微笑着说道:“你放心,人没死,我只不过是对他下了点儿药,顶多难受一阵子,吃个教训罢了。”
有发高烧和严重感冒的,我甚至直接拿出乾坤囊中的抗生素出来,效果惊人。
它本来就不大,如果将身子全部缩小起来,也就一条小虫一般。
小红。
这般想着,我又耐心地观察着床上的这个老人,突然间,我瞧到了他浑浊的眼睛之中,有一种古怪的光芒……
一个光头男子从地上猛然蹿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瞪着我,大声吼道:“你对他到底做了什么?”
蒯梦云让开,而我走到了床前来,伸出手,在他枯瘦如柴的手腕上搭了一下,感受着他的脉象。
我心中一动,回过头来,对蒯梦云说道:“他发病之前,有没有下水过?”
我冷冷说道:“此人对我不敬,又扬言要杀我,既然如此http://m.hetushu.com,那么我对他做了什么,应该都不过分吧?”
下药?
我点头,说对。
聚血蛊的独特性在于它能够让宿主唤醒十八次古代记忆,而并非其毒性。
这老人身上的病,其实是一种寄生虫引起的,这种虫宛如蚯蚓沙虫一般,不过却十分细小,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寄生到了老人的身体里,特别是头部盘踞,所以才使得他迅速衰老,并且一直昏迷。
那几人有的去摸荆胖的鼻息,有的看脉搏,还有的听心跳,一阵忙乎,这才发现那家伙还活着,只不过就跟睡着了一般。
他整个人也显得十分干净,有着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光头男子捏着拳头,脸涨红,说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
这时旁边的人方才知晓了我与他之间战斗的结果,纷纷上前,朝着那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荆胖大声喊道:“荆胖,荆胖,你怎么啦,起来啊,起来战斗!”
小将诺双眼圆睁,正待发问,这个时候围观的人群一阵肃静,有人从那边挤了进来,我抬头一看,却正是洛小北此番前来投靠的大腿蒯梦云。
他就这般冷冷地看着我,过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怎么回事?”
蒯梦云不知,拉来旁人询问,那人说道:“松长老掌管村中后勤,病发之前,曾经组织人手,乘船进入湖水深处打渔,的确有下过水。”
“荆胖……”
对于我的手段,蒯梦云赞叹不已hetushu.com,对我大肆赞扬,还给予了我天翻地覆的待遇,把我的房间从那窝棚区,搬到了村子的大屋,也就是洛小北的隔壁。
声声叫喊,并不能够唤醒被小红麻醉了的荆胖,与他熟悉的人顿时就慌了,赶忙跑到跟前来,将荆胖扶起,而小红这个时候也悄无声息地躲入了荆胖的皮肉褶皱里去。
的确,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并不是一本纯粹的修行法典,里面涉及到许多方面的内容,包括蛊药、苗药以及祈福之类的东西,我后来又在茶荏巴错里获得陆左传授的《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和《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力上经》,对于巫蛊之道的理解更加透彻。
因为每个人,都会生病。
因为我感觉自己虽然打败了荆胖,却未必获得这些人的尊重,但如果我能够治好一个重症病人的话,在这儿的地位必然就会天翻地覆。
到了晚上,洛小北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至于蒯梦云这边,我肯定是不会推辞。
当十八根触须伸入荆胖的身体里面时,那家伙浑身一阵颤抖,却是根本就爬不起来了。
蒯梦云眼睛一亮,说有结果么?
有着小红这张底牌,我显得十分淡定,平静地笑道:“临湖一族的比斗,不是不计生死么?”
紧接着他伸出手来,对我说道:“族中有位长老患了病症,寻常手段治不好,放过了血也不行,我们派人去华族请医师了www.hetushu.com,但来往一趟需要一个月,只怕长老熬不到那个时间,你若是懂,不如跟我去瞧一眼?”
无病而弱,怎么会这样?
蒯梦云给我介绍道:“松长老一向都身强体健,并没有任何问题,而在半个月前,突然间就垮了,迅速地衰老下去;我们想尽了办法都没有用,现在只能等着前往华族部落的医师过来了,不过松长老未必能够熬得到。松长老是临湖一族的五大长老之一,深受所有族人爱戴,请你一定帮忙……”
我没有长篇大论地解释,而是简单说道:“他要跟我比斗,我答应了,他输了。”
一刻钟之后,我出现在了一个老人的病床前。
我点头,说你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不过让我先瞧一下吧?
她的下人,变成了人人敬重的陆神医。
蒯梦云拉着我就要走,而我并没有依他,而是走到了荆胖的跟前来,伸手在他的胸口挤压两下,不动声色地将小红给接回来,然后吩咐周围道:“让他睡一觉,天黑之前,应该就会醒过来的。”
蒯梦云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人离开了。
蒯梦云皱着眉头说道:“那他现在,怎么回事?”
他等待着我上前,然后再施展手段。
我猛然一捏拳,兴奋地说道:“这就对了。”
床上躺着一个岁数很大的老头儿,他的双眼半闭着,眼角处有堆积的白色眼屎,而气息一会儿轻、一会儿重,仿佛风烛残年的样子。
“荆胖,荆胖!”
然而并和-图-书没有,我在他趴倒的不远处站着,而荆胖则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蒯梦云的脸色骤变,从冰冷到喜笑颜开,一秒钟都不到。
至于指使的那个人是谁,这个啊……
蒯梦云在族群之中,十分受人尊敬,他走过来的时候,人群自动散开,而他则一脸铁青地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瞧见被人扶着却一动也没有动的荆胖,他的目光凝聚在了我的身上来。
他跑向了村子里,而小将诺则赶到了我的跟前来,一脸紧张地说道:“客人,荆胖到底怎么了?他人虽然张扬跋扈,不过却是临湖一族的好猎手,勤勤恳恳,每一次打猎的时候,总是背负最多的辎重,你可不能杀了他啊!”
他又问,说会治病不?
是个老实人?
我陷入了沉思,想着倘若想着跟蒯梦云说我看不出来,他会不会把我给捅死?
他一走,我立刻用布遮住了老人的眼睛,然后唤出了小红来。
我依旧很简单地回答:“被我下药了,睡一觉就会好的。”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不是疑难杂症的话,普通的病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他死死瞪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伸出手指来,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等着。”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离开了去。
旁边那人应对,说了一些,我听到,知道跟我们那儿的差不多,中药名字都一样,于是毫不犹豫地就开了一个补气血的方子,让他们去煮熬,而我这边则让众人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