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九章 温情脉脉的背后

我一愣,才发现她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耳边却有着实实在在的声音,的确就是安。
晚饭是在山洞里解决的,为了避免生火引来猛兽,所以并没有生火,而在这茫茫的大山之中,狩猎队的猎人们似乎更加青睐新鲜的血肉,他们毫无顾忌地用尖刀割着血淋淋的肉,然后放在嘴巴里面嚼着,让血腥味蔓延在舌尖之上,不断徘徊萦绕。
唯一让我觉得疑惑的事情是,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是怎么知道这秘密的事情呢?
他们相信,心脏里面有这瘦身虎的力量源泉,可以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壮。
而且以对方随意杀人的性子,做出这样的决定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是为了变得更加强大而来到这里的,所以才会放弃任何偷懒的机会,与这帮既粗鲁又朴实的狩猎队员一起,同甘共苦。
早在三教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于世间,而我所修行的根基,也在于一个“巫”字。
兽性和人性,在他们的身上很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这种尔虞我诈的感觉,让我有些累。
我吸了一口气,心中不由得大为震撼。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能够瞧见许多狼、野猪一般的动物在林子里穿行,不过大多的体型都不大。
一个狩猎队的成员告诉我,说他们只杀成年的兽类,至于幼崽,只要不主动作死,还是留在森林中养活着,等到足够有肉了,再打它们的主意。
这是祖上一直传www.hetushu.com下来的规矩,不能破。
我这边刚刚躺下,一直熟睡的安却睁开了眼睛来。
狩猎队对于这一片地区轻门熟路,所以行进的速度很快。
巫,上一横顶天,下一横立地,中间一竖直通天地,中统人与人,是真正通天达地的大能。
那无法阻挡的霸气,看得人心头发凉。
我从蒯梦云的紧张态度,和旁边那些狩猎队员脸上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上,能够感觉出蒯梦云肩上的压力。
至少那位族长,应该有这般枭雄的决断。
因为这些族群还活着的人里,大部分都已经蹲在了他们的圈栏之中。
啊?
这种疲惫不仅仅是生理上的,也有心理的,其实这林间穿行,我并不陌生,当初与虫虫在缅甸林中一路北上,那时还没有现在这般的修为和手段,却依旧十分开心,因为那个时候,我是和虫虫在一起,彼此信任,也无顾虑。
所以有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有可能,我还是离开那个鬼地方比较好。
在狩猎队的守护下,我们一路行走,期间倒是真正碰见了好几次大猎物,其中比较大的收获,有两头黑豹、一头六根犄角的大羚羊,和一头三只眼的瘦身虎。
什么是巫?
一个厉害的医师,对于临湖一族来说,实在是很重要。
除此之外,我们还碰见了一大群的野猪,不过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死亡蝴蝶谷,不能够带太和*图*书多东西,所以也就没有动手,而是远远绕开了去。
对于我们的拒绝,蒯梦云显得有些遗憾,而是和荆可一起,分食了这颗心脏。
我们在山洞的角落,虽然这一路以来大家也知道了它是被我驯服的猛虎,不过从情感上来说,还是有不少人难以接受,觉得虎榻之变,岂可安睡,于是都下意识地离我们这边远一些。
死亡蝴蝶谷离临湖村,有两天的路程,天色变晚了的时候,我们就在深山的一处山洞里面歇息。
因为他们知道,明天的路程将会更加辛苦,只有足够的休息,才能够保持良好的体力。
他们更多的是武力的出类拔萃,至于神奇的道法,又或者别的东西,我倒是没有怎么瞧见过。
过了安全期,就进入了茫茫的林原之中,外面的一大片区域,因为临湖一族长期活动和打猎的缘故,所以猛兽也少。
我这一路过来,也有些疲惫。
这种吼声呼啸山林,让人有一阵浑身发麻的感觉。
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瞧见这些猎物,狩猎队根本就不屑一顾,看都不想看。
特别是那个蒯梦云,我亲眼瞧见他将那头一尾巴斩断双人合抱大树的瘦身虎,硬生生地用双手擒下,然后一拳一拳地将其宛如精钢一般的脑袋给砸成碎片。
临湖一族在这片地区,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不过并不是没有挑战者,在一路过来的交谈之中,我了解到,还有四五个http://www.hetushu.com部族跟他们保持着联系,不过就实力而言,都不如他们。
这时安继续说道:“荆可是钊无姬那个老妖婆派过来监视你的,他得到命令,要在适当的时候,用别人的身份,将你的腿给打断,让你行动不得;这样子,他就可以以保护你为借口,把你给带回去,永永远远地给临湖瞧病了……”
当然,这只是作为兽类而言,真正恐怖的主人,是我身边这些临湖一族的勇士。
这一天的打猎过程中,我瞧见了这野林子里面的危险,不过也更是感受到了狩猎队的强大。
洛小北小心翼翼地告诉我,说他们信仰万物有灵,是典型的萨满教,也叫做巫。
听着他们一个又一个地跟我热情讲解着,我的心中充满了古怪的感觉。
即便是洛小北,也下意识地与我们保持距离,使得我们这边,与大部分人形成了一个不近的距离。
一开始我听着,就好像是天方夜谭似的,然而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种方法,的确是可以将我给留在这个鬼地方,一直待下去。
很朴实的理论,不过却极为有用。
而正因为如此,路上的时候,他们也是言传身教,教会了我许多在林中行走和狩猎的经验。
即便是蒯梦云将猎物里最好的瘦身虎心脏挑出来给我和洛小北享用,都被我们给拒绝了,选择啃那又干又硬的肉干。
即便是与我一同前来这儿的洛小北,心里面都藏得有事。
离村www•hetushu•com子二十公里的区域,湖畔草原、小树林这些地方,都已经被临湖一族的高手领着狩猎队清理过了,除了没有什么威胁的食草野兽之外,任何猛兽都已经给剿灭了去,使得花斑巨虎成为这一片区域里唯一的霸主。
我盘腿而坐,运行了几遍周天,一直到了极限之后,方才躺下身来,靠着那头斑斓猛虎的肚皮,与安隔着不远的距离安歇。
此刻的他们无疑是可爱的,跟昨日在宴席上面活生生砸死两人,并且面不改色喝酒吃肉的那帮人,仿佛根本不是一群人。
蒯梦云开始变得警觉了起来,不但在外围安排了警哨,而且特地找到我和洛小北,反复地讲起了一会儿如果遇到猛兽的话,一些预备的应对方法。
然而此刻,除了被我就下来的少女安之外,我觉得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难以捉摸。
黑暗中,她的眼睛闪闪发亮。
不过随着队伍的深入,走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在一处小溪附近休息时,就能够听得到低沉的兽吼了。
特殊的环境,赋予了他们让人羡慕的力量和速度,而这些在经历了这种简单而古朴的生活节奏之后,集合起来,就是强大的天赋能力。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能够壮血气的手段,然而我却有些却之不恭。
荆可要打断我的腿?
吃过饭之后,狩猎队的人便开始休息了,即便是路上最活跃的人,都没有再多聊,若是选择快速进入休息状态。和-图-书
这种压力,应该是来源于临湖一族的上层,而原因则是来自于我。
这个地方是狩猎队以前开辟的一个野外根据地,而同样的山洞,他们在这一片大山里,足足有十几个之多。
这些平时看着并不算什么的汉子,一旦进入战斗状态,每一个都有着恐怖的实力。
我有些疑惑,刚刚要开口,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别说话,有人一直在盯着你,不要说,我来讲,你听就好了。”
不过蒯梦云并没有打算放过它们,他让人去跟踪了一会儿,务必将这帮畜牲的老巢找到。
至于我身边那个一直都显得很沉默的荆可,他并没有出手,只是静静地陪在我的身边,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
另外还有一些族群跟他们保持着战争关系,不过都已经不足为惧了。
我没有说话,而过了一会儿,却突然听到我的耳边有声音响起:“他们要害你。”
我们中午的时候,稍微歇息了一下,吃了点儿肉干做无妨,然后继续行走。
我觉得四五个我加起来,也未必能够是这人的对手。
他打算回来的时候,再把整个野猪群给端了。
狩猎队行进的速度很快,不过一路上我都紧紧地跟着,甚至都没有如洛小北一般跳上那头斑斓巨虎上面去休息,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想把这一次的外出,当做一场修行。
不过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对于蒯梦云的谨慎,还是抱着十分友好的态度,因为这也是对我自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