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十二章 杀意浓厚

洛小北知道了我的决定,特地跑过来找我,质问我这是为什么。
不过我有聚血蛊支撑,倒也无畏。
据说那种树能够结出许多富含淀粉的果实,一棵就足够满足一人几个月的食物摄入。
除此之外,荆可宛如影子一般,在我的身后跟随着。
然而面对着蒯梦云的请求,荆可却给予了拒绝,他给的理由是,族长吩咐他贴身保护我,不能有任何“闪失”。
我加入斥候的队伍。
他在看我。
毕竟临湖一族的人里面,荆可不但是除了他之外修为最高的一人,而且经常一个人独自在大山之中行走,拥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
我终究还是没有办法逃离。
很微弱,不过却已经有一些稳定了——是心跳!
有人出手阻拦,然而立刻就被其余的蝴蝶给遮挡,而那个家伙虽然也奋力挣扎,却有一道软管子从蝴蝶的嘴里伸出,插入了他的脑袋里面去。
我循声而去,瞧见刚才出声指责我的那个家伙,被一只巨大的蝴蝶给抓着身子,朝着天空飞去。
我摇头,说:“没有那么复杂,他只是因为花粉过敏,导致呼吸系统紊乱,一时间心脏停止了而已,其实这段时间,如果不断地刺激心脏机能,让它恢复活动,是很容易把人给救活下来的。”
他那贪婪目光,简直能够将我给吃掉。
一百次一分钟,我按照这样的频率不断地挤压着,没有任何犹豫和停歇。
他的话语刚落,我就感觉hetushu•com到一阵妖风吹起,下意识地抬头一看,我靠,好大的蝴蝶。
洛小北盯了我许久,然后说道:“好吧,我跟你去。”
心跳。
我双腿一夹猛虎,那畜牲知我心意,口中一阵狂吼,便朝着里面开始挤了过去,而没有任何犹豫地掏出了金剑来,站立在了虎背上,然后开始向那些朝我俯冲而来的蝴蝶劈砍过去。
在我们的前面,是一个巨大得没有边际的深坑,坑中无数的白色迷雾萦绕。
我一连斩杀了七八只巨大的蝴蝶,正想纵虎远离,突然间听到一声穿刺整个山谷的哨声。
蝴蝶谷并非只是一个山谷,而是一大片的山域,它是一个深山大峡谷,我们从一处峡谷口进入,林子密布,穿过了一片长长的低矮丛林,与无数长蛇、巨蟒和虫子搏斗,最终来到了一片悬崖前。
胸外心脏按压的手法其实是有讲究的,并不是胡乱的按就可以,幸亏我以前工作的时候培训过一些急救手法,倒也不算陌生。
他自然需要遵守族长的命令,不过与此同时,他还是狩猎队的首领。
而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我也终于在急剧的挤压之中,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东西存在。
为了这件事情,蒯梦云和荆可第一次产生了分歧,双方大吵了一架,然而谁也没有退步,关系弄得很僵,甚至连华族都派人过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是那句老话,此时不走,更待和图书何时?
我回头望去,却见吹出这魔音的,正是蒯梦云。
一番混乱过后,大家清点人数,方才发现狩猎队这边失踪两人,死亡一人,华族那边虽然比狩猎队精锐许多,却也有一人死亡,另外受伤中毒之人也无数,坨老和鹊老变得繁忙起来,给每一个中毒的人灌药解毒。
商量完毕之后,最终大家还是觉得继续前进,不过双方都派出了精锐的斥候。
我没有理会,继续按着,并且还用上了劲儿。
如果能够将这东西移植到他们的聚居地去,族人就不用每天辛辛苦苦地打猎,以及种植那些产出并不是很丰富的谷物了。
我心中想起了洛小北的话语来,那就是我越表现得出人意料,临湖一族对我的心思,就会越发的强烈。
撬开对方的嘴巴之后,我不避恶心,将里面的白色泡沫给抠出来,然后将他的身体给侧躺住,让里面的液体侧流出来,再将其翻转过来,双手结印,放在了他胸口的心脏处。
我抬头,瞧见了荆可。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经意间瞧见了荆可的眼神,突然间就是心脏一阵剧烈跳动。
然后我开始按。
这才是他的责任,至于队伍的生死,与他无关。
天啊,这些蝴蝶居然朝着我们的身上扑来。
我们所要搜寻的一切东西,都在那个迷雾朦胧的地方。
而我瞧见在自己旁边的几米处,荆可正在那儿,虽然没有看我,但是却已经足够将我掌握住和-图-书
我一直在弄,坨老和鹊老两人在旁边瞧着,脸上陷入了沉思,而这时有一个黑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大声吼道:“你这是在干什么,他人都死了,你还这么折腾他?”
是荆可。
砰、砰、砰……
这些经验,有的时候可以拯救整支队伍。
听到我的解释,两个老医师若有所思,而这个时候蒯梦云也走了过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陆神医,我欠你一个人情。”
对,蝴蝶,无数蝴蝶从山谷深处飞了出来,这些蝴蝶色彩绚烂,各种各样,而且大小不一,最大的几乎有滑翔机那般巨大,而小一些的,也有脸盆大——这些蝴蝶从深谷中飞出,然后翩翩起舞,有的落在了那些花朵之上,而有的则……
损失三人之后,蒯梦云已经变得十分谨慎起来,开始真正变成一个领导者的样子。
队伍再次出发,而我则骑着猛虎,与洛小北、临湖的两名斥候、华族一名尖兵一起,走在了最前面。
我心中激动,继续挤压,几秒钟之后,那人的身子猛然一震,双眼睁开,头一偏,居然吐出了一大堆的呕吐物来。
就在我心中紧张的时候,突然间有人喊道:“不好,有东西!”
我心中一跳,下意识地就跃上了那头斑斓猛虎的身上去,就在我刚刚骑上来的时候,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几道凄厉的叫声。
坨老和鹊老一脸激动地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拉着我说道:“起死回生,和_图_书你是怎么办到的?”
深坑之中有着广阔的空间,它才是死亡蝴蝶谷的主体,里面时不时地传来一声又一声隐隐的兽吼,表明着里面的恐怖。
我没有跟她说原因,只是告诉她,说我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而不是躲在被人的保护中,碌碌无为,如果是为了安全,我待在临湖村中岂不是更好?
我连忙把他给侧翻住,然后使劲儿拍打他的后背,如此持续了十几秒钟,我伸手,有人将水壶递到了我的手里,我给他冲洗了一下嘴里的呕吐物,又清洗了一会儿手,然后从乾坤袋中隐秘地摸出了一块医用纱布来,递给了那个死里逃生的家伙,说道:“捂住鼻子,不然你还得死……”
蒯梦云过来找荆可商量,想让他承担一部分斥候的责任。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并没有恐惧,然而生出几分激动来。
对于我的这个建议,荆可自然是绝不同意,然而蒯梦云却动了心,与我商量了一下之后,沉思了一会儿,却是选择尊重我的意见。
我摇头,说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些蝴蝶很是恐怖,不但有锋利的爪牙,而且还有纷纷而落的毒粉,这些东西才是最为致命的。
荆可虽然不说话,但是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之名,却让他拥有许多的威信,那人瞧了他一眼,喉咙里面的所有话语都憋了回去,没有再说话。
那人将我仍在继续,伸手过来抓我,然而伸到一半,却被人给拦住了。
和-图-书量从我的丹田之处流出,汇聚在双掌之上,然后用类似于电击一般的方法灌注进了对方的心脏部位。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我不跟她来这个鬼地方,又如何会有半分危险?
他稳稳地抓住那人的胳膊,平静地说道:“让他弄完,别闹。”
来到这儿,我没有任何犹豫地翻身下了虎背,然后朝着山崖下方的藤蔓攀爬而去,而就在这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杀意,从头顶上传递而来。
这哨声仿佛有魔性一般,我感觉两耳轰鸣,整个人都站不住了,赶忙趴在虎背上,紧紧揪住它身上的毛,方才没有跌落,至于其余飞舞的蝴蝶,居然都迷失了方向,有的坠落了下来,而有的则仓皇离开。
我们这边的主要目的,是找寻毒龙壁虎,另外还负责搜集死亡蝴蝶谷的一些情况和地貌,以便下一次过来查探,至于华族这边,则是找寻一些珍贵的药物,另外还想要寻找一种叫做猴面包树的植株。
忙完这些,蒯梦云、龙云和队伍几个主要人物都集中到了一起来,商量相关事宜。
那人懵懂无知地接过纱布,弄不清楚到底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然而周围的人却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纷纷鼓起掌来。
他需要为这里的每一个人负责。
尖叫声戛然而止,整个天空都给这些遮天蔽日的蝴蝶给充斥着,场间乱成了一团。
就在两人争执不休的时候,我提出了一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