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十九章 匆匆离去

面对着俞千二的问题,我想了想,认真回答道:“得分什么人。”
我摇头,说这个恐怕有点儿困难。
在这帮三臂猴子的簇拥下,我们来到了林子深处的一个山洞里,山洞的中间有一个天然凹陷的石臼,里面传来了阵阵的酒香。
反正这东西得来也简单,传出去我也不可惜。
我回到房间里来,有些晃晃悠悠,坐在床上调养了一会儿气息,方才没有醉倒,而是打量起这房间来。
不愧被叫做生命古树,这儿空间的炁场活跃度,跟外面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就好像清水与蜜一般的感觉,我感受着那浓郁的灵气萦绕,再想起俞千二刚才给我的承诺,心中顿时一阵欣喜。
弄完这一切,他才提着罐子,来到了石臼旁边的一个管子前。
听到这名字,可真的是有一些凶恶,至少比猕猴桃要凶狠一些。
我伸手,摸着床头树壁上面一朵粉红色的花朵,发现它居然是真的,而且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他瞧着我,哈哈大笑。
我心中早有想法,他一问,便将我到这儿的来龙去脉讲了起来。
我无奈,照顾着他睡去,自己则回到了房间来。
这老爷子并不是此地的土著,真正的主人,居然是一条传说中的蛟龙,不过看起来,它也不过是比较厉害的兽类而已,要不然也可能被俞千二驱使。
俞千二吹了一声口哨,这个时候,一条金黄色的爬行动物从草丛伸出游动出来。
俞千和图书二此刻居然背着包袱,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激动得浑身颤抖,对我说道:“我这边有点儿事情,得出去一趟,你帮我看一下家——别担心,大事都有金蛟料理,你待在这里就行了,食物什么的,自己去找猴子拿……不跟你说了,我很急,先走了!”
这一个嵌入树干里面的房间,从内到外都透着一股脂粉气息。
俞千二一愣,点头说道:“也对,你要是没点儿本事,也来不到这儿来。不过一人不事二主,那你愿不愿离开以前的师门,跟我这儿来呢?”
走了一段路程,生命的气息就变得浓郁起来,那种感觉就截然不同。
这香气让我精神一振,不再去想它前主人那美丽的容颜,而是盘腿坐在了床上,开始修行起来。
俞千二与那东西讲了几句话,它也不回答,只是用眼神与我们对视。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
一会儿之后,俞千二挥了挥手,它方才游开了去。
他都没有来得及跟我交代什么,居然就直接从窗户里跳了出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头巨大的夜鹰出现,展开双翅,然后载着他飞向了云层之上去。
我琢磨了一下,陆左教我的那一套,我不可能随意传授,虫虫教我的都是基础,别人也看不上,当下我能够拿得出手的,只有两样。
一直等到了天色大亮,有阳光穿过层层树叶照到了我的窗口来,我方才醒悟过来——得,这m•hetushu.com么巨大的一棵古树,现在可就由咱来做主了。
俞千二挠头说道:“要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传你本事啊,毕竟咱老俞家的手段到底也是祖传,胡乱给别人,也不太好啊……对了,这样子,你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本事,拿出来跟我交换,我传你一套青木乙罡,别的不说,至少在这林子里,行走无碍。”
我站在窗口,这儿是大树树干的某一处地方,左下方五米处有一根巨大的树枝,朝着前方伸出去。
原来这个地方这般凶狠啊,我还说怎么这么大的一片地盘没有人看守呢。
我的本事啊?
选择离开那一帮粗鲁而又阴谋重重的临湖狩猎队,简直是一件最正确的决定。
瞧见我浑身僵直,愣在原地的表情,俞千二轻描淡写地说道:“一条活了几百年的蛟,也就是一条大蛇而已,帮着我看守这棵树子,防范一些心怀不轨的人闯入——你也是运气好,估计是它太懒了,去睡觉,所以你们没有碰面。不过正好,要不然咱爷俩估计是没缘分见着了。”
您到底什么急事啊,火烧上房么?
这生命古树的顶端,不是有一片雷场么?
我低头一看,却见此物前端是金色鳞片,尾部却有些青褐色,看不出长短,乍一看有点儿像传说中的龙属,不过跟麻绳儿相比较起来,感觉却又少了几分意思,凶恶得很,一双目光有着地狱深渊一般的冰寒,让人不自觉就直打哆http://m.hetushu.com嗦。
我笑了笑,说蛟龙一事,倒是听过,却没见过,也算是开了眼界。
啊?
什么个情况,啥话儿也不说,把我扔这儿就跑了?
俞千二问我道:“对了,你来到这儿,什么目的呢?”
这时间不长不短,俞千二得意地对我说道:“这猴儿酒里面,蕴含着延年益寿的酵母和元素,经常喝,保准你长命;不过想要得到这些被它们是视之如性命的玩意儿,就必须跟这帮猴子打好交道,要不然,迎来的只能是仇恨和报复……”
带着猴儿酒,又背着一大堆从树上刚刚采下来新鲜的猴面包果,我们两人又回到了那棵巨大的生命古树之前来。
从黄泉归来,我一直都在忙碌,没有时间参悟那些至理法门,现在静下心来,又心无旁骛,自然得好生修行。
听到我是为了一个姑娘,而让自己变得强大,俞千二听到哈哈大笑,拍着自己的大腿说道:“你真是个痴情种子,难得……对了,你说想变得强大,老夫倒是有点儿把式,你愿不愿意拜在我门下学习?”
我睁开眼睛,不明所以地问道:“前辈,怎么了?”
我心想你怎么才问啊,我都等得着急了。
俞千二从随身的布袋里面掏出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药草来,有的直接扔进了浑浊的石臼之中,有的则交给了猴子们,还有一部分自己削成碎片,然后撒入池子里。
带着这样美妙的期盼入梦,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和图书然间被人给推醒了过来,迷迷糊糊间,瞧见俞千二一脸激动地对我说道:“嘿,嘿,陆言小兄弟,赶紧醒来。”
猴儿酒,就是这里酿造出来的。
两人重新回到了生命古树,从那个阴森的树洞里面进去。
那儿,能不能成就破败王者呢?
它以前的主人,叫做洛飞雨。
我朝着他拱手,说多谢。
我听不清楚,虚心问道:“前辈,怎么了?”
呃……
俞千二脸色有些不愉,说怎么了,你瞧不上老子这点儿破烂家当?
与俞千二房间的简单不同,这个房间里遍布着花朵和美丽的根雕,就连那古板的床,都被人弄成了镂空,雕刻着许多古怪又美丽的图案来。
我慌忙摆手,说不是,只不过我在外面拜过师父了,如果再拜的话,不知道是不是不太好?
除了带我过来看猴子,他还是过来收账的。
俞千二不屑地说道:“别提了,懒得很,它要是勤快一点儿,早一百年前就修成人形了,哪里像现在一样,癞皮狗一个?”
可是我能够干啥呢?
俞千二抚摸着自己不算长的颔下胡须,说道:“因为我救过它们大部分的性命,要不然你以为这些鬼刹猕猴会这般亲切?”
神剑引雷术杂毛小道说是茅山的掌门绝技,说都不能说,那么就这地煞陷阵了。
我瞧见那些猴子一副舍不得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说它们为什么会愿意给你呢?
他跟我达成协议,不过却并不着急履行,而是回到屋里,跟我www.hetushu.com又喝了一场,白酒喝完了,用猴儿酒来替,如此又喝得酒意熏熏。
鬼刹猕猴?
俞千二离开之后的三天里,我一直宅在树洞房间里,除了其中一次出去采摘猴面包果之外,都没有出去,静静地参悟着黄泉道上学到的所有东西。
如果我在这里待个一年半载,会不会有突飞猛进的变化啊?
我对地遁术十分偏爱,然而这玩意涉及到复杂的遁甲计算,十分费脑子,于是我又专心研究起了神剑引雷术来。
研究了许久,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寻思给破败王者引雷,心中突然一动。
他拧开上面的木塞子,让细长的酒液流入酒坛里面去。
而俞千二把我领到了离他房间不远的另一个地方来,指着这儿说道:“这里是以前那个丫头在我这儿时特意给她弄的,当时老子还寻思着弄套天王增玉功长长个子呢,还挺卖力的,没想到给人忽悠了,你就住这里吧。”
快靠近的时候,俞千二的眉头一皱,喃喃自语了一声。
想到这里,我又回到床上躺下,继续睡起了觉来。
那猴儿酒别看喝的时候酸甜爽口,不过到底也还是有一些酒劲的,特别是加了一些料。
我一直等到他的身影一直离开,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当下我把地煞陷阵的法门跟他简单形容了一下,俞千二拍手大笑,说这是奇门遁甲的绝学吧,没想到你还有涉猎这个,不错不错,挺好。
一是老道士传我的神剑引雷术,二是地魔没有传完的地煞陷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