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二十四章 撕破脸皮

龙云平静地说道:“相比于血肉屠夫的你,我更愿意陆言的话。”
而荆可则显得嚣张许多,哈哈大笑,说你们这帮多管闲事的家伙,懵了吧?
如此又走了一个多时辰,我们来到了一个狭窄的峡谷,我瞧见远处浮现出了一道白色影子来,心中一动,而这个时候,荆可也感觉到了危险,对我说道:“是那帮人,伏击我临湖一族的人,你小心,我……”
荆可冷笑,说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荆可说道:“这是族长的吩咐。”
荆可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听到这话,扭头过来,不耐烦地说道:“还有什么事?”
我点头说好吧,我知道了。
他身子一挺,目光环视,对着周遭的华族人说道:“陆言是临湖一族客人洛小北的仆人,也就是她的奴隶,目前洛小北在我临湖一族做客,临湖一族有责任保证她的财产安全,这也包括了她的奴隶,任何人胆敢挑衅临湖一族捍卫财产的权力,就意味着战争!”
我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意外,华族二老瞪圆了双眼,然后看着我说道:“陆言,你要相信华族,我们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我摇头,说没有。
我感受到了他身上浓重的杀意,不过这个时候龙云和龙砬两人一左一右,将我给护翼住,鹊老惊讶地说道:“哦,如此说来,陆言你在临湖并没有待几天咯?”
我却沉默了。
汤是茶汤,里面和*图*书煮着炮制简陋的茶叶,再加上一些炒香的胡米,用来缓解油脂的腻味。
听到我的讲解,虽然不知真假,但坨老和鹊老却也知道我是内行,慌忙喊来龙云,让他也帮忙记住。
他冷笑了起来,说临湖一族有一千种手段让你愿意,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够主动融入进来;消极怠工,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你说对不?
他冲着我喊了一声,我默默无语,冲着华族人摆了摆手,然后悄不作声地跟在了荆可的身后离开。
荆可带着尖锐的叫声跌落下去,我刚想动,身边突然有人低沉地威胁道:“别动!”
而这个时候,龙云却开口了:“陆言,等一等。”
说到遗憾,他们告诉我,说在这儿转了几天,就是没有瞧见传说中的猴面包林,着实遗憾。
即便是有了保证,但是荆可依旧全神戒备着,一直到离开华族人的营地几里路,方才放缓了脚步,回过头来看我,冷笑着说道:“恭喜你做出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因为如果你背叛了我们族群,落在你身体里的追魂蓝蜂针,就会刺入你的心脏,让你变成一具尸体。”
我依旧坚持,摇头说道:“不了,多谢各位仗义援手。”
面对着龙云的骄傲,荆可的脸色阴沉下来,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准备为他出头?”
听到荆可这郑重其事的话语,龙云陷入了沉默。
我没有说话,心中默默http://www•hetushu•com盘算着。
我摇头苦笑道:“那只是洛小北胡口乱说的,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我并不是洛小北的仆人,我们只是搭伴而行罢了……”
我心中盘算着,却是不动声色,坐在篝火旁,一边喝汤,一边吃着烤肉和干粮。
我这是在回答鹊老的话,而荆可则认为我是在否认他的合理性,当下就变得无比冷酷起来。
我不是任何族群的附庸,我就是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家伙既然不讲理,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辩解的,心中既气愤当初洛小北的擅作主张,又愤怒临湖一族的阴险狡诈,瞧见龙云的脸色阴晴不定,不由得呵呵一笑,说既然如此,那我便与你一起回去吧。
不过他该吃还是吃,而华族人好客,倒也不缺他的吃食。
荆可眉头一挑,然后说道:“哦,你的意思是,你选择了战争,对么?”
走!
我知道,一旦我开了口,无数的鲜血就将流下来,而即便是我获得了华族人的庇护,无非又是一个临湖一族而已,即便是多了几分自由。
我对华族人的印象不错,特别是坨老和鹊老,两位醉心于医术的老师傅实在可敬,我并不想因为我而给他们带来战争。
瞧见我手中圆滚滚的种子,鹊老愣了一下,立刻就激动了起来,颤抖着胡子说道:“这、这就是……”
华族人全部都望向了我,而在这些人的撑场下,我的胆www.hetushu.com气也充足了一点儿,不卑不亢地说道:“荆可,我只不过是在临湖一族待了三天,什么时候就成了临湖一族的人了?”
我说在这里待了几天,无意误入其中所得——猴面包树的种子很难植,不过这些是生命活力最旺盛的,经过祭祀和祝福,应该能够在你们那儿生根发芽;不过种植的时候,需要用酸度很高的液体将其鞣制,具体办法是……
华族人的干粮有点儿类似于馍馍,不过不是小麦这种精粮,吃起来有一些粗糙,不过他们对于这粮食的态度,远比那些香喷喷的烤肉重要得多,数量并不多,还得匀几个给我。
事实上生命古树附近的那一片猴面包林是一外来物种,它的孕育和诞生,其实是俞千二老爷子亲力亲为而出现的。
沉思了好一会儿,我冲着龙云和华族二老鞠躬,然后说道:“多谢大家拔刀相助,我还是想回去,跟临湖一族说清楚,会比较好一些。”
他话语还没有说完,足下一空,整个人居然就朝着地下某一处陷阱跌落而去。
比起临湖一族的饮食来说,还是华族人的更加合理一些,我一边吃,一边跟华族二老聊天,至于荆可,他则是一脸冷漠地在我旁边守着。
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陆大神医,也就是说,你觉得你不是临湖一族的人咯?”
这时坨老看向了我,对我说道:“他说的,果真如此?”
聊到了这一次来蝴蝶谷的收获http://m.hetushu.com,坨老和鹊老忍不住卖弄起来,将自己采摘的一堆灵药拿出来,跟我交流,说这药是治疗某种病症的,那个药是治疗某种伤病的,滔滔不绝,十分欣慰。
我点头,说道:“这就是猴面包树的种子。”
我一听,便不动声色地从乾坤袋中摸出了之前留着的猴面包果种子,留了三颗,其余的全部都拿到了二老的面前来。
他铿锵有力地说着,环视一周,最终目光落到了华族人为首的龙云身上,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么,战争,你准备好了么?”
说完诸般需要注意的事项,我将这些种子交给了二老,两人一阵激动,那鹊老忍不住说道:“陆言,你的知识如此渊博,就好像是上天派下来的神使——我族也有如你一般的人,你若是有意愿,不如去我族交流一阵子,也指导指导我们的种植……”
鹊老虔诚地伸出手来,拿了一颗,仔细地打量种子表面的光泽,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荆可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我,厉声说道:“当洛小北介绍你是她的仆人之时,你反对了么?”
既然撕破了脸,我便没有再多犹豫,而是开口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龙云也开口说道:“陆言,你不必担心太多,临湖一族这条恶狼,是没有胆量挑战猛虎的。”
听到鹊老的邀约,我的心中狂跳,正想回答,阴魂不散的荆可却插话说道:“陆言是我们临湖一族的人,他的一切举动,都需要遵从族www.hetushu.com长的意愿。”
我礼貌地将盛汤的瓢放下,然后向坨老和鹊老点头致意,起身准备离开。
荆可想了想,说道:“族中缺少医师,所以必须把你留住。”
啊……
众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都汇聚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没有再说话,而荆可带着我继续朝着林子深处找寻而去,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再一次提醒你,不要轻举妄动,我不想带着一具尸体回去。”
龙云看了二老一眼,然后说道:“我尊重陆言的个人意愿。”
华族人瞧见我这般,都摇头叹气,龙云对我说道:“既然你坚持,那我们无话可说,不过还是多谢你的慷慨赠予,华族永远都欠你一份情义。”
这话儿说得硬邦邦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冷了下来。
我点了点头,说对。
如同洛小北所说的一样,这儿并不是我的世界,总有一天,我会离去的。
我问:“为什么?”
我把从俞千二老爷子那儿学到的知识,跟他们讲解起来。
而坨老也显得十分激动,他看着我说道:“这些种子,你是在哪里发现的?”
我说我如果不愿意呢?
龙源镇定自若地说道:“战争不战争,不是你一个小小的武士就能够说了算的,也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不过我可以跟你坦然地说一句话,在这一片土地里,我们华族的一万雄兵,绝对不怕任何威胁,包括你的战争。”
我这话儿一说出来,荆可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细碎得宛如碎玻璃渣一般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