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二十七章 洛山魅灵

不为别的,主要是这雷击木实在是太过于珍贵了。
不但如此,我的经脉几乎被扩展了几倍以上。
所谓经脉,其实就是运行气劲的通道,无论是对于修行,还是对于发功拼斗,意义都是非常重大的。
蚩老爷子见挤不出汁液了,便将这玩意丢进了熬着龙血藤的瓦罐里面去,然后哈哈一笑,说你当真是妇人之仁,你以为这是什么东西?
我不敢大声喧哗,只是低声问安,说这洛山魅到底是什么?
我之前一人独享,心中就愧疚不已,此刻自然不能再那般,于是邀安一起喝,安犹豫了一下,也给自己接了一碗,正要尝一下,这个时候却传来了蚩老爷子的声音:“不可!”
安瞧见我这般说,笑容更盛了,问我说你饿了么,我们这里有肉干,不过不好吃。
蚩老爷子走到篝火跟前来,夺过安手中的泥碗,说道:“你的体质特殊,自有出路,无需这等虎狼之药来培根固体,虚不受补,反而平添祸害。”
这药汤倒在泥碗之中,也呈现出金黄的颜色,而且还带着浓香,连安都忍不住吞咽口水。
而现在,尽管没有尝试,但是我的心中信心倍增,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力量,就算是荆可在我面前,也无畏的心情。
这个时候,我终于感觉到那个洛山魅,应该不是什么简单东西了。
我伸手,把塑料包装给扯开,递到了她的面前,安无师自通地接过来,放在嘴里,含www.hetushu.com了一下,双眼完成了月牙儿,冲我使劲儿点头说道:“甜,好甜!”
我在想,如果有可能,她的身上,真的不应该承担那么多的东西。
我瞧见这东西跟活物一样,心中有些不忍,说老爷子,这玩意好像都成了精,生养不易,何必夺它性命呢?
破败王者有刀鞘,还是虫虫帮我做的,不过材质一般,我按照原来的刀鞘规划了一下,然后开始在雷击木上面定其型来。
我这般折腾了一上午,那汤都熬好了,吃得一嘴零食的安没有忘记给我倒药。
他举起碗,一口饮尽,又将瓦罐里剩下的弄出来,我瞧见他不是客气,便与他分食一空。
别看这玩意挺大的,不过拧下来,等了好久,才有七滴。
洛山魅对我来说,宛如琼浆玉液,我浑身精力充沛,自然不会饥饿,不过瞧见安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我心中一动,连忙从乾坤囊中掏出一大堆的好东西来,什么巧克力、糖果、饼干、能量棒、碳酸饮料以及速冻食品,林林种种一大堆,每样都拿了一点儿出来。
呃……
我赶忙坐下,蚩老爷子也席地而坐,瞧见我身边的雷击木,双目瞪圆,指着这个说道:“这可是那生命古树之上的东西?”
我原本雕刻的时候,心思单纯,往往能够一挥而就,不过现在倒是有些犹豫。
蚩老爷子嘿然说道:“这东西叫做洛山魅,又叫做林子死http://m.hetushu.com,它可不是你想象的人参娃娃,比那玩意金贵得多。”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经脉的容量不断地被扩大,不知道过了多久,最终汇聚在丹田之中来。
我听到,点了点头,内视一番,发现先前被荆可伤得一片狼藉的身体,居然修复了大半。
我说我哪里知道?
瞧见她的笑容,我那种愧疚的心情终于缓解了一些,说道:“喜欢吃就多吃点,这里还有巧克力,挺好吃的。”
不但如此,它还真的如同蚩老爷子所说的一般挥发,淡淡的金色雾气朝着上方腾然而起。
我擦咧,还是活的?
这样的材料,绝对是极品,我也没有脸再跟俞千二老爷子要第二块,如果稍微有一些差池,必然是大遗憾,所以一直在心中模拟着,却迟迟不曾动手。
安告诉我,说她爷爷刚才给我导引,有些精疲力竭,刚刚过去睡了,临了还吩咐她,说等那洛山魅熬够了时辰,记得拿给我喝,用来稳固根基。
此物一入喉咙,顿时就顺着肠道往下滑落,一直滚到了胃部,然后在胃液的侵蚀下分散,而就是这一下,我感觉到身体里就好像有炸药一般,陡然扩散开来,热力一瞬间充斥在了我的全身,我忍不住一声大叫:“啊……”
蚩老爷子一挥手,说无需多礼,老夫谢你,你谢老夫,谢来谢去,几多尴尬?坐,咱爷俩好好聊一聊。
我的脑子乱糟糟的,浑身发热,整m•hetushu•com个人都懵圈了,还是那股清凉的气息引导下,将这股宛如火山爆发、洪水倾泻的连给导引出来,将我全身正奇诸多经脉都给冲击几遍。
听到她的话语,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推辞吧又太假了,而且还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不如豁达接受。
我转身,慌忙站起来,朝着刚刚醒来的蚩老爷子躬身说道:“您醒了?”
与安交流了一会儿,我又问起了山洞的情况,安告诉我,说这山洞是他爷爷特地选的,隐藏得很巧妙,不会有危险的。
说罢,安慌忙将我给她的东西都收起来,所幸的是蚩老爷子并没有阻拦。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着一个香草味的棒棒糖,说道:“这是……”
汤药下肚,感觉那股燥热顿时间得到平衡,身体舒服许多,慌忙朝蚩老爷子拱手说道:“陆言得老爷子垂怜,赏赐如此珍贵的灵药,实在是有愧啊……”
听到她这么说,我也绝了出去瞧一下的想法,左右无聊,也不想再睡了,便拿出了那根雷击木来,然后拿起于南南送我的刻刀,开始琢磨起如何给破败王者做刀鞘的事情来。
我听蚩老爷子这般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却笑了,说安是童女,受不得这虎狼之药,你我不同,趁热,咱们分了吧。
这人参一般的东西被扭成了两半,似乎还有一声惨叫发出,然后便再无生息,而断口处则有金黄色的液体滴落下来。
安摇头,说这我就http://m•hetushu•com不知道了,不过我知道蝴蝶谷附近有好几片黑森林莫名就是枯萎了,变成死地,方圆上百里都不长草,传闻就是这东西惹的祸患,有好多部族的人去抓它,都没有抓到,没想到却给我爷爷逮到了,你说巧不巧?
安瞧见我变戏法一般地弄出这么多东西,一双大眼睛顿时就瞪得更大了,看着这些花花绿绿的包装,眸子里满是流光溢彩。
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说虽然受之有愧,不过也没有后悔药吃,等你爷爷醒了,我再当面谢他。
我轻声问道:“你爷爷呢?”
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安略有些羡慕地对我说道:“陆大哥,这洛山魅可是传说中的东西,我听妈妈说它原本是一种菌类,生长在特别有灵气的树木之上,然后抽取它身上的灵气,枯萎之后,再抽一棵,到后来长大了,就一片林子一片林子地抽取,所以叫做‘林子死’,听说它最后会变成旱魃,一出现便是赤地千里,十分恐怖……”
我接过来,瞧见那七滴金黄色的液体就如同水银一般,在碗底里滴溜溜直转,彼此还不相融。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整个脑子一片清明,睁开了眼睛来,瞧见左右无人,回过头去,方才瞧见安蹑手蹑脚地从洞子深处走了过来。
安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思,委屈地低头,说道:“哦……”
这玩意对身体的确是有奇效,我当时若是不那么着急,www.hetushu.com留几滴给安,或者身上还有伤的蚩老爷子就好了。
好在蚩老爷子早有准备,把我喝过的泥碗准备妥当,将这金黄色的汁液滴入其中。
我一听,知道这东西其实挺凶恶的,比蝗灾还恐怖,不过也是十分珍贵,有些不好意思,说早知道是这般贵重的东西,我就不该全部喝了。
我之前降服聚血蛊的时候被扩展过一次,那是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不但修行时事半功倍,而且与人拼斗的时候,气劲绵长不说,骤然之间发出的力量也是倍增。
轰!
我满心诧异,还待仔细观察呢,结果蚩老爷子根本就没有给我什么机会,两手交错,直接将这玩意就给一扭,扯成了两半去。
安这个时候,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孩子般,快乐童真,让我一下子就忘记了当初见到她时的凄惨。
我心中懊恼,而安却露出了真诚地笑容来:“你之前从临湖老巫婆手里把我救出来,昨天又拼了命救我,这恩情比天还高,洛山魅就算是再珍贵,也比不过这恩情的。”
他说着,将泥碗递到了我的手上,说这东西是洛山魅的精髓之处,一遇空气,灵气就会消耗,你受了重伤,身子虚,先别多说,服入肚中,我替你推拿。
我不敢耽误,张开嘴,将这七滴液体倒入嘴中。
我诧异,说旱魃不是僵尸么,怎么会是菌类呢?
就在我感觉浑身膨胀,整个脑子都要炸掉的时候,一对手掌按在了我的后背处,有一股清凉的气息从上面传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