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二十九章 各有手段

听到我的话,蚩老爷子不由得一愣,刚想要追问,只听到洞口处传来一声巨震,也没有再来得及,拖着我,把我往泥洞里面塞,低声喊道:“不管发生了什么,先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苦笑,说可是我身体里有这追魂蓝蜂针,他们终究还是会找过来的。
蝴蝶谷很大,它类似于一个大盆地,往南方走了足足四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一片沼泽区。
蚩老爷子点头,说对,临湖一族那帮人,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七八个人,虽然都是彪悍之辈,而且还有蒯梦云这般的高手,不过在这沼泽地里,很多事情都是不能以常理推断的,只要给我布置陷阱,未必不能将其降服。
他们若是敢,那我就配合着那头金蛟重创他们,而若是不敢,我就蹲在生命古树里面。
蚩老爷子的办法很简单,让我作为诱饵引敌,至于对付那帮家伙的手段,除了他的种种陷阱之外,他还会请来一位外援,也就是他之前所提起的三足金蟾。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事儿的事情,只有到时候再随机应变了。
此物乃洪荒异兽,虽生三足,却行走如飞,背背北斗七星,嘴衔两串铜钱,头顶太极两仪,乃推演天道之神物。
狡兔三窟,而即便是一个洞子,也时刻备着一个逃生通道。
跟我讲完了这计划之后,蚩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我这把老骨头,这几天恐怕动不得,安又年幼http://m.hetushu.com,只怕得劳烦你了。”
我说两天之后,那又怎么办呢?不如我自己离开,把他们引开去?
其实说句实话,倘若不是蚩老爷子受了伤,我甚至想要以身犯险,直接跑到生命古树那边去,一来是引开这些人,让蚩老爷子和安解放出来,再一个就是看看那帮人有没有胆量闯入里面去。
而这个时候,我也知道荆可那块能够防邪避祸的玉符,落在了安的身上。
听到他的话,我点了点头,说对,安还是得在自己的族群里生活长大,不能在这山林野外流浪。
走了几百米,蚩老爷子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对我喊道:“错了错了,走错路了,应该朝那边走。”
我并不愚蠢,一听就明白了,说你是指让我做诱饵,把他们给引进来?
而这个时候,蚩老爷子将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好久,对我说道:“他们好快,居然就来了。”
一路上我们经历了无数折磨,不过好在都有蚩老爷子的指点,倒也是有惊无险。
蚩老爷子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起,这个玩意,感应最远是百里?”
蚩老爷子说道:“去南方沼泽地,那边有一头三足金蟾,毒性最烈,我们不怕,临湖一族的人却怕得要死。我们暂时在那里躲避一阵,免得被追上——现在咱们可打不过那一大帮人。”
对于这事儿,我责无旁贷,不过还是小心和_图_书提起了洛小北的事情。
三人匆匆而走,没一会儿,我瞧见蚩老爷子的脚步有些沉重,不由分说,直接将他给背在了背上,然后说道:“您指路,我跑腿。”
对于临湖一族的到来,以及蚩老爷子的遇袭,我感到十分的抱歉。
我不由分说,带着他往前走。
我使劲儿点头说道:“老爷子你但有要求,我无不从之。”
本来我的心中就是满怀愧疚,现在也只能尽己所能地弥补了。
只要不惹那帮霸王蝾螈,我还真的不怕什么。
蚩老爷子没有再卖关子,而是开口说道:“事情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四个字,引君入瓮而已。”
如此一路疾奔,倒是把那帮家伙给甩在了身后。
我将我与荆可之间的斗争讲出,完毕之后,十分难过地说道:“我本以为荆可已经死了,这东西就不会给我带来麻烦,没想到那帮家伙也有人可以感应到这玩意,并且还害得你被伏击,真的是对不起……”
就是这样的谨慎,使得蚩老爷子能够在这凶险处处的死亡蝴蝶谷活下来,也使得他之前伏击临湖一族狩猎队的行为屡屡得逞。
我心想这速度,莫非与洛小北相关?
不过他对于临湖一族的家伙还是保持了极大的警惕之心,即便是到了这里,还是没有放松,而是带着我深入沼泽之地,朝着深处进发。
蚩老爷子双眼一瞪,说你自己离开?你人生地不熟,能到哪儿去?上天么?和图书
尽管我与她不和,但终究还是不想与她为敌,生死相杀。
蚩老爷子一拍大腿,说那我们就逃到百里开外去,看他们还能够怎么找?
说完这个,我又好奇起来,说那如何解决这部分人呢?
我跟在安的身后,大概爬了一百多米,就闻到了清新的空气。
经过一阵狂奔,他身上的青色之气也消解得差不多了,不过安还是有些担心,说爷爷我们去哪儿?
然而蚩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我可不敢胡乱离开,要万一后面出了什么事情,我真的是不知道如何赔偿。
那土洞子跟先前一样,都有着一些简陋的用具,想必也是蚩老爷子在这儿的根据地之一,我们落脚之后,我有些担忧地问道:“老爷子,虽然这瘴气和沼泽地挺麻烦的,不过未必能够难得住那帮家伙啊?”
这心计,当真是让人感慨“姜是老的辣”。
听到我说完全过程,那蚩老爷子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道:“我以为是啥子呢,原来是后这个,不要紧,我还受得住。”
这东西十分厉害,不过蚩老爷子却知道它的爱好,在陷阱处提前放着几种草药,然后将其引入附近来,待来人了,燃香勾引,到时候我涂上那蛤蟆厌恶之物,自然就会对其余人进行攻击了。
我连忙一阵感谢。
说句实话,胆小一点儿的人,别说靠近,看见一眼,就给吓晕了过去。
这些沼泽区的旁边有密密麻麻的桃树林,而树木与树木之间hetushu.com,有着厚厚的落叶累积,这里面有的是千百年来淤积的烂泥,有的则是孔洞的陷阱,还有大片大片的瘴气,那林子里静悄悄的,鬼影子都没有一个,生机全无。
蚩老爷子微微一笑,说当然是解决完这帮麻烦,我们再离开——当初腾部落被灭亡的时候,逃走了两成族人,这些人东逃西散,最后在华族聚居地的西北山林里落脚扎根了下来,是我一个堂兄弟在统领,之前还联络过我,不过我一脑门子仇恨,没有理他们。现在想想,别的不说,光是为了安,我还是得回归。
一直走到了沼泽边的时候,我才感觉没有人再追过来。
我心想着这七八人里面,会不会有洛小北?
这沼泽地一眼望过去,就好像是带着浅浅水塘的草原一般,但是里面确实危机四伏,不但有着漩涡、深坑、泥潭、暗流等各种地形上面的陷阱,而且还有蜈蚣、蚂蝗、吸血虫以及呜呜泱泱的飞蜢子,不但如此,有的水潭之中,看着平静无比,却会突然间传出一条鳄鱼来,着实是吓人得紧。
我点头,说对。
此事商定,蚩老爷子拖着残躯开始忙碌起来,又是准备陷阱,又是采摘草药,如此一直到了第二天傍晚时分,方才弄完。
听到我的话语,老爷子说道:“如果不是临湖一族之人,倒也不应该随之死去,到时候我给你一份药水,你洒她身上便可。”
蚩老爷子咧嘴笑道:“说起来也简单,不过需要你的和_图_书配合才行。”
但是蚩老爷子对这里却是十分熟悉,老马识途,领着我们深入了十几里地,方才在一处小山包后面的地洞子里歇脚。
蚩老爷子大声嚷嚷:“放下我,又不是半截身子入土,弄这个干嘛?”
不过这些对于蚩老爷子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掏出了一种类似于清凉油的膏药来,给我们的鼻尖抹了抹,然后给我指路,一路穿林而去。
而当我们陆续爬出了山坡的背阴地时,蚩老爷子回过头来,手拽住了某一根粗绳子,猛然一拽,这条路居然也垮塌了下来。
一路过来就她福大命大,我反倒是好几次落入了鳄鱼之口。
这一点蚩老爷子也给予了肯定。
我苦笑,说您若是想要把我给卖了,又何必将洛山魅那般珍惜的东西浪费在我的身上呢?
当下也来不及多解释,我匆匆离开了洞子,来到不远处的草地前,刚刚停下,远方就掠过一道黑影来,冲着我喊道:“姓陆的,可算找到你了!”
蚩老爷子笑了,说拦是肯定拦不住的,不过多少也能够消耗一点儿他们的时间,多的不说,两天总是有的。
我先是一喜,然后又有些忧愁,说这帮人一直穷追不舍,哪里能够把他们甩开百里去?
蚩老爷子哈哈笑,说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
此事因我而起,是我给这对爷孙带来了厄运。
毁去了这泥洞,蚩老爷子带着我们朝南一阵狂奔,一边跑,一边问我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