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三十二章 临死托孤

我重新折回来的时候,安没有再哭了,蚩老爷子的离世让她变得坚强起来,她收拾好了行李,然后跟我说,她爷爷之前跟她谈过后事,如果在这里死了,就埋在沼泽深处,让他一直守在死亡蝴蝶谷里吧。
啊……
我一骨碌爬起来,然后朝着左前方跑了过去。
所幸的一点在于,能够感受并且控制蜂针的人只有荆可一个,蒯梦云似乎有些可能,但并不完全。
这个女孩,开始变得坚强起来。
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如果是那样,说不定我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当我用泥土将蚩老爷子给掩埋的时候,她都没有再哭。
后来安提出弄一棵小树在这儿种下,免得以后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埋在了哪里。
没有毒雾。
蚩老爷子放心了,努力地说话:“我现在是不行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乖孙女。本想着此事已了,我带她回到藤族残部去,但是没机会了。你能帮我么?”
我用衣服将蚩老爷子包裹,然后将其放入坑中。
我说老爷子你救了我性命,又给了我洛山魅这般珍贵的天材地宝,陆言都还来不及涌泉相报,但有所托,无不应允。
我将手指放在了他的鼻翼之下,发现蚩老爷子已经去了,而他的嘴角处,却含着淡淡的笑容。
老爷子转过头来,看着安,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安的眼眶又有泪水流下,哭着喊道:“爷爷,你不要离开我……”
我吓瘫了,一www.hetushu.com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不敢动弹。
安使劲儿点头,一边哭,一边说道:“我记住了,记住了!”
然而我最终还是不敢。
交待完这些,蚩老爷子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个时候,生机也在飞速离他而去,他轻轻叹道:“想我蚩隆,一生拼搏,与无数同族竞争拼斗,终于坐上了大长老的位置,却没想到又面临着亡族之祸。行尸走肉两载有余,如今不但见到了我的乖孙女,而且杀了二十多号仇敌,又将越素娘给杀了,还捎带着临湖一族两条幼狼,赚了,赚了——哈哈哈,此生无憾啊,无憾……”
是安,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洞穴里跑了出来,此刻正抱着蚩老爷子在痛哭呢。
啊?
我经过一开始的慌张,现在反倒是平静了下来。
我不得而知,不过还是在树洞了歇了一晚,然后在次日清晨的时候离开。
蚩老爷子伸手,抓着安的小手儿,艰难地说道:“孩子,你虽然是我蚩隆的孙女,不过并非凡种,当初你娘生你时,梦见有青鸾天人投胎,我一直觉得,我藤族再次崛起的希望,就落在你的身上了,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只要找到那宝藏,和内心的门,你就能够成为璀璨的星空。”
我已然能够感受到蜂针的存在,之前荆可发动它刺向我心脏,显形之后,被小红给紧紧包裹,然而我刚才与那祭祀长老拼命时唤出和图书了小红,使得这玩意再一次失去了踪影,泥沉大海。
好。
这些都是灵性很高的生灵,并没有一上来就对我攻击,而是等待了一会儿,然后有一个留着长眉毛的老猴子被人簇拥着走了过来。
小红也有它的限制,我感觉到,自己每做一回梦,它就会强上一点儿,不过也是有极限的,如果是控制那花斑巨虎,它还算是游刃有余,那么控制这恐怖的三足金蟾,就显得有些太过于草率了。
临湖一族很可能会回到这个地方来,留一个墓碑,实在是太惹人注意。
我没有再管这厮,而是跑回了蚩老爷子的跟前来,瞧见他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出,有的甚至凝结成块,顿时就慌了,说老爷子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将蚩老爷子给埋葬了去,我本来想给他立一个墓碑,木头都准备好了,然而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非金非石的牌子来,上面雕绘着各种毒虫。
我是个男人,即便是面对生老病死这事儿,也得稳得下来,难不成让安去承受这一切?
安一听,顿时就慌了,嚎啕大哭,说爷爷你不可以死,你死了,安儿可怎么办?
蚩老爷子吐完了血,感觉舒服了一些,呼吸也显得平滑了许多,这才拉着我,说道:“陆言,你别翻了,我已经不行了,趁我意识还算清楚,听我交代几句,行不行?”
它后腿一发力,整个身子就像炮弹一般飞出了去。
http://www.hetushu.com我从乾坤袋中将所有的药物都翻了出来,寻思着什么可以救人,这个时候,胳膊却被一粗糙的手掌给抓住了。
就在我为自己死里逃生而欣慰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喊声:“爷爷……”
所以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很容易的离开了沼泽地,越过了桃林,一路走,我们回到了生命古树这儿来。
刚才我如果妄动的话,说不定也和那祭祀长老一般,都被吞进那大蛤蟆的肚子里去了。
我一听,就知道刚才蒯梦云与蚩老爷子的战斗中,那孙子肯定是下了重手,回过头,冲到了僵直倒地的蒯梦云身边,猛然一脚踢过去,瞧见他已然全无生息,翻滚之间,一张脸呈现出紫黑色,显然是中毒而死。
我离开之前,在洞里留下了雷击木和字条,将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跟俞千二留了言,说明清楚。
当然,树洞里空无一人,显然是俞千二并没有回来。
我郑重其事地点头,说可以。
我接过来,说陆言就算是拼死,也会将安护送到那儿的。
我让安抱着我,大哭了一场。
许久之后,当她的情绪稳定下来,我方才起身,巡视周遭,发现那边的陷阱处倒卧着几具尸体,不过却没有洛小北的。
我点头,说好,于是带着安来到了离那儿很远的一块干地前,然后用破败王者挖出了一个坑来。
我睁大着眼睛,跟这头丑陋的三足金蟾互瞪,这大眼瞪小眼,维持了许久,那和图书家伙突然张开了嘴巴,叫了一声:“呱!”
我同意了她的提议,然后迁移了一棵小桃树,在坟边种下。
她失去了父亲,又失去了母亲,刚刚与爷爷见面,结果又失去了自己的爷爷。
我:“呱呱呱……”
除此之外,我的身体基本无恙。
我认真打量了一下蚩老爷子,发现他脸色苍白,虽然此刻浮现出一抹红润,不过应该也是回光返照了,便没有在拖时间,点头说道:“蚩老爷子,你说,我听。”
我又去了附近的那片猴面包树林,跟安讨要了那一块带着荆可鲜血的玉符,摆放在了地上。
这三足金蟾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是杂毛小道当初祭出那小青龙麻绳儿一般,有着一种让人恐惧的力量存在。
如蚩老爷子跟我说的一般,人,要无愧于心。
看得出来,她最终还是听信了我的话语,选择离开了去。
安嚎啕大哭起来,哭声让人流泪。
安直勾勾地望着我,而我则忍不住心中的悲恸,眼角滑过眼泪,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你爷爷走了……”
我瞧见它依旧瞪着我,心中犹豫了一下,也学着叫了一声:“呱……”
将这牌子递给了我,他然后说道:“这牌子,是我的身份见证,你找到我堂弟蚩野,把它和安交给他,我的族人会善待安的。”
其实刚才在某一瞬间,我有想过让小红附着在它的身上,将其操控。
一路没有任何阻拦。
摧枯拉朽,这就是我对它的印象。
这使得和图书它没有能够成为我的心头刺,随时给我一下。
泪水已经流尽了。
蚩老爷子此刻已经是只剩下一口气了,勉强说道:“年轻人,真狠啊!”
蚩老爷子、安和安的奶奶,三个木像,是安留在这里的墓葬品,也是她的心意。
它走了,留下一堆难闻的恶臭,不带走一片云彩。
弄完了这一切,时间已经过了许久,而这过程中,小红一直在外面飘着,大部分时间都在刚才那头三足金蟾待过的地方,吸食里面的毒性。
这决定,救了她一条性命。
飕……
蚩老爷子欣赏地点了点头,说陆言,我可以信任你么?
说着话,这声音缓缓低沉,到了后来,竟然再无声息。
它是这儿的首领。
蚩老爷子跟安说了许多关于蝴蝶死亡谷的事情,而安的记忆十分神奇,几乎分毫无错。
一人一大蛤蟆,像傻子一样呱呱乱叫,如此几个来回之后,它终于回转过身来,一脚踩碎了祭祀长老的脑袋,然后舌头一卷,将这让人畏惧的家伙给吞入口中。
没一会儿,那些三手猴子就汇聚而来。
强忍着被霸王蝾螈攻击的危险,我带着安回到了原来的树洞屋子里。
安把我之前给蚩老爷子雕刻的木像,全部都留在了墓穴之中。
三足金蟾瞪着我,开口:“呱呱呱……”
很快,我就跑到了两人的跟前来,单膝跪地,看着一脸血污的蚩老爷子,心中一痛,慌忙喊道:“老爷子,你怎么了?”
我坐在地上,一边呼气,一边内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