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三十四章 华族饮宴

胖子龙不落叶说对,若是能够成林,这可是造福一方的大好事,先生将是华族永远的朋友。
龙云跟我介绍这些地方,充满了自豪,因为这是整个一片地区最大的交易集散地,各个部族的商人都会来到这个地方进行贩卖和采买,有着荒域罕见的规则和繁华。
我有些疑惑,问龙云华族这儿,为什么没有围墙,难道不怕野兽么?
众人来到桌前落座,这酒桌不是,与临湖一族一般,都是坐榻,不过私底下喝酒,没有那么多规矩,我瞧见其余几人都随意而坐,便也没有如日本人一样跪坐着。
姜长老别看像个老农一般,眼神却十分深邃,一把抓着我的手,豪爽地笑道:“我都听说了,龙云他们这回带来那猴面包树的种子,可是你提供的,而且诸般培植之法,都有说明,过几日我们就种下了,希望陆先生你能够在场指导啊。”
龙云派过来的人叫做燕南,很不错的名字,是龙云麾下的小将,不过因为实力不够,所以才没有能够参加这一次的出行。
龙云说大家且入席,我们坐下聊吧。
吃饭的地方叫做得胜楼,居然有三层楼,而我在燕南的引荐下,径直来到了三楼的一处雅间,刚刚进入房间,坐下没多久,走廊处便传来了脚步声。
看得出来,作为地区最大的部落,华族还是有许多值得借鉴和发扬的地方。
这样的宅子,如果是在北京二环之内,自然是价值连城,但在这华和_图_书族之地,也就一破落四合院而已。
望山跑死马,这话儿也同样适合宽阔得一望无际的平原。
我知道今夜要喝酒,也没有强求,吩咐安早些歇息,明天我就送她回去。
我接过名帖,的确是龙云的笔迹,便让来人稍等,而我则来到安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华族二老的医馆挺大的,里面的人也多,有仆人,也有二十多个白衣徒弟,坨老和鹊老的回归,使得众人都汇聚一堂。
而且这酒也不算珍贵,至少像他们这些高层都能够随意消费得起,并不用族长赏赐。
另外外围还有华族组织的巡逻队在巡视,时刻防范野兽,以及各族冲突,所以在安全上面,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们前往的地方,并不是乱糟糟的东集,而是华族内部自己的商业区,与之对应,叫做西集。
当真是一个野蛮生长的地方啊。
我们走在一条修好的大道上面,不断有扛着锄头的农人晚归,他们大都认识坨老和鹊老,纷纷上前来招呼,不过又不敢太过于接近,只是听到华族二老的回应之后,就喜滋滋地让开路来,让我们先行离开。
不过说句实话,对我来说,这儿顶多也就算是一个大乡镇赶集的地方而已。
又或者是之前离队的龙砬跟那些华族的人打过招呼了吧。
不过祸兮福所倚,还好他没去,要不然说不定性命就留在了那死亡蝴蝶谷里。
听到他自信的回答,我便没有hetushu.com再多问。
虽然不明,不过他还是挥手应允。
特别是酒,可比临湖一族那种寡淡无味的发酵酒好上许多,应该是采用蒸馏方法弄出来的。
实在是没有什么稀奇的。
听到这话儿,安的脸色又灰暗下来,说道:“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
藤族被临湖一族灭了之后,残部十分谨慎,藏于山林之中,罕有露面,我正为这事儿发愁呢,听到他的话语,不由得大喜,说如此最好了。
就这样,我们穿过了最为热闹的东集,然后一路穿街过巷,来到了湖边的一处建筑群,那儿便是二老的医馆,而龙云则带着另外两人去部族复命,先行离开了。
除了龙云,还来了两人,一个满脸沟壑、双手粗糙的佝偻老者,一个一脸福相、喜气洋洋的中年胖子,龙云帮我引荐,说这位佝偻老者是华族负责农业的农桑长老姜熠,而那位满脸笑容的中年胖子则是族长的弟弟,负责全面商贸的龙不落。
这二老离家许久,自然会有许多事情要交代,而且他们也是疲惫不已了,便让人带着我们去了客房。
安又是期盼,又是纠结,回屋子里收拾了起来。
顺着大路往里走,渐渐的农田就少了,而两边的屋子也多了起来,与临湖一族差不多,都是外围的房屋矮小破落,而越往里走,那建筑的格局和用料就会越来越讲究,我甚至还能够瞧见聚集地中心处,有一座十来层的高塔屹立。
我和和_图_书燕南赶忙站起来,那雅间没门,只有帘子,这时有人挑了帘子进来,却正是邀我前来的龙云。
入席之后,一摇铃,立刻有人过来上菜,菜食倒是与临湖差不多,不过蔬菜和主食多一些,还有茶汤和酒。
龙云微笑着告诉我,说华族聚集地的百里范围内,大的猛兽都已经被清理赶紧了,至于些许野猪和土狼,并不会让华族人太过于为难,说不定还能够捡一顿吃食呢。
坨老和鹊老也劝我,说别的不去,就在他的医馆里安歇便是了,何必多言?
我叹了一口气,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没事,明天我就送你回藤族去,在那儿,你一定能够找到自己的家。”
离开医馆之前,我还让人知会了华族二老一声,得知两位长者正在药房呢,便也不再打扰,自行离开。
对于今夜的住宿,我说要不然我们就在那客栈里面住一夜算了,免得麻烦诸位,龙云连忙摆手,说这客栈好的房间,贵得吓死人,差一点儿的房间,十几人的大通铺,臭烘烘不说,打屁磨牙的声音你受得了,安姑娘也受不住。
在华族这儿的地界,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包容,我们这一路过来,还带着那头斑斓巨虎,然而除了惹人注目之外,居然没有人过来拦截。
说是客房,其实是一个临湖的小院子,北面的窗户,便能够瞧见波澜如海一般的平静大湖,仆人跟我们交代了一番,被我们请离开之后,安满是新鲜地四处乱和-图-书晃,院子里的每一个房间都跑了个遍,然后回来告诉我,说早就听说华族富甲一方,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般好的房子。
我在屋子里坐了没多久,便有人找了过来,递了名帖给我,说龙云统领在酒家备了餐,准备邀请我过去,以尽地主之谊,因为身上还有点儿事情,需要跟部族那边交流,所以便让他过来带我。
与安告别之后,我随着那人一起离开。
不过这里的一切,包括桌椅板凳和床榻,对于安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爱不释手,我瞧见她的模样,忍不住逗她,说要不然你就住在这里吧,两位爷爷也不会赶你走的。
大家刚刚认识,酒是最好的交际物,几杯浊酒下肚,气血升起,人便开始多话起来,几人开始闲聊,气氛渐渐融洽,而正在此时,门外伺候的燕南突然出声报道:“不落长老,无悔长老在旁边饮宴,听说您在宴请贵客,乃异域人士,便带友人过来一见。”
龙云跟我介绍,说这儿叫做东集,是各族前来华族这里进行贸易交换的区域。
我们从清晨出发,一直到了傍晚,方才来到华族的边际,在这儿,我瞧见了大片大片的农田,阡陌相通,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这边答应,那帘子一挑,进来两人,一人与龙不落相似,不过却瘦了一些,而另外一人,竟然是一副西装革履的打扮,黑西装白衬衫,显得十分俊朗帅气。
因为是一个通商口岸,所以东集显得特别的繁华,各种各和_图_书样的商品琳琅满目,有皮毛、兽肉、肉干、粮食、特产、工艺品,还有许多千奇百怪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有的是地摊,有的则是店铺,讨价还价的声音特别热闹。
经过十多天的旅程,安悲伤的心情消减了许多,小孩子的心性又浮现出来,听到她这话,我就忍不住想笑。
众人见面,那男子微笑道:“在下尚晴天,见过各位。”
我甚至还能够瞧见有挂着招牌的客栈,和女人挥着手绢招揽生意的窑子……
听到是在五天之后的农时节,我便放心了,说我明日可能有事需要离开,到时候尽量赶回来。
龙不落点头,说我们已经听龙云说过了,陆先生的情义,当真是感人,目前藤族也有人在我们部落,回头我们找过来,明日就陪着你们一起过去,免得到时候找不到人。
当然,这话儿我不会说出口,只是藏在心头。
龙不落愣了一下,嘀咕道:“老五这是干什么?”
我先是谦虚一番,然后又问起具体的培植日期。
待安出现,我问她是否要一起去,安摇了摇头,说那是男人的聚会,她不去了。
听到龙云的介绍,我知道这两位都是华族的权贵人物,赶忙出言招呼,不敢怠慢。
相比东集的繁华和杂乱,西集就显得清冷一些,不过房屋和建筑的规格都上来不少,显然是华族权贵聚居之地。
在聚居点的外围处,有一个规范的大市集,即便是夜幕来临,这儿也是华灯初上,一片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