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三十六章 洞外神秘人

听到这话,我的眼睛一下子就圆睁了起来。
我连忙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
好在安哄小动物还是有一套的,对那蛮牛好是一阵安抚,方才让它恢复精神。
这山叫做虎牢山,最高峰叫做落凤峰,传说峰上有一擎天梧桐,有凤凰落于此间。
这半老头子激动地说道:“我是信伯啊,族长的三管家,你不记得了,我以前还抱过你!”
一路走,遍地的草原和茂密的树林,时间轴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几千上万年前的蒙昧时期,我们走了一天,一开始的时候路上还能够经常碰到一些行人和小部族,到了傍晚时分,就来到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前,人迹就渐渐罕至了,蛇虫鼠蚁和猛兽也变得多了起来。
山洞里面有火,篝火点燃,行路的人不会亏待自己,一边烤肉,一边煮着茶汤,另外还有一个锅子就烧热水,大家至少洗洗脚,缓解一下疲劳。
我唤醒了一直趴在我屋子里面睡觉的斑斓巨虎,与安一同离开医馆,而医馆门前,信伯带着一个健壮的年轻男子在这里,牵着牛车等候,发现我们身后居然还跟着这么一头猛虎,都吓得脸色一变,那拉着车的蛮牛更是吓得腿软,无论信伯怎么抽鞭子,都站不起来。
要晓得,华族乃荒域数得着的大部族,他们来这儿做生意,都是求着别人的,恭恭敬敬,点头哈腰的,能够让龙云这样身份的人如此恭敬,自然是有着了不得的和-图-书本事。
有人来了。
龙云嘿笑,话锋一转,又问起我是否知道那个叫做尚晴天的下落,昨天无悔长老找到他们,说昨夜那人说有事要办,转身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我一边喝着药粥,一边与两位老者聊天,稍微讲了几句,我谈起了自己即将离开的事情。
信伯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牌子,恭恭敬敬地交还给了我,然后说既然是大长老认可的人,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龙云说你既然不知晓,那就算了,倘若是被人问起,你也这般说就是了,不过说起来,那个家伙看着实在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别跟他沾边。
离开了华族聚集地,我们开始朝着远处平原进发。
安总算是回忆起来了,眼眶一下子又有泪水流了出来,哭着说道:“信伯,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啊?”
他提出由他护送安离去便可,让我不用随行。
这一路过来,我与信伯闲聊,发现他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彼此聊得也熟了,并不生分。
我告诉他,说我需要将这牌子,与安一起,交给现在的负责人蚩野,方才会安心离开。
安已经整理好了行李,随时准备离开。
这个地方,应该是藤族经常落脚的去处,所以一应生活用品都有备齐,连睡觉的稻草和兽皮都有,十分周到。
我让安在这里陪信伯许久,并且协商回去的相关事宜,然后随着那学徒来到了正和*图*书院的一个房间里,两位老者正在长桌前沏茶等我。
我与尚晴天密会之事,并不像宣扬,于是摇头说不知。
安哭着说道:“妈妈死了!”
信伯有一些犹豫,我却将蚩老爷子临死之前交给我的那块牌子拿出了来。
信伯也流出了眼泪来,不过慌忙上前来劝,说亡族之人,东奔西走,怎么可能精神焕发——我不是听说你和你妈妈被掳到那帮恶人的老巢里面去了么,这些年三爷一直筹谋着去救你们,可惜实力太弱了……
信伯与我介绍,说那个年轻男子叫做姜西泠,是藤族年轻一辈的高手,陪着他过华族这边来做生意的,他特地从店子里抽调过来,保护安小姐安全的。
说罢,双方又是一阵客气,然后依依惜别,这些落在藤族的信伯和姜西冷眼中,对我又多了几分敬重。
他激动地指着安,哆嗦地说道:“你、你是安小姐?”
不过我能够瞧见那人的眼睛里暗藏精光,显然也是个厉害人物,便与他多聊了几句。
我说这个事情说不准,不过尽量。
我拜见了坨老和鹊老,那坨老笑吟吟地对我说抱歉,昨夜回来,实在是事务繁忙,半夜还去了一趟部族,一直没有时间招待我这个客人,实在抱歉。
说话间,有学徒将早餐送了过来,每人面前成一碗粥,鹊老对我说这是药膳,益气养神的,请用。
难怪藤族残部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地方落脚,大概是被人m.hetushu•com打怕了,倘若是再有人对他们心怀不轨,估计这路上都得损失大半的人手。
我与两位亦师亦友的忘年之交辞别过后,又拜托他们帮我转告华族诸人,然后回到院子里来。
藤族驻扎在华族这边的负责人,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半老头子,满头的白发,浑浊的眼眶,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半截入土一样,然而当瞧见安的时候,他的眸子一瞬间就有亮光迸射了出来。
龙云与我一路过来,彼此之间的交情也算是有,他知道我的任务,不加阻拦,只是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曜石打磨的石牌来,对我说道:“这是我华族贵宾的标识,在野外若是遇到了人,不管是我族还是别族,拿出来,应该能管用。”
而他们在集市上赚得的钱,又多用来采买食盐、酒铁布匹和一些生活必用品,再待会族里去。
对于信伯的建议,我和安都表示了反对,我告诉信伯,说我受蚩隆老爷子所托,务必将人送到部族,方才安心。
不过因为进山的缘故,那牛车就启用了,所有的东西都驼在了那头浑身是劲儿的蛮牛身上,我看着太多,又让这头斑斓巨虎分担了一些。
信伯与安相认,哭哭啼啼,任情绪宣泄,而与我的交流就稳定许多,盘问了我一会儿,然后告诉我,说藤族残部的下落,是一件绝密之事。
当初藤族被灭,残部流落至此,因为不想成为别族的附庸,又不敢让临湖一族知道踪迹,和_图_书便没有住在宜居之处,而是在那茫茫大山的深处筚路蓝缕,最终安顿了下来。
荒域应该没有这么一个说法吧?
我不推辞,接过来,入手沉重,知道此物珍贵,再次拱手,说多谢龙兄厚赐。
我们都站了起来,而姜西冷则直接拔出了雪亮的苗刀来,朝着洞口摸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外面说道:“老乡,我们是进山的猎人,有点儿迷路了,又饿又渴,闻到这洞子里有香味,就过来讨口吃食,不知道可不可以?”
两人匆匆赶来,龙云拉住我,说陆先生离开,怎么不知会我一声?倘若不是小南去医馆找你,得知了你离开的消息,我都不知道你走了。
一天到达不了,我们当夜是在一个山洞里面歇息的。
信伯他们在华族这里做生意,主要是卖一些兽皮和草药、虫药,藤族的巫医和草药在荒域也是有一定名气的,许多看不起华族医馆的人,都会来这里买点儿,既便宜又实用,所以生意倒也不错。
我拱手,说安归心似箭,我倒也是无心久留。
我竖起了耳朵,能够听到他布置在外面的铃铛在响。
肉烤熟了,香气四溢,大家正准备吃晚餐,信伯的脸色却是一变。
那男子倒是老老实实的,冲着我们点了点头,也不多作言语。
我感觉我们有点儿像是茶马古道的马帮,不过条件更加艰险一些。
我们这边在商量着,医馆有学徒过来,说坨老和鹊老请我。
我这才知道和*图*书两人居然都没有休息过,赶忙摆手,说二老事忙,千万不要跟我客气。
老乡?
两位故人见面,抱头就是一顿痛哭,过了许久,那半老头子方才注意到旁边的我来,一问才知道我是奉蚩隆老爷子的托付,把她亲自送回来的,又是颇多感慨。
安两年多前还是一个孩子,又逢大变,记忆终究还是有所缺失,有点儿认不出这人来:“你,你是……”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而已,事实上那虎牢山山势连绵,到处都是密不透风的林子,路程多变,凶险也多,给我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死亡蝴蝶谷里去了一样。
龙云连忙摆手,说这可不是我给的,是长老会鉴于陆先生你的贡献,特别给你批的,本来不落长老和姜长老都准备中午设宴,与你送行的,没想到你走这么早,他们又在朝会,赶不及过来,让我向你道声歉。
这事儿我们来路的时候就曾谈及过,他们也不劝留,只是告诉我,那个小院子会一直帮我留着的,等我的事情忙完之后,再来一会。
一行人走到了华族的东集外,这时我听到有人在叫我,驻足回首,却是那龙云和小将燕南。
藤族对于巫蛊之术,有许多理解,而我承袭敦寨苗蛊,师从苗疆蛊王陆左,自然也有许多可以显露的底子,双方倒也聊得深入。
说完这个,龙云拉我到了一边,低声说道:“陆先生,五日之后的种植节,你能否赶回来?姜长老再三吩咐我,让我一定得提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