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三十八章 终须分离

我说你请安做藤族的新首领,这件事情,到底是在利用她,还是真心拥戴,这事儿你可得跟我说清楚,不然我即便是离开了,也是放心不下的。
大概是感觉到冷场了,安意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我,说陆大哥,你怎么了,不愿意么?
拜服过后,还有祭天祷告,弄完了之后,藤族摆了宴席,并且邀请了我。
安有些迷茫,说可是我不懂啊?
修行之后,我也是十分疲惫,倒头就睡,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听到远方传来一声炸雷,轰隆隆地响着,天地都在震动。
除了那隆隆的雷声,还有一声又一声的莺啼,不过就在我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地魔突然出现在了我跟前。
我说别人都说你是青鸾天女,你自己觉得呢?
见到我,老家伙便朝我拱手,连忙道歉,说今天青鸾天女登位,诸事繁忙,对贵客照顾不周,实在抱歉。
我与蚩野长谈许久方才结束,而他刚走没多久,安就在两个同龄少女的陪伴下找了过来。
我说你怎么不去?
当天早上,我在姜西冷的护送下,离开藤族。
我说所以这两年,你一直打算组织人手,前去临湖一族解救安?
刚刚成为首领的安难免有些兴奋,小脸儿红扑扑的,屏退了身边侍女之后,她恢复了少女心性,拉着我的手,高兴地对我说道:“陆大哥,你看我的这身衣服好看么?”
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说陆大哥,你要抛弃我了么?
我不能和-图-书留在这里,又不能待她离开。
安越说越兴奋,突然站起来,对我说道:“陆大哥,你那么有本事,就留在我们藤族吧,我让你做二首领,到时候我们一起,带领着藤族走向复兴和强大!”
地魔语气变得软了一些,对我说道:“我来找你,是为了完成协议的,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把我放走,我便将完整的地煞陷阵传授于你。”
再一次见面,他怨恨难消,冲着我冷笑,说没想到你小子一日千里,越来越强了。
我没有追出去,而是躺在了木床上,开始修行起来。
那家伙开始发狂了,怒气冲冲,在我意识里左突右冲,结果一道雷光劈来,他顿时就是一声惨叫,沉入了心海之中,不敢再出来。
睡着洛山魅对我经脉的扩展,以及逐渐适应了荒域的境况,我对于修行比以前更加热衷了,能够感觉到自己每天都有进步,并且一步一步地向强者进发。
地魔气得哇哇大叫,说我若是全部传了你,你又一直将我幽闭,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安穿的这一身羽衣,是用各种各样鲜艳美丽的羽毛缝制的,宛如天仙一般,再配上她精致的小脸儿,的确是很漂亮。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苦笑,安这小女孩儿,倒是蛮有小性子的。
蚩野听闻,挥手让人离去,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开口说道:“安降生之时,她母亲梦见有青鸾入体,与此同时,族中有数位长老都能够感受到异www.hetushu.com象,后来荒域第一神算王麻子路过我族,族长请他帮忙算了一卦,得知安乃青鸾天人降世,必将在我族灭亡之后,重振藤族——此事过于机密,只有一部分人得知,我便是其中一人。”
听到这话,我没有接她的茬,而是陷入了沉默。
我说随便你,不传就算。
啊?
蚩野拱手,说请说。
宴席之上,我被奉为上宾,被不断敬酒,大概说了些什么,都不太记得了,一直等宴席结束之后,我被人引到了一处房间歇息,洗了个冷水脸,清醒了几分,那蚩野方才在信伯的陪同下,找了过来。
我昨夜与地魔言辞交锋,早上醒来,一脑子浆糊,摇头说不知道,姜西冷笑了,说你睡得可真死,昨天夜里那落凤峰上面打起了雷来,还有凤鸣之声,三爷感觉有些不对,带人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当然,平心而论,成为藤族残部的首领,终究还是比寄人篱下要强得多。
次日清晨,我醒了过来,出了院子,姜西冷在门口等待,我说能不能带我去见一下蚩野长老,我想跟他告辞。
我心中一疼,伸出手,用袖子擦了擦她的眼泪,严肃地说道:“你现在是一族之长了,怎么能够哭鼻子呢?要是被别人瞧见了,指不定会瞧不起你呢……”
我一愣,说这么晚了,他去那儿干嘛?
不知道是不是幻境,与姜西冷分别之后,我走了好远,都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在瞧着我,远远目送。
http://www.hetushu.com我衷心地为安高兴,陪她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告诫她,说作为一族之长,并不是仅仅享受荣耀便可以的,还得真正带领大家走向美好。
至少自己的命运还是能够掌控的。
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我将残部安顿在这里之后,四处派人去搜寻流落各处的族人,也有人碰见过大兄,只可惜他一心报仇,根本没有想着回来主持大家……”
这家伙许久没有出现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却跳了出来。
安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自然不会是白纸一般纯洁,伤痛在她的心头留下了种子,也使得她开始成长了起来。
姜西冷也奇怪,说你昨夜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么?
我说阁下露面,所为何来?
而整个过程,姜西冷都陪着我,不知道算是照应,还是监视。
我愣在了当场,知道安此刻的心情肯定很悲伤,有心想去劝,又想着自己明日就要离开了,就算是劝好了,那又如何?
蚩野老爷子握着我的手,真诚地说道:“陆先生,你能够把安送回我族,对我藤族如同再造之恩,如果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来。”
我说我信不过你。
安点头,说嗯,只要我完成了蜕变,就会很厉害很厉害的。
瞧见这非金非石的牌子,蚩野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询问其蚩老爷子死时的情形,当得知他凭着一己之力,不断猎杀临湖一族的狩猎队,最终设局将那祭祀长老以及两位年轻一辈的顶端高www•hetushu.com手给击杀的时候,止不住地浑身颤抖。
姜西冷遗憾地说道:“我本来也想去来着,不过三爷让我在这里候着你。”
我不屑地说道:“算了吧,你总是这般说,光一个土遁术,便拖拖拉拉,我如何信你?”
安一边哭,一边流泪,抬头看了我一眼,居然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跑出了房间去。
我瞧见他的表态,摆手说蚩隆老爷子对我有恩,所以做这些事情,我并不期待回报——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我需要跟你求证。
我没有深问,而是点头,说好。
我思索了一番,尽量委婉地说道:“安,陆大哥也有自己的事情和生活,所以不能留在藤族陪你,我明天就要走了,那头大虎既然与你性情相投,我就留给你了;不过你不要伤心,我会一直默默关注着你的,也希望有一天,你能够成为一个璀璨夺目的大人物,带领着藤族走向辉煌……”
姜西冷说可能不行,三爷昨夜带人去了落凤峰,不知道何时回来。
蚩野的眼睛眯了起来,说救安是其一,报仇雪恨,也是一个目的;我眼睁睁地瞧见自己的父母妻儿被那帮人残忍杀害,这怨恨如何能消?
我说蚩隆老爷子求仁得仁,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唉,这孩子以后会慢慢长大的,终有一天会想明白的。
安偏着头,思索了一番,然后告诉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总是梦见自己是一只大鸟,能够在云彩之上翱翔,平日里我的身子很轻,而且跟动物也能和-图-书沟通。
蚩野说道:“当时我藤族势头正强,坐拥大寨,人丁兴旺,族中年轻一辈纷纷出头,正是大展宏图之时,自然不信这话儿,一直到后来临湖一组的群狼而至,方才知道王麻子果然不愧荒域第一神算之名。族长当时身受重伤,让我带着安和残部,逃亡北方,只可惜当世兵荒马乱,我并没有能够将安带出来。”
我说你还记得你爷爷交代你的事情么?
我拿出了蚩老爷子给我的牌子,交到了蚩野的手中。
我说:“如此说来,藤族遭此大难,那王麻子早就算出来了?”
与蚩野的一番话,让我知道他是真心地扶持安,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对他说虽有家族仇恨,不过请务必不要强迫安。
想必昨夜的事情,与他们有关吧?
蚩野点头,说当然,我们这辈人,终将老去,指不定哪天就死了,藤族真正的兴亡,还是得让安她这一辈人来决定。
地魔恼怒地说道:“土遁术涉及到许多玄门至理,需通晓地煞陷阵的整套法门,使用起来,方才不会耗损全部精力,你不学全,如何怪我?”
我想了一下,赵志祥那几个人的身影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所以我朝着她投去鼓励的目光,让她把握机会,不要畏缩。
安的上位让人实在是意想不到,不光是我,就连她自己,坐在那雕花宝座之上,都有些惶然,不自觉地朝我望了过来。
蚩野不在,我便提出跟安告辞,结果得到的回复是青鸾天女身体不适,让我自行离开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