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四十四章 毫无还手之力

她说完话,人居然如同幻影鬼魅一般,从那山石之上一跃而下,瞬间就冲到了我们这边来。
我没有走,而是站得远远,然后盯着场中。
怎么办?
身穿华贵锦袍的临湖族长站在山道的巨石之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们,就如同瞧几只蝼蚁一般,平淡地说道:“来了,怎么这么晚?我算了一下,你们应该提前两个小时到的啊?”
而下一秒,这老妇人又出现在了俞千二的身后,猛然一伸手,居然将手掌伸进了俞千二的身体里去。
她再一次出手了,手掌在半空中连拍了十几掌,简简单单的怕打,全部都落在空处,然而整个空气都为之凝聚。
听到俞千二的召唤,我慌忙跪倒在地,将他给放平了来。
俞千二挺直起了腰杆,气势就开始变强了,说路上碰到了一条黑头怪蟒,搏杀之时,耽误了些许时间。
临湖族长伸出了两根手指来,开口说道:“两件事情。”
我没有犹豫,抽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就准备冲上前去,与那老女人厮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俞千二却突然一把拦住了我。
她指向了我,说道:“首先是拿下这个小子,他将我祭祀尊神的长老给杀了,而且还坏了我两个长老席位接班人,这罪过,得还。”
临湖族长凝视了他许久,却开口说道:“我不信,那就先杀了你看一看……”
无论怎么选择,都是一个死字,而且还显出了我的胆小和怯懦。
在这种最为关键的时刻,我不和_图_书敢违背俞千二的吩咐,只有往后退了几步,却不肯逃离。
那老妖婆厉害得紧,她并没有使用那根权杖,十指如爪,在俞千二的身上抓出了一道又一道血淋淋的伤痕来,然而他却一直在倔强的坚持着。
这可是他的命根子,现如今他居然交给了我。
我在俞千二的斜侧面,看见他的脸变得有些红,呼吸也有一些不均匀。
我听到,一把抓着剑,就准备冲上去与那老妖婆搏命补刀,然而又被拽住了。
这种古怪的气氛也感染到了临湖族长,她陡然腾空而起,大喊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都不在乎,但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结束吧,以你的死亡开始!”
不过越接近我们的时候,她的脚步越慢,到了近前的时候,却是停滞不前了。
蚩老爷子告诉过我,说这位族长甚至能够来往于不同的世界,穿过世界的边缘,找寻道和规则的本质。
然而当她在叫人血祭,让人活生生地将两个俘虏的脑袋给砸碎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了恐怖——即便是她当时饶了安,也没有停止那种野蛮的行经,而是用另外一个少女来替代。
他不让我动,是不准备让我插手他与俞千二之间的战斗,然而他真的认为自己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么?
我反而觉得她特慈祥。
临湖族长嘿然笑道:“就是这个意思。”
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于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我决定出手了http://m.hetushu.com,即便是没有任何希望,但是二打一,总好过待会儿一对一的强。
既然是拼命,自然是因为看不到任何希望。
我心脏不断狂跳,而俞千二这个时候作出了一个罕见的举动来——他将这些天来一直视若珍宝的竹背篓,递给了我。
这一交手,立刻就显出了双方的差距来。
临湖族长瞧见他一脸认真的表情,不由得咧嘴笑了,说当然有,想知道?
临湖族长冷笑,说凭什么?
我奔出了几百米,然后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使用上了土遁术。
我的整颗心都在滴血,而那两人交手的区域,罡风纵横,那林区现场被吹得一阵凌乱,无数树木倒垂而落,散落在了四周。
临湖族长点头,说哦,原来如此,倒是我算计天机的手段出现了差错。
她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我这回并没有听从他的话,将老人抱起,然后转身就是一阵狂奔。
俞千二没有回复她,而是继续问道:“除了卦算,还有什么原因,让你能够出现在这里不?”
然而滚落在泥地里的俞千二居然还是伸出了手来,对我说道:“别过来!”
俞千二自信地说道:“我若死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这是什么修为?
俞千二一边喷着血,一边坚定地朝我说道:“走,快走!”
渐渐的,那儿居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藤球,并且还在不断累积。
此刻身上有伤的俞千二,也未必能够是她的对手。
俞千二恍然www•hetushu•com大悟,说哦,明白了,原来是守株待兔。
俞千二被那老妖婆处处压着,时时刻刻都处于生死边缘,然而也就是怪了,每当面临着致命的时候,他总是能够提前一步避让开去,然后凭借着周遭的花花草草重获生机。
俞千二连自己的命根子都不要了,说明他准备拼命了。
我瞧见他如此,知道凭我自己,肯定杀不了那老妖婆,也不再耽误俞千二用生命换来的时间,拽着他就走,俞千二却话说道:“我不信了,你带他走吧。”
他没有叫我跑,而是让我别动。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这个侏儒的背影,是如此的伟岸,让我为之仰望。
俞千二招呼道:“钊无姬,多年未见了,你来这儿,有何事情?”
然而就在她的五指深入对方身体里面的那一刹那,突然间有碧绿如翡翠的气息从俞千二的身上狂涌而出,然后蔓延在了那老妖婆的身上。
他感受到了压力。
临湖一族是虎狼之师,而驾驭这虎狼之师的,自然是非凡之辈。
这样的行为,更加让我寒心。
俞千二犹豫了一下,伸出了一只手来,说道:“五根极品雷击木,如何?”
俞千二认真地跟她商量道:“既然还记得当初的交情,不如在这华容道前,放了我一马,如何?”
我这个时候倘若是撒丫子逃跑,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临湖族长舍弃俞千二,而朝着我扑来,到时候我就得直面这老妖婆,最终屈辱地躺倒在林间,而另外一种情况,http://www.hetushu.com那就是她将俞千二杀害,然后再过来找寻我,将我杀死,把小孩儿给夺走。
说动手就动手,这老妖婆当真不是寻常人物。
在这个老妖婆面前,只有土遁术,才能够逃脱了。
十几个回合过后,俞千二身体里的伤势开始起了作用,身上不断地被击中。
双方猛然角力,俞千二的身子就像断线风筝一般跌飞而去,而那临湖族长钊无姬则被那一股碧绿色的气息包裹,无数藤蔓从泥地里破土而出,一层又一层地将她给包裹住。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它让我感觉到,那个无辜的少女,仿佛是因为我的莽撞喝止而死去的性命。
如此我一路奔行了不知道多远,土遁术连续使用了十来次,感觉快要精疲力竭,方才停止,而这时那俞千二开口了:“别走了,我真的不行了,你且停下来,我有后事要跟你交代。”
当再一次瞧见俞千二被对方拍飞倒地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不知道俞千二这到底是在干嘛,只瞧见他的鲜血,将那老妖婆华贵的锦袍给染得一片污秽肮脏。
俞千二点头,诚恳地问道:“当然,方便的话,还请赐教。”
临湖族长咧嘴笑了,说:“我若现在趁机杀了你,所有的雷击木,都是我的,又如何要你施舍一般的馈赠?”
至少我觉得不是我能够对付得了的。
我并没有因为他的信任而感到高兴,而是恐惧得浑身发抖。
我冲到了俞千二的跟前来,瞧见他口中满是鲜血,后背处大片和图书的鲜血浸染,瞧见我,他艰难地说道:“快点走,这个东西,最多能够困住她半个时辰。”
临湖族长有一种胜券在握的自信,便开始如同戏弄老鼠的猫一般,得意地说道:“其实很简单,有人在另外一条道路上面,穷尽手段,撒下天罗地网,都没有发现一丝踪迹;那么我便想,如果你们要回家的话,应该会走另外一条路——知道这条路的人不多,我恰好是其中一个。”
她这是要活生生地掏心么?
仿佛那时间在这一刻定格停止了。
随后我开始慢慢从别人那里了解到了她,才知道了这位族长的恐怖。
他依旧拒绝了我的加入,而是选择再一次独面钊无姬。
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
那竹背篓里面,装着那个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心思的小孩儿。
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刹那,临湖族长已经挣脱了俞千二的束缚,两人开始正面交起了手。
我低头往下瞧,却见那老妖婆的脚下尽是游动的藤蔓,这些青黑色藤蔓宛如游蛇活物一般,一下子就攀附在了她的双足之间,并且迅速蔓延到了腰间部分来。
说完,她手指抬了抬,说另外一个事儿嘛,有位故人求到了我,说让我找寻一个身上带着凤凰精魄的小男孩,应该就是背篓里面的那个孩子——俞千二,念在你我有过一份交情的份上,我让你活着离开,只需要留下这两个人就行了。
在临湖族长钊无姬的面前,俞千二没有对我说任何话,而是在交了背篓给我之后,站在了我的面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