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四十五章 来世还做你小弟

我说甭管我是谁了,俞前辈临终托孤,把你交给了我,我指天发过誓了,要竭尽全力,保住你的性命,就算是我死,也不能让你受伤害,走吧。
俞千二先是一阵剧烈咳嗽,吐出了好多血块之后,方才呼吸平和了一些,从该怀里摸出了一块拇指大的红玉来,塞在了我的手中,对我说道:“这玉叫做琥珀血,乃我百年温养所得。玉如我一般,你拿着,把小孩儿带回生命古树的雷洞之中,取出东西,让他吸收——不管那东西有多诱人,都不要有想法,陆言,我可以相信你么?”
我说好。
那小孩从竹背篓里翻了出来,走到俞千二的跟前,一脸惊讶地说道:“俞千二,你怎么了?”
如此一阵疾行,山水在身后匆匆而过,一下子就甩开了很远的距离,然而这个时候,我的心脏开始狂跳了起来。
俞千二又说道:“你既然去拿过雷击木,就应该与那些霸王蝾螈打过交道,不过别怕,这玉如我一般,它们是不会攻击你的。”
俞千二舔了舔嘴唇,艰难地说道:“屈大哥,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两个人,一个是沈老总,另外一个,就是你了。想我俞千二一天生残疾的矮骡子,受尽世人嘲笑,却唯独你一人,把我当做真兄弟,不但教会我许多手段,连做人的道理,也是你言传身教,让我从一个愤世嫉俗的恶徒,变成如今这般的平和心态。算上这边的时间,我已经活了两百六和_图_书十多年,却感觉只有跟着你的那几年,是最快乐的。倘若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小弟……”
我听到这声音飘渺莫测,不知西东,却有一种诡异的穿透力,心中一阵狂跳,来不及悲伤,一把抓住了那小孩儿的手,说道:“我们走。”
她的迷踪步,可要比荆可不知道多少倍。
他一路上神奇的表现,赢得了我的信任,我没有多说,背着他往瀑流那边走去。
俞千二突然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冲着小孩儿说道:“屈大哥,再见到你,真好,我这辈子,无憾了!”
然而他却还是坚持说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呵斥:“停!”
他是一个侏儒,本来就不高,况且又瘦,算不得多少重量,我抱住了俞千二之后,脚步一错,周遭的景色陡然变幻,我便朝着大山的南面快速土遁而行。
虽说你们是老兄弟,但是人俞千二拼了性命的救你,还将枯守百年的珍宝都用在了你的身上来,你呢,居然出口成脏,“老小子”这样的话语都说出口来了,真是让人火起。
就在他这一声长叹之时,我的身后突然间有人在说话:“俞千二?我靠,瞎了我的狗眼,我没有看错吧,真是你老小子?”
小孩儿打m.hetushu.com量了我一会儿,点头,说走可以,带上他的尸体。
俞千二这个时候的眼神都已经有些涣散了,他呢喃着说道:“孩子,你是个好孩子,只可惜,我没有时间,传授你那青木乙罡之法了,唉……”
他对我充满了宽容,甚至对那个许久未归的世界,也充满了宽容。
他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我知道了,你是为了救我,变成这样的吧?唉,生死由命,你又何苦这般拼死?”
我认真点头,然后指天为誓道:“我陆言倘若是沾染了半分好处,天打雷劈!”
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我的长辈,我的忘年朋友,而此刻,他却平静地告诉我,他不行了。
就在我感觉事情可能有些不妙的时候,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阵奶声奶气的话语:“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只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安方位,备守家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
我抓着他的手,认真说道:“前辈,我在这里跟你起誓,我定然竭尽所能,保他周全,就算是死,也无所畏惧!”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双目圆睁。
我回望一下,只瞧见茫茫瀑流,不由得怀疑道:“你如何知道那瀑布后面,有山洞存在?”
我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却发现我们居然来到了一个有着巨大山瀑的河滩之前来,正诧异间,那小孩儿突然说道和图书:“你已经到了极限,再走下去,说不定就埋在土里去了。在这里先歇一下,别急。”
小孩儿伸出手,一把抱住了那侏儒老头,悲切地大声哭道:“千二,千二……”
我一愣,说傅道岚是谁?
最后一句话说完,他的眼皮低垂,气息不再,却是已经没有了生机。
我开始有些乏力了,双腿开始发抖,一阵疲惫欲死的感觉遍布全身。
然而听到这话儿,本来都已经垂死的俞千二又缓过了一口气来,双眼一亮,激动地抬头喊道:“屈大哥,屈大哥,你回来了?”
我想起了与他几次见面的情形来。
这小孩儿居然在持咒?
临湖族长钊无姬?
听到我一律应允,俞千二松了一口气,叹道:“其实我倒不是担心你违背诺言,而是担心你是否能够逃得脱钊无姬那老妖婆的追杀——她修行的是罗刹尊玉功,乃杀伐鬼厉之道,这儿离蝴蝶谷的路途又漫漫长……唉,一切自有天命吧!”
小孩说道:“没事,我们走出很远了,你使的又是土遁术,她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痕迹的——那瀑布后面,有一个洞子,天然屏蔽气息,我们去那里歇着吧。”
我豁然开朗,说我晓得了。
我的眼泪肆意流淌,使劲儿点头,说好,你说,我听着呢。
越靠近瀑布,那水声越大,而这个时候,他突然问道:“你是傅道岚的弟子?”
我也是被逼得没有了办法,因为那老妖婆就在附近,我和-图-书若是慢腾腾地在林子乱闯,定然会被抓到。
就在两人悲切之时,远方的树林子突然间有一大蓬的飞鸟腾然而起,紧接着有一个阴阴的声音说道:“姓陆的,你逃得了一时,逃得了一世么?不如将人交出来,我或许还会看在你的本事上,饶过你……”
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感觉两边的景色飕飕而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头被我甩在了身后去。
他招待我喝酒,给我介绍他的那些兽类朋友,在知道我偷了他的雷击木后,一点儿也不在意,反而说“你有用,自拿去便是了”的话语来。
小孩儿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他有个外号,叫做地魔……”
那小孩儿却接着说道:“……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我听到他这平淡的话语,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幸亏之前那位叫做尚晴天的男子传授了我对追魂蓝魂针的祭炼之法,让我将这玩意给镇压了住,要不然我就算是插上了翅膀,也飞不出那如来佛的手掌心。
小孩儿不是蠢人,他伸出了柔嫩的小手,抓住了俞千二宛如枯树皮一般的手爪,十分坚定。
他的喘息声平缓了一些,然后对我说道:“我命不久矣,不过还有一些事情没有了解,终究死不瞑目,你且听我交代几句话。”
他伤悲不已,而我在旁边也是簌簌流泪,难和图书过十分。
小孩儿回头瞧了我一眼,说你是谁?
俞千二苦笑,说一言难尽……
我犹豫地说道:“可是,我们身后……”
我心中骇然,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感觉到身体里迅速流失的力量,居然开始回涌而来,那种让我陷入困境的乏力感渐渐散去。
听到这奶声奶气、却又老气横秋的话语,我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孩儿哼了一声,似乎不愿意回答这样的问题,不过想了想,还是跟我解释道:“观山辨水之术,是很寻常的法门,不用怀疑我的话语,你只管去就是了。”
小孩儿紧紧抓着俞千二的手,说你这个傻孩子……
俞千二说话已经变得十分艰难,仿佛每一颗字吐出,生命力就流逝一分。
呃?
俞千二松开了我的手,说道:“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唉,实话跟你讲,这孩子并不是我老友之子,而是他转世投胎而成,虽然混沌蒙昧了心志,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够活下来。”
这是一个豁达爽朗、义薄云天的老人,他坚守于蝴蝶谷,百年孤独,在别人眼中十分孤僻、不易接近,但是在我面前,却十分有趣,充满童真。
这画面是如此的诡异,一个奶声奶气、肥嘟嘟的小屁股蛋儿,却叫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作“傻孩子”,然而听到这话,俞千二干涸的眼眶之中,却一下子涌出了两行热泪来。
我没有否决,将小孩放进了身后的背篓,然后伸手,一把抱住了俞千二的遗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