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四十九章 我叫屈老三

到了那个时候,我定然会被活活咬死的。
而就在我惊吓得身子僵直的时候,我突然间瞧见了俞千二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
我一愣,点头微笑道:“在下陆言。”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那孩子方才消停了下来,趴在地上喘息了许久,方才抬起了肥嘟嘟的脸蛋来,凝望了一会儿我,突然开口说道:“我们还没有过自我介绍呢,认识一下,我叫做屈老三。”
即便如此,我也不敢转身离开,而是将琥珀血高高举起来,放在它能够瞧得见的地方,然后祈祷着俞千二的话语并不算假,希望这帮凶猛的霸王蝾螈能够感受到俞千二上面的气息,然后不对我攻击。
得赶紧解决,要不然,我估计这小子就得自燃而亡了。
我想起了我曾经的誓言和承诺。
我刚刚一进入其中不久,那头金蛟便露了面,黑暗中,它的双眼就像灯笼一样明亮。
最后的最后,我从那树芯之中,摸出了一块鸡卵大的碧绿之物来。
不过这个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地取出了俞千二在临终之前,交给我的那一枚火红色的琥珀血来。
这玩意非金非石非玉非木,软软的,还有些黏糊糊的,里面浓郁的生命力扩散开来,让人感觉没呼吸一口气,就有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感受着那种浓郁的生命气息。
一天之后,我到达了死亡蝴蝶谷,前方的云雾突然间就变得浓重而低沉起来,使得前方一www•hetushu•com阵混沌,分不清南北西东。
我听着这话,那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这种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起了亘古的生命。
它就仿佛这世间最为瑰丽的迷梦,让人有一种沉浸入其中,就不愿意醒来的冲动。
这就是让人脱胎换骨的五大先天灵物之一,混沌木精。
我故地重游,却没有太多感慨,因为我感觉怀里的小屁孩儿体温开始急剧提升,就好像一团火似的,我也是强忍着,才没有将他给扔掉。
老妖婆钊无姬,还是某些深藏不露的强者,又或者是……
我来到了那树芯之前,认真地瞧着那缕夺人心魄的光,感觉整个人的心神都陷入其中去,难以自拔,有一个声音,用充满诱惑力的语气对我说道:“把它占为己有吧,如果你得到它,世界都将是你的,无数人都将臣服在你的脚下……”
这东西,真的有些恐怖。
我已经退到了那洞口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我尝试了几回,没有办法,只有让这大鸟儿在附近落下,然后我让小红稳住它,自己抱着小屁孩儿进了树荫之下。
当被这一大帮的霸王蝾螈团团围住,并且恶意注视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直了,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惹怒或者惊吓到任何一头。
然后我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将那坚硬如铁的雷击木凿出了一个口子来。
经过一天的走走停停,这小屁孩儿的体温更加灼热和*图*书了,甚至都没有再醒过来一次,我十分担心他没有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刻,突然嗝屁了,问题可就真的有些严重了。
在一两秒的时间里,里面的霸王蝾螈纷纷涌出,虽然没有一条向我发起攻击,但是却将我给团团围住。
我听到他的身体里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随后痛苦得满地乱滚,污秽的汗液从毛孔之中涌现而出,而那混沌木精的气息却一点儿都没有渗透出来。
我想起了曾经死去的蚩老爷子,跟我讲的那些做人的道理。
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最后一刻。
我不得不降低飞行高度,并且将那小屁孩子给搂在怀中。
然后就在我不停祈祷的时候,那霸王蝾螈居然一下子就爬了出来,然后绕过我,将我身后的洞口给封死。
我倘若不是有着那耶朗古外交使节的坚定意志,说不定就直接占为己有了。
这玩意一入口,立刻就划开了,在我的感应之中,它如同一道暖流,垂落到了胃部,然后开始朝着全身的经脉扩散而去,力量瞬间抵达了人体五脏六腑的十二条正经,以及任督二脉之上的所有要穴。
他用一种古怪的语言,念了一遍咒文,嗡嗡有声。
金蛟也是长虫之属,对于这种雕鹏是有些忌惮,所以才会如此,不过当它瞧见来人居然是我的时候,却是游动了出来,伸出长长的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与我打招http://www.hetushu.com呼,表达了欢迎的意思。
很快,我就来到了云端之上,并且找到了那个深嵌在树干之中的雷洞,一跃而入。
我不得而知,驾驭着那头雕鹏在蝴蝶谷中飞行,不断遇到强横的禽鸟,不过都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所以当俞千二的身影消失之后,这些霸王蝾螈居然纷纷以头触地,对我表示了臣服。
这个时候夜幕初上,四处都是漂浮的蒲公英状植物,散发着微光。
我忍不住伸出了手,试图去握住那缕光华。
不过我终究还是按捺住了所有的贪欲,将它给塞进了我怀抱之中的这小孩嘴里去。
即便是有那琥珀血在,我都感觉到遍体生凉。
我伸手,在它的头上抚摸了一下,金蛟很享受地眯着眼睛。
人无信不立,不是自己的,终究不属于自己,就算是拿了,我的良心也会因此而彷徨不安,与其一辈子都受到内疚的折磨,还不如豁达一点,让自己活得痛快一些。
我瞧见这一排排低伏着头颅的霸王蝾螈之后,我那紧张得快要停止的心脏,方才恢复了正常来。
然而就要抓住的那一刻,我的心脏突然一阵跳动,猛然往后退了一步。
随着这口子的出现,那光芒更加夺目绚丽了,碧绿色的光芒笼罩着整个狭长的空间,那些霸王蝾螈纷纷以头触地,没有一只胆敢抬起头来。
过了好久,我才知道,这声音就是我自己,或者说,是我心中的贪欲,以及心魔。
当我走和-图-书到那树芯跟前来的时候,已经瞧见了一头霸王蝾螈的头部,它那满是鳞甲的脑袋昂起,细小的眼睛里面满是捕食猎物的精光。
怎么办?
而我的进入,使得这些大虫子陆续地苏醒过来,有的已经开始迈着小碎步,准备接近我,然后一跃而起,将我的脖子一口咬断。
它显然是被那头巨大的雕鹏给引出来的。
很快我就感觉到在那树芯背后,其实有着一大群处于冬眠状态的生命。
毕竟这树芯里面的那东西,实在是太重要了,随便拿一块玉石过来,就能够拿走的话,实在是太儿戏了。
一路飞过来,其实也并不平坦,我几次感觉到被某种意识从身上扫量过去,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泼了一瓢凉水似的,止不住的哆嗦。
我举着这玩意,开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生命古树的附近,那雕鹏往下落去的时候,居然有一股无形之力,将它巨大的身躯给推开去,不让靠近。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背上的那小屁孩给挪到了前面来。
这景象差不多维持了半分钟左右,而那红色光芒,则笼罩了整个树洞之中,我面前几乎所有的霸王蝾螈,都受到了这种光芒影响。
手持琥珀血,如俞千二亲临。
跟这头守林员稍微亲近了一下,我便继续向前走,金蛟送了我一会儿,便游动着身躯离开了。
总共三百六十五个穴道被瞬间灌满,然后不断有新的穴道被开发出来,然后达和-图-书成了流通。
这话儿果不然不欺我。
是谁呢?
那力量充盈,汇聚在了小屁孩儿的全身各处,不断地扩展着他全身的经脉和骨骼。
我用布条将这小屁孩给绑在身上,然后开始手脚并用,快速往上爬去。
他痛苦得哇哇大叫,而伴随着这叫声的,居然还有几声鸟禽的啼叫声。
在与它对视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背脊后面的寒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这头雕鹏本来也是一强大生命,只可惜被小红给阴了一下,实在可惜。
因为这里面倘若是有一只不淡定,向我发起进攻的话,其余的霸王蝾螈也会第一时间跟进。
再一次回到那充满灵气的狭窄空间,我没有如同上次一样,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生命古树的树芯处,而是静静地感受着周遭的气场。
它们应该就是那些霸王蝾螈。
头顶之上的某一位?
不过要不是这样,说不定我就得困死在那茫茫山林里。
我快步回到了树根地下的洞子里,先是找到了那根被我放在门口的雷击木,将其收起,然后从我的房间里往外跳了出去。
一滴冷汗从我的眉骨上流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手中的那红色琥珀血居然发出了一阵夺目的亮光来,周围的霸王蝾螈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纷纷张开嘴,发出了嘶吼来,仿佛在应对这威胁一般。
而后我走到了树芯跟前,也没有任何一头霸王蝾螈过来阻挡。
它们显然是有疑惑的,然而并没有对我放松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