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五十三章 巨树轰塌,泰山压顶

话语一出,我感觉到脚下一阵巨震,灵魂似乎都飞了起来,随后我瞧见那被小屁孩儿屈胖三画满了整个墙壁的符文在这一刻,居然游动了起来,相互关联,彼此累积,渐渐地转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画面来。
不过听到了屈胖三稚声稚气的话语,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安详,感觉自己的身子正朝着远处的林子里滑翔而去,渐渐地降低了高度。
可见他对屈胖三这个称呼,十分的不满。
她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尽管一路上不断有各种状况,仿佛都拦不住她的速度。
这话儿,听着怎么那么邪恶?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在最下面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活路了。
这是一场灾难。
我被他一痛臭骂,心中却高兴极了,定睛一看,却见他一对肉呼呼的双手正掐着一根碧绿色的长蛇呢,那蛇的信子不断吞吐,身子扭动,显得十分凶恶。
屈胖三眯着那机灵的眼睛,淡定自若地说道:“你放心,我的命可比别人金贵,绝不可能走向自残的道路,且看好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敌人最虚弱的时候,我怎么能够置之度外呢?
这么高的距离,就算是顶级的高手,只怕也得摔个七荤八素吧?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我只是说此刻弄不死她而已,但倘若是弄个重伤,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心中悲鸣,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往下望去,却瞧见那临湖一族的族和*图*书长钊无姬居然就在下方的不远处,她本来正在飞速上爬,然而此时,却发出了一声惊悸尖锐的叫声来。
我瞧他抱着脑袋,疼得直皱眉,知道这是发高烧的后遗症,有一部分记忆缺失了,赶忙弥补道:“好,好,我以后叫你大人便是了,你就别想了——对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难道就是我们身处的生命古树?
我说怕你妹啊,只不过这样拿鸡蛋撞石头,不是我的风格而已……
不过说话间,他也是生气,猛然一拧,居然将那蛇给掐成了两段。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就是我面前这棵堪称伟大的巨树,在那一刻,如同孩子堆砌的沙塔一般,轰然瓦解,崩塌了下来。
最后的那一点,不用猜,就知道应该是钊无姬。
我说终究还是你的这法阵神奇,实在是太厉害了。
屈胖三捏着小拳头儿,使劲地锤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依旧没有想起什么,便也放下,听到我问起,开口说道:“趁火怎么能不打劫?走,跟我杀将回去。”
不过既便是如此,也仅仅只能稍微地阻拦一下那钊无姬。
紧接着是一股恐怖的轰塌声。
他将手一挥,一根巨大的枝桠陡然折落,朝着那红点砸去。
泰山崩塌,有谁能够幸免于难?
强烈的失落感,让我忍不住地挥舞着双手,试图抓住些什么,然而在这半空之上,眼前http://m.hetushu.com只有光秃秃的树干,而且还相隔十几米,我能抓到什么?
屈胖三得意地说道:“那是,也不看看咱是谁?”
我一爬起来,就左右四处望,瞧不见屈胖三的身影,吓得一阵惊慌,大声喊道:“喂,屈胖三,屈胖三?”
我的心中慌张,然而就在我朝着下方骤然落下数十米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一股灼热的气息在朝着我快速接近而来。强大的风压让我睁不开眼睛,只是感觉到一片五彩斑斓,紧接着我的身子被人猛然一抱,下坠之势在缓冲了十几米之后,朝着远方飞去。
她怎么了?
除非没有被砸到。
我是知道钊无姬的手段,所以她的出现,让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阵慌张,然而屈胖三却显得十分淡定,说无妨。
很快,她再一次发力追来。
他明显是控制了力道,使得这一脚并不重,甚至都没有给我造成什么疼痛,然而我却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平衡,被直接踢出了我们身处的树洞之中。
我说别人我不知道,但是这树一跨,你我肯定都跑不了。
紧接着,我瞧见了在这投影之上,有许多蚂蚁大的小黑点,正在大树周遭快速飞奔着,还有几个闪烁着红芒的光点,镇守着好几处重要位置。
凌厉而果断,竖直朝下,如整个天空都崩塌了一般。
说罢,他在我收起了雷击木灰烬的那一刻,突然出其不意地朝着我肚子和*图*书猛地蹬了一脚。
我瞧见那红点已经冲到了云层之上的警戒高度,忍不住把手伸进怀里,然后拔剑拼死了,那家伙却把那一包袱的雷击木灰渣交给了我,说你小子应该有地方放,且帮我收着——放心,不会有事的,并且记住一句话。
那屈胖三颇为自得地说道:“此事说难也难,说简单其实也不是什么复杂之事。这树芯相当于整棵生命古树的心脏,此刻混沌木精被我吸收,这树儿多则十年,少则三两年,便会腐朽崩塌,不过此事,各处与树芯的联系倒也还算密切——你别以为植物死板,任人宰割,这只不过是你无法与它们沟通的结果而已……”
屈胖三,你这个千刀万剐的熊孩子!
不过他已经飞得很低,半秒钟不到,我砸落道了树林之中,密密麻麻的树枝将我的冲势给阻挡住,很快,我就砸落在了铺着落叶的林子里,虽然摔得鼻青脸肿,不过倒也是能够很快地翻身爬了起来。
我曾经在这棵大树里爬上爬下,对于这些自然是有些概念的,知道这儿看起来一根小树枝,砸落下去,定然是一两百米的长度,可比巨石崩落还要恐怖。
它并不是寻常树木折断一般的垮落,而是化作了各种各样的碎木,朝着下方陡然砸落而去。
他口中念念叨叨,紧接着抓了一把雷击木灰,往前方一洒,口中高喊道:“兵解!”
屈胖三一愣,喃喃自语地说道:和*图*书“对啊,我为什么叫做大人呢?我不是屈……老三么,为什么又让人叫我大人?啊,头好疼……”
这直入云霄,占地不知道有多大的生命古树,总共能有多少的重量呢?
屈胖三的话语听得我一阵心惊肉跳,说你到底想干嘛?
它几乎不朝别的地方倾斜,而是直接砸落到了下面去。
我整个人朝着外面飞了出去,眨眼之间,人就飞出了十几米。
至于我,妥妥死定了。
这就是生命古树,而那些小黑点,应该就是随着钊无姬侵入此处的敌人;至于那些小红点,恐怕就是相当厉害的角色。
屈胖三抬头,望了我一眼,问:“怕死?”
呃……
瞧见这些,我的心中终于确定了。
只可惜,我得跟这帮人陪葬了……
然而就在我感觉快要适应这种感觉的时候,突然间一阵飓风从古树轰塌的方向骤然传来。
他微微一笑,说你不是说下面有很多人来了么?你说如果这棵大树崩塌了,那些家伙,有多少人会被压死在里面?
这树木树冠巨大,顶端出却如同一根避雷针似的,直愣愣朝着天空伸了去,直至云霄之上。
肯定还是得帮忙桶一刀、落井下石的嘛。
我想要睁开眼睛,却感觉到有一股力量让我没有办法睁开,正要奋力挣扎,却听到屈胖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你别乱动啊,我也是第一次。”
就在这时,我突然间瞧见那投影之中最亮的一点红色陡然升和图书起,朝着树尖部分快速奔来,吓得赶紧喊道:“那老妖婆来了,怎么办?”
我问什么话?
我终于忍不住了,说你还是想一想我们如何逃了小命的事儿吧。
轰!
我忍不住赞叹,说你这手段当真厉害,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呢?
他嘿嘿地笑,说信大人,得永生。
然而这一切并非意外,而是被那个看似天真无邪,其实一肚子腹黑的小屁孩儿屈胖三操控,又有几人能够幸免逃脱呢?
我敢打赌,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让人恐惧的声音,比之前碰见杂毛小道引雷的那种炸裂声,还要恐怖十倍、百倍。
屈胖三使劲浑身解数,都无法扭转情形,轻轻一叹,说看起来给俞千二报仇雪恨的事情,任重而道远啊……
巨大的气流让屈胖三再也掌握不住平衡,两人失去了重心,陡然朝下落了去。
我死里逃生,心中激动极了,笑着说道:“为什么叫你大人呢?”
我的心在那一刻,几乎就要揪了起来。
我喊了好几声,有一个矮小的身影从草丛中走出来,气急败坏地骂道:“叫我大人,叫我屈大人,胖你妹的三啊!”
他意气风发,而我想起那巨树砸落而下,此刻那儿即便是没有全体阵亡,必然也是哀鸿遍野。
这画面居然具象化,投射在了中间,化作了一颗巨大的树木来。
如果要用什么场景来形容现在我眼前所见到的一切,我觉得真的就是屈胖三所说的“大厦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