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五十九章 投名状

因为能够做主的,不是我,而是我身边这个肉乎乎的小胖墩儿。
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钊无姬。”
我想起藤族蚩老爷子的话语,说临湖一族,天生战士,随便一长老,都能敌旁的小部族的族长。
我说你知道他?
尚晴天瞧见我一本正经的表情,突然间笑了起来,指着不远处倒伏的尸体说道:“事实上,这些人是过来追杀我们的。”
我这才告诉他,说我们准备离开荒域,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这家伙得意洋洋地趴在洛小北的胸口,然后说道:“漂亮姐姐,我们去林子里等着看戏吧,我跟你说,陆言这小子没有别的,拼命时的那表情,挺逗。”
我说我知道,现在的我脑袋并没有烧掉。
我说她的本性倒是挺善良的,只不过偶尔还是有一些大小姐脾气。
我瞧得出他眼中的真诚,不过却不敢妄自做出决定来。
尚晴天笑了,说你倒是看得透彻。
我有点儿无语,不知道他这到底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呢?
尚晴天一边吸烟,一边跟我说道:“我听说了,王秋水那帮人也在到处找他,至于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能够让王秋水这么上心的人,想必还是有一定本事的。”
他伸出了手来,对我说道:“从陆小哥这些天的所作所为来看,你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所说的话儿,也必然是谋定而后动的。我因为救这幺妹儿,也跟临湖一m.hetushu.com族结了仇,与其被人整日如老鼠一般追来追去,不如回身拼死一击。我的意思是,如果缺帮手的话,可以算我们一个。”
不过我们并没有跑,而是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一伙人的带头者。
我说洛飞雨?
屈胖三无所谓地摇摇头,说没事的,我们刚才放了几个报信的过去了,过来的追兵,你跟陆言处理就好了——啊,好累啊,这位漂亮姐姐,抱抱我吧,我好累呢……
没多久,一匹匹骑着毛狼的战士从那浓雾之中冲了出来,我和尚晴天停止了聊天,远远地望着对方,发现那毛狼巨大,一匹身上坐着两人,在瞧见我们之后,后面那人跳下了来,而前面那人却驾驭着这巨狼,朝着我们的后路包抄过去。
尚晴天似笑非笑,说真没意见?
尚晴天苦着脸说道:“呃,这个……这里离临湖一族的聚集区,得有几十里路。”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朋友妻,不可戏,杂毛小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我说俞千二的一个朋友。
我说对,不过他的掌门之位被撸了,现在不是。
听到我提出来的疑问,尚晴天笑了。
在临湖一族的大本营附近,宰了两位长老,这事儿说得容易,但是办起来,太难。
尚晴天愣了一下,说你朋友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萧克明?
两人就这般闲聊,尚晴天告诉我,说想让洛小北跟我一起回去,至于她要找的东西,http://www.hetushu.com他一时半会儿不走,就帮着她一起找就是了,不然留在这里,也是惹祸。
他一望,旁边的洛小北也低下了头来。
壮汉哈哈大笑,说我倒是愿意将你脑袋砍下来,献给族长。
过了几十分钟,突然间临湖村庄的方向传来了一阵疾步之声。
差不多五分钟,我们被重重包围,至少有五十人的规模,而在最前面,有一个毛发浓密的壮汉被人簇拥着来到了跟前,打量着我们,最终盯中了我,厉声喝道:“陆言,你居然还敢露面?”
整个谈话过程,他都没有对我试探太多,如果我不愿意聊,他立刻打住,转移话题,他甚至连后续的计划都不问我,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来。
壮汉点头,说对。
我心中吐槽,没想到洛小北却偏偏吃他那一套,一来小家伙长得圆乎乎、肉嘟嘟的,粉雕玉琢,就像一个小汤圆,二来他说话奶声奶气,充满了稚气,极大地激发了女人的母性。
屈胖三说你想表现呢,我也是肯给你机会的,快点去,老子是曹操,你就是关羽,我温酒等你,赶紧去把华雄狗命取来,快快的。
屈胖三显然是不想在出风头,闭口不言,我只有站出来,开口说道:“我们在一个地方设立了伏击点,有很大把握将那老妖婆给弄死,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如何将她给引出来了。”
尚晴天问我什么事,我告诉他,说得帮一个人报仇。
和图书尚晴天给自己点燃,然后说道:“戒了好,抽烟这习惯其实挺不好的,我也是压力大的时候抽一口。对了,你是从哪儿找到的这么一个活宝?”
所以我没有动。
尚晴天沉吟了一番,说俞氏家族,我的确有听过一些,不过俞千二的名字,也是最近刚刚知道的。荒域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消息终究还是会传开来的,所以我也知道了一些相关的事情,不过……
呃,你一抠脚大汉灵魂的家伙卖萌,这样真的好么?
我点头,说对,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妖孽——对了,洛小北是你什么人?
我反倒是一愣,说哦,然后呢?
他们是怕我俩跑了。
我摇头,说戒了。
洛小北抱着屈胖三跑到了那边的小树林子后面去,而尚晴天则与我离那一堆尸体远一些,紧接着居然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白色七星烟来,递了一支给我,我摆摆手,说不好意思,不抽。
我盯着那个持着巨斧的家伙,平淡地问道:“我们好像一起吃过酒?”
他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来,微笑着说道:“别人都说入伙,需要交纳投名状,博取信任;我看屈小兄弟对我好像有一些不同意见,不如就由我来办这事儿吧?”
看得出来,她到底还是有一些害怕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对于他的话,多少也是能够听进一些的。
我摇头,说不够,还有一个人没有死,我心难安。
被三人围观,屈胖三顿时就是大怒,冲着我喊道:“这和*图*书儿破事儿还要问我么?大人我只负责高屋建瓴,具体的事情,你决定就是了,何必要我事必躬亲?”
尚晴天说这个好办,临湖一族虽然高手众多,但是称得上独当一面的却很少,之前损耗了几个,现如今村中只有两人,回头我们引出来,宰了,她就不得不出面了。
尚晴天问起了我的打算,我看了屈胖三一眼。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已经让那么多的人为他陪葬了,难道还不够么?”
如此持续了好一会儿,屈胖三终于被人盯毛了,叹了一口气,说唉,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吧。
尚晴天一拍手掌,大笑着说道:“突然很期待与两位的合作,因为很有趣的样子。那么,我可以问一下,具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呢?”
啪!
于是我看向了屈胖三。
尚晴天眉头一样,说俞千二?
他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我说其实也只是见过几次面,不过她跟我一朋友挺有渊源的。
我忍不住朝他竖起了中指来,心中十分郁闷,也有些不屑——到底是小屁孩,趴一飞机场上面,你有什么得意的?
我叹了一口气,说唉,好歹也有过一顿饭的交情,我真的不愿意杀你。
他的大斧一挥,怒吼道:“杀!”
他有了诧异,说不会?
我瞧见他与邪灵教关系密切,虽然看做派并非邪道中人,但也不愿意表露太多茅山秘辛,于是含糊地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事儿全江湖都知道了,你和图书之所以不晓得,应该是在这儿待太久的缘故。”
尚晴天问我,说是谁?
尚晴天脸色一变,说怎么会,他是受了陶晋鸿的遗命继承的位置,外有黑手双城奥援,内里又有几位长老辅助,如何会被人撸下来呢?
尚晴天说是,对了,你跟洛飞雨应该很熟吧,要不然她不会把你送到这儿来的。
有尚晴天帮我说话,怒气冲冲的洛小北终于没有发飙了。
尚晴天说我一亲戚,她姐姐跟我关系还可以。
你有本事去抱那妹子的姐姐,那才叫一个挺拔……
呃……
尚晴天拍了拍额头,说应该是,身边的朋友都在进步,我也是狠了心,才在荒域修行的,太久没出去了,自然是孤陋寡闻。
他是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男子,无论是谈吐还是待人处事,都能够适当把握分寸,跟他谈话,其实很舒服。
尚晴天大概是瞧见了屈胖三在我们两人之间的主次之分,也跟着望了过来。
屈胖三连忙叫屈,说我擦,我特么的都快睡着了,什么叫做我有不同意见,没意见。
对于这个阴险小东西的要求,洛小北居然没有任何拒绝,直接将他给抱在了怀里来。
呃……
我是见过临湖一族长老的厉害,无论是祭祀长老的所向披靡,还是松长老的凭空悬立,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拟的。
果然,听到这个名字,就连平素里一直显得十分淡定的尚晴天也是一脸震惊,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