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六十二章 我不在乎

没来荒域之前,我还曾经在怀疑自己的人生,而此时此刻,我却已然成为了许多人的牵挂和希望。
洛小北怒气冲冲地瞪着我,大声喊道:“陆言,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你若是,就折回去,带着他一起走。”
我紧紧捏着拳头,指甲都掐到了肉里去,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世间,谁人不想杀你?”
洛小北气呼呼地扔开我的手,恼怒地说道:“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啊,你以为你是陆左?告诉我,那奶孩子为什么说你才是最终决定胜局的人?”
听到这老妖婆的话语,我的脸色一点一点儿地发白,恐惧的表情也浮现于脸上。
我莫名觉得心中恣意,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而这个时候,落雷一般的响声,由远而近,朝着这边快速传了过来,我猛然扭头,对她说道:“他们来了,你进林子里去。”
杀死钊无姬的重任,落在了我的肩头。
我跪倒在地,不断地调整呼吸,然而心脏却一直都在激烈跳动着。
洛小北露了面,我将满身都是鲜血,不知生死的依韵公子扔给了她,然后回过了身来。
她并没有如对付依韵公子一般陡然扑了过来,而是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眯着眼睛说道:“我感受到了你身上的杀气。”
印证了心中的答案,我愤怒地吼道:“你这个疯子、恶魔!”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按照巫力上经的手段伸展了一会儿四肢,感觉浑身的酸http://www.hetushu.com痛似乎消减了一些,力量又源源不断地涌上了心头了来,这才轻松了一下,有些踉跄地朝着那边的野林子走了过去。
好恐怖的力量对决!
我走得快,三两步都冲到了边缘,而黑风一卷,钊无姬已然冲到了跟前来。
轰!
我没有犹豫,立刻向前跑,足足跑了两百多米,方才脱离了两人的比拼范围。
是依韵公子。
头上的暴雨如注,不断地浇打在我的头皮上,周围到处都是烂泥,坑坑洼洼,水花溅落在了我的脸上,一阵冰凉。
我指着她周身的苍白鬼魂,说道:“你之所以能够恢复实力,想必是拿自己人来祭祀邪神了吧?”
也就是说,我是此战的关键,众人的性命,其实都交在我的手上,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固然压得我喘不过去来,却也让我凭空涌出了万分的壮志豪情来。
钊无姬的嘴角往上一翘,温柔地说道:“谢谢你的赞扬,不过我们应该谈点儿正事,比如如何将你给宰了,是剥皮抽筋呢,还是放鼎炉之中给煮了?”
洛小北嗤之以鼻,说呸。
我的心中一喜,然而随即狂震,大声吼道:“小心后面!”
洛小北拼命挣扎,想甩脱我的手,她对我们将依韵公子留在那儿断后的事儿有着很大的意见,大声叫嚷着,然而这个时候,一直黏着她、仿佛童叟无欺的屈胖三却开口说道:“我们跑得越快,他越能够活下来。”
hetushu.com胖三对于钊无姬的评价十分高,他说这个老妖婆拥有之前邪灵十二魔星之中数一数二那几位家伙的实力,而在获得了邪神的力量之后,已经攀升至了荒域这个世界的巅峰之流。
说罢,我缓缓转过了身去,望着远方。
下一秒,我抱住了跌落下来,满身都是鲜血的依韵公子,转身就朝着那野林子里跑了过去。
我说小人物改变世界,你觉得这话儿对不对?
我瞧见依韵公子的身子稍微地弓起,应该是有意识地在抵御这样的力量,然而这股力量到底还是太过于凶猛了,他终于站不住了,身子凌空飞起,朝着前方几十米远处扑落而下。
钊无姬就站在了我的十米开外,她的身子悬空而浮,脚下有黑烟滚滚,无数扭曲而狰狞的面孔或者愤怒、或者悲伤、或者嬉笑,宛如实质一般地将她给承托而起。
我越是这般想着,心中越是沉静,不知道过了许久,一股狂风吹远方倏然吹来,竟然将那暴雨都给吹得一片歪斜,而就在此时,有一个黑影如同猎豹一般,从远处骤然冲了过来。
土遁术既然是一门手段,有优点,自然也有弱点。
洛小北哼了一声,说故弄玄虚,他也是,居然还信了你们。
依韵公子的身后,有一团漫天黑雾凝聚成的巨大手掌,骤然而至,最后重重地拍击到了他的后背之上去。
我站在野林子前面的烂泥之中,认真地检查了一下身上所有的装备,然后开http://www•hetushu•com始调整呼吸,让自己的状态保持在了一个相对于活跃的巅峰处。
我说你有本事就过来拿我性命。
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许久之后,方才说道:“说不如做,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当初一个荆可都能够追逐上我的脚步,更别说是这个恐怖的老妖婆钊无姬。
半年之前,我在干嘛?
我没有说话,大脑飞速转动,满脑子都是如何找到最近的路径,而屈胖三则帮我解释道:“我要布阵,陆言要准备最后一击,不能杀了钊无姬,我们所有人都得死,所以这事儿,是尚晴天必须经历的,也只有他能够抵挡住疯魔来的钊无姬,没有别人了。”
我往后退了一步,进入法阵之中。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洛小北追了上来,继续追问,我冲她笑了笑,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不过有一句话,我相信你应该会同意。
我同样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但是瞧见他一把折扇,居然硬生生地将气焰滔天的钊无姬给阻隔了住,并没有让她抽身出来,再对我们进行追击。
所以如果就这样追逐下去,我肯定会被耗死。
火眼之中的依韵公子面露笑容,不过这笑容却多出了几分苦涩来,显然是已然无能为力了。
我头也不回地牵着屈胖三和洛小北,就朝着前方狂奔而走。
屈胖三一天到晚牛皮哄哄,然而也只能是帮我查遗补缺。
我在瞧见那手掌扬起的一瞬间,便已经动身了。
对付和图书这样的家伙,洛小北这个平日里根本看不起我的女人束手无策,就连依韵公子那般看起来如同高山厚重、大海宽阔的男子,都不是决定性的力量。
洛小北倔强地说道:“不行,我也要在这里接他。”
是洛小北,我却甩开了她的手,平静地说道:“别动我,给我一点儿时间。”
雷声渐进,天空的阴云低沉,仿佛就压在了我的头上一般。
瞧见我脸上表情的变化,钊无姬突然狂笑了起来:“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任你如何殚精竭虑地算计,如何步步为营,诸般布置,可我,都不在乎!”
说话间,我们终于来到了那野林子附近,我一路上憋足了劲儿,到了地头,整个人顿时就感觉到一阵疲惫欲死。
站在这如注的暴雨之中,我突然之间,心中生出了一股壮志豪情来。
下一秒,我们又出现在了百米开外。
一年之前,我在干嘛?
这种感觉,难道就是强者的姿态了么?
我凝重地说道:“依韵公子为了给我们争取机会,拼尽了全力,甚至还豁出了性命去,这事情,你不提,我也放在心上。不过也想让你知道,他不是蠢人,知道为什么拼命,也知道为什么相信我们。既然如此,你即便是不相信,也请祝愿我们,在这一战之中,最终能够活下来。”
刚刚冒出头,我就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闷雷一般的炸响,整个空间的炁场都为之紊乱,就连屈胖三给我指点的卦门方位,都变得一阵模糊。
不知道和_图_书过了许久,旁边有人过来拉我。
砰!
钊无姬毫不掩饰地说道:“世人卑贱,皆是蝼蚁羔羊,即便是我族中人,在我眼中也是随时可以牺牲的小角色而已。为了我的强大付出生命,是他们的荣光。”
完了,她什么都知道?
它最主要的破绽,就在于容易被高手勘破,但凡精通奇门遁甲、懂得这里面门道的高手,都能够了解一二,从而确定了方向,然后奇兵陡出,陡然发难。
她苍老的脸孔突然之间,竟然年轻了几十岁,变成了一个妩媚少妇,唇红齿白,风姿绰约,娇声笑道:“我就那么讨人厌么,呵呵?”
洛小北扬起了眉头,说什么话?
屈胖三迈着小短腿,冲进了野林子里去,临走之前,吩咐洛小北:“照顾好他,不然大家都得死。”
她变美了,而给我的压迫感却更加沉重。
洛小北听到我的话语,犹豫了几秒钟,终于动身了,朝着野林子跑了过去。
我松开两人的手,直接就跪倒在了泥地里。
即便是屈胖三出力,只怕也未必能够有所改善,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依韵公子却突然站了出来。
钊无姬依旧没有动,而是指着我身后的林子说道:“我感觉到了杀气,与那日蝴蝶谷里一般的杀气。我知道你能够这般淡定地跟我说话,是因为和上次一样,都有所布置——你们在这林子之中,布了法阵,准备把我困住,然后将我击杀……”
说罢,她举起了手,一大股的黑色火莲浮现,然后迅速蔓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