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六十四章 战争已经结束了

屈胖三人小鬼大,眼睛最是毒辣,只看了一眼,便拉了一下我,说那妹子跟你有一腿?
洛小北在旁边无奈地说道:“屈胖三,你小孩子家家的,怎么懂那么多啊?”
就在这时,依韵公子突然间眉头一皱,说道:“有人过来了。”
洛小北无语地笑了笑,说恐怕她不是这么想的。
说话间,安已然骑着那斑斓巨虎冲到了我们的跟前,宛如雨燕一般轻灵地跳了下来,一下子就冲到了我的怀里来,大声喊道:“陆大哥,我们过来帮你了!”
那儿有一个直径超过两丈的大坑,仿佛被陨石砸中了一般,呈现出了一个饭碗的形状来。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时洛小北扶着依韵公子也出现在了我们的身边,那位温润如玉的男子此刻苏醒了过来,看着我说道:“刚才那一招,应该就是茅山的掌门绝学,神剑引雷术吧?”
我的心中一片空灵。
每一个音节,都敲打在了虚空之上。
屈胖三:“怕你手贱,把雷劈到我的身上来。”
刚才的那落雷之所以威力如此的大,并非我有多厉害,而是两个原因。
我忘了神剑引雷术,忘了如何射出木剑,甚至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紧接着我瞧向了不远处的钊无姬,发现她的脸上,在此刻写满了恐惧。
我没有回答。
洛小北点了点头,说你讲得也是。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地回过神来,发现雨还在下,不过却小了许多,黑压和图书压的云层散开了去,有一弯月牙露了出来,然后我的目光落到了面前的不远处。
我点头,说对。
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似乎触摸到了什么似的,过了许久,我方才回过神来,瞧见屈胖三被一大团的黑云给围绕,大呼小叫地冲到了我这儿来。
他脸上所有的惊慌失措都在那一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笑容。
我念得很快,不过每一颗字都咬得很准。
很快,我也听到了脚步声,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左右,前方的黑暗中,突然间一动,冲来了数十人。
头顶上突然有一阵炸雷想起,我瞧见屈胖三在即将冲到我跟前来的时候,突然举起了手。
我开始感觉到云层之上,似乎有一种力量在与我进行沟通和交流,随着我的语速变得越来越快,那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
但在那一瞬之间,落雷已经劈下。
听到这话儿,我立刻就是一惊,略有些慌,说道:“谁?我们是不是得赶紧离开?”
我感受到了一丝掌控天地的奇异感觉。
看着这些强壮的汉子,我微微一笑。
所以说,我做的事情其实并不复杂,差不多就是给一个大炮仗点燃火线而已。
屈胖三则吊儿郎当地说道:“过刚易折,世事皆是如此,像她这般蛮横霸道的人,终究有一日会死在战场之上的;现如今她死在了我小弟陆言,和本大人的手下,也算得上是一种造化……”
我嘴角一撇,冷冷m.hetushu.com地笑了起来,将长剑往下一劈,指向了钊无姬。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陡然爆发了出来,将所有的黑雾驱散开去,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来。
我瞪了他一眼,说滚,你也不看看人家小姑娘有多大……
洛小北瞧见我没有理她,顿时就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跑到了那深坑边缘望了一眼,然后一脸诧异地回过了头来,冲我问道:“你劈中了两个人?”
这人居然在为自己的敌人感慨,当真是个怪人。
每一把剑,都钉在了我心中的位置,化作了一个漏勺形的北斗七星阵,将钊无姬给封住了去,紧接着我陡然拔出了被雷击木剑鞘温养了许多天的破败王者来。
整个天空被撑得一片星宇明朗,所有的暮色一下尽扫,整个天地都呈现出一副狰狞的明亮之色,宛如白昼。
我挤着脸上僵硬的肌肉,冲他笑了笑,说你干嘛在我背后?
他开口说道:“定!”
我说不用,战争已经结束了。
屈胖三把从雷洞之中带过来的极品雷击木粉末给全部用在了这法阵之中,那落雷最后劈落下来的时候,威力倍增的原因,就是这个。
虎身之上坐着一个人,却正是许久未见的少女安。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她都已经挂了,谁还在乎她的想法?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呃,这http://www•hetushu•com是什么话儿,好污啊?
我眯眼望去,火眼之中,却瞧见冲到最前面的,居然是一头斑斓巨虎。
依韵公子这个时候也瞧出来了,对我说道:“这些人,应该是藤族的吧?”
屈胖三撇嘴,说比我大十多岁的老女人,除了胸不够大之外,基本上已经算是成熟了,你真的不考虑?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是浑身瘫软,差点儿就死在了这里。
轰隆隆……
她的身上,有无数阴魂在游动,驱使她凭空悬浮。
因为太累了。
黑云之上,突然翻滚不休,紧接着裂开了一个口子,一道金黄色的叉形闪电将其瞬间撑大,连成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电网如浆,呈现出了金黄的颜色。
呃……
一是天时,现在正是雷雨天,自然要比凭空引雷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再有一个,是地利。
多日未见,此刻的安似乎与之前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变化,身披霞衣、头戴羽冠的她给人的感觉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并且有一种隐隐之间的气场,与众不同。
她的脸一下子变得无比狰狞,宛如瓷器一般的莹白脸孔突然间碎裂了开来,无数的血肉迸射而出,整个人居然化作了无数的肉糜,鲜血溅射之中,她变成了一个被剥了皮的血人,然后将所有的血雾和皮囊、以及那些鬼灵充入其中,重新凝聚成了一个人形来,挡在了她的头顶上。
眼看着那并不算粗的落雷劈下,我心中还有几分忐忑和*图*书,觉得并不足以劈死对方,然而在它降临这野林子上空的时候,突然间整个法阵开始疯狂转动,那雷电在一瞬间被撑大了十倍。
钊无姬站在一棵小树旁边,双手的指甲长有一寸,每一根都锋利如刀。
我很难想象得到屈胖三居然能够在这老妖婆的追击之下,没有半点儿伤痕,但是却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因为此时此刻,屈胖三逆转大阵,将阵法的诸般力量,都用在了禁锢钊无姬的身上来。
当最后一颗字说出口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仿佛要将我的灵魂都给吸干殆尽一般,人就快要昏迷过去;而在这样的恐怖力量之中,我却咬着牙,让自己保持清醒。
不过这一会儿时间,我勉强感觉到有一些力量了,至少能够稳稳地站在地上来。
屈胖三摇头,说不知道,尼玛早知道用一半的雷击木粉末就好了,这威力太大了,连我都差点儿给弄得魂飞魄散了去……
她停住了。
我点了点头。
洛小北点头说对。
我几乎是出于本能,将手中的七把极品雷击木剑射了出去。
啊?
人,终究没有雷电快。
雨渐渐稀了,紧接着收住了雨势,劈过雷的大地空气清新,含氧量丰富,就是有风吹过来,让被雨水浇得一阵湿淋淋的我止不住地发抖。
然后她开始动了,凭着这般的手段挣脱了法阵的束缚,然后朝着我扑了过来。
屈胖三捧着肚子就笑了起来:“哈、哈、哈……钊无姬那老妖婆真hetushu.com是个傻波伊,还想凭借着一个替身,帮她挡雷,然后趁机逃脱,却没想到老子把陆言的小鸡鸡弄成了大钢炮,根本就逃不过啊。哈哈哈……”
黑云之后,是钊无姬。
洛小北快活地笑了起来:“你翻一下小胖脸给我看看?”
我说人死了么?
屈胖三问里面有两具尸体?
依韵公子在旁边叹了一口气,说钊无姬是这荒域有名有数的高手,若论实力,几乎能够排得进前十,而在其余高手都隐世不出的情况下,她甚至可以算是荒域目前还露面的高手前三,若是能够走正途,必将会有一日得以悟道,成就地仙之果位。可惜,可惜了……
造化?
大雨骤然停歇。
我伸手举向了天空,然后开始念起了法诀来。
洛小北一脸惊讶地问道:“掌门绝学,你是哪儿学来的?”
耀眼的光芒充斥在了我的眼中,而一声穿透天地的雷鸣骤然炸响,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好像破碎了去。
屈胖三瞪了她一眼,说我们熟归熟,但再叫我这外号,信不信我会翻脸?
我感觉全身的力量都没有了,勉强低下头来,却发现我之所以站着,却是有人在支撑着我,而那个人,却正是屈胖三。
藤族余部的首领蚩野也带队赶到了我们的面前来,向我致敬道:“藤族战士,共三十二人,皆愿赴死。”
我的意识已经连通剑上,然后勾连着九天之上的某种力量。
屈胖三一把拉住了我,说别急,看看再说。
天地之威面前,凡人宛如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