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一章 嫂子

至于杂毛小道,他拿了五彩补天石,自然是火急火燎地去找陆左,而小妖我都不用问,肯定也跟了过去。
我说你确定跟我走?
呃……
我说那行,我得先联系几个朋友,然后看情况再说。
我说你哪只眼睛瞧见我眼珠子直了?
林佑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声音突然间就高了八度,大声喊道:“什么,陆言?你小子现在在哪儿呢?”
这才是我对屈胖三尊重的原因,当然,这尊重只是心里面的,表面上我也不能太惯着这孩子,免得他骄傲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去。
重新出现在蓬莱岛九丈崖,洛小北看向我的眼神有些古怪,许久之后,她方才开口说道:“谢谢你,我走了。”
屈胖三涎着脸说道:“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这不是应该的么?”
好吧,我连忙陪着不是,一番好话之后,方才挂了电话,思索了一番,既然虫虫回到了敦寨,那么应该没有什么事儿,我也不用太着急。
洛小北噗嗤一笑,说你说什么瞎话呢?你才多大一点儿?
这事儿固然是需要依靠据说是东海蓬莱岛前辈铸就的法阵,但也还是跟天时有很大的关系。
屈胖三说还能咋地,老子又没钱。
最后我引雷劈死了钊无姬,又将临湖一族的聚集点划作了我的私人领地,就连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在我这儿,也只不过是一扔角落的小玩意,这个时候,她方http://m.hetushu.com才晓得认真地审视起了我陆言这个人来。
我很慷慨地将这玩意给了洛小北,毕竟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
本来我第一时间应该是找虫虫的,然而她并不太喜欢通讯工具,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联系到她。
屈胖三一脸委屈地说道:“小北姐姐,我若是跟你走了,相处时间久了,然后爱上你了,可该怎么办?”
林佑这个时候已经完全醒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你小子留了一份书信,转身就离开了,知不知道虫虫找你都急疯了?现在悄不作声又半夜来一个电话,你到底想要干嘛呢?”
洛小北走了,屈胖三蹲在我身后,说唉,咋了,舍不得么?咋眼珠子都直了呢?
林佑气势汹汹地说道:“我操,陆言你特么的跑到那个鬼地方干嘛去了?我是说,你这些天突然消失不见,到底干嘛去了呢?”
我说在你老家附近,烟台。
我听到他提起虫虫,赶忙问道:“老林,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问你一句,虫虫现在在哪儿?”
这东西的功效神奇,即便是一半,应该也能够解决洛小北的问题,所以她倒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萧璐琪说应该是吧,我也没有具体问,是我堂哥让我转告你的,说你小子到时候要是能够回来,最好是去负荆请罪,跪在虫虫面前请求原谅,要不然多好的姑娘,都得跑掉。
和-图-书这个疲赖的熊孩子,我也是无语了,一阵翻白眼,结果他又问了,说怎么样,接下来该干嘛去?
我苦笑,任这两口子将我好是一通臭骂,然后才说道:“这件事情,一言难尽,我到时候有机会了,当面向二位解释。”
我心中一跳,赶忙问道:“她师父那儿?是敦寨么?”
他的插科打诨倒是让洛小北收拾好了情绪,然后认真地对我说道:“陆言,之前的事情,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和小聪明,或许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至于那毒龙壁虎的心脏,多谢你,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够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
我当时都没有在意,随手扔进了乾坤袋中,没想到这玩意居然就是洛小北一直找寻而不得的东西。
他布置了一切,却将最关键的部分,交给了我。
屈胖三撇嘴,说什么老朋友,莫不是老情人?
“陆言?哦,陆言啊……”
屈胖三梗着脖子,一脸认真地说道:“爱情就是爱情,与年龄无关,与性别无关,与种族也无关……”
熊孩子嘛,该教育的时候,还是得教育的。
洛小北摇头,说他不肯跟我走,我何必自找没趣呢?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发生了陡然的变化,先是我亮出了手段,获得了临湖一族的信任,紧接着又在蝴蝶谷中断然逃离,随后又与藤族蚩老爷子联手对抗临湖一族,甚至连她的靠hetushu.com山蒯梦云都被算计了去。
我说你到时候见着了,不要流口水,不要动手动脚,也千万不要往我媳妇的胸口里凑,知道不?
他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及时后来知道了我与陆左之间的关系,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
辞别了依韵公子和安,以及藤族和小香港的众人,我们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深夜离开了,依旧是当初出现的那一片区域,而洛小北也是投桃报李,将来往这荒域和九丈崖之间的方法告诉了我们。
小人物改变世界,而在那一刻,小人物也终于有了超越常人的见识。
我不知道这家伙哪儿来的这么大火气,郁闷地说道:“老林,是我,陆言。”
我苦笑,说这个啊,一言难尽。
林佑还没有说话,电话一下子给抢了去,萧璐琪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说陆言你小子还好意思问虫虫姐在哪儿?悄不作声地扔下她,一个人就跑了,你到底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跟什么野女人跑了呢?
不过想起五哥,也就是杂毛小道的小叔,他手臂也有类似的问题,我还是留了一小半。
屈胖三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说真的么?咱嫂子长啥样?
对于这个,屈胖三大包大揽地告诉我,他全都知道,小意思。
至于虫虫,她之所以不跟着去,估计是生了我的气。
对于洛小北,我说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但依韵公子www•hetushu.com却是一个让我仰慕的人物,看在他的面子上,我终究还是没有在这上面为难。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家伙越来越信任了。
洛小北对我态度的转变,也代表了我在荒域之中一点一点的变化,虽然这些变化并不是肉眼可以看到的,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知。
而最让我深有感触的,则是与钊无姬的那一战,当天雷砸落下来的时候,我心中突然间就生出了一种俯仰天地的强烈感悟。
听我说得挺有诚意的,萧璐琪方才说道:“就知道你会找我们,告诉你吧——虫虫回她师父那里去了,至于我堂哥,他去了臧边。”
这个时候是凌晨三点多,我打了好久,电话那边才传来林胖子迷迷糊糊的声音:“喂,谁特么半夜打电话过来啊,你要跟我说你是一卖保险的,或者是劝我买股票基金的,信不信老子人肉你,操翻你大爷?”
这个得哄,不过如何哄,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想好,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
若不是依韵公子从我这儿得到了消息,说不定她还没有被救出来。
屈胖三嘻嘻笑,说看样子是不丑啊,既然如此,那还犹豫什么,玩……啊不,找嫂子去!
我也不当这家伙是小孩儿,直言说道:“我有女朋友的,好吧?”
说罢,我也带着屈胖三离开了九丈崖,在岛里走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景区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然和*图*书后拨打了林佑的电话号码。
提到杂毛小道,我想起他一屁股的风流债,忍不住笑道:“他还好意思说我,先管好自己吧。”
我没好气地说道:“咱嫂子?你这小子一向不都是牛皮哄哄的么,啥时候认我当哥了啊?”
越了解,越觉得不可思议,却又不得不佩服。
屈胖三说你不会喜欢那小娘皮吧?不应该啊,我感觉你应该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啊?
我知道自己拥有了一种改变世界的力量,而这机会,不但是那个老道士给的,也是屈胖三给我的。
我擦……
屈胖三瞧见我沉默了半天不说话,在旁边贼眉鼠眼地说道:“怎么,是不是我嫂子长得太丑了,你怕吓着我,所以有些忐忑,不怎么赶回去?”
我指着屈胖三,说你不跟他一块儿?
洛小北所说的毒龙壁虎心脏,其实就是我在蝴蝶谷时弄到的一小玩意儿。
萧璐琪怒声说道:“你敢说我堂哥?”
一开始我们见面的时候,她对我一直很瞧不起,直以为我是她姐姐派过来的小跟班儿。
至于后面眼花缭乱的变化,更是让她目不暇接,随着我一点一点地站住了脚跟,她却给临湖一族的人当做了奴隶抓了起来。
我们在九丈崖跟前,与洛小北辞别,瞧见她身形轻逸地飘飞离去,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慨。
我呸了他一口,想起我袋子里还有半截毒龙壁虎的心脏,终于下定了决心,说走,我们去金陵句容,先找一位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