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三章 无人知晓的会面

萧家三叔也说道:“你没见过,我却是瞧进一眼,觉得那女孩子秀外慧中,是个感情很内敛的性子,未必会表现出自己真实的情感来。”
笑罢,萧家三叔谈起了一事儿来,说我们碰见的那洛飞雨,她当年脱离了邪灵教之后,一直行踪飘忽,罕有露面,不够传说此人已经加入了东海蓬莱岛,成为蓬莱岛当代海公主的门下弟子……
他骂了一声“妖孽”,便拿着纸条和那半块毒龙壁虎心脏就跑到后院去煮药去了,而萧家三叔打量了一会儿屈胖三,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问出口来。
姜宝也犹豫了一下,方才回答道:“一言不发。”
这两位轮番安慰,我也不能不识好歹,连忙拱手笑道:“得了,我知道事在人为,你们不必给我灌心灵鸡汤了。”
我瞧见萧家三叔和五哥的表情,他们应该是知道的。
姜宝回忆了一下,告诉我道:“虫虫姐风轻云淡,什么都没有说,反倒是小妖姑娘大吵大闹,说你推卸责任,擅作主张,一点儿组织纪律性都没有……”
萧家三叔瞧向了姜宝,而那少年也是一脸委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明明还在我跟前儿的,结果一转眼,人就不见了;我到处找,才知道他跑进了房里去。师爷他平日不见外人,就连最喜欢的小师妹也不见,也不知道怎么的,却更他聊了起来,还挺欢的……”
不过我还是问道:“那么接下来呢?”和图书
我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低落起来,不过又有些不甘心,问她难道一点儿都没有问起?
五哥很是认真地念诵了一番,结果越砸么越不对劲,瞧见平日里挺严肃的萧家三叔都噗嗤一下,忍俊不禁,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一熊孩子给忽悠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准备教训一下这家伙,结果瞧见屈胖三纯洁无邪的双眼,到底没有扇下去。
屈胖三哇啦啦大叫,说要死了,要死了——陆言你的大爷,有话好说,别扯耳朵。
萧老爷子自然不会跟他说这些,不过终究还是留他聊了一刻多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萧家三叔和五哥,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那日我离开了,虫虫是个什么反应?”
我摇头苦笑,说后悔到没有,只不过觉得奇怪,按理说虫虫应该不会这样的。
我心中恼怒,立刻说道:“这小子真不省心,怎么到处乱跑啊?”
我听到,脸上顿时就愤怒了起来,骂道:“这个不抽两鞭子就要翻天的熊孩子,我去把他拉出来!”
我们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又听到一声“吱呀”的关门声,紧接着屈胖三这疲赖的熊孩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瞧见我们,理所当然地招呼道:“哎呀,都在啊?”
这事儿常听人提起,但却没有听人解释过由来。
杂毛小道和小妖肯定是去日http://www.hetushu•com喀则的白居寺了,不过这事儿牵扯到一些内幕,姜宝不知道应该正常。
屈胖三进了萧老爷子的房间里去了?
萧家三叔无奈地回过了头来,冲着我们摆了摆手,轻声说道:“老爷子难得有这样的兴致,别扰了去,我们在院子里等着吧。”
听到这回答,我顿时就急了。
呃……
我被姜宝一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颇为尴尬,而这时萧家三叔则出来圆场说道:“不如我来问一下吧。”
屈胖三举起了手中的字条,说道:“幺儿是哪个?你老子写了一张药方给你,让你按方抓药,煎汤服用,效果最佳,三日之内会有反应,长则三月,短则四十几天,你就可以用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了……”
萧家三叔见我去意已决,也没有多劝,与我拱手,说陆言,日后若是有用得着你三叔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了。
我听得如痴如醉,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那边的房门“吱呀”一声,竟然被推开了。
听到姜宝的话儿,我并没有什么感觉,但萧家三叔和五哥却显得十分惊讶。
五哥也不敢问,毕竟能够让老爷子另眼相待的,谁知道是什么关系?
我说咋地,还有啥话好说,你还能说破天去?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就跟他讨论了一下泡妞的技巧,我们总结了一下,叫做——萝莉有三好,清音柔体易推倒;御姐有三好,啤酒http://www.hetushu.com洗澡吃嫩草;女王有三妙,木马蜡烛皮鞭操……”
屈胖三炸了眨眼,说你真想知道?
姜宝在萧家三叔面前,颇为知礼,垂手躬身,恭敬地说道:“请讲。”
我苦笑,说家里面还有一妹子得哄呢,咱们来日方长,江湖再见。
我这边刚要动,姜宝却拦住了我,开口说道:“师爷他似乎挺喜欢他的,且等等吧。”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就揪起了屈胖三的耳朵,大声骂道:“你个小屁孩儿,叫你别乱跑,你不听就算了,还跑去破了萧老爷子的静功……”
我有些听不懂,说蓬莱岛是什么玩意儿,海公主又是什么玩意?
两人顿时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呃,屈胖三,你确定你真的是这个时代的人么?
要是冒冒失失,惹恼了老爷子可该怎么办?
我闭上眼睛,几乎能够想象得到小妖当时跳脚的样子,却无法想象看到纸条时虫虫那风轻云淡的表情。
他放下了茶壶,转身欲走,我赶忙拦住他,说道:“姜宝,我有事找你问。”
姜宝低声说道:“小妖姑娘本来是极力邀请虫虫姐跟她一起走的,结果虫虫姐说太累了,想回家歇息一下,然后一个人离开了,据说是回了陆左的家乡;小妖姑娘和克明师兄送我到了金陵之后就自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啊?
萧家三叔虽然在修行上并没有给人予杂毛小道那种强烈的逼迫感,然而却http://www.hetushu•com是一等一的学识之士,对于修行界中的典故往事,随手拈来,皆成故事。
要晓得,如果虫虫气急败坏,那说明她的心里面是有我的,越是在乎,方才会越是心慌意乱,然而她的反应是一言不发,无动于衷的话,只怕对我可就真的是失望了。
喜欢屈胖三?
他走到萧老爷子的房门前,高声唱喏,求见老爹。
五哥一路小跑过来,接过纸条,认真打量了一下,然后问道:“老爷子还说了些什么?”
三叔和五哥一直把我送到了村口,又委托邻居帮我们送到了附近的长途汽车站才罢休。
五哥说我没有见过那妹子,不过我觉得姜宝到底年少懵懂,对这男女之事看得并不透彻,或许有一些他并不了解的事情发生了,他却不知道,所以你也别太灰心。
五哥刚才都问得灰头土脸了,他是聪明人,实在没有必要受着熊孩子的闲气。
我沉默了一会儿,姜宝将我没有再问,便赶紧离开了,五哥瞧见我一脸惆怅,便给我倒了一杯茶,说怎么的,后悔了么?
这屈胖三当真是个惹祸精,我这才稍微一转身,就闯下这么大的祸来,我瞧见东西也送到了,便不敢久留,向萧家三叔告辞离开。
萧家三叔有些奇怪,说为什么不多坐些日子,等等你五哥恢复断肢再走?
我虽然没有见过这位萧家老爷子,也知道教育出萧家三叔、五哥、应颜长老和杂毛小道这些世间俊杰的长辈,绝对是眼高于顶http://www.hetushu•com的人物;屈胖三何德何能,能够在片刻之间,就赢得人家的喜爱,不惜破了静功呢?
我点头,说别卖关子了。
屈胖三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他让我转告你——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飞灰湮灭……”
不是说他老人家身体欠安,很久都不见客了么,屈胖三到底是在干嘛呢?
萧家三叔也是闲着无事,便跟我说道:“东海蓬莱岛,与天山神池宫、苗疆万毒窟并成为天下三大修行圣地。当然,这是唐宋之年的事情了,不过故事却一直有所流传,别的不表,这东海蓬莱岛据闻被称通天教主的碧游宫,通晓天下精怪修行之法;不过也有一种说法,那东海蓬莱岛乃先秦方士徐福出海所建——不管如何,那东海蓬莱岛都是确实存在、并且影响世俗的修行力量,而蓬莱岛中势力虽然众多,却以海公主为尊……”
结果足足喊了好三声,里面都没有人理他。
我问为什么,五哥斟酌了一下,告诉我道:“这个啊,我父亲近年来在修行一种静功,宜静不宜动。这种功法虽然不如佛家闭口禅,但别说外人,就连我们这些家人,十天半个月也难得说上一句话。因为每一句话,都会对他的修行有折损,所以……”
回到院子里来,梧桐树下的石桌前,我们各自安坐,姜宝十分贴心地给我们沏了一壶茶来。
回程的路上,我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那熊孩子,说老爷子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