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六章 油盐不进

白处长冷声说道:“梭子门虽然跟邪灵教鱼头帮张家界分舵有一些过往,不过现如今也算是正经宗门,齐万三的两个徒弟还在湘湖省局供职。这件血案一出,立刻引来了上面的高度重视,组成了强大的专案组,并且连通各地有关部门进行稽查。很快那位卧底的同志就被找到,并且提供了你的画像来,经过技术还原,现在已经很肯定是你作案了。当然,我们找你过来,也是希望你能够交待你的同伙,以及夺姹珠的下落,好戴罪立功,减缓些罪恶。”
白处长断然否定了我,说错,你绝对不在烟台。
我明白了。
那人犹豫了一下,嘿嘿一笑,说哪有,我可没有那心思。
白处长说谁说不是呢,我家那败家娘们儿——咳咳,你到底还是不承认对吧?
我凝目一望,发现那纸上有一男子,剑眉星目,的确有七八分像我,不过……
我说你这么费心费力地帮他们办事儿,结果就落这么一下场?
那人恭恭敬敬地说道:“小姓宋,宋无期,认识的朋友送了个匪号,叫做骑马走新疆。”
那人嘿嘿一笑,说我以前在北疆那边贩货的,也做一些黑吃黑的小生意,朋友们便送了我一句话,叫做“骑马走新疆,左右四处望,没得谁敢惹,边地凶名扬”,所以就落了这么一名号。
我说不如叫做死缓?
我不慌,慢悠悠地跟他们应付着,没事跟宋无期聊天扯淡,了解一下塞外风情。m.hetushu•com
我倒也不急,一来我是无辜的,心底无私,二来我让屈胖三找了许映愚,那老头儿是这个部门的大佬,虽然退休了,但影响力总还是在的。
我说那夺姹珠是个啥子玩意,有啥作用没?
瞧见我这般肆无忌惮,并且不把他放在眼里,白处长顿时就是一股子怒火,猛然一下,手掌拍在了那审讯桌上面,然后冲着我吼道:“你老实点,知道不?”
白处长霍然站起了身来,走到了我的面前,晃来晃去,口中说道:“告诉我,六天前的时候,你人在哪里?”
或者屈胖三……
白处长阴着脸,眯眼盯着我,说陆言,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对吧?
白处长回身,从审讯桌上面抽出了一张纸来,是复印件,他拿到了我的眼前来,拍了拍,说你自己看看,这不是你,又是谁?
我说我在鲁东烟台……
白处长瞪了我一眼,说别狡辩,两撇胡子,淘宝上十块钱一副,还送胶水,你想糊弄谁呢?
而且我也不想将荒域的事情说出来,这是一个秘密,太多人知道了,反而不好。
我瞧见黄菲都给这家伙拍桌子的样子吓了一跳,忍不住笑了,说你至于么,瞧你那色厉内茬的样儿,有事说事。
一直到了第三天,我又被拉过去。
我说我钱包里面应该还有车票,你自己看咯。
白处长哈哈一笑,说天理昭昭,你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么?告诉http://m.hetushu.com你,那个跌落山崖的门人其实是我们局的卧底,他可是受过专业性的记忆训练,只要看过一眼,就能够用素描还原的,想不到吧?
再一次回到牢房里来,结果刀疤脸还在,只不过脑袋给人包得跟粽子一样。
那人朝旁边呸了一口,说操,老子上了第一回当,怎么还会上第二回?
他后面的话语却是高了八度,一下子就变得很凶起来,我瞧见黄菲在后面嘴角往上翘,似乎想笑,又得憋住,很辛苦的样子,呵呵一乐,说我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你压着我的头,我也是这么说。
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一愣,说这啥匪号?
白处长冷哼一声,说你别装傻,那夺姹珠乃两百年前洞庭湖一大蚌之中剥离的奇物,佩戴之,能够益寿延年,更妙的是能够让女子容颜永驻,六十岁宛如十八娇儿,盛名久远。
我哈哈一笑,说照我说,你这名字取得不好,宋无期,生下来就往无期徒刑那边去奔了,不如改个名字。
我说能看不出来么,一进来,也没招你惹你,就准备跟我来硬的,没人吩咐,你犯得着么?这回他们是不是跟你讲了,说把禁锢加得满满的,不要害怕,放心教训这小子就是了,对不对?
我用下巴指着那人唇边的两撇胡须,说喏,你看,那人有胡子!
离开的时候,还给我上了一道满是符文的链锁。
那人气呼呼地说道:“虽说不是m•hetushu.com呢……呃,哥,你看出来了?”
那人赔笑道:“哥,我知道你牛波伊,别打了,我害怕。”
操!
制服女黄菲与白处长两人坐在了桌子后面,白处长轻轻咳了一声,而黄菲则掏出了本子和笔来,并且将录音笔给打开。
我没有说话了,白处长却得意了起来,沉声说道:“六天前的凌晨三点钟,在张家界索溪峪的一条山道前,有一辆江铃皮卡开过,结果被人袭击,袭击者总共两人,用残忍的手段将车里面的三人杀害,其中还包括一个孕妇,另外两个一人重伤垂死,而另外一人跌落了山崖,反倒得以逃生——回忆起什么来了没有?”
那家伙赶忙坐了起来,一脸委屈地说道:“哥,咱别来武的了,我跟你认错,昨天那是我不对,求求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我瞧见这家伙服服帖帖的,点头说道:“知道怕就好,都是老江湖,说不定以后还见着,没必要跟人当狗,还弄一身骚。得,认识一下,我叫陆言,你呢?”
我笑了,说你倒是个聪明人,说句实话,不管他们怎么弄,你要是敢惹我,只会比上回更惨。
我哈哈一笑,没有理他,而是拖着大铁球回到了床边来,盯着那个躺在床上挺尸的家伙说道:“喂,你既然没睡,就不要装死!”
管教一时语塞,说这个,可能是摄像头坏了……
我冷然一笑,说那昨天那摄像头被人盖住,你们咋也不管一下呢?
我说和图书事情的确让人遗憾,不过你塞我头上来,又是怎么个意思?
我的证人,洛小北算一个不?
我嘿嘿一笑,说他们没给你换个监房?
白处长猛然挥了挥手,说那是你这两天的事情,我问的,是你六天之前——你说你在烟台,那好,你告诉我,你在烟台干什么,在哪里?有人证还是物证?住酒店的话,哪家酒店,不住酒店的话,有人帮你作证么……
宋无期说啥名字?
我没有话说了,那个时候我特么的在荒域,不过这种事情,跟这帮酒囊饭袋说起,他们未必愿意采信。
杀人不杀人,这个我不晓得,但是被人把他关在这重刑室里,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说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讲人话。
我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黄菲,似乎感觉这个女人的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哪儿听过一样。
砰!
我说你是个汉子,咋落在这儿了呢?
这两人聊上了呢,嫌隙就少了许多,我也不问找宋无期给我教训的那人是谁,安然自若,宋无期问起我的事情,我直说是被冤枉的,他古怪地笑,以为我跟他一个德性。
那人叹了一口气,说唉,老子也是为了兄弟义气,北疆待的好好的,结果一跟着的小兄弟被人欺负,八十六岁的老奶给人活生生气死,又没有人管,就跑到了这儿来,手起刀落,废了那几个恶霸。原本想走,结果那小兄弟受不住气,把人都给杀了。得,这一下就栽了,给人弄到了这儿来。
白处长说你真是http://www.hetushu.com个犟驴啊,好、好,你等着,等湘湖那边的专案组过来,把你带走,到时候当面对质,你就后悔现在没有坦白了。
我靠,我是真的被冤枉了好不?
我说你杀人了没有?
怎么是她?
白处长冷然一笑,继续说道:“那辆皮卡车里面拉着的人,其实是永定大户、梭子门齐万三的妻儿和门人保镖,护送一批财物离开,而那财物之中,有一件宝贝,叫做夺姹珠。就为了一颗珠子,你陆言居然就做出那般伤天害理的事情来,还敢不认?”
我呵呵一笑,说没想到白处长还用淘宝呢?
我闭上了眼睛,说对,我也很期待呢。
我说你到底想说个啥?
宋无期翻着白眼,一脸郁闷,而我则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说哦,原来是女人用的东西,你觉得我会为这东西去杀人越货么?
白处长见我油盐不进,怎么审都没有结果,叫人过来,把我又押回了牢房里去。
如此在这监牢里没日没夜地守着,其间又被拉去审问了两次,不过白处长没有露面,反而是那个叫做黄菲的美女主审,不找边际地问话,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很有审讯的技巧。
不过这回主审的人一露面,我顿时就站了起来。
他哭丧着脸说道:“没呢,我说了来着,结果他们就是不愿,让我在这里好好待着。”
啊?
铁门关上的时候,那管教还警告我道:“别欺负狱友啊,我们那摄像头全天24小时监控,随时都能够看到你们行动的,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