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八章 权势脸孔

我瞧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坐回了靠墙的小椅子上来,淡定自若地望着周遭那些拿着枪支、一脸警戒的工作人员,平静地说道:“都举着枪,累不累?不然歇一会儿?”
会议室外面人满满,里面的人却不多。
这年轻人正是在我家门口蹲到我的那个,他一脸尴尬地说道:“你的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凶手不是你,是我们工作的失误;现在许老在会议室那边,说要见见你,我给你解开这个……”
什么?
呃……
一个是久违了的许老,而另外一个,则是屈胖三。
原本还显得淡然自若的许老双眼一睁,身子一下子就直了起来,沉声问道:“你在这里,还被人暗杀了?”
这就是权势的魅力,即便是退下来了,但是他的门生故旧却遍布天下,由不得那倨傲的白处长不慎重。
我这一进来,拖着手铐脚镣铁球一大堆,哗啦啦的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就集中了过来。
旁人或惊或愣,而唯独白处长是大惊失色,慌忙走到了门口来,冲着带我过来的年轻人姜熠喝道:“你怎么办事儿的,怎么给陆先生弄成这样,还不赶快解开来?”
好家伙,居然用上了“您”。
姜熠被他一阵狗头喷血的臭骂,当着这么多人,又没办法解释,脸一下子就憋得通红起来。
我逗弄了一会儿这些看守,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有一个跟在白处长身边的年轻人一溜烟跑www.hetushu.com了过来,满脸堆笑地说道:“陆言先生,陆言先生,抱歉抱歉,这一切都是误会,是我们工作的失误……”
我在这老头儿面前摆不起架子,不提修为,人家是我师父的师父的师叔,相差那么多辈分呢;再有一个,他刚收了一个女徒弟,叫虫虫。
我后背靠着墙,淡然说道:“讲句实话,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指着脑袋,因为我总是怕有人手滑,扣动扳机——砰!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来处理,真的很蠢,我的意思是,左边这位兄弟,你若是搞不明白情况,我也不怪你蠢,但是至少吧保险给扣回去好不?要不然你有什么心理波动,一不小心扣动扳机,我到时候杀了你,算你的还是我的?”
会议室不算大,一个大圆桌,可供十来二十人开会,而在长桌的主位前,坐着两个人。
他陡然大怒了起来:“找人来查啊,找人来查啊,你们没有脑子么,赶紧找人过来查一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敢在我们的监牢里乱来,这个还要我来提醒你么?”
这位先生的前倨后恭并没有让我释怀,我向后退了一步,淡然说道:“还是算了,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觉得还是戴上这身行头比较自在一点儿。像我这样的重刑犯,要是跑了可该怎么办呢?”
话儿说到最后的时候,一下子就变得无比阴沉了起来。
我还待再为难他www.hetushu.com一会儿,这个时候安然坐着的许老终于发话了:“陆言,闹够了没有?”
许老在总局那么多年,什么事儿没见过,瞧见我这一身打扮,眼皮翻了一下,脸上却是面无表情。
老子就是睚眦必报,你特么的有种就过来咬我啊?
许老没有再理我,而是转头过来,看向了白处长,说道:“小白,这种事情,你刚才怎么没有跟我说起呢——是不方便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白处长抢过了钥匙,从我“温和”地一笑,说道:“陆先生,对不起,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抱歉,我给你开……”
他慌忙将枪口低垂下来。
既然是私仇,你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不痛快。
就在这时,跟着他的那个女同事也匆匆赶来,对年轻人喊道:“姜熠,你在干嘛啊,处长都急疯了,在催呢?”
听到白处长跟那人的谈话,我的心情顿时就是一松。
他又伸手过来,结果我一拦,说不过呢,我是被白宇大张旗鼓给逮进来的,在这鬼地方吃了一顿生活,我不介意;但是在我们村儿,估计所有人都知道我陆言是个什么杀人凶手了,这事儿不说清楚,我觉得我还是戴上这玩意自在一些。
白处长被许老凝望一眼,浑身直哆嗦:“许、许老,事情刚刚发生,我这也是没有来得及汇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情有些古怪,白处长在慌乱之中,一眼就瞧了出来,皱着眉头说和_图_书道:“你认识许老?”
屈胖三那小子诡异地一笑。
而那一天,就是这一刻。
不过屈胖三到底还是做了一件好事情。
除了这两位不速之客,白处长在,审问过我的白合也在,另外还有几个看上去挺威严的中老年人,估摸着是这个监狱的领导之类的。
面对着白处长的疑问,我反倒是显得十分平静,微微一笑,说白处长,是非曲直,何必多言,还是那句话,心底无私天地宽,你说对吧?
白处长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起来,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吩咐旁边的人说道:“看好他!还有,把牢房清理出来……”
这一路走,离开了阴森潮湿的地下监牢,来到了外面一栋不起眼的三层小楼前来,又被带到了一个门口挤满了人的会议室前来。
他转身欲走,我却忍不住讥讽道:“监房里面有毒气,至于是什么毒气,不是应该找人检查一下么?如此火急火燎的清理,白处长这可是在毁灭证据?你是准备掩盖什么吗?”
这玩意戴着累,走得慢,说句实在的,挺折腾人的,若是简单的公事,我也就不会摆出这模样了,不过那天我已经跟白处长说了,你抓我,只要手续齐全,我就服从,这没错,但你若是私底下弄来弄去,那就是私仇。
我说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那日我虽然对屈胖三有所交代,但是那话儿私密,自然是低声细语,他并没有听到什么,也不知道事情竟然坏在http://www.hetushu.com了一个两三岁的小胖墩儿身上。
于是在几人的簇拥下,我带着手铐脚镣,还有两百斤的大铁球,一步一步地朝着外面走去。
白处长的脸如死灰,而旁边的工作人员还在问:“白处长,我们是……”
人家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就他一个人实诚。
除了屈胖三,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他。
年轻人一听,赶忙点头哈腰道:“对,是这个理。”
我瞧他这模样,跟我以前跟人打工的时候,给老板背黑锅时几乎是一样儿的,心中不由得一软,说道:“走吧,想必许老也等急了。”
年轻人一脸尴尬,犹豫地说道:“这个、呃,这个啊……”
在这样的气势之下,旁人纷纷变色,而我也低下了头,说谁说不是呢?
我摇了摇头,说许老是前辈,他叫咱,的确该见。
年轻人有苦说不出,尴尬得直抓头发。
我说别,我还没有老掉牙,用不着人扶。
那人一阵哆嗦,下意识地左右一看,才发现旁边的老油条居然都将保险给合上了。
许老退下来之后,穿衣打扮,跟寻常的乡下老头基本无异,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色中山装,脸上满是皱纹,然而人不可貌相,他往那儿一坐,整个人就仿佛是世界的中心一般。
这家伙也来了。
那些人一动也不动,紧紧地瞄着我,也不说话。
不过我是晚辈,还是可以耍赖的,于是故作委屈地说道:“许老,你说我招谁惹谁了,平白无故就给当着我父母hetushu.com和全村人的面给押走了,关在这里好几天,疲劳轰炸不说,还差点儿给人在牢房里面弄死了,又是毒气、又是暗杀的,我若是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拍一下屁股就走,一点儿说法都不给,我还算是个男人么?”
众人的反应皆不一样。
眼看着这一身负担就要被解开,我却并没有让他如意,抬起了手,说先等一等,你干嘛?
就这一点,我这辈子估计在他面前都直不起腰来。
然而他终究还是来了,不但来了,而且时机还这般古怪。
白处长被我这么一弄,尴尬地快要哭了,还强作镇定地说道:“这个,啊,这个,不是的……”
说句实话,我没有想到许老会亲自来,在我的猜测中,像他这样的大人物,只需要稍微打一个招呼,事情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过来抢姜熠手中的钥匙。
年轻人知道我要给白处长难堪,没有再劝,只是凑上来,说我扶您。
这许老坐在那儿,就好像一乡下小老头儿似的,然而他双目一凝,我顿时就感觉一股磅礴的气势陡然升起,周遭的炁场都是一阵晃荡,这才知道他的恐怖来。
他一路小跑,来到了我的面前,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然后掏出了几把钥匙来,对我说道:“陆言先生,我给你开锁,对不起哈!”
他把旁人骂得狗头喷血,然后一挥衣袖,匆匆离去。
但是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的,自然不是蠢人,如此前后一番思量,并不难发现前后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