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十二章 惊天之变

我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而我老哥的工作,就是过去挖鸟屎,然后卖给发达国家做肥料。
呃……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我哥到底还是没有改掉自己的性子,当时因为家庭困难,主动退学的他在江城打了一年多的工,然后就在职介所的忽悠下,办了护照出了国,去了南太平洋一个叫做瑙鲁的鬼地方。
果然,电话那头的白合噗嗤一笑,说你就别装了,我查过你家的档案,你还有一个哥哥,叫做陆默,八二年生人,早年间办了护照出国,就一直没有再回来过,别人问你父母,得到的回答都是在国外,但据我所知,他已经很久没有跟你们家里联系了,算是失踪了,对吧?
白合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别想太多了,也千万不要想着跟有关部门对抗,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帮什么样的人。”
我抬起头来,先是看了一眼屈胖三,然后说道:“你这是同意我和虫虫的事情了?”
在张家界索溪峪那儿,残忍杀害梭子门齐万三的妻儿和门人,并且抢夺了包括夺姹珠的两名匪徒里面,有一人长得跟我实在是好像。
我心头一跳,嘴上却胡扯:“对呀,我这才想起来,天底下居然还有这么像的人,真是奇怪啊……”
我也不知道我那个在地里折腾了一辈子的老爹,是怎么知道这么一句话儿来的,不过这的确是m.hetushu.com我和我哥陆默名字的来源。
我也不知道是我哥骗家里,还是我哥被人骗了,总之他消失在这个世间了。
别人不知道,我跟蓝天却见过面,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对他的修为却有一定的了解。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一直对白合身后的那个男人,抱着很大的敬畏之心。
白合说没然后了,你遇刺这事儿,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查清楚了,会告诉你的;再有一个,张家界索溪峪血案,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也会在原则允许的范围之内,向你提供一些你感兴趣的信息。我也希望你有什么情况,主动向我汇报,放心,我不是你的敌人。
她有些不耐烦地问我,说怎么了,事情肯定会查清楚的,不过你也得给点儿时间啊,我又不是这儿的地头蛇,方方面面都得捋顺的,别拿着鸡毛当令箭,随便发号施令啊……
老廖那边的消息让我感到无比的震惊,就在一个月之前,当地政府军以勾结匪军的名义,向寨黎苗村发动了进攻。
瞧见我像呆头鹅一般的发愣,许老忍不住笑了,指着我说道:“其实我对你和虫虫,一直都不太看好。”
然而当我说明了来意的时候,老廖却语气沉重地说道:“陆先生,你真的不知道寨黎苗村发生的事情么?”
好像活在梦中。
许老不管我的情绪起伏,继续说道:“我不是说不喜欢你,而是一直觉得,你和虫虫之间的关和图书系呢,有点儿奇怪,那就是她一直在做主导,这种情况很危险。不管怎么说,虫虫都是一个女人,她表面上装得再坚强,再有主见,心底里也是又柔弱的地方。如果你硬不起来,一切都要她来帮你扛,说句实话,我觉得她还不如找一儿子。”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我愣了好半天,方才把手机拿开了去。
果然,刚刚把我捧起来,又摔了下去,这个实在是让人郁闷。
许老平摊双手,说我反对也没有用啊,不过话说回来,你首先得找到她才是。
等她噼里啪啦说完之后,我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只要没有人捆住我的手脚,暗杀什么的,我基本上是不怕的,至于杀我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不关心;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一下张家界索溪峪这事儿的进展。”
听着我和虫虫从南方省辗转到了江阴,又奔赴鲁东,走阴阳界,过黄泉,诸般周折,然后我又单骑奔赴荒域,这一系列的经历,许老一直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我不敢告诉父母,害怕他们担心,思来想去,只有从白合那边套一下话儿。
因为她告诉我白合不是什么好人。
白合说专案组今天就撤了,事情发生在中南地区,西南局这边只不过是协助调查而已,那个白宇自己大包大揽,想要在王朋局长那里表现,才有了这么一出。说句实话,我早就知道跟你无关了,本来想撤了的,结果又给你这件屁事给和-图-书缠住了,许老都发了话,我还能咋地?
这种用手工年糕做的食物,我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吃过了,闻到香味就忍不住流口水,厚着脸皮讨了一碗,然后蹲在屋前,一边扒拉,一边跟许老汇报思想工作。
一直到马海波跟我提起这事儿来。
好家伙,我什么都没有开口呢,这一通话下来,搞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至于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扑朔迷离的,弄得我都快要有点儿崩溃。
我虽然联络不上雪瑞,但却记得向导老廖的电话。
说句实话,我对这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人,心里面一直抱着一点儿隐隐的敌意,至于为什么,我觉得估计还是受到了小妖的影响。
许老点头,说你能够自强,这点让我很欣慰,像是件男人办的事儿;特别是你把我这老哥带回来,所有的罪过,我都当做看不见了。
后来我听我母亲说,大概是找过算命先生,说我老哥太活泼聪明了,希望他的性子能够沉下来。
呃……
我愣了一下,说不知道啊,怎么了?
白合愣了一下,说哦,你还关心起这个来了,你不是恢复清白了么,问这个干嘛?
我不敢说起我的怀疑,只是问道:“当然得问一下,平白无故把我抓进去,我还不能了解一下案情么?”
这女人倒是并不避讳什么,我沉默了一会儿,说算你狠。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回到床上躺了下来,然后拿起了和_图_书手机。
我说然后呢?
别人说一个地方不咋样,便形容为“鸟不拉屎”,而那个瑙鲁最大的资源,则就是海鸟拉的屎。
整件事情发生得很快,这个不幸坠崖的卧底蓝天,就是给那人一掌击飞的。
白合说我们办事情,需要跟你解释什么吗?是,张家界索溪峪血案跟你没有太多关系,但是你身上还是有很多小秘密的,既然白宇那蠢货把你给抓起来了,我正好趁机研究一下……
当下我就打了过去,很快就跟老廖取得了联系。
接到我的电话,白合有一些惊讶。
所以他叫陆默,至于我,则是希望我这闷性子能够活跃一点儿,多说话。
说完这话,她居然直接就挂了电话。
结果在江城蹉跎多年的我才知道,之前的那个职介所根本就是一个骗人的黑中介,什么瑙鲁,完全没有这么一个项目。
气质决定修为,即便是相差,但也差不太远。
然而从我接触的那几个人来看,事情仿佛又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子。
这女人太聪明了,我有点儿后悔打这个电话了。
所以我叫做陆言。
听到许老的这句肯定,我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现实。
我一听,顿时就恼了,说我擦,你早就都知道了,还在旁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一脸怨念地望着许老,想着你老人家说话这样的直白,真的好么?
老廖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说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寨黎苗村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前往江城的原和_图_书因,就是想找到我哥。
这成百上千年的积累,使得鸟屎成为了一种最重要的资源。
等我讲完之后,他方才淡淡说了一句话:“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选择的。”
白合悠悠说道:“你打这个电话过来,无非就是想问一下,那个长得跟你那么像的男人,到底是谁,对么?”
残忍杀人的就是那家伙,但像我的这人修为也十分厉害,在场的人里面,几乎没有人能够挡得了他一招。
我还以为他会把我一通臭骂,结果没想到还获得了认同,什么情况?
吃的是菜粑粑。
除了藏匿气息和身形的高手,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气质。
是你么?
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难道,那人真的是我那失踪许久的老哥?
啊?
如此辗转反侧一夜,我沉沉睡去,第二天大清早,我便骑着老爹那辆遭了无数罪的摩托车再次出发,赶到了敦寨。
一开始的时候他跟家里还有些联系,还寄了点钱回家,到了后来,就再无消息了。
经过这几天的审讯,我也从审讯人员那里听清楚了案情的基本信息,知道这两人之中,以其中的一个矮个子为首。
我把我路上的分析跟他说起,许老让我先确认一下缅甸那边的情况。
屈胖三也在旁边,不过他只吃饭不说话,这会儿都吃了第三碗,百忙之余打了个饱嗝,插嘴说道:“别这么说,陆言这同志还是蛮不错的。”
我赶到的时候,屈胖三和许老两人正在吃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