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十五章 雪瑞父亲

两人点头哈腰地道歉,说对不起,我们刚才真的是砍错人了,只以为是一位朋友,结果不小心冲撞了贵人,抱歉,真的很抱歉……
我的陡然出现,使得那两人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往旁边靠去,还有人下意识地飞起一脚,冲着我这边飞踹而来。
我瞧见这两人并没有太多真本事,而话语之间确有一些港台腔,普通话并不标准,心中一动,说你们找的是陆左?
我犹豫了一下,低声问屈胖三道:“这边什么情况,这么严?”
高个子一愣,嘴巴皮哆嗦,说你也认识我们大小姐?
地方定在附近的一间茶室,那个检察院的医生肩负的责任太多了,所以姗姗来迟,而同样;来迟的,还有我一人。
那人说为什么不会?陆左跟咱大小姐是天生的一对儿,这回咱们大小姐出了事情,陆左赶过来,也是很正常啊……
我说既然敢跟踪我,就不要没胆承认啊?
听到我的话语,高个子猛然瞪了我一眼,说你特么的谁啊?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另外一人说道:“你是不是眼睛花了,陆左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其中一个高个子眼睛一亮,说对啊。
屈胖三也有些诧异,我们刚才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不过就是绕着这外面的围墙走了几圈么,至于就派人过来查看么?
我松了一口气,说如此就好。
高个儿不敢说话了,看向了矮个子。
听到这略带一些埋怨的话语,我给他解和图书释道:“陆左最近被人给冤枉了,目前正处于跑路状态,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联系得了他,所以这边的消息,未必能够传到他的耳中。不过李先生你放心,我既然过来了,就一定帮忙处理好,别担心这些。”
李家湖皱眉说道:“哦,我怎么从来没有听陆左说过此事?”
李家湖来了兴趣,说陆左犯了什么事情?
我点头,说对,是我。
我点头,说对。
如此商定,我们跟着这两人往外面走,来到了路边的一辆越野车前来,上了车,又朝着外面开了二十几分钟,来到了一家环境还算是不错的庄园来,穿过了铁门,往里走了几百米,停下之后,高个儿去停车后,矮个儿则引着我们来到了一栋房子面前来。
他刚刚想说些什么,旁边那矮个儿顿时就恨恨地说道:“王攀你个蠢货,别人一诈你,你就交代了,你是傻啊,还是脑袋缺根弦?”
矮个儿给我介绍道:“这位姓李,是我们老板;这位姓顾,是我们老板的朋友。”
我依旧平淡无奇地挡住了去,然后将这两人的双手按住,推到了墙上去。
李家湖不置可否,说那我问你,陆左的老家在哪里?
两人走到了巷子头那儿商量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两人折回了来,开口说道:“那个啥,你认识我们家大小姐,认识我们老板不?”
两人聊着天,我一听,心中一动,从墙头滑落下来。
得到了李家湖的邀请和-图-书,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这一带的房子比较低矮,我们不动声色地躲入了旁边的巷道之中,很快就跳上了旁边的房梁上去,然后趴在上面往下瞧。
一行人在私底下见了面,李家湖毫无顾忌地说道:“前段时间抓来的人呢?”
那人轻轻吐了一口浊气,说道:“死得差不多了。”
矮个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们有什么证据?”
矮个儿说就是雪瑞小姐的父亲。
那两人一愣,仔细盯了我一眼,慌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认错人了……”
那儒雅中年伸手过来,与我相握道:“鄙人姓李,李家湖。”
高个子犹豫了一下,正想开口,结果旁边的矮个儿拉了一下他的衣角,他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我叹了一口气,说都落到这副田地了,还遮遮掩掩的,有意思么?
矮个子是个沉默的性子,不过最是冲动,听到我一说,没二话,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便是一记黑虎掏心,结果被我挡住,双手一错,他顿时就是一阵僵直,而旁边的高个子也随之而动了,抬手就是一拳。
李家湖眉头一扬,说哦,我听说你是陆左的堂弟?
我又开口说道:“在黔东南晋平县大敦子镇上,而我家,则在大敦子镇辖属的亮司村。”
我说这个没问题,我朋友刚才不说了么,我们刚下飞机,还没有住处呢,要是能一起安排,那就最好了。
我听闻,心中一跳,说到现在你m.hetushu.com们也不清楚么?
李家湖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只是在等待最终的结果吧。
我说我有没有资格,你们可以试一试。
如此说着话,没多时有一个人走进了大厅里面来,在李家湖的耳边附耳讲解了两句话,李家湖听到,满脸兴奋地说道:“我们已经搞定了监狱里面的其中一个医生,一会儿准备见一面,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一起去听一听?”
矮个子叹了一口气,说大小姐现在生死不知,我如何能够分辨你到底是不是她的朋友呢?
我说雪瑞是你们家大小姐?
我说那你们准备该怎么办呢?
一路开门进屋,然后来到了客厅里面来,这里有两个人,一个长得相貌儒雅,风度翩翩,另外一个则有几分草莽之气,眉目之间颇有霸气。
李家湖说谁说不是呢,永盛监狱现在处于高度戒严状态,很难渗透进去的。我们提前来了十天,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外围敲敲打打,得到的情报也并不准确。
高个儿给吓得不敢再说话,而这个时候屈胖三也从墙头滑落了下来,开口说道:“我操,终于找到局内人了,得,问一下他们住哪儿,我们今天就在那里凑活一宿吧。说句实话,这一天的路赶得,我的架子都快散了。”
我说你是雪瑞的父亲?
我沉思了一下,然后把我从二春那儿听到的八卦,一一讲来。
听到我的话语,矮个儿犹豫了一会儿,对我说道:“我们和_图_书两个商量一下,可以么?”
矮个儿犹豫了一年,然后对我说道:“我刚才给老板打过了电话,他说相见您一面,如果先生有空的话,能够跟我们走一趟么?”
我说你想要什么证据呢?
他点头,说对。
李家湖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之前跟雪瑞的电话一直都通着,就这次出现了一些变故。我们派人过去查探了,具体什么事情,也不清楚,跟不知道她是不是被抓了起来,又或者四散逃逸了。我这边匆匆赶来,待了十几天,都没有能够确认永盛监狱的具体情况,甚至都不知道雪瑞是否还活着……”
我说你们老板是谁?
李家湖说你跟雪瑞是在寨黎苗村里面认识的?
有两个身影快速冲到了这边来,瞧见巷道里什么人都没有,立刻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我伸手与他相握,说小姓陆,陆言。
我瞧见两人都给吓到了,叹了一口气,说我真的是雪瑞的朋友,找到寨黎苗村出了事,过来看她的。
我说你们是什么人?
我死死按着两人,然后开口说道:“你们的话,我听到了,如果你们认识雪瑞的话,我们倒是有一些可以聊的东西。”
我坦然而笑,说乡下的穷亲戚,谁会没事儿挂在嘴边呢?
李家湖突然又问道:“对了,怎么陆左这次没有赶过来?是没有得到消息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事情也许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这些八卦包括了雪瑞与陆左交往的种种过往,完和*图*书毕之后,我告诉两人,说我是陆左的堂弟,叫做陆言,雪瑞曾经对我有救命之恩。
我没有太多隐瞒,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与雪瑞的交往很简单,我当时中了蛊毒,找到了寨黎苗村,然后因为雪瑞的帮助,最终还是结了蛊毒,并且交上了朋友;这回听到出了事,就赶过来,听说寨黎苗村的人都被关押在永盛监狱里,所以就过来瞧一眼,正好碰到你们的人。我刚来,什么也不清楚,现在什么情况,还请您教我。”
我说请随意。
我摇头,说不认识,我认识雪瑞小姐的时候,她那个时候在寨黎苗村,没有提起过她的父亲。
他又问了我几句话,方才伸出了手来,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也是谨慎,事实上,雪瑞曾经跟我提起过你,刚才对了一下,发现她描述的,和你本人基本上相差不远。”
我一把抄住了这人的飞踹,说道:“两位可是在找我?”
我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随口敷衍两句,然后问道:“我赶过来,是看一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你们能够说一说最近以来发生的事情么?”
他说那我问你,在寨黎苗村的鼓楼,在哪个位置?
我回忆了一下,然后如实回答。
两人没有走,继续在这儿趴了一会儿,结果那两人又悻悻地跑了回来,一边走一边聊,其中有一人说道:“刚才那个人,真的很像是陆左。”
李家湖盯着我,说阁下看起来,却不像是穷亲戚。
高个子点头,说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