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十八章 什么节奏

我被铐住之后,给两个穿着蓝色除菌服的护工推着,往深处的走廊行进而去。
朱炳义不知道得了哪门子传承,这一年多时间来,一直致力于奔走四处,帮自己的堂弟朱炳文和夏夕赎罪,而我适逢其会,就也帮着出手,结果人是给救回来了,但那牛笑和他姐牛莉花不但不心存感激,而且还违反约定,四处宣扬,弄得我挺被动的。
光头见我回忆起来,开心地笑了,说对,我是她的朋友,以前她老公的工程,很多都是我帮忙收尾的。
护士说打了。
我瞧着这个卤蛋头,回忆了老半天都没有想起来,但瞧见他这般笃定,也不由得发虚,说你认识我?
我说哦,你觉得我是干嘛来的呢?
不同的是后来聚血蛊认我做了主人,而牛笑则被九分女夏夕抛到了荒郊野岭去,之后一直在求医问药,医治身上的后遗症。
我被人推进了里面的大厅,几秒钟之后,我重新恢复了清醒,却不敢睁开眼睛,被一路推到了大厅尽头的一个亮着绿灯的手术室里去。
呃……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头顶的灯光一阵迷离,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铁门打开,有一伙人从里面出来,与我擦肩而过。
他这话儿一说出口,我立刻就回忆起来了。
白大褂说好,准备手术吧。
光头参加过慈元阁的邮轮拍卖,自然知道这世间有许多奇人异事,这种监牢虽然能够困得住他,对那些人却和*图*书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我点了点头,接过那铁盘来,瞧见上面有坨米饭,还有些玉米粒和咖喱汁之类的,朝他笑了笑,说我不太饿。
我随手就放在了旁边的地上,仔细思量起来,而这个时候光头突然说道:“兄弟,我看你不像是被抓进来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我说呃,别的我不知道,这儿叫做永盛监狱,在仰光……
我这是初来乍到,不敢妄为,而且现在是这儿最繁忙的时候,我若是贸然动手,只怕一出去,就给人打成筛子了。
光头一下子就恼怒了,威胁我道:“兄弟你这样子就没劲儿了,如果你念及老乡情分,救我于水火,咱也就好聚好散了;但是你要见死不救,别怪我不客气。”
走廊上面有一个手术床,我被不由分说地推到了上面去,那手术床上面有手铐脚铐,与手术床合为一体,是专门定制的。
光头还待再说些什么,结果我眼睛一闭,人就睡了过去。
我苦笑,说你未必能够见得了律师呢。
包工头?
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帅气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一些莫名的熟悉。
我说请。
唉?
光头犹豫了一下,张开了嘴巴准备大叫,而就在这个时候,早已有所准备的我手掌一下挥出,堵住了他的嘴巴,然后左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脖子上。
光头说我虽然读书不多,但在外面也混了那么多年,和-图-书看人还是蛮准的——一般被莫名其妙抓进来的人,都会很狂躁,觉得自己冤枉,即便是不大喊大叫,也会找人讲述自己的悲惨。唯独你,你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这很难解释。
走廊外的灯光比这房间里面亮许多,我用手遮着眼,眯眼朝门口望去,却见两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我给抓了起来。
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你认识牛莉花她们啊?
我无所谓地耸肩说道:“你喊吧,我等着你。”
手术室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偌大的手术灯照着我。
可怜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什么命运呢……
光头翻了一下白眼,然后倒在了地上。
至于这人,我是真的不知道,估计当初一起参加过慈元阁的邮轮拍卖会,所以才会认得我。
他三言两句,我便听懂了,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估计是因为身体里面的器官跟某一单生意匹配。
光头瞧见我无动于衷,莫名就是一阵怒火,说你不仁我不义,别怪我咯?
这般想着,我便在光头对面的床上躺了下来,说我好累,先眯一会儿。
我不敢反抗,只是让小红把这些给全部吸收了去。
光头一听,顿时就发愣了,说啊,我不就是一个担保失误么,至于把我送这个鬼地方来么?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我心中思量着,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光头一拍大腿,说当然认识了,在惠州外面m.hetushu•com游轮上,你当时花了几千万买了一个蛋,我擦,我当时就震惊了,这世间居然还有这么有钱的人,一下子就记住你了;对了,你估计认不得我了,不过那个你应该晓得,牛笑、牛莉花,你还记得不?我听牛莉花说你还给她弟弟治过病……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似乎是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的,我赶忙将光头给扶上了床去,而我这边刚刚坐下来,铁门哐啷一声,就给打开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路上走着走着,就给人黑口袋蒙住,弄到这儿来了。
光头一拍大腿,说嗨,老子也是蠢,在老街胡乱帮着朋友出头作担保,结果那家伙就是一赌棍,自个儿跑了,欠下几千万的债务还不了,就把我给抓了;本来是在北边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我押送到这个鬼地方来了——这里到底是哪儿啊?
白大褂过来瞧了我一眼,对旁边的护士说道:“打麻醉针了没有?”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被我身体吸收了,一种莫名的疲惫感就涌上了我的心头来。
押送我的护工和武装人员确认了一下我的情况之后,便离开了这个手术室,而过了一会儿,那门被人推开了来,一个白大褂,两个白衣护士走进来,一边走一边笑,仿佛在说些什么高兴的事情。
我这一觉睡到了晚上,其间监狱里提供了一顿伙食,光头叫我起床吃饭,我也没有理会,等到我听http://www.hetushu.com到外面的脚步声变得轻缓,这才爬起来。
好繁忙啊,不愧是缅甸最大的地下人体器官交易中心呢……
我来到了牢房门口,铁门是封闭的,只有一个送饭的豁口,我打开隔板,往外瞧去,却瞧见这儿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的,不停有人走过。
我不知道是否该提醒一下他,而这个时候光头却反而关心起我来,说那、那个谁,你又是犯了什么事?
光头一脸疑惑,说不能吧,我这一路过来,感觉他们这儿应该是挺正规的司法机构啊,之前我跟他们提,说要求见律师,他们也是同意的啊?
我瞧见这些人的装束,有的是监狱的看守打扮,而有一部分则穿着白大褂。
我说不是我不带你玩儿,只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光头不愿意,说呸,这还得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几千万啊,我若是赔了,不得倾家荡产?不行,这事情跟我本就没有关系,我要见律师,跟他们好好掰扯一下。
光头不信,说怎么可能?我有朋友在果敢里面当官,我进来的时候跟朋友说了,他们说会尽快把我弄出去的。
他们应该在做准备工作,一直过了几分钟,方才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光头说我不知道,但是却晓得你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一定有自己的想法才对。你跟我说一下,你到底准备干嘛呢?
我说我不怪你。
光头一瞪眼,说你真不带我玩儿?
呃……
当初我、小妖和虫虫一块m.hetushu.com儿去慈元阁的拍卖游轮上面,找寻那个有可能是虎皮猫大人的蛋,船上的时候碰到了以前的狱友朱炳义,而那个牛笑则是与我一般的受害者,曾经都被关在了那地窖之中。
我一愣,说啊,为什么这么说?
光头两眼迷茫,说仰光在哪里?离老街远么?
光头又说:“我真喊了?”
我说你若是有钱,最好把那赌债给换了算,免得多生事端。
我的身上盖着白色的床单,不过显然没有怎么洗过,上面还有斑驳的血迹。
我说仰光啊,是缅甸的首都,离老街——呃,这个我这没有怎么算过,但估计也有几百公里吧?上千公里也有可能……
说完他伸出手来,而护士则给他戴上了手套,而这个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来,开口说道:“什么情况,怎么就手术了呢?等等,这节奏有些不对吧?”
我走到门口,往外面瞧了一阵,听到后面有动静,猛地一回头,瞧见那光头端着一个铁盘吗,对我干笑道:“你饿了没?我给你留了吃的。”
路上的时候,在一道铁门之前,有个白大褂弄了一管针筒,朝着我的脖子注射了不知道是啥玩意的针剂。
两人对我推推搡搡,弄出了牢房里去,我出去之前,下意识地四处打量。
光头说我知道你一定是有所图谋的,如果你不跟我讲,我现在就叫守卫过来,揭穿你!
没有监视器啊,这是准备干嘛呢?
他满心期盼地望着我,而我则开口说道:“你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