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二十一章 仿佛顺利

吱、吱……
因为重兵把守的关系,这边的程序倒是没有之前那双重门严格,屈胖三按开了电梯,然后与我走了进去,一边按动下面一层,一边开口说道:“这个地方,应该是监狱里面武装力量最集中的区域吧,至于下面,估计也还是有的,但是不多,希望能够赶紧找到人——最好还是抓一个舌头,这样会轻松很多。”
这溶洞暗道高矮不一,四通八达,墙壁上长满了古怪的植物,有的很密集,有的却稀疏得很,而这稀疏之处,又露出了上面古老的浮雕来。
叮铃……
屈胖三摇头,说不知道,我没见过,某种邪教吧,又或者是什么,谁清楚呢?
仿佛历史重演一般,屈胖三又上演了一次猴子偷桃。
我点头,说好。
屈胖三没有管这些,一直来到了尽头的一处铁门前,他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了好一会儿,方才轻轻扣动。
我下意识地紧握着手中的长剑,说好的,你也多加小心。
送人?
虽然这家伙弄得好像挺忙的样子,但我依旧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他之所以留这么一大堆人在这里,更多的则可能是想要锻炼一下我。
与负二层那种类似于医院和结合的现代建筑不同,第三层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天然存在的溶洞一般,地上是长着青苔的潮湿岩地,没有电灯,周遭的墙上点着气味古怪、泛着酸味的油灯。
这玩意跟普通小孩儿一般,就是脑袋和图书特别大,比成年人都大,夸张而古怪的比例,再加上满脸青黛之色,使得它们格外的阴森恐怖,而且我能够瞧得出来,这些玩意并非实体,而是虚无缥缈的灵体状态,但是在屈胖三手中,却怎么扭动都没有办法离开。
不过更多的是沉默。
屈胖三扬眉,说里面十多个人,而且个个都是厉害角色,就算是不怕,清理起来也麻烦得很,我们有事要办,不招惹为妙。
隔着很远一盏,幽幽如豆,平添了几分古怪的气氛。
如果是很强硬的角色,我在刚才的战斗中应该是有觉察的出来的。
他唱着戏文,人便走出了这个小厅,在这十字路口前停留了几秒钟,然后转身向左。
又或者说,杀人见血的经验。
呼、呼……
我们没话说了,继续走,前面陆续有牢房出现了,哭哭啼啼的声音也从里面传递出来。
呃……
所以那个貌登上尉,绝对没有在这里。
入眼的第一印象,是一种沉闷到极点的压抑。
一听到屈胖三说起这个可能,我立刻就想起了自己被推进第二层来的时候,在门口瞧见一个让我印象特别深的黑西装。
屈胖三洋洋得意地说道:“你以为那帮人真的是按江湖规矩过来跟你贴身肉搏的啊,要不是我把他们装备库房的钥匙给弄走了,你觉得他们会过来跟你拼命?”
一招鲜,吃遍天。
我累得几乎瘫下,而屈胖三http://m.hetushu.com反倒是优哉游哉地四处晃,一边在尸堆之中饶有兴趣地检查战利品,一边还颇有闲心地拿着一把钥匙过来,对我说道:“看看,这是啥?”
我说什么玩意儿?
如此说来,屈胖三反倒是接过了虫虫的任务,开始教导起我来。
我下意识地夹紧双腿,满脸尴尬地将破败王者之间捅入了那人的胸口,然后猛然一转身,将人踢进了电梯里去。
这里面有一个犯人,却是我认识的。
屈胖三说走吧,我们下第三层去。
将最后一个家伙的脑袋给划破一半,尸体倒地之后,我也是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而那地上浸满了粘稠的鲜血,我也没有在乎太多。
里面有人问了一句话,屈胖三用口技含糊地回答,里面也不在意,把门给打开了来。
不过他手狠,三两下,这两个玩意就被砸得一阵摇曳,紧接着化作了飞灰散去。
我瞥了一眼,却瞧见那浮雕之上,有无数的断肢残腿,严厉刑罚,还有那森罗地狱的恶鬼……
这个时候,屈胖三手中的那两个大头娃娃开始奋力挣扎了起来。
也许真的是去送人了吧,不过能够让貌登亲自相送的,那人又是什么厉害角色呢?
我知道屈胖三的想法,自然也没有动用小红。
尽管我对他的这种手段十分的不耻,觉得作为男人,经常用这一招,实在有够下流。
然而正常人瞧一眼,都会很不适应,从http://m.hetushu.com心灵上感到厌恶。
他的手仿佛有磁力一般,将这古怪的小鬼儿给紧紧拿捏着。
这是一个刑房,里面有四个光着膀子的家伙,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被绑在柱子上面的囚犯,我和屈胖三携手将这些人给斩杀了去,我回过头来,整个身子却都是一阵僵直。
但是仔细想一想,按照屈胖三现在的条件,猴子偷桃应该算是性价比最高的一招了。
头顶传来一阵脆响,而电梯门也打开了来,我和屈胖三并肩走出,瞧见门口守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瞧见满身鲜血的我和矮萝卜头儿的屈胖三走出来,都不由得一阵错愕。
我心中疑惑,与屈胖三来到了这边的电梯门口来,瞧见旁边的一个监控室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武装人员,而那里面明显古旧的监控系统被他弄得一团雪花。
我进入这个行当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最欠缺的并不是什么顶级心法或者修为,而是经验,与人拼斗的经验。
我没有说话了,提着一把满是鲜血的长剑,不断地喘气,胸口起伏着。
打开的一瞬间,又是一个猴子偷桃。
而这样的强度对于我来说,能够达到很严格的磨练,却并不能够伤到我多少。
屈胖三冷笑一声,扬着腔调说道:“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杀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瞧见屈胖三一脸无奈的模样,我也是郁闷得抓狂。
我一脸郁闷地说他们本来是http://m.hetushu.com想找你拼命的……
解决完门口的两个卫兵,我方才来得及打量这神秘的地下三层。
处理完了手中的这玩意之后,屈胖三方才加入了战团来。
我问那种礼拜?
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不是说他们这里有一个值班的上尉还是中尉,叫做貌登的家伙,是上帝军起家的九校尉之一么,我怎么没有碰到啊?
走了十几米,这岩壁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铁门,里面有隐隐的吵杂声,屈胖三挥手,示意我别出声,然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来。
但在刚才的交手之中,虽然有四五个人的身手格外厉害,而且出手诡异,并不像是寻常角色,但要说很突出,却没有一人能够担当此角色。
从艺术上来说,这些浮雕十分传神,简单而古朴的手法栩栩如生。
当我们静下来的时候,却是能听到远处传来低低的啼哭声,还有隐约的惨叫。
这些差距我若是不弥补,我说不定就可能在某一场冲突之中,丢失掉性命。
这家伙倒是个多面手。
屈胖三打量了一会儿,低声对我说道:“陆言你小心了,这些灯是用怨力极深的尸油点燃的,里面充满了负能量,或许能够迷惑心智,你自己注意一下。”
他又交待道:“这个鬼地方的怨气很深,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新近的建筑,反而有千年前混乱王朝的风格,你得自己多加小心了,一会儿如果乱起来,我未必能够顾得了你。”
如此一想,感觉又多了几http://m.hetushu.com分别扭。
这玩意闹得厉害,屈胖三倒也没有多少好脾气,直接拿着脑袋就往地上砸去,他本来就不高,站在这两个小鬼儿中间,就好似三兄弟似的。
又走了十来米,他开口解释道:“里面有人在做礼拜。”
电梯的出口是一个很小的厅,大概二十个平方不到,天然形成的拱门对面,是一个长长的走廊,又或者说是隧洞,尽头是一个铁门。
如果动用小红的话,战斗结束的时间或许会快上一些,但是这样对我的帮助并不算大。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啊?也许在第三层等着我们,也许送人去了,又或许拉肚子了呢?
我不停地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的心脏不断地恢复节奏。
尽管自从进入这个行当以来,我就从来没有顺坦过,但我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晓得我跟那些有着真正资深本事的家伙,到底还是有着一些我所企及不到的差距。
我说干嘛不进去抓舌头呢?
屈胖三别看人小,但气力却是很大,一个过肩摔,那人便重重地跟着砸落进去。
他推开一道裂缝,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一脸疑惑地望着我。
我打手势,问什么情况,屈胖三摇了摇头,将门给合拢了来,然后找出了一根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铁棍,将门给拧住了去。
而这个时候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虽然这些上帝军的每一个士兵都彪悍凶猛,有的甚至还是哈多从东南亚各地招揽过来的好手,但到底还是没有比较过硬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