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二十六章 滴水之仇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方向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响,显然是那帮走楼梯的人吸引了火力。
屈胖三一愣,说啊,你没有在想如何报仇雪恨的事情啊?
这些估计都是给雪瑞准备的,结果反倒是落到了我们的头上来。
冲出了永盛监狱的围墙之后,我往回望,却见那永盛监狱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到处都是枪声和哭泣的呐喊,有白色的亡魂在天空中飘荡,仿佛在找寻着什么一样。
匆匆而来的李家湖一脸激动,瞧见我几乎瘫软一般地躺在沙发上,忍不住喊道:“疯了,疯了,你知道么,外面都传疯了,说不知道哪儿来了一伙强人,居然将永盛监狱都给弄垮塌了大半;这事儿惹得七魔王哈多震怒,正在张罗人手,四处搜寻呢……”
听到这话儿,我就放心了,跟随着往前走,却是绕过了库房,来到附近的一个隔间,紧接着往下走,走进了一个还算是比较宽敞的地下室。
屈胖三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道:“瞧你那点追求——灰溜溜的逃走,可不是我一贯的风格。”
我没有问这是激动的泪水,还是悲伤的,只是默默地看着,许久之后,我开口说道:“你们放心,我会安排好大家的,一定不让九泉之下的蚩婆婆失望。”
有且只有这么多……
歇了没一会儿,有人敲响了门,确认之后,得知居然是李家湖。
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死道友,不死贫道”。
我们等了http://m.hetushu.com一会儿,方才硬着头皮,朝着缺口处飞奔而走。
最终寨黎苗村屈服了,是蚩婆婆主动担起了那责任,她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给寨黎苗村留一点儿火种。
清点好了人数之后,我们赶紧上车,离开了这里。
跟着我们的好几个人,其实都不是修行者,只算是筋骨强健一些而已。
我说那你的风格是什么?
车子往市区方向行去,一路上不断有警车、救护车“呜呜”地飞驰而过,我们不敢仔细打量,大部分人死死地缩在座椅上,而我为了照顾大家的情绪,也留在了大巴上,然后跟那个中年人讲起了蚩婆婆离去时的情况来。
他是李家湖的保镖。
听到我的解释,一众人等都感觉到无比的迷茫。
他让我们在这里等着,等风声过后在讲。
现如今囫囵个儿的寨黎苗村,除了当日变故没有在家的人之外,现在有一个算一个,总共也就九个人。
雷霆一般的炮灰覆盖了整个村庄,他们也都是躲在角落里幸存下来的,然而没想到炮声停歇,刚刚感觉到有一些希望的时候,结果哈多的上帝军出现了,还有大批的高手和黑巫僧。
我心中疑惑,而屈胖三则焦急地说道:“只有一辆车么,我不是叫你们多准备一点儿么?”
这是约好的么?
管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屈胖三微笑着说道:“滴水之仇,涌泉相报!”
我说在思和_图_书考如何安置这些人,有点儿头疼。
今夜不知道有多少人失去性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此陪葬。
我问那保镖,说医生人可靠不可靠?
话儿刚刚说完,一辆大巴车开了过来,而这个时候的我也清点好了人数,加上吴飞熊和昏迷不醒的吴老鸠,跟着我们逃出来的,总共有十一人。
还有几个寨黎苗村的人,在逃亡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有能够跟过来。
他刚才也瞧见过地下室里其他人的身体状况,那个地方简直能要人的半条命,没有待过,那真的是太好了。
我身上也有好几处伤,虽说能够自己抵御,但如果有医生处理伤口,也是极好的。
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做蚩阳,算是寨黎苗村之中实力比较不错的人物。
除此之外,李生还专门备得有一个医疗团队,帮众人处理伤势。
我这是简单的伤势,尽管医生得了指示,非要帮我弄得妥妥,但我还是严词拒绝了,并且指着旁边的诸位伤员,特别是饱受折磨的吴飞熊,让他们帮忙一定要看好。
没想到居然还能够活着出来,重新见到头顶上的星空与皎月。
在这些人的压制下,活下来的又死了一大半,随后他们被擒住,然后严刑拷打,询问关于五彩补天石的事情。
相关人等早就准备好了,我们一下去,这几个医生挨个儿给我们检查身体。
这些人里面,算得上修行者的http://www.hetushu.com只有三人,其余六人都只是普通人,还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儿,这些人将何去何从,这事儿着实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们继续走,屈胖三带着我们穿过外面的一条公路,走过两个街区,这个时候,前面有一辆车在黑暗处闪了两下灯。
蚩阳稍微讲了两句,便没有再提起,而是跟我讲起了当日的境况来。
永盛监狱的守卫力量非同凡响,而我们这一路过来,还算是比较顺利,那么真正阻拦的力量,应该就在那边的方向。
至于吴老鸠,他被屈胖三找了手铐帮助,生怕这个家伙玩意醒过来,意识变了的话,可就麻烦了。
没有人出卖自己的家乡,结果那些人就此安营扎寨,然后从附近村庄找来了苦力,掘地三尺地挖。
屈胖三走上前去,挥了挥手,那车立刻就开了过来,副驾驶室上面的窗户摇下来,却是先前在监狱旁边找到我们的其中一人。
屈胖三并没有闲着,刚才在库房里面也是,在地下室里面也是,找人要了朱砂和诸般物件,然后开始在墙上涂涂写写,仿佛在布置什么法阵,隔绝气息,免得被人找到这里来。
虽然瞧不见那边的状况,但我还是能够估计得到大概。
我简单包扎了一下身上的伤口,然后坐在了一沙发上喘息。
我感觉自己有点儿按不住这青铜宝塔了,因为它颤抖的频率实在是太高,让我腰间一阵酥麻。
保镖回答我,说:“和_图_书没问题的,这些人都是有国内的人,知根知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天塌下来,都有他们自己的原则,绝对不会连累到伤者。”
一开始我还觉得只是寻常的挣扎,而到了后来,我却感觉到了不对劲。
一定是有人使了手段,要不然不会变成这样。
屈胖三刚才施展绝技,的确是撂倒了一些人,不过这些看守并非集中在一路,好几个制高点并没有顾及得到,所以依旧也在开火。
没有任何预兆,炮击就开始了。
李家湖离去之后,屈胖三也终于完工了,口念法决,将法阵展开,隔绝信息之后,他走了过来,说你怎么愁眉苦脸的,想什么呢?
寨黎苗村没有了,这件事情,他们所有人都已经达成了共识,甚至许多人都已经陷入了绝望,以为自己就要死在那个鬼地方了。
寨黎苗村因为在那密林深处待了太久的缘故,过于信任神婆的力量,使得虽然许多人都是打猎高手,但就修行而言,人数却并不是很多。
我将在地牢之下的经过,简单跟李家湖沟通了一会儿,当得知雪瑞并不在其中,而且是在事发当日之前离开的,虽然不知去向,但李家湖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车行了一个半小时,最终来到了一处工厂式的库房前,下车之后,司机去停车,两个保镖将我们小心翼翼地领到了里面的库房里,并且告诉我们,这儿是李家湖家族公司的中转货仓,除了自己人之外,没有别人会过来打扰,让http://m•hetushu.com我们放心歇息。
不过事情到底还是让他们失望了,将整个寨黎苗村给翻个底朝天,都没有瞧见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了解清楚之后,李家湖对我说他需要出去帮我打探一下,具体有什么信息,会通知过来。
结果她万万没有想到,那帮人居然那般的无耻。
李家湖寒暄完毕,赶忙问道:“怎么样,有雪瑞的消息了么?”
屈胖三在专心致志地布着法阵,而我则担忧地说道:“不会牵连到你吧?”
李家湖摇头,说应该不会,这事儿从头到尾都是屈小兄弟策划的,实施的也都是我的几个心腹手下,七魔王就算是再权势滔天,也不可能随意破坏规则,我说如此最好。
好在我对于躲子弹这事儿颇有心得,一直藏身在人群之中,所以倒也顺利地冲出了围墙缺口处。
好在屈胖三听到了我的召唤,赶了过来,将那腰包给接了过去,三两下一按,将其封印了去,然后带着我们这一行人,顺着大部队往外奔走。
除了一帮毒虫之外。
那保镖低头,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话,然后对他说道:“我们把员工的班车提过来了。”
紧接着他们就被押运到了这边,那一路上的坎坷自不必言,这帮残忍的凶徒一点儿人形都没有,变着法地折磨他们,采用各种方式,又杀了许多人。
说着说着,车子里面的每一个幸存者,都留下了泪水来。
我也是吃了一惊,说我们现在这个情况,活着离开就算不错了,还谈什么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