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二十八章 烂尾鬼楼

后来产权不明,事情就搁置了,两年前本来政府是准备拍卖的,结果没想到当地所有的商人都不敢接,最终就一直空了下来。
当送走了这些人之后,我和屈胖三都松了一口气,然后乘着夜色离开了地下室。
我一愣,说不是门卫,那是什么?
屈胖三噗嗤一笑,说不怕,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屈胖三让我去打听了一下怎么回事,我没办法,在附近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人问了一下。
我说你的理由呢?
听到这话儿,我和屈胖三都不由得一阵惊讶,我使劲儿在脑子里回忆起我们在哪儿出现了纰漏,怎么会这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呢?
屈胖三没有再多说话。
屈胖三这小子长得肥嘟嘟的,粉嫩可爱,那老头原本满脸不爽,听到了,爱心大盛,倒也没有再责骂我们,而是开口说道:“这个地方很危险,你们赶紧离开,不要靠近。”
不但如此,或许是那个富豪死得太惨、太冤,结果烂尾楼里面一直听说闹鬼,一开始还有许多流浪汉在里面寄居,到了后来,莫名就死了几个人,结果那些流浪汉宁可睡桥洞,也不肯住在那儿。
老头儿吓唬他,说这个地方,有鬼呢,到时候把你给吃掉,怕不怕啊?
说罢,他直接走上了墙面,然后违反物理常识地直直走了上去。
保镖跟我们又聊了几句,然后离开了这里,我谈起刚才突然的搜查,说你觉得有没有是吴老鸠他http://m.hetushu.com暴露了行踪?
我说你我倒也好说,船小好调头,怎么弄都行,即便被堵住了,一个地遁术就逃离了,问题是这么多人可咋办?
屈胖三点头,说这事儿得抓紧。
屈胖三却看向了那保镖,说中转仓库里面,有几人知道我们这密室?
我说不是我面子大,而是虫虫的面子大,再加上我与她之间还有过患难之交,接收是肯定没问题的。
保镖点头,说好,还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提,我们能够做到的,一定满足。
我一时语塞,而屈胖三则装嫩:“老爷爷,我们迷路了。”
到了现在,就连白天都很少有人会进里面去,晚上去的时候,如果风大,还能够听到冤魂的哭喊声呢……
老头儿说真没错,我仔细问来着,人就是普通游客,小孩儿可好玩儿了,给我吓了一下,脸都发白了。
是不是七魔王哈多的弟弟,也就是寨黎苗村惨案的直接凶手呢?
屈胖三说你确定你的面子够大?人要是不愿意,你到时候可该怎么办?
屈胖三说对,没有哪儿,比这里更加合适了。
保镖说既然是密室,知道的人自然少之又少,外面的话,只有仓库的主管和保安队长知道有,他们是我们的自己人,而且他并不知道这里面有人,先前帮你们处理伤势的医生也是长期合作对象,绝对可靠,这里面的一切供给,都是由我操办的,按理说是没有m•hetushu•com什么疏漏才对。
屈胖三瞧见,不由得一阵欣喜,非要过去瞧一眼。
屈胖三指着旁边的水泥外墙,说到底是什么,这个真不知道,不过我们上去瞧一眼,说不定能够找到一点儿什么线索。
他说得离奇,我们就当做故事一听,等那人离去之后,屈胖三却使劲儿拍了一下手。
听到这消息,屈胖三没有任何犹豫地告诉李家湖,说时不待我,现在就送人离开去,免得七魔王哈多回过神来。
屈胖三听完,便显得很淡定了,说无妨,看一下再说吧。
我也忍不住笑了,点头说对,是我说的。
屈胖三想起一事儿,说对了,你们跟缅北那边,有交集么?
屈胖三说那就好。
屈胖三伸手掐了我一把,我没有再说话,拉着他离开,说不好意思,我们这就走。
我说看李家湖那边的安排吧,我这边得跟着你卖苦力,估计是没有办法亲手送过去了,不过蚩阳知道独山苗蛊在哪儿,我这里再写一封介绍信,问题就不大。
走到跟前,才发现居然那是一栋烂尾楼,而且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商场,总共建了三层左右,封了顶,但里面没有装修。
这房间里没有门窗,也就是搭了一个框架,屈胖三翻身进来之后,两人走到了门边,接着窗外的月光,打量了一下黑乎乎的走廊处。
那家伙现在正在跟上面周旋交涉,所以一时半会儿,分不出太多的精力来。
因为我和*图*书们上面就是中转仓库,所以发车倒也简单,商量妥当之后,我们送走了蚩隆等寨黎苗村的九人。
刚才拦住了我们的那老头回答道:“没啥,一对父子,估计是中国的游客,走迷路了。”
难道说李家湖早就别人给盯上了?
我和屈胖三在仰光的大街小巷逛着,来到了仰光唐人街附近,在一片热闹繁华的附近,却瞧见有一片黑暗。
屈胖三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指着左边说道:“走这里。”
屈胖三指着那边休息的人,说过几天,可能需要你们帮忙把人给送到那边去。
有的东西,真的需要一段漫长时间来适应,才能够真正的掌握住。
这手段,就好像是鞋子底下沾着胶水一样。
屈胖三说原因有三——第一,要引天雷,必须有旷野,那楼顶多宽敞,你引雷方便;第二,这个地方阴气重,引雷成功过的几率大很多,毕竟现如今没有那雷击木的粉末在,你的失误率会很大;第三,这里是闹中取静,到时候一旦遇到时候变故,我们也可以接着这唐人街复杂的地形逃离。
我说都是什么人?
普桑?
来人了?
屈胖三摇了摇头,说只怕刚才那个人,未必是门卫呢……
我们进入了烂尾楼的跟前来,找到了大门,刚要进去,结果黑暗中走出一老头儿来,按着强光手电照我们的脸,说你们干嘛的?
我们都陷入了沉默,而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保镖的耳麦又有动静了,他按着耳麦,和-图-书讲了两句话,抬起头来,说人走了。
说罢,他人就往里面溜了过去。
我们走了一小段路程,绕过了一边楼,前方黑暗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了刻意压低的声音,屈胖三朝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放慢脚步,然后小心翼翼地接近过去。
保镖说这个得问李生,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
屈胖三说你别看吴老鸠那老家伙在牢里很蠢,但这老江湖门道挺多,猫有猫路、狗有狗路,离开这里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但这儿终究还是有风险的,如果可能,尽早离开这里。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这事儿有些奇怪,说不定这里给人盯上了,毕竟昨天接我们的车子,一路上也是有记录的;再说了,别的地方,也许会有衔接不上的东西——你暂时别来这里了,这样来来去去的不方便,我们这边什么补给都有,一时半会儿饿不着。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走廊的这头,那楼道里面有人交谈,我侧耳倾听,却听见有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什么情况?”
没想到这人居然是华人,他告诉我们,这个商场之前是一个华人富豪修建的,当时是准备建成唐人街附近最大的商业贸易中心,结果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据说是参与了政治,得罪了当地的军政府,最后不但人给抓走去,炮打脑袋,而且这个家族都给连根拔尽。
事实上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仔细琢磨神剑引雷术的事情,虽然有着前一次那般完美的答卷,但此刻hetushu.com让我再来,我未必能够在一杆进洞。
那人说你确定没错?谁大晚上的,没事跑这个地方来?
屈胖三奶声奶气地问道:“为什么呢?”
我说你难道准备在那个地方设伏?
正在这时,那沙哑声音突然开口说道:“不谈这个,我问你,你确定普桑会过来?”
我没有他那本事,只能一个箭步冲上去,然后利用这点儿冲劲猛然一蹦,足尖在墙上点了三四下,最终双手抓住了一扇窗户的阳台,然后翻身进入其间。
保镖说有,我们这边的公司主营是珠宝玉石,所以在那边设得有交易点,也经常会有来往。
如此又过了一天时间,李家湖通过内部座机打来电话,告诉我们说送人离开没有问题,如果需要,他立刻安排一辆卡车,将人给送过去——今天的关防没有那么严了,永盛监狱的事情已经捅到国际社会了,虽然并没有付诸于舆论,毕竟那些人的身份也并不光彩,但七魔王哈多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听到这话儿,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面直乐,结果屈胖三在我大腿根子处猛然掐了一下,疼得我直哆嗦。
保镖说的确是上帝军的人,不过只是让协防,搜查了一下,没有找到什么东西,然后就走了。
离开之后,我们绕到了另外一边来,我说道:“刚才那老乡不是说这儿以前有好多流浪汉么,为什么会有门卫在这里呢?”
老头儿看了我一眼,说你爸爸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