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三十四章 并肩子战

这位在缅北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出手辛辣果断,一刀斩来,竟然给人予整个世界都倾倒一般的恐怖感。
身后杀声震天,而我的心中却生出了一股自豪感来。
这力量,居然旗鼓相当?
我带着一大群人冲进了黑黝黝的烂尾楼中,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开阔空间,原本作为商场的烂尾楼此刻尽是废砖烂瓦和前人留下的生活垃圾。
杀、杀、杀!
说完话,他人便朝着烂尾楼那边冲了过去。
实在避不开,方才会选择最不容易影响战斗的部位去承受。
一股浓烈的杀意从我的心底里升腾而来,那是小红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两人重重撞到了一起,撸瑟托如同被炮弹砸中一般,直接翻滚到了楼梯下方来,我想要占便宜,挥出一剑,却还是被他给挡住了。
而在我刚才战斗过的地方,已经躺下了七八具尸体,还有好几个人在哀嚎着。
屈胖三人站在了顶楼的天台上,然后高高扬起了手中的青铜宝塔。
我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猛然出剑。
紧紧跟随而来的,不是上帝军,而是跟着哈多的其余骨干。
这种状态下的撸瑟托,比之前简直就厉害了好几倍,我即便是硬着头皮,咬着牙,都没有能够撑住他的力量,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儿就跌落下了楼梯去。
尽管被封锁了地遁术,然而那一两百米的距离,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难度,特别是熟知奇门遁甲的我,即便是跑动,也能够比hetushu.com常人对节奏的把握更加准确。
这些人有着各种各样的身份,但每个人,都是最为强大的修行者。
与我的这一大堆对手不同的是,七魔王哈多一人,便足以抵千军。
好准的枪法,不愧是大名鼎鼎的上帝军。
得战斗了。
撸瑟托一刀将我劈得连连后退,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继续扬刀。
怎么办?
刀剑交击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好像撞到了铁板上。
几乎一瞬间,他便冲到了烂尾楼的跟前,然后身子深蹲,猛然往上一跃,人竟然直接跳上了那几十米高的顶楼去。
而就在七魔王哈多离去的那一瞬间,就有一大帮子的人朝着我冲了上来。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远处飞来一个黑影,与他重重撞在了一起。
他是完全凭借着肉身的强度来奔跑的,那速度让人惊瞎了眼睛。
在黄泉路上,我曾经协助杂毛小道,与传说中的鬼卒牛头大战。
这里面一片黑暗,根本没有多少光。
这样的我,并不是能够让人随意拿捏的。
我感受到了他的力量强度,没有跟他再比拼,而是朝着三楼那边冲了过去。
不管它看起来再如何可爱柔弱,蛊就是蛊,就是从千军万马、无数同伴之中杀出来的产物,它身上具备着那独特的冰冷气息,是谁也抹杀不掉的。
他稍微打开了一丝缝隙,一股冲天的魔气就弥漫了出来,将整个天台都给充斥得一阵迷乱,也m.hetushu.com吓得七魔王哈多怒声大吼道:“别动,不要打开。”
一声炸响之后,我固然感觉到右臂一阵酸麻,重力难挡,而那撸瑟托却也不得不向后退了好几步。
这一次,我不得不跟他硬拼了。
是啊,屈胖三这个洒脱不羁的家伙为了引开那个恐怖的家伙,他都已经站出来拼命了,我又如何能够一直逃?
这手段,简直不是人。
而在楼上,传来了让整个地皮都在发抖的动静,显然我这边奔波辛苦,屈胖三也并没有闲着。
我指着下面,说都进来了。
不好!
这个时候我是盯着他的,却见此人之所以能够这般快速地出现在我面前,并不是因为他会地遁术。
这段厮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间感觉到后背一阵刺痛,下意识地往地上一滚,然后躲开了随后而来的攻击,这才发现我中弹了。
我快,撸瑟托却更快,居然一闪身,人便拦在了我的跟前来。
他话儿未落,却又有一个黑影浮现在我们跟前,朝着我们一拳砸了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趁着身后追兵对于眼前黑暗的不适应,猛然扭身回去,然后冲入了人群之中。
所以对于我来说,他保持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觉得能够完全拿捏住我,而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己过往的那些骄人战绩。
撸瑟托有多厉害,这个光从李家湖那保镖的嘴里,就能够听出个大概来,这样的人,在缅北这种群雄逐鹿的乱和_图_书局之中,也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越是孤立无援,我越感觉到心底里一股邪火升腾而起。
鲜血在飙射,人们在嘶吼呐喊,无数的面孔在我面前飞速掠过。
而当后背那疼痛火辣辣传来的时候,我方才感觉到自己全身好几处地方都在流血,热辣辣的痛觉刺激着我的全身,没有任何犹豫,我一个飞跃,直接就冲到了楼梯那边,然后朝着二楼快速奔跑了过去。
我的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来,然后一下子,我就将临战之时的所有紧张感都给忘了去。
我冲到了二楼这边,还待拦在楼梯口这儿阻击敌人,没想到有人直接攀着墙壁,就另外一边跳了过来。
屈胖三眼睛里面生出异彩,笑了:“是时候报仇了……”
砰!
那珠子足有拇指大,摔落在地上的时候,立刻“砰”的一声碎裂开来,紧接着一股古怪的气息朝着周遭迅速蔓延而去,他朝着旁边一挥手,厉声喊道:“拿住他!”
别看整个撸瑟托年纪不大,但是人家经历了十年战争。
然而我刚刚想要施展地遁术,却发现这整个空间,都给束缚了去。
毕竟我中枪的这个位置,前面正好就对着心脏。
我瞧见他,满心欢喜,然而他爬起来,却是一口鲜血喷出,瞧见我之后,抓住我说道:“人呢?”
是屈胖三。
眼看着这帮人即将冲到跟前,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然后开始迎战。
临危不乱,真高手也。
和图书冲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撸瑟托。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另一人也滚落了下来,却是与撸瑟托撞到了一块儿的那个黑影。
如果不是这样,只怕我已经死了。
很快,我如同旋风一般地冲进了烂尾楼里,然而身后的追兵却离我只有一步之遥。
在向前冲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又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它是放大器。
一刀一剑,重重地碰撞到了一起来。
没有人会因为他们的年龄而小觑,然而他们却未必知道,我才是真正从地狱里走出来的男人。
不过总体上来看,我基本上是出手则杀人,受伤的并不算多。
人是撸瑟托,此刻的他双目通红,整个人弥漫在一大团古怪的黑雾之中。
至于我后背上面的枪伤,却仅仅刺破了一点儿皮肤和肌肉,就给小红给我硬生生地挡住了去。
上帝军赶到了,并且朝我开了枪。
我感觉自己好像又变成了那一个孤军奋战的古耶朗将军,我身边的那些敌人,则变成了穿着古代盔甲的汉军,我在人群之中穿梭着,不断地与人交锋,长剑与无数兵器交击在一块儿,然后又倏然分开了去。
铛!
我心中暗道不妙,知道七魔王哈多临走之时的那颗珠子,应该已经将这整个一片地界都给封锁住了,使得我的地遁术无法施展开来。
可以说,他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物。
再一次与我交手的,依旧是撸瑟托。
唰!
说着话,他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珠子来,朝着地上猛hetushu.com然一摔。
不能让这小子一人出了风头。
撸瑟托睁大了双眼,表情开始变得严肃了起来,而我却没有离他,转身就朝着身后的烂尾楼冲了过去。
他再一次出刀,快得宛如闪电一般。
为首的人,却是那个上帝军的创始人,传奇兄弟组合的弟弟撸瑟托,他手中握着一把修长发黑的长刀,朝着我这边快速冲了过来。
我瞧见这帮人气势汹汹,没有与他们硬拼的心思,而是转身就逃。
铛!
我甚至还与无数顶尖的人物共同囚于一牢笼之中。
聚血蛊并没有离开我的身体,辅助我作战,而是将那段来自于阵亡将军的记忆,极度地契合在了我的身体里。
破败王者之剑在这一刻,被我激发到了最为巅峰的状态,然后携着雷光,与其硬生生的碰撞到了一起来。
他没有想到我居然会突然间回过身来拼命,下意识地愣了一下,方才挥刀来挡,结果我全力的一剑逼退了他之后,又冲向了他的身后去。
按理说撸瑟托本来应是能够避开的,但是那黑影的速度实在太快。
而在荒域,我曾经服下了最为珍贵的洛山魅灵,这东西乃森林精华,集结于我的身体之中,将我最大的短板给补齐了。
轰!
然而我却没有半分恐惧,将对炁场的感悟攀升到巅峰,让自己的情绪变得最为浓烈,然后冲入了人群之中。
上楼的时候,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发现都是外伤,各种伤痕,不过却被我最大限度、尽可能地避开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