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三十七章 胖三抄家,鸡毛不留

我不想跟仰光的警察打交道,便拉着屈胖三要走。
屈胖三轻松地说道:“你们家七魔王咯……”
这烂尾楼地处闹市,就在最为繁华的唐人街附近,虽然周遭圈起了一片荒地,但走出几百米就是街道,所以发生什么状况,很容易就被发现。
他也是倒霉,好不容易爬出来,感觉身边有人,结果抬头一看,却见屈胖三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怎么着,运气这么好啊,这么弄都没死?”
我忍不住就翻白眼,你丫的连章回体的名字都记得,会不记得那几个字?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们决定秉承这一个江湖潜规则,那就是祸不及家人。
然而暴露之后,这些人又立刻变脸,拔枪想象。
眼镜男好心提醒道:“在我们这边,价格不用那么贵——基本上一万美金就可以要一条性命了,如果是修行者的话,五六万是个比较合理的价位……”
一路走,我们最终通过书房的密道,来到了地库之中。
屈胖三不耐烦地说道:“陆言你什么意思,我记得你不缺钱啊?”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我擦,想要金钱收买我?我是那种人吗……
我跟他解释道:“钱这东西嘛,自然是多多益善,我们不拿走,回头不知道便宜哪个王八蛋了;再说了,有了这笔钱,我们可以花钱雇杀手,追杀那些犯下杀孽,但没有受到惩罚的人,你说我拿一二十万美元杀一个人,岂不是比自己和*图*书动手要轻松许多?”
那人不是个善茬,猛然反抗,结果被屈胖三反手压在碎石堆中,怎么着都动弹不得。
他轻描淡写,然而那人却显然是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那浓重的杀机,牙齿打战,几秒钟之后,他抬起头来,急速地说道:“我是哈多的财物主管,如果你们杀了哈多的话,他的一部分财产,我可以弄给你们……”
得,之前他高风亮节,说不为五斗米折腰,结果现在居然恨不得将人家的屋子都给搬走,着实让人有些郁闷。
东西装完话之后,我们准备离开,这个时候书房里涌来了一大群人,为首的都是些老弱妇孺,望着满地尸体止步不前,唯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儿挺身而出,说你们在干嘛,知不知道这里是哪儿?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我们来到了七魔王哈多的庄园,里面的防备挺严的,鸣哨暗哨一大把,不过估计大部分人手都被他抽空了的缘故,所以厉害的高手并不太多。
小红似乎听到了我的话语,然而却包裹着那心脏,不肯撒手。
好多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瞧见那眼镜男在场,还过来招呼,问要不要帮忙。
这不明摆着在装波伊么?
在警察来临之前,我带着两人离开现场,然后出现在附近的街道上,打了一辆的士,前往魔巢。
魔巢是七魔王哈多的居所,这是一个占地广阔的大庄园,离永盛监狱并不算远,直线距离甚至和-图-书只有两公里左右。
我愣了一下,说进化,什么意思?
眼镜男快哭了:“这些已经不少了。”
与他的家人无关。
我一脸郁闷,跟他协商了许久,最后屈胖三、我和眼镜男三人,分了好几个批次,终于将全部的东西都给搬到了书房这边来。
我们先前是秘密潜入,并没有大张旗鼓,然而此刻这般一弄,基本上整个庄园都知道了。
屈胖三洒然一笑,说陆言,跟大人我在一块儿,你倒是学聪明了不少啊。
眼镜男低头说道:“这个……哈多在瑞士银行的多个户头里面存了就很多钱,我知道的就有超过六千多万美金,只不过密码只有他一人知道,我没办法给你们弄;在国内的银行里也有一部分,合计两千多万美金,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帮你们操作;另外他在魔巢那里有一个地下保险库,里面有大量现金、黄金、珠宝玉石和古董收藏,钥匙应该在他身上……”
那人惊讶万分,尖叫道:“不可能。”
不过屈胖三既然发了话,我也没有办法,押着那家伙出去,在车库里找了一辆小货车,停在书房外面的花园过道上,然后将窗户拆开,一份一份地传递出去。
我是个知足的人,装完之后,就叫屈胖三离开。
尽管它对不远处七魔王哈多身上那种金色火焰畏之如虎,然而在这心脏的诱惑下,却又显得那般贪婪,死死不肯走。
唯一获得七魔王哈多传承的,是http://www.hetushu.com他的嫡子巫悚(音译),据说此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一个堪比哈多的厉害角色,不过他三年前就前往印度某处秘境去修行了,并没有归家。
屈胖三说这事儿得问你养的那虫子。
然而他却不断摆头,说不行,这么多财货,不拿走,留在这里简直就是一种犯罪。
一沓沓的美金外汇,还有极品的翡翠珠宝,以及各种黄金古董……
而除了这些财物,这里面还有许多古怪的法器,比如镀金的孩童死尸、各种古怪动物的标本,骷髅头做的碗,布满了符文的书籍和竹简,这些东西,看得人快要花了眼。
当屈胖三感慨人生寂寞如雪的时候,远处也传来了救护车和警车的鸣叫声。
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家伙,不过眼镜碎了半边,灰头土脸的,十分狼狈。
七魔王哈多再混蛋,再一手遮天,无恶不做,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如此少不得又是一顿喧闹。
我一愣,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却见小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飞出来了,包裹着七魔王哈多刚才掏出来的心脏在吸食着。
那人抬头一看,整个人都惊住了,说啊,那是什么?
这些人回来了,也都是当医生或者政客子之类的光鲜职业。
我被他的恶趣味弄得猛然白眼,又问了一句,说现在可以走了么?
他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只见碎瓦砾里面有人从里面翻了出来,显然是因为中空结构里没有被压到,所以得以幸存和-图-书下来。
对于这些人,屈胖三倒也没有太多的留情,基本上是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给宰了去。
大概是身处黑暗,却反而希望家人能够得以光明的缘故,所以他给自己的子女接受最好的教育,有的甚至送出国去读书。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没文化啊,好可怕——唉,那边好像有动静呢……
屈胖三懒得跟他争辩什么,慢条斯理地说道:“十秒钟之内,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不然就别怪我心黑手辣了。”
这时那警车都已经赶到了废墟前面的荒地上,我们便不再逗留,屈胖三去哈多尸体里翻出了地库钥匙来,而小红也将那心脏吸食赶紧,只剩下一坨牛肉干一般的东西。
即便是有几个,也都不是屈胖三的对手。
屈胖三让眼镜男带我去找车子过来,而他则在这里分门别类地整理打包。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又看向了眼镜男,说哈多养着整整一只军队呢,这么多年的积蓄,就只有这么一点儿?
我把乾坤袋给塞得满满的,结果只是一小半,还有一大半并没有能够运走。
用钥匙打开了地库之后,我们走入其间,发现这儿并不算大,也就十多个平方起居室大小,但里面却有着琳琅满目的财货。
他怒声吼道:“放开我,七魔王大人会杀了你的。”
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得捏着鼻子说道:“应该是‘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将拳头高高扬了起来。
眼看着他就要http://m.hetushu.com将这家伙给一拳头擂死,我赶忙说道:“等等。”
不过这些人并没有参与他太多的事情,也并不了解。
我转头看向了那个衰男,说大概有多少钱?
同样是八个血淋淋、歪歪扭扭的大字。
他不肯走了。
屈胖三没好气地说道:“干嘛?”
我脸上挂不住了,冲着那小东西就吼道:“你干嘛呢,什么东西都吃?”
屈胖三指着不远处熊熊燃烧的尸体,笑着说道:“你觉得那玩意能够对我干嘛呢?”
七魔王的庄园很大,在这样一个地方,能够有这么气派的庄园,的确是一件很土豪的事情,而路上的时候,我们已经了解到了,七魔王哈多除了有一个弟弟普桑之外,还有两个妹妹,以及三位妻子、十二个子女。
屈胖三走到了七魔王哈多的跟前来,扯下衣角一块布,蘸了一点儿鲜血,然后在旁边一块平滑的石块上面写道:“杀七魔王者屈三也。”
屈胖三笑了,说你也别训它,这心脏虽是哈多的弃物,但集结了它与魔罗残肢的很大一部分精华,充分吸收的话,对它的进化是有很大推动作用的……
大楼垮塌,天雷轰击,这些将此处的炁场整个儿都给改变,哈多之前用来禁锢炁场的那颗珠子也失去了功效。
哈、哈……
他不肯,而是抬起头来,问我道:“哎,对了陆言,《水浒传》里面有一回合,叫做《张都监血溅鸳鸯楼,武行者夜走蜈蚣岭》,那武松杀人了之后,沾血写了几个字,叫啥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