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四十章 一剑神王

也就是说,雪瑞此刻,应该在黄泉路上。
我说雪瑞现在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你太多的担心,也是于事无补。
李家湖说是这个道理。
我毫不隐瞒地说道:“事情还需要调查,如果许鸣真的是那个幕后的始作俑者,那么我不管他是什么大慈善家,还是著名商人,又或者邪灵新主,该承担责任的,就得担着。”
面对着蜂拥而上的异类生物,无论是头生三角的猛虎,还是身高十米的泰坦巨人,又或者是幽冥莫测的鬼灵,我不多不少,依旧一剑。
那人面容模糊,好像是一个浑身都是肌肉棒子的家伙,在教我剑法。
这个男人带着我出征南方以南,一个满是三米高的巨人一族,那些巨人长得高大,头生双角,鼻中扣环,凶神恶煞,不事生产,专吃活人。
我说为什么呢?
再到后来,他开始教我如何劈水,无论是小溪,还是水潭,又或者蜿蜒不息的河流,他都一剑斩断。
围攻他的羽士足有三五十人,到了最后,却只剩下三五人。
听了我的话,李家湖一口饮尽杯中红酒,叹息道:“唉,说句实话,如果有得选择,我真的愿意雪瑞有一个完整而正常的人生。”
一剑神王。
我最后一次见到那男人,是在一个战场之上。
提到自家女儿,李家湖变得严肃起来,说对了,你觉得雪瑞到底会在哪里?
我说许鸣作死,谁也拦不住,主要的问题就是他居然伤害hetushu.com雪瑞和寨黎苗村,这个才是最让人不能容忍的。
事后我从王队长那边得到的消息,上帝军居然还在军方报备了,用的是快报废的炮弹,那仅仅只是一次演习。
李家湖说我对他并无感情,生死都与我无关,只不过我觉得你若是要动他的话,恐怕会有很多人拦着你。
我说怎么?
我说上一次许鸣过来找雪瑞合作的时候,我正好在场,不小心听到了几句。
伐木工?
李家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感谢你堂哥陆左,还是恨他。
然而他一剑虽然斩断了那落雷,却并没有能够阻止后续的攻击,最终被轰成了焦炭,而被他从地下抽取的地脉之力,导致整个山峦崩塌,大地震动。
李家湖说自从葬礼过后,许鸣就不再与李家联系了,我自然也是不知道的——怎么,你对他动了杀心?
最后电芒落在了已经身受重伤的他身上。
我说既然如此,你知不知道许鸣现如今在哪里?
因为虽说虫池的消失,使得当初的通道没有了功效,但我觉得既然有痕迹,那么就一定会有办法的,而在那样的紧急时刻,雪瑞从那里离开,或许会有一线生机。
我当时躲在石缝间,瞧见他被一大群穿着鸟羽大氅的羽士围攻,那些人启用了天地之力,有人用火烧他,被一剑斩断;有人用毒水浇他,被一剑斩断;有人用暴雨梨花,用巨石轰击,用刀和*图*书子一般的飓风,都被一剑斩断……
他跳下床,匆匆跑向了洗手间去,而我却双手枕着头,回想起刚才的梦境来。
那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如同流星一般逝去,而二十年后,我继承了那个男人的外号,成为了新一代的耶朗祭殿守护。
对,就是虫虫之前带我们去过的那个山洞。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另外一声尖叫:“啊……”
那天夜里,李家湖跟我聊得很晚,期间又主动开了好几瓶酒,喝道后来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有些飘忽了,头重脚轻的,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差点儿都快忘记了。
迷迷糊糊之间,我感觉面前站着一个人。
我说我不管这些“黄袍加身”的狗屁事,就问一句,他在哪里?
事情涉及到我堂哥那丰富的情史,我就有些不知道如何说话了,毕竟在我看来,堂兄似乎比较喜欢小妖姑娘多一点儿。
那巨手遮盖了整个天地。
然后他劈石头,无论是桌子大的石头,还是柜子大的石头,又或者屋子大的山石,他都一剑斩断。
如此明目张胆,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我觉得如果她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雪瑞顺着以前虫池构建的空间通道,抵达了黄泉那儿的熔浆池。
梦里面,劈死第一代一剑神王的雷法,可不就是神剑引雷术么?
我比较含糊地说此事我需要确认,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那就是雪瑞肯定还活着,www•hetushu•com而且凭她的本事,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她什么时候出现,这个就要看她自己的心情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劈树,无论是一人合抱、还是两人合抱,又或者三五人合抱的大树,他都一剑斩断。
他将手中的长剑指向了天空,然后顿时间乌云密布,无数粗大的电芒从无尽空间之中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
这些电芒将整个世间都给照得透亮,纤毫毕现,然后充斥了整个天地。
我突然间想起了那个男人的名字来,或者说是外号。
男人带着我从巨人部落的村东头杀到村西头,无论是三米一的,还是三米五的,又或者是四五米的,他都一剑斩断。
那人的剑很霸道,来来去去就几剑,横档斜拆,然而每一次发力的时候,我都能够瞧见他足弓弯起,双手拱起,肩胛骨宛如一对翅膀似的,将力量从地下吸收出来,然后猛然劈出一剑去。
记忆中我好像是把他弄到床上睡下,而我自己则随便找了一个房间,也跟着躺下去。
即便如此,他还是挥出了最后一剑来。
李家湖说她若是如正常的女子一般,嫁人生子,和和美美,幸福安宁,我看见了,心中也安稳许多,而不是像她现在这般,让人提心吊胆……
这些事情我不会跟李家湖说起,毕竟此时太过于玄虚,还是需要确定之后,方才能够跟他讲起,免得寄托的希望太大,最后反而心生嫌隙。
在我看来,无论是雪瑞,和*图*书还是蚩婆婆,都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七魔王哈多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地动了手,而且为了避免伤亡,几乎一上来就用大炮把寨黎苗村给犁了一个遍。
没有任何征兆,先是重炮犁地,然后是高手镇场,雪瑞逃离出去的可能小之又小,但蚩婆婆为什么会说雪瑞并没有死呢?
屈胖三抱着毯子,捏着鼻子说道:“你这一身酒气真臭——那么多房间,非要睡我这里么?”
最后,他开始教我劈人。
当然,为了印证这个猜测,我需要亲自跑去遗址那边查证一番。
李家湖说当初雪瑞被人下蛊,差点儿死掉,是你堂哥陆左帮着解的蛊,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不声不响地就喜欢上了他,而且还一直藏在心里,对别的男人不假辞色不说,最后居然就隐居到那么一个小村子里去;这事儿她母亲每次想起来都哭,说白养了一个女儿,还被那家伙耽误了终身……
我嘻嘻一笑,说此事也不一定,等找到雪瑞再说吧。
我瞧见他一脸悲愤欲绝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说我特么能对你干嘛啊?
雪瑞在哪里?
李家湖摇头,说实话跟你讲,许鸣虽然并没有继承我小叔的遗产,但是他这几年却用那笔钱另起炉灶,不但在金融界呼风唤雨,而且还涉足矿产和基建行业,另外在东南亚好多个国家都有投资,财力已经不比我李家弱多少了;而他这回的捐赠,也使得他的名气高涨,在整个东南和图书亚都有巨大的名望,你想动他,很难。
最后的最后,从无尽的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恐怖到极点的巨手来。
李家湖一脸愁容地说道:“我李家在香港是正正经经的商人,本来与这些东西搭不上边的,不过身处这个圈子,多多少少也能够听到一些传说典故。那邪灵教自从2012年年末之后,精华不再,早就分崩离析了,虽然各地还有一些残余,不过都不成气候,他现如今跑去接过邪灵教的大旗,还不是枪打出头鸟么?迟早要被专政的。”
啊!
不是死了,而是如当初的我们一般,只是她暂时找不到回来的路而已。
从宿醉之中惊醒过来的我忍不住地大声叫了起来,无尽的黑暗弥漫在了我的心中许久,一直到总统套房的诸般物件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方才缓缓回过神来。
而且现如今小妖变成了一肥嘟嘟的大胖鸟,雪瑞似乎又有一些机会了……
当然雪瑞姑娘其实也很不错,一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能够安于平淡,真的是很难得。
一剑斩断。
呃?
我低头一看,却见一身嫩白肥肉的屈胖三抱着膀子,惊悸地说道:“你对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总共劈出了人生中最后的五剑,一剑斩去了宛如山峰一般的手指,五剑便是五根,这些手指落地成了山峰,然而我却最终精疲力竭,被那光秃秃的手掌给砸死了去……
关键时刻,其中一个留着斑白胡须的老者踏着我最为熟悉的罡步,然后手掐法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