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四十五章 超度亡灵

我心中骇然,足尖微动,在刹那间又出了几次手,分别朝着这玩意的眼睛、耳朵眼儿、生殖器和菊花处进行了连环攻击,结果发现这玩意简直就是金钟罩铁布衫,让我没有办法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我瞧见这满身淤泥的小东西,可不就是屈胖三么,心中大喜,嘿然笑道:“我可没有耍猴,这就是刚才那家伙的师父,一只老鼠精。”
凭着这样的意念,我忙活了大半夜,终于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将成堆成堆的尸体都给分了出来。
这事儿倒用不着什么讲究,只是需要极强的忍耐力,老廖那旁观者都看得只吐酸水,而我却咬着牙,就是不肯歇息。
接下来就是清理尸体的事情,这事儿屈胖三可不愿意干,而老廖经过刚才的变故,精神也不是很好,于是重任便全部都落在了我的头上来。
对,老鼠,这玩意的外号叫做狂鼠妖王,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是一头鼠妖。
那一拳头砸在了巨鼠的腹部处,我瞧见一股力量重重撞击在那铁甲一般的肚子里,造成重击。
他与我一起,朝着那些逝去的阴灵鞠躬。
我说也是,她到底去了哪儿呢?
他没有跟我太多废话,扬起手中的爪子,就朝着我猛然挥了一下。
屈胖三说你要去我也不拦着你,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得将你家虫虫找到先,这才是正理。
带我弄完,他平伸双手,一点点金色火焰从他的十指之中浮现而出,和图书落在了那些尸体的身上去,而他则凭空悬浮,盘腿在半空之中,然后念起了超度的经诀来。
好厉害的手段!
双方的劲气轰然撞在了一起,那家伙身子抖了一下,紧接着突然间就变得佝偻起来,身子急速变化,又黑又粗的毛发从皮肤底层往外生长,然后整个人似乎匍匐了起来。
我说你别卖关子了,刚才老廖被这帮人抓起来威胁,受了点惊喜,我把人给弄走了,他现在正在荒郊野岭里直哆嗦呢,赶紧说完话,我去接他。
这一声响动骤然生出,结果那无坚不摧的剑尖居然化不穿这老鼠的表皮,反而是弄出了一串火花来。
腰斩和斩头不一样,并不会当场立刻死去,而是会持续好长一段时间,而这时间则与被斩的位置有关,据说最长的甚至能够坚持两三个时辰方才断气。
所以那少年郎在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之后,声音沙哑地回望他的师父,惨叫道:“师父,阿莫好疼,好疼啊……”
而在这一个过程之中,那被腰斩、等待死亡的人无疑是最为痛苦的。
好硬的皮啊?
将自己的徒弟给掐死之后,狂鼠妖王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我望了过来。
咔嚓一声响,那阿莫的半截身子一阵颤抖,终于闭上了眼睛去。
我也有样学样,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中挑出超度亡灵的章节来,虔诚地念着。
我举着手中的剑,说刚才我跟这玩意和-图-书交手好一会儿,结果怎么都砍不破它的皮,从眼睛到菊花,哪儿都试过了,就是不行,你怎么一下子就将它给弄倒了?
我点头说没事了。
双方一番厮打,那狂鼠妖王凭借着皮糙肉厚的优势,还有巨大的力量,将我稳稳压住,然而我也并没有闲着,步伐灵活,避开它数次致命的攻击,然后不断绕圈子。
屈胖三忍不住又翻白眼了,说得,懒得跟你讲。
狂鼠妖王纳卡听见这痛苦的话语,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喊道:“徒儿莫慌,我给你报仇。”
我说既然如此,是不是需要回去接她?
屈胖三说那是我,不是你,说句实话,如果你真的跟着畜生交起手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家?
刺啦……
屈胖三也没有再矜持,就说了一句话:“一力降十会!”
噗……
迷蒙之间,我瞧见了那少年郎阿莫和狂鼠妖王的面容,也在遥遥地天际之上,默默地看着我们,然后转身,飞向了未知的空间里去。
瞧见这些,我叹了一口气。
这可怜儿的巨鼠死后,却是又化作了那鬼脸老僧来,屈胖三没有任何犹豫,将他和旁边两截的少年人阿莫都给扔进了那黑乎乎的窟窿里面去。
愿你们得享安宁。
而屈胖三也闲着无事,将村子里游荡的野狗都给赶走了去。
屈胖三说这个地方被人都搜来搜去了,有这么一个结论,差不多已经能够断和*图*书定雪瑞是从这里离开的了,想必是去了你所说的黄泉路。
他这也是一种解脱,要不然一直忍受着那样的痛苦,就算是死,想必也会化作恶鬼。
我没有躲闪,而是扬起手中的剑,朝着前方猛然一挥。
若不是我之前做了一个关于一剑神王的梦,只怕我都以为这小东西已经罢工了呢。
我这才问起刚才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屈胖三问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我毫不隐瞒,一一说来,他便也没有太多的客气,将这巨鼠直接给砸死。
所以他厉害也是有他的道理,我根本羡慕不来。
说着话,下一秒我们又出现在了菜地里,老廖被我的手段弄得有些发愣,好一会儿,方才适应过来。
屈胖三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不过话说回来,人家这儿早就联通了黄泉路,雪瑞过去,想必也能够自己生存,这事儿用不着太着急。
我说我打不过,跑还不行?
只一下,那头在我剑下自由穿行的巨鼠就给弄得重重砸落在了地上去,再也爬不起来。
屈胖三捏了捏拳头,说皮挺厚的,怎么了?
这东西差不多有一辆小汽车那般庞大,来势汹汹,我不敢与其正面交锋,而是朝着旁边退了两步,将手中的剑朝着那畜生的侧面猛然划了过去。
屈胖三说还能咋滴?对了,那小子说什么南亚五妖,你听过这说法没?
狂鼠妖王俯下身子来,双手捏住了阿莫的脖子,然后猛然http://www.hetushu•com一拧。
狂鼠妖王和他徒弟阿莫的出现,只是给这一次的查探之旅增添了几分波澜而已,我们弄清楚了状况之后,没有久留,而是离开了这地洞,而我也重新来到村外,找到了在草丛之中躲藏着的老廖。
不过事情既然到了这里,你我也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我没有半点儿退却,依旧与其周旋着。
听到这话儿,阿莫的心思一下子就起来了,将所有的痛苦都化作了仇恨,指着我说道:“杀了他,杀了他,黄泉路上,我要跟他一起走。”
这些人,都是寨黎苗村朴实善良的村民,我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
他瞧见是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忧心忡忡地说道:“怎么样,事情解决了么?”
屈胖三伸手,将糊住眼前的淤泥给抹开之后,仔细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我擦,这么大的老鼠,得养多少年啊?
如此酣战一番,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双方如此纠结,这时那虫池底部的黑窟窿那儿爬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来,左右一看,找到了我,冲着我怒声大骂道:“陆言你大爷的,让老子在下面吃泥,你丫的在上面耍猴?”
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屈胖三得意地说道:“怎么,想知道啊?”
屈胖三骤然瞧见这玩意,不由得吃了一大惊,不过却并不惊慌,而是往旁边退了一步,然后猛然出了一拳。
听到这话儿,那老鼠居然就朝着他这边猛然一扑而下http://www.hetushu.com
倘若是小红在的话,我或许还可以让它来尝试一下控制对方,然而小红自从吃了那个七魔王哈多与魔罗结合之后的心脏之后,就一直处于沉眠,根本唤不醒来。
又一个让人心中挂念的地方,消失了……
屈胖三告诉我,说没啥,那个地方的确是一个极不稳定的空间通道,不过这头已经被破坏了,刚才断了的绳子,就是被不稳定的空间给割裂的,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方才爬上来的。
我瞧见这一切,心中骇然,赶忙问道:“什么情况啊?”
我说这儿就废弃了?
两人说着话,那头巨鼠又开始活动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屈胖三也毫不含糊,直接揪起了这巨鼠的尾巴,然后抓着就往池底下面砸去,砰、砰、砰,他敲得震天响,那巨鼠自然是给砸得鼻青脸肿,鲜血如注,没两下,连尾巴都给弄断了去。
呃,好吧,这家伙吸收了混沌木精,一身修为雄浑无漏,的确不是我可以比拟的。
我说没有别的发现了么?
我找村子的废墟里找到了锄头和铲子,然后强忍着扑鼻的恶臭,将菜地里面的死人坑给一一刨出来。
我瞧得满心震撼,却见那头硕大的老鼠朝着我这边猛然一跃而来。
咚!
如此一致持续到了第一缕阳光落入丛林之中的废墟上,屈胖三方才站起了身来。
我说谁关心啊,什么南亚五妖,还顶不过你的一拳。
几秒钟之后,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一头巨大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