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四十六章 独山酒宴

他抱着这盒骨灰去处理,而我们则一路往寨子里走,半路上那首领熊火赶了过来,与我们寒暄几句,又谈及了蚩阳等人的安置问题,告诉我们会一视同仁的,并且还会帮着他们重建家园,开始重新的生活。
结果那一天我又喝多了,半醉半醒之间,又瞧见面前有一个倩影。
我连忙摆手,说亲手烧了哈多那龟孙的,是这一位。
路上的时候,李家湖那边打了电话过来,说悬赏令的事情,王伟国那边已经通过东南亚的各个平台和掮客那边发出去了,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念念准备出任神婆一职,就不太爱出席这种宴席,让我们自去便是,回头再来这边说话。
念念也是知无不言,告诉我们那南亚五妖分别是白象妖王、猛虎妖王、杀人鳄妖王、獒犬妖王和狂鼠妖王,这五人行踪不定,常年潜居于雨林之中,寻常人并不得知晓,但是总能够听见一两件他们的恶事来。
毕竟现在仰光的局面实在是太乱了,我们进去,如果碰到三两个真正厉害的人,失了手,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我详细问了一下,得知这南亚五妖分别是象、虎、鳄、犬、鼠五人,都是大妖成形,那狂鼠妖王排在最末,吊车尾的角色;至于其余几人,则威名赫赫,特别是白象妖王,据说还跟西游记之中狮驼岭三怪中的六牙白象有些攀亲带故的血脉关系,在南亚一带的威名并不弱于七魔王和*图*书哈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可小觑。
有着这些资历,接纳蚩阳等人,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不过它们似乎与契努卡几个黑巫僧联盟有些默契,所以倒也相安无事。
听到这话儿,我收起轻视之心,知道即便是那狂鼠妖王,也是屈胖三给制服的,就我这两下子,实在不够看。
王伟国他们处理事情比较谨慎,也有自己的关系网,所以做起这件事情来,绝对算得上专业。
聊到了永盛监狱,又说起了击杀七魔王哈多,以及重回寨黎苗村遗址之事,都很自然,而念念提醒了我们一点,那就是这南亚五妖,其实挺有名气的,最好还是别与外人透露此事。
蚩阳泪水纵横,朝着屈胖三作了一个揖,这才说道:“我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报仇了,没想到转天那家伙就死了。若不是两位,只怕我寨黎苗村的这血海深仇,永世都难以报上啊。”
我点头说对,你好,我过来找念念的。
念念随着我们北上一圈,实力增长不说,从蝴蝶毒王巴鬼切那儿又得了一些洋落,所以话语权也挺高的,而且也准备接任独山蛊苗的神婆,成为第二号人物了。
我怎么看,都感觉好像是虫虫……
得到这样的承诺,我自然是满心感激,而熊火因为上一次处理蝴蝶毒王巴鬼切的事情对我挺尊重的,双方倒是相谈甚欢。
一路沿着梯田走,来到寨子外和-图-书面,瞧见边缘处的空地上,竟然在修房子,是木头梁的,整体的框架差不多都已经搭好了,总共两栋,挨着在一块儿。
我们走到近前,却瞧见忙碌的人群里面有一个熟人,正是蚩阳。
我上一次去独山蛊苗的时候,是陪着虫虫一起重走北上路。
蚩阳一惊,说小神婆没事?
毕竟这儿不是我们的主场。
七魔王哈多身死,最重要的帮凶普桑也死在了那里,七魔王哈多麾下的势力一下子就闹翻了,大部分的手下保持观望态度,而几个自觉厉害的则直接闹起了分家来。
我们从寨门口过来的时候,他也正好瞧见,便带了一个同样是从永盛监狱里面出来的少年过来,二话没说,直接就跪倒在地,朝着我和屈胖三说道:“两位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另外七魔王哈多的嫡子巫悚也接到家里的消息,从印度赶了回来,准备继承家业。
屈胖三兴致昂扬,问我要不要去会一会这些人,我摇头,说算了,我们还是安稳一些得了,没事去惹这些地头蛇干嘛?
说罢,我从乾坤袋中摸出了一个木盒子的骨灰,这是我从里面捡的一部分。
他顿时就不高兴了,撇嘴骂我胆小鬼。
蚩阳郑重其事地接过来,眼圈又红了,却没有再哭,而是郑重其事地朝我们点了点头,再一次深深鞠躬。
这边聊着,而熊火那边已经备了饭,过来叫我。
虽说那上帝和-图-书军的两兄弟跟寨黎苗村的血案有直接关系,不过此刻我们倒也不太好插手其中。
年轻人十分热情,说我带你们上去。
我们是不打不相识,随后苗女念念也加入了我们北上的队伍,一路相伴,一直到敦寨苗蛊的时候,她方才回返而去。
我之前让蚩阳的人过来投靠独山蛊苗,找的就是苗女念念,所以一开始我便谈起了寨黎苗村血案的来龙去脉,念念知道寨黎苗村是她偶像蚩丽妹的家乡,也知道是虫虫的出生地,所以对这些投靠的人十分不错,那些新房子便是她请寨子里的人给建的。
而骂过之后,念念也消了气,说你的考虑太多,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担当的人,比如这一次替寨黎苗村出头,我相信虫虫姐听到了,心里面也一定会很欣慰。
离开了寨黎苗村,我们将老廖送回大其力之后,紧接着就前往缅北的独山蛊苗处。
而据说那上帝军创始人撸瑟托并没有死,居然逃脱了,与他哥哥约翰尼托一起,以七魔王哈多私生子的身份,竖起七魔王哈多报仇雪恨的大旗招兵买马、招揽故旧。
熊火十分热情,而那几个老者又在旁边唱起了劝酒歌来,婉转悠扬,我推辞不过,不得不一碗又一碗地干了去。
车行一段路,步行一段路,一路打听,终于到达了独山蛊苗。
那蚩阳还想再叩首,给我生拉硬拽地弄起来了,而这时我方才瞧见他的眼眶红红的,满m.hetushu.com是泪水,感激地说道:“我昨天听熊火说起,我们寨黎苗村的仇人七魔王哈多一个星期之前,在仰光唐人街给天雷劈死,不用想,就知道你两位的功劳……”
我慌忙将人给扶起来,说老蚩你这是干嘛啊,地上多脏,起来、起来。
我们这刚刚一进山,就被人给瞧见了,有一个眼熟的年轻人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打量了一下我,说你是之前来过我们寨子的那个挑战者吧?
我和屈胖三来到熊火家,瞧见他叫了几个寨子里名望颇高的老者,又把蚩阳和跟着他的那个少年也叫了过来,我们赶到的时候,锅里面的腊肉干蕨菜正炖得喷香,油汪汪的,看着就有食欲。
我说话不是这么讲,就算是我们不出手,雪瑞回来了,也会让那家伙吃不了兜着走的。
毕竟那一次身边陪着的是一个娇俏可爱的妹子,而这一回,则是一胖乎乎的小崽子,心情不一样。
我们赶到祠堂这边的时候,苗女念念也得到了消息,出门来迎接我们。
我说我们去了一趟寨黎苗村,发现她应该是没有死;另外我俩把寨子里的村民给火化并且超度了,留下一包骨灰,带到了这里来。
我没说话,屈胖三反倒是兴奋起来,问起了这几个大妖的情况。
除了这个,李家湖还跟我谈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接着又谈及了虫虫,当得知我现在并不知道虫虫到底去了哪儿,念念顿时就没有了好脸色,问我到http://www.hetushu.com底怎么回事,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讲解一番,她立刻站在了女生的立场上面把我大骂了一顿,我也不敢反驳,硬生生地承受着。
我前几天酗酒,现在闻到酒味就有些恶心,不过人家热情似火,倒也不好意思拒绝。
我因为要去见苗女念念,所以与他暂别,不过熊火还是表明,说晚饭一定要去他那里,野猪肉和山珍野味管够,还有自家酿的米酒,又香又浓,今夜不醉不归。
与其如此,还不如置身事外,静观其变,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出手也不迟。
那次是在丛林中一路走去的,这一回倒也没有必要再遵循以前的办法,于是便乘车北上。
这几子夺嫡,自然是一番龙争虎斗,再加上那些跟七魔王哈多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还有我们在黑市里挂出来的悬赏花红,可得闹上一段时间了。
竟七魔王哈多现在人已经死了,墙倒众人推,不但许多专门吃这行饭的人会加入其中,很多有心赚外快的修行者和黑巫僧,也都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致来。
因为有过一段生死经历的情谊,所以双方倒也没有太多隔阂,见面之后,她请我们进屋吃油茶,然后开始闲聊起来。
再一次来到了那大片梯田的独山,我不由得感慨良多,想当初与虫虫一起,重走北上路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家伙,什么也不懂,被她骗着四处挑战,来到独山的时候,正好碰到苗女念念,结果差一点儿就败下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