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四十七章 后山塌陷

我就这般练了一上午,衣服上面全部都是汗水,整个身子就仿佛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其间念念出现过一次,不过她要去帮一位村民瞧病,招呼一声就走了。
因为你根本就是无法企及。
我们顺着水流,往山壁里面游去。
我无力吐槽屈胖三去欺骗人家小姑娘,赶忙问人哪儿去了,小姑娘说去了念念姐那儿,昨天就没有回来。
小姑娘挺有脾气的,白了我一眼,说我怎么知道?
那每一双眼睛,都是血一样的鲜红。
我说你咋跑这儿来了?
小姑娘说她娘下地去了,她爹带人去了后山,她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我一愣,说他跑人念念那儿干嘛去了?
这银龙潭是一处凹地处的一水潭子,估计也就一游泳池那般大小,而它崩塌的地方在左边,靠着山壁,所以有一条沟露了出来。
这已经是我这个月第四次醉酒了。
她年纪不大,威严却不少,脸色一严肃起来,那后生就只有低下头的份,我在旁边瞧见了,也赶忙放下碗筷,说先别说这么多,救人要紧,我们赶紧过去吧。
屈胖三找了一块小凳子,在旁边打量着,然后问我这东西的发力和劲力。
我问哪儿有水,我洗洗脸。
这小姑娘是熊火的女儿,我问她父亲去了哪儿,家里的人呢?
我诧异,说你干嘛叫他三大人啊?
说罢,我便也来到了院子里,开始练习起了传承自一剑神王的“一剑斩”来。
m.hetushu.com姑娘说他让我叫的啊?
小姑娘说是三大人么?
念念放下饭碗,问怎么了?
游了好一会儿,我憋不住了,上来换了一口气,发现洞子里黑乎乎的,十分憋闷。
此法很简单,那就是通过千万次的挥动之中,把握到剑的奥妙和真义,然后在一次又一次地挥剑之中,完成自我的修行。
这倒也是一个办法,熊火立刻组织起来,没一会儿,就有一根麻绳递了过来,我这边已经将衣服脱去,就留了一条秋裤,光着脚丫子,而屈胖三更是毫无忌讳,就穿着一条印着小熊维尼的小裤头,唯独念念比较保守,穿着一身短打汗衫。
我无奈,整理了一下身上,然后找到了苗女念念的住处去,刚进院子,就瞧见这小东西正在里面练功了,好家伙,那一套把式耍得虎虎生风,让人惊诧不已,大概是瞧见我进来了,他收起了架势来,然后吐了一口浊气,走到我跟前来说道:“怎么,酒醒了?”
后生告诉我们,说后山那边的银龙潭发生了坍塌,出现了一个大水沟子,结果出现了很多怪鱼,又大又肥,被人发现之后,好多人都跑去捞鱼,结果有人在水沟里,不知道给什么东西拖进了里面去,寨子里水性最好的人下去救,自己也都没有上来,熊榔头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并且喊陆大哥过去帮忙。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起点实在m.hetushu.com是太高了,让人嫉妒都嫉妒不来。
呃……
我听到,也没有说话,来到了跟前,仔细打量。
听到这事儿,念念一脸诧异,说不是告诉过你们,银龙潭那边是禁地,不让你们去么?
几人正吵着,我们赶到了跟前,那熊火见状,连忙找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你水性怎么样?”
我神游天际,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而突然间,我发现居然有无数双的眼睛在我头顶上,正在打量着我。
我们赶到银龙潭的时候,这儿已经聚集了三十多号人,出事者的家属也赶到了现场,正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呢,熊火和几个老头在旁边劝。
中年妇人一听,更是愤怒,说出事了,你们就这么愣着?
那银龙潭在独山苗寨的后山那边,得翻两个山梁子,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路上的时候,我问念念,说那银龙潭什么情况,为什么是禁地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朝我挤眉弄眼,颇为猥琐。
念念做的中饭很简单,连荤菜都没有,都是些自己种的蔬菜,不过胜在纯天然无污染,所以我和屈胖三都吃得爽口,然而饭还没有吃完,事情就找上门来了。
我说你师父呢,这两天怎么没见到人呢?
我没有劈木头,也没有劈石头,而是从最开始的劈空气开始,一剑又一剑,让自己回忆起梦中的情形,然后不但地让自己变得强大。
屈胖三皱着眉头说道:“你丫喝多了酒,http://www•hetushu.com难道还想我照顾你?我又不是你家小媳妇,一个屋子都是臭臭的,我肯定来这边歇息了。”
剑也有剑的“道”,而这所谓“道”,并不仅仅只是杀人。
念念不容置疑地说道:“没什么可是,我水性比你们所有人都好,就这么定了——熊火,准备绳索,我们下去之后,如果拉动绳索的话,你们就往回扯。”
她折身回到了屋子里,拿出了一个蓝布包,然后跟着我们出去。
我本来的酒量就不是很好,后来有了小红之后,稍微涨了一些,而这小东西一歇息,我也立刻歇了菜。
我犹豫了一下,说还行吧,怎么了?
不过你还真别说,他说的东西总是能够切中要害,言之有物,让我一下子就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来。
小姑娘把我引到屋后面来,那儿有竹筒引来的山泉水,接了满满一大缸,我用那葫芦瓢儿舀水洗脸,将自己弄清爽了之后,又问那小姑娘我同伴呢。
到了中午的时候,念念方才回来,并且张罗中午,而我则在她家后院的水缸那儿直接洗了个澡,浑身舒畅。
有个虚胖的中年妇人指着熊火的鼻子破口大骂:“……武伢下去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呢?”
我起了床,然后出门,发现自己是住在了熊火的家里,不过这院子里并没有人,我喊了两声,有一个七八岁穿花袄的小姑娘走出来,问我要啥。
次日清晨,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我摸着脑袋,头和_图_书疼不已。
屈胖三说无所谓啊,不过我答应了在这里吃中饭,要不然我们吃过中饭再走?
他是个触及旁通、举一反三的天才人物,听我讲解了一下那一剑斩的诀窍之后,便开始给我指点起来。
熊火指着不远处的水沟子,说你若是水性好的话,帮忙下去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人啥都好说,就是怕水,也不会游泳,要不然就直接跳进去了。
三人商量妥当之后,牵着绳索,一起入了水,沉入其中一瞧,里面果真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条水道往山壁之中流去。
念念说你们先走,我去收拾一下。
我看向了屈胖三,他刚才也是在认真观察,此刻见我望来,斟酌了一番方才开口,说我看这水沟子并不深,主要部分其实是嵌入了山体里面去,所以真正有什么,估计要进里面去才知道,一两人估计应付不得,还有谁会水,我们一起去。
瞧见众人都一脸畏惧,熊火也是有些恼了,将外套一摔,说卧槽,我去。
熊火一愣,说可是你……
熊火瞧见我有些为难,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熊火苦着脸不说话,而旁边的年轻人就劝:“胖婶,熊榔头拦了的,是你家小武非要往里面游,说那里鱼多,谁曾想竟出现这事儿……”
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归心似箭,想着赶紧去找虫虫,便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启程,我想去藏边的白居寺看一下,说不定虫虫跟着小妖http://www•hetushu•com和杂毛小道,去了那里。
我说你没对人家念念做什么吧,她可是好女孩儿。
我说也好。
这潭水的水位下了不少,而那沟子是直接连进山缝里面去的。
一个穿着对褂衫的年轻后生慌里慌张地跑到房间里来,对我们说道:“不好了,小神婆,出事了。”
那人也恼了,说怎么愣着啦,大莽子不是下去了,结果呢,现在人也没有浮上来,胖婶你得讲理……
得,这家伙长大之后,说不定也跟杂毛小道一般模样呢。
屈胖三这话儿一说出来,周遭人都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左右张望,却都不敢动。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是个色狼啊?再说了,我就是想,工具也不成熟啊,有心无力……
年年说她最近在后山一带闭关呢,别说你,我都见不着。
念念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师父讲的。
这时念念拦住了他,说你游泳都不会,下去什么?还是我来吧。
摸着晕晕乎乎的脑袋,肚子里还有宿醉之后的恶心,我暗自反省,以后最好还是别沾酒了,毕竟我此刻也算是入了江湖,要万一出点儿什么意外,身不由己的话,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他们刚才是眼睁睁瞧着水性最好的大莽子下去的,结果到现在都没有上来,这回谁也不敢再出这个头了。
我犹豫了一下,虽说我的水性还算不错,再加上修行以来,气息绵长许多,但在水中到底还是有一些行动不便,如果有什么意外,实在是很难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