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四十九章 好战熊孩

旁边有个老人说道:“我听老神婆之前曾经讲过,说银龙潭直通地底,只怕是地下的妖魔找到道路上来咯?”
而似乎是被我刚才的手段给吓住了,还是屈胖三有了什么手段,这帮巨鳄没有再有敢尾随而来的。
电话里,李家湖告诉了我们,说悬赏的事情落实了一小半,奖金王伟国也通过相关渠道放出去了,反响很强烈。
我刚才人剑合一,整个人全身都是油津津的汗,累得跟狗一样,实在没有密道探索的劲儿,于是说道:“算了,人既然已经救出来了,那我们就赶紧走吧,外面还有一大堆蝙蝠呢,若是吵了它们,只怕我们走脱都走不了……”
这时那个大莽子醒了过来,念念问了他几句话话之后,过来瞧见那鳄鱼胃部里面的脑袋和血肉,一脸难过,半天没有说话,长叹了一声:“唉……”
这边商量妥当之后,屈胖三跟着念念回寨子离去准备布阵的材料,而熊火则组织了寨子里面的劳力过来修筑封口。
他叫我将那秋裤给脱下来,两边打结,然后将那残骸给收拾起来之后,一同离开。
念念知道屈胖三的神奇,拜托他来操持此事,美女面前,这小东西倒也没有推辞,说起了布阵所需要用的一应物件,念念一一记下,完毕之后,说大部分东西寨子里原本就有,而其余东西则需要去准备一下,三日之内就可以凑齐。
不但如此,寨子还将这附近都列为禁区和图书,让人不要靠近此处来。
当瞧见里面滚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时,胖婶顿时就崩溃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念念看向了我和屈胖三,那熊孩子现在还未没有进去一探究竟而生闷气呢,也不答话,我尴尬地瞧了他一眼,说不行的话,我们将这边的洞口给堵住吧,多少能够防止一些。
屈胖三嘿然而笑,说你不是正练剑么,斩狗斩鳄,斩一斩蝙蝠,也是很不错的方式嘛。
呃……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情有些沉重。
王伟国那边已经开始逐渐退出了,将剩下的事情交给掮客来做,免得最后祸及自身。
她刚才为了下水,本来就只穿了小衣,如果被扯掉,只怕就会曝光了去。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翻着白眼没说话,知道他刚才肯定是故意的。
劝了两句,他又问起了山洞里面的情形来,念念收拾心情,将里面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听说山洞里尽是硕大的猪嘴蝙蝠和六七米以上的巨大鳄鱼时,熊火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征求我的意见,是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商量妥当,准备午饭之后就离开,没想到居然又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来。
若是说经济和政治,东南亚诸国都算不得什么,但说到修行者,这儿的历史和民间的气氛却是远超国内,使得强者如云,并不比国内差,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和_图_书不由得一愣,走上前来,还未询问,便听到那胖大婶边哭边嚎道:“你能救老六家的小子,咋不救我家武伢呢,你是不是觉得大莽子长得帅,你这骚货……”
话虽然如此,但他还是十分担忧,问念念该怎么办?
我从水潭里爬了出来,冷风一吹,立刻冻得直哆嗦,还好熊火这边早有准备,不但预备了衣服,而且还在旁边生了一大堆的篝火,十分贴心。
熊火一听,说好,就这么办。
我摸着鼻子,说那边什么情况?
那胖婶瞧见大莽子跟着出来了,心中欢喜,慌忙上前过来问,我将那一包秋裤放在了地上,然后解开了来。
这事儿说难不难,我便端坐在水潭边,默默修行。
屈胖三说哦,那边啊,还有一大堆的鳄鱼呢,这儿大概是一个老巢来着,你还想练剑不,过去看看?
她一边跑,一边嚎哭道:“你们都欺负我,都欺负我……”
不过七魔王哈多的遗产争夺也告了一段落,他的嫡子巫悚打败了上帝军的两兄弟,获得了大部分老臣子的支持,而失败的上帝军两兄弟现如今退到了缅北一带,并且表示不会妥协,会继续坚持抗争。
阿关就是那个保镖。
念念苦涩地说道:“我倒是不怪他,如果能够把她儿子救出来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我依旧摇头,不愿意再留,屈胖三一脸郁闷,说你真是个怂货,没劲儿。
念念是可怜她痛失爱子和*图*书,不愿意添油加醋,而那妇人却闹得更凶了,污言秽语全部都泼了出来,听得我都有些面红耳赤,这时熊火也发了脾气,一把将她给推到了地上去,怒声吼道:“这件事情,怪得了小神婆呢?她来的时候,只怕小武都到那鳄鱼的肚子里去了!”
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凶她道:“明明就是小武非要往洞口里游的,能怪得了谁?”
弄完这些,我们便告辞了独山苗寨,下了山,来到附近的城镇,手机也恢复了信号,跟李家湖那里取得了联系。
独山苗寨一下子就变得格外热闹起来,每个人都被分配了任务,反倒是我一人闲了下来。
布阵之事,我插不得手,而搬砖砌墙这事儿呢,熊火也不好意思叫我,最后我给安了一个任务,就是在水潭这儿戒备,防止有任何变故发生。
我虽然很急着去找虫虫,不过却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是解决不了的,而独山苗蛊这边的事情,我也不能当做没看到,于是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就等弄完,我们在离开吧。
或者练剑。
如此过了三天,这边的山洞已经给寨子里的人堵上了,水潭这边也给填满,基本上堵了个严严实实,而念念也提前将材料准备妥当,协助着屈胖三在这里布了一个法阵,让其邪气不得外露,将银龙潭给彻底的封死了。
念念心中满是悲伤,屈胖三也没有再提进洞里面去探索的事情。
我听着心伤,没有多停留,hetushu.com接过衣服去林中换衣服,刚刚弄好,回来的时候瞧见那胖大婶正扯着念念湿漉漉的衣服拽,旁边有几人在拦着,堆成了一团。
他皱着眉头说道:“这儿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怪异的东西呢,到底是通了哪里?”
李家湖说巫悚自小就接受了七魔王哈多的传承,不仅如此,他十三岁的时候拜入了印度圣僧孔雀王的门下,之后一直在印度苦修,这次回来,一出手,简直就是惊才绝艳,震惊全场,据说若不是他手下留情,只怕那两兄弟却未必能够得活。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回头望向了我,说你觉得呢?
事情经过这么一闹,把人救出来的那股欢庆劲儿立刻就给折腾没了,熊火过来劝念念,说胖婶她人就是这样,也没有啥坏心眼,主要就是儿子死了,难过而已。
我挂了电话之后,心情有些沉重,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对我说道:“唉,既然上帝军两兄弟到了缅北,离咱们这儿不远,不如……”
胖婶子一听,也是这个理,立刻就调转了枪头来,对准了他,说当时你不是在现场么,你怎么不救他?
胖婶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听着可怜,还想上前去劝,结果那大莽子这会儿换过起来,上前说了两句话,却被那胖婶子凶道:“你也好意思活着啊?我家武伢都死了,你怎么好意思一个人活着?”
我问那巫悚很强么,上帝军两兄弟可是手上有武和_图_书装的人,怎么会失败呢?
熊火摇头,说怎么可能呢?
我赌气不答,而屈胖三也觉得没意思,在旁边叨叨地解释道:“其实吧,我这习惯是以前看《西游记》话本的时候落下的,但凡有点儿背景的妖怪,大圣刚要一棒子敲死,那神仙后台就过来了,看得腻歪死了;所以我就有一个强迫症,坚决不给这些家伙耍威风的机会……”
说到这里,他告诉我,说现如今的风向有些变化了,巫悚的强势使得很多人改变了态度,随着杀手的屡屡失手,已经有人开始退单了。
最后,李家湖告诉我,说让我这段时间最好赶紧回国,他也准备明天转机回到香港去了,这边的事情,都交给阿关来处理。
这还是开始,如果巫悚能够继承七魔王哈多的所有势力,只怕这种悬赏令将会被中止,不仅如此,而且还会被秋后算账。
这时屈胖三终于说话了:“堵住也不行,还得在出口这里布一个法阵,免得有意外发生。”
这话儿倒是惹了众怒,大家不再抱着同情,纷纷出言制止,她抱着自己儿子的脑袋和血肉,哭嚎着往上下跑。
这一路回程有惊无险,当我们带着大莽子从山洞里面游出来的时候,周围立刻一阵欢呼。
这小子完全就是在装波伊。
熊火说世事哪能尽如人意?
听到她这污言秽语,我顿时就有些无语了,瞧见念念虽然皱着眉头,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裳,不让她给扯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