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五十章 为民除害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咱们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得负起这职责来,义不容辞。
他是京都人,早些年过来滇南插队,怀揣着某种理想越境过来,准备将火种洒遍世界,结果后来几次沉浮,方才发现主义当不了饭吃,最终退出了军队,在当地开了一家小店,不过心中热血并未熄灭,成为了王伟国他们的下线,主要就是帮着搜集信息之类的。
屈胖三嘿嘿直笑,说你就说你同意不?
我说你就别在我跟前忽悠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听得我好像回到初中上政治课的时候了。
我说你没听李家湖说么,现如今那巫悚如日中天,这两兄弟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牵制,如果我们帮着除掉了,只怕他下一个目标,就会转移到对他有杀父之仇的我们身上来了,那个时候,岂不是很麻烦?
乘着这功夫,我们去市集里面买来了缅甸北部的地图,然后找人聊天,听了一会儿这缅北的局势,才知道乱云飞渡,各种风波,实在是不平静,而且好多地方都在打仗,军政府跟克钦独立军的战事逐渐升温,炮弹不断落入中国境内,大量难民涌入关口,两边的边防军都开始戒严。
再说了,此次过来,我也是答应了他,一切都听他的主意,而此刻他能够费尽心思说服我,对我已经是很尊重了,如此想了一下,我终于点了头。
我无奈,又回复了过去,李家湖愣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事儿他http://m.hetushu.com也不知道,得问王伟国。
行进中,屈胖三拉住我,指着不远处的草丛说道:“那儿,还有那边,有暗哨。”
我苦笑,说上次吃过那魔罗心脏之后,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呢?
听到这些,我莫名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把黑枪,然而屈胖三却不这么想,连忙使眼色,让我答应下来。
不愧是组织上派来的高手,当真都是奇人。
我有些无语,找了个地方继续等待,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之后,那人开着一辆破烂皮卡来到了相约的地方。
看得出来,王伟国并没有把我这边的信息跟他讲太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民怨沸腾,在缅北有着强大影响力的上帝军两兄弟回归,其实是给熊熊烈焰之上,加了一大把的油。
这事儿国内不太好插手,而如果有义士能够出手帮忙,他们自然是乐意之至,而且上面也会记住这一次的情分的。
毕竟这牌子在缅北一带,还是挺有号召力的。
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上帝军在这附近的群众基础十分不错,指不定哪家人就有儿子参加了上帝军,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去,所以我们悄不作声的行动,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一次两兄弟带了五位骨干和六十多名随从回去,离开之前曾经跟仰光的大军火商买了一大批的军火,看样子是准备要招兵买马,大干一场。
hetushu.com王伟国问我们,说是不是准备找两人的麻烦,如果是,他们倒是可以提供一些情报支援。
屈胖三说让你养的虫子出动吧,悄不作声地解决掉。
他说回头再打给我。
也就是说,这老周不过是一外线而已。
对于他的这个要求,我最终还是给予了委婉的拒绝。
呃……
在路上,老周给我们介绍,说他正好就是专门盯着约翰尼托和撸瑟托的有关人员,所以对他们的情报十分关注。
他郁闷地说道:“那行吧,我过去解决,你从那边走,快速插入,别暴露了行踪,知道不?”
屈胖三一愣,说啊,怎么这么久?
国家的强大,很多时候,靠的就是这些人默默地付出着。
我一脸郁闷,摸着鼻子说你不是发育还不完全么,怎么总是欲求不满呢?
除了这个,老周还告诉我们,早些时候他们的铁杆手下就回到缅北,放出了风声来,说上帝军准备重新举起大旗,很多村子的年轻人人心浮动,都准备投靠上帝军呢。
基于这一点,上面还是希望能够防微杜渐,将这威胁消灭于萌芽之间。
上面对他们也是深恶痛绝,认为这一次他们如果东山再起的话,肯定会对边境局势产生极为不好的影响。
巫悚这样做,其实也有放虎归山的意思,估计是在报复政府对待他父亲这事儿的纵容态度吧?
屈胖三撇嘴说道:“巫悚既然能够放了他们,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不和_图_书会将这两个小崽子放在眼里;再说了,寨黎苗村血案,跟人巫悚可没关系,但跟着两个小崽子却脱不开。”
糟了,我擦,谁这么缺德,在这里埋了地雷?
望着屈胖三那一脸期待,我叹了一口气,知道如果不遂了他的心意,只怕我是很难清静。
如此到了夜里,吃过了缅北特色的一顿饭之后,我和屈胖三便准备出发了,准备好了诸般东西之后,两人开始潜出了村庄,然后朝着古鲁满的方向进发。
老周做的是山货生意,一路带着我们来到了离古鲁满不远的一处村子,在他一个关系户的家中住下,然后跟我们详细讲解了一下那个营地的诸多事宜,还有关于上帝军的许多人员配置,把这些搞清楚之后,他还主动请缨,说陪同我们一块儿去。
老周虽然热情,但对我到底还是有一些疑虑,毕竟上帝军威名赫赫,而我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强势的地方来。
可以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要是他们抵达,不用一两个月,当年威名赫赫的上帝军,肯定又会重新建立起来,甚至还有过之无不及。
这是一个极有那个时代气息的老人,跟我握手的时候,很用力,但是对于我带着一孩子过来做这种危险事儿,还是含蓄地表达了一些不同的意见。
两人商议妥当之后,分别行动,屈胖三快速消失在了丛林之中,而我则朝着目标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抵达,结果突然间我觉得脚hetushu.com下一阵怪异,咔嚓一响,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从我的尾椎骨朝着天灵盖蔓延而去。
将我这边点了头,屈胖三兴高采烈,说你赶紧打电话给李家湖,问一下这两兄弟去了哪儿。
我点头,说怎么办?
屈胖三得意洋洋,而这时我电话响了,打来的是王伟国。
屈胖三这个好战熊孩子面容猥琐地说道:“既然不算远,咱也不能学大禹,过家门而不入,怎么着也要找上门去,嘿嘿嘿一下,你说对不?”
他告诉我们,约翰尼托和撸瑟托这两兄弟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在掸邦一个叫做古鲁满的村庄附近,那儿与中国、老挝和泰国接壤,地形复杂,形势也千变万化,民族也丰富多样,给反叛军提供了温养的土壤,正是上帝军白手起家的地方。
这事儿让他挺担忧的,不过毕竟是上级派下来的任务,他又只有全心全意的支持。
我说谁知道?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老周比我认识的很多人都纯粹,满腔的热血也让人感动。
如此埋头走了大半宿,终于到了目标村庄附近。
听到老周说的这些,我默然不语,反而是屈胖三问了许多细节上的东西,这些话让老周有些刮目相看,觉得这个看着好像没怎么断奶的小屁孩子,还真的是让人意外。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我和屈胖三在镇子上简单地吃了一点儿东西之后,拨通了那个内线的电话,他告诉我已经得到消息了,现在正hetushu.com在朝我们这边赶过来,并且向我表达了崇高的敬意。
了解到这情况,屈胖三更是大义凛然起来,跟我上起了课来,说战争对于老百姓的伤害是最大的,如果约翰尼托和撸瑟托回来招兵买马,又干上了以前的活计,只怕不知道又有多少存在陷入战火之中了。
我们并没有进村,而是朝着村庄后面的山林之中进发,一路走,快到的时候,终于发现有一些动静了。
应承完了这些之后,我无奈地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张网里来。
因为此刻的形势变化多端,越是乱世,越能够成就枭雄。
虽说他在年轻的时候参过军,不过到了这个年纪,老腿老胳膊的,总是折腾不起的,所以我让他制定一个撤离计划,让我们得手之后,如何快速离开。
我无奈,只好跟王伟国达成了默契,而他则给了我一个电话,是一个内线,将作为我们的向导,给我们提供必要的帮助。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热情,王伟国告诉我们,这上帝军其实算是半个恐怖组织,他们曾经在1999年十月,闯入泰国医院劫持了五百多名人质,而且还在边境犯下了许多案子,对我们人民也犯下了罪不可赦的血案。
这人叫做周玉辉,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知青。
他们刚刚回来,老周这里就收到消息,现如今应该在古鲁满附近的一个山里面,那儿曾经被政府军扫荡过,寨子也都给烧了,不过后来又有人在经营,算是两兄弟留的一条后路,正好安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