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五十五章 反客为主

我躺下之后,感觉整个身体一片混乱,各种气息都消停了,头疼得厉害,屈胖三帮我把了一会脉,说不行,你这样子下去,就算是能活,只怕也得功力尽费。
屈胖三说好在我跟人学过点儿中药,你在这里待着,我去附近帮你找一找药材,看看能不能帮你缓解一下病情。
他打量着“我”,先是惊讶,然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来,说道:“唉?陆言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罢,他也知道我等不了太多的时间,便将我扶下躺好,然后在外面折腾了一会儿,隐约间好像就离开了。
我说这是一拍两散的好事情,我自然没有意见,只是你怎么突然间就想通了呢?
我没有再与他争吵,而是念起了九字真言来,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我越听越沉浸入其中,诸多玄妙,纷呈而至脑中,渐渐的,我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激动,觉得掌握了这一门技法,自己的修为绝对能够跃上一门新台阶……
面对着屈胖三的关心,我表现得十分虚弱,说我感觉我快死了。
我慌忙喊住他,说别啊,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屈胖三走到了界碑前,琢磨了一下,然后一拍脑袋,说我擦,我想起来了,这是界碑石,这玩意上面凝聚着太多的气运,会自己化作一种阵墙,将任何遁术给格挡了去,你刚才就是撞到这上面来的——还好你的地遁术用力没有过猛,否则你将会直接撞www.hetushu.com死在这里……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你的意思,是这玩意就跟那接受香火供奉的塑金泥像一样?
我说可是、可是你说的是真的,没错啊?
地魔嘿然而笑,说我若是怕了,又怎敢出现呢?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突然间感觉到有人在叫我,我回头一看,却瞧见了一张久未谋面的脸孔,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
这般想着,突然间我觉到了一丝不对,整个身子都开始不受控制了,心中顿时就一慌,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说好,你说吧,我保证决不食言。
他哈哈一笑,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面目狰狞起来,指着我,说当初在黄泉路上的时候,你我若是完成了协定,我必然不会再纠缠于你;而离开黄泉,不管到了哪儿,我都是一头阴魂不散的鬼灵,根本无法生存于这世间,你认为我还有别的选择么?你我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全部都是你自己做的孽……
地魔。
这地煞各不相同,而这地煞陷阵则是将这些地煞之气牵引出来,通过一种放大镜的作用,将其一下子爆发出来,造成天崩地裂的恐怖场景。
不但如此,而且我还不断地咳嗽,一坨一坨黑乎乎的血块从口中咳出来,这时屈胖三也感觉到了我身体已经处于崩溃状态,便在附近找了一个废弃的小木屋,然后将我给安置在了那儿。
自从有了杂毛小道给的符箓,这家伙http://m•hetushu.com就基本上没有出现过了,我虽然已经将地遁术当做了一门保命绝学,但几乎都快忘记还有这么一个人了。
地魔说对,所以说,你太贪婪了,用真的地煞陷阵,换取你失去防备,这就是我的机会。
地魔说怕,怎么不怕?只不过那雷意防备的,是这具身体的副魂而已,而如果我成了你,它又如何会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呢?
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不过却还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说你难道不怕杂毛小道符箓之上的雷意么?
我一听,人都快吓尿了,说那可怎么办?
没想到此刻他居然又出现了。
地魔刚才一直低着头在讲解,听到我这么问,这才缓缓抬起了头来,对我微笑着说道:“你也真是蠢啊,过了这么久,我都快说完了,你才反应过来?”
地魔一脸得意地说道:“小兄弟,你到底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你觉得我这么恨你,势同水火,如何会毫无芥蒂地传授地煞陷阵的真谛给你呢?”
屈胖三说行吧,你也别一直想着死死死的,想一想你老婆我嫂子,就会觉得人生多少还是有一些希望的;只不过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还得找一村子,这才能够给你煮药——你就在这里躺着,我去外面采药,并且在附近找一个可以给你养伤的村子,这破地方的外面,我布一法阵,蛇虫鼠蚁和野兽啥的,基本上进不来……
说完,他缓和图书步走向了我,说现如今,你需要为自己的过错付出大家了——你叫做陆言,对吧?
屈胖三说材质不过是最为普通的花岗石,但上面承载的气运却并不简单,此事涉及到社稷祭礼,是每一个国家公民的愿望凝聚,你觉得就凭你一人,能够跟几亿,十几亿人的意念抗衡?
我说要是人呢?
我有些愤怒了,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完成协议,离开我的身体?
我说你特么不会把我扔在这个鬼地方吧?
屈胖三说哎,这也是个好主意呢。
这回他居然没有再唧唧歪歪,而是十分配合地将各种口诀念出,然后跟我讲演起了地煞陷阵的诸多奥义来。
有属阳的,那是连同火脉;有属阴的,那是直通阴属。
地魔说也没有什么,我在传授你地煞陷阵啊。
我摸了好一会儿,有些意外地说道:“这界碑石并不是什么特殊材质啊,为什么会这么强?”
地魔说我讲的,是地煞陷阵没错,不过这种东西,平日里讲给你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你现在的身体陷入崩溃状态,整个人的精神意志已经降低到了最低潮的时候,再全心全意地学习这种玄妙无比的法门时,就没有心思感受到别的什么危险,也才给了我可以趁机而入的机会……
我想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掌控能力,心中有些恐惧,不过表面上却装作淡定的样子,说你还敢出现,难道不怕被杂毛小道的雷意镇压么?
和图书地魔嘿嘿笑,说人被囚禁久了,多少也有些向往自由。
不是屈胖三,而是一个依稀脸熟的面孔。
屈胖三说我跟你讲过我的记忆有缺失,我也是看到了界碑石,方才想起来的。
这所谓地煞陷阵,其实也是有条件的,最关键,就是所谓的“地煞”。
我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会儿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一点儿,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撕裂感,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然后才勉强地站立起来,走到了那界碑石前来,摸了摸,上面的确是自己口鼻处喷出的鲜血,而那材质……
我们走了十几里路,来到了一处背风的山梁子附近,这时我实在是走不动路了。
这地煞,并非梁山好汉的那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而是一种源自于地下阴气汇聚的地脉之气,这种气息存在于各大山川名胜之中,属性各异。
屈胖三说要有人来,你最好帮忙问一下,看看他们家在哪里,接受重病号不?
他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身子融入了我,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从今以后,我便是陆言,而你,则成为我的心魔吧,等待着有朝一日,我将你炼化掉……”
我说那么你是想完成我们之间的交易么?
我一听,顿时就火冒三丈,说你丫的知道,居然也不提醒一下?
屈胖三说要歇息,咱也得看一下地方啊,这是里国境线附近,要万一被边防部队看到,那是黄泥巴掉裤裆里,说也说不清楚,和*图*书咱们得赶紧走,入了境,再休息。
地魔说对,我将地煞陷阵传授于你,而你将身体牢笼打开,让我离去。
说罢,这家伙倒也还算是好心,过来扶住了,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林子里走去。
而这个家伙的出现,让我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知道自己是在梦中。
我焦急地重复说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依然还在为屈胖三事先没有提醒我而耿耿于怀,扶着界碑,说我现在感觉体内的内脏全部都颠倒了,走不了了,我们找个地方歇一下吧。
屈胖三点了点头,说哦,然后起身就准备离开。
我一脸郁闷,说你能不能别那么缺德,我感觉自己快要挂了,你就不能不开玩笑么?
而就在这时,梦境消散,“我”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有人走进了房间。
屈胖三点头,说对咯,泥像本身是没有任何出彩的,就连工艺都有可能是最差的,但如果接受的香火足够,说不定也能够祭祀出一缕神识来,这就是愿力的强大。当初洪荒时代,三教并立,人族之所以大兴,凭借的就是这个愿力,还有茫茫多的人数资源。
屈胖三的离开让我特别心慌,不过身体上面的疲惫却一下子涌上了心头来,迷迷糊糊,人就睡了过去。
这威力,跟地煞的多寡、远近有关,不过总体来做,只要讲究对了诀窍和法门,那威力绝对巨大,是一门绝佳的法门。
我说对。
我说不可能,为什么我感觉自己不受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