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五十七章 智商压制

屈胖三说你小子倒是因祸得福了,那个傻波伊将随身的本源力量灌注进了你的身体里,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心脏左边的部位,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往全身的经脉处扩散?
屈胖三说怎么,想谢我?
话音未落,屈胖三却开口说道:“啰嗦个屁啊,这会儿是谈条件的时候么?认命就行了,傻波伊……”
啊……
紧接着我听他说道:“陆言,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是否能够听到,总之一句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救不了你。能够救你的,只有你自己——我能够将这家伙给定住,在你恢复掌控的一瞬间将他剥离的神识掐灭,烟消云散;但我不可能撸起袖子来帮你,所以想活命,就得靠你自己了……”
如果不依靠别人,我能够成功么?
嫂子?
这种充实感让我没有再感到害怕,充满了自信、一种阅尽无数之后的寂寞感……
屈胖三凭着这手段,控制住了我的身体,然后慢悠悠地说道:“你没有陆言那傻小子的善良,没有他的真诚,最有他的幽默和与我的默契,最重要的问题在于,你对于一切都不在乎,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是什么东西,让陆言连最爱的虫虫都不在乎呢?我想了一下,哦,原来你不是陆言啊……”
屈胖三说不然借嫂子玩两天?
在那一刹那间,我的心中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来,然而找不到头绪的我却显得更加急躁了,想要联系聚血蛊,和图书却想起小红依旧还在沉睡。
“你……”
聚血蛊、聚血蛊……
我一开始就出身名门,师父是名满天下的苗疆蛊王陆左,而还碰见了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虫虫,她教会了我太多太多的东西,甚至还将要我性命的聚血蛊变成了我的本命蛊虫。
我能行,尽管在人生的这个年纪里,方才接触到这一行,但我却无疑是最幸运的。
地魔吭吭哧哧半天,最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摸着脑袋说道:“哎哟,我头疼,疼得厉害……”
我,聚血蛊的主人,是陆言。
我扶着床半坐了起来,点头说道:“嗯,好点儿了,多谢你铁哥。”
突然间,我想起了屈胖三的话语来,虽然计算不了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但是我却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一个无名的小祭祀……
然而这只是我识海之中的波动,屈胖三根本听不到,也不管别的,淡定地说道:“时间只有两分钟,而两分钟之后,你如果冒不出来,你就死了,不过没事,我会把你送回去安葬的,另外还会照顾好我嫂子……”
对了,我可拥有着那么多的记忆和人生,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还有那么多回忆和人生支持着。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在他的威胁下,屈胖三不急不缓地开口说道:“陆言……”
我点头,说好。
在古战场中奋力苦战的无名将军……
屈胖三手上的劲道一下子就重了起来和-图-书,我感觉到地魔神魂一阵颤动,紧接着他大叫了一声道:“啊,你干什么?”
虫虫,啊,是虫虫,如果我死了,那么岂不是也将要与虫虫永远的分离?
不是地魔。
这些记忆和人生在一瞬间加持在了我的身上,仿佛一个又一个的灵魂,开始贯注进了我的意识之中,我开始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意识蔓延。
这一次地魔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彻彻底底,再无侥幸的可能,顿时就暴躁起来,想要发力,结果却发现身子已经动不了了。
我还是我,我是陆言,不是以前的任何一人,而是独一无二的我。
屈胖三说你可拉倒吧,他融入你身体里面的本源如果真的将神魂和身体融合在一起了,别说是我,就算是天神来了,都不管用!
屈胖三嘿嘿笑,说你知道就好。
还有那名满天下,以一己之力护卫着整个耶朗王朝的大剑师、一剑神王……
屈胖三又是一阵大笑,说我擦,习惯了你这傻波伊,对那家伙怎么看都别扭。嗯,你回来了就好。
我大声喊道:“我该怎么办?”
修筑了一辈子祭殿的耶朗大匠师……
我曾经无数次证明过自己,我当初离开虫虫,就是想要证明一点,那就是我是可以的。
地魔愣了一下,犹豫着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他奋力挣扎,结果却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屈胖三说哎,都是应该的,你别客气。
啪!
地魔依旧心存侥幸,说http://www.hetushu•com道:“我就是陆言啊……”
面对着这愤怒,屈胖三却显得优哉游哉,说没干什么,我就想知道,你特么的是什么东西?
这边说得热闹,门被推开,陆铁进来问道:“陆言你好一点儿了么?”
他说着,双手便开始往我的身上摸来,一会儿探探胸口,一会儿又摸了一下脉相,最后又将双手扣到了脖子上面来,而这个时候地魔感觉到这个姿势有点儿不太舒服,便说道:“你别掐着我啊?”
他手往后一划,食指扣在了枕骨之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知道你和陆言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吗?”
轰!
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来,屈胖三骑在了我的胸口处,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扇了耳光之后,抓在了我的天灵盖上。
我点头,说对。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怎么欺负我都好,我认了,不过有一点可得跟你说——嫂子,一丁点儿都不准碰,否则兄弟都没得做,我绝对跟你翻脸。
地魔说不,我得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呢?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我就说嘛,昨天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老子特么的一开始为了安慰你,居然还服软道歉了;我擦,后来回想起来,越想越不对,你特么的居然敢生我的气,这不是找死么?结果发现找死的不是你,是那小子……
我顿时就感觉到冷汗直流,说合着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受气包http://www.hetushu.com,怎么都不敢发作啊?
藏在意识之海深处的我听到了,精神为之一振。
屈胖三说哎呀,差点儿忘记告诉你了,虽然对第二世的记忆十分模糊,但对于一整套夺舍过程,我觉得我还是挺具有发言权的;所以呢,你夺舍的这一套把戏,算是鲁班门前耍大斧,我都替你着急,世间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家伙?在完全没有融入这身体的时候,居然敢将自己的底牌都给掏空了,你到底是得有多自信啊?说真的,我都给你蠢哭了……
可以的。
地魔顿时间就惊慌了,说你对我干了什么?
屈胖三一翻身,躺在了我的旁边,说那家伙,就是教你地遁术的人?
惨死在敌营之中的那硬骨头使节……
望着那张充满了睿智目光的胖脸,我伸出了手来,抓着他的胳膊,说道:“谢谢,谢谢你,屈胖……呃,大人!”
屈胖三说该咋办咋办,你就当多了一个丹田,没啥事儿——话说先前界碑石的事情我摆了你一道,这回算是扯平了。
屈胖三愣了一下,说我没掐你啊,这是让你舒服一点儿——对了,你昨天状况看起来很糟糕啊,怎么今天经脉就好了大半,而且还多出一个雄浑的力量源泉来啊?
屈胖三盯了一眼我,说你丫回来了,怎么样,没吓尿吧?
那一刻,阳光灿烂。
他装起了可怜,屈胖三便没有再追问了,说怎么了,难道是吃错药了?我帮你看看。
没有人能够帮得了我,能够拯救我自己的,只和*图*书有我自己。
地魔尴尬地笑道:“呃,这个啊,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你昨天的药不错吧,妙手回春。”
我感觉灵魂被某种圣洁的光芒洗涤了一下,浑身一哆嗦,猛然张开了眼睛,瞧见屈胖三还骑在我的脖子上。
屈胖三说这不是废话么?融入你身体里面的那力量本源,就是土之力,我能瞧不出来?
地魔故作豪爽地说嗯,你想要什么,只管讲,我能给你的,都给。
我说没有,我知道有你在,那家伙迟早会露陷的。
我说呃,那个啥,可以的话,咱换一个姿势好么?我感觉你的小鸡鸡顶到我了……
陆铁不知道我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的凶险,呵呵笑道:“我叫你范姐帮你煮了点儿小米粥,回头你喝点儿吧……”
我说别啊,界碑石的事情,我知道你也不知道,跟你没关系。
“叫做、叫做啥来着……”
而此刻,我终于是我了。
一声呐喊从心底里往外面冒出,我张嘴怒吼,而随着这怒吼的,是一声惊悸悲苦的惨叫声,地魔在我的意识之海中翻腾着,苦苦哀求道:“陆言,再给我一个机会,这回我不要肉身了,你放我离开就好,孤魂野鬼也无所谓,我自求生存……”
他放在我枕骨之下的那根手指陡然一扣,地魔顿时间就惊悸地哇啦啦大叫,说你到底要做什么,快松手,别、别,你信不信我自爆灵魂,让陆言跟我陪葬?
地魔无辜地说道:“我?我是陆言啊?”
我点头,说感觉到了,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