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五章 冲突,烟雾

我说“老子”他老人家可在一两千年前,我如何能杀得?我求你,行不?
怎么办?
我一愣,说台北尚府?
当众人都躺倒在地的时候,我蹲在了地上,揪着那中年大汉的脖子,慢条斯理地对他说道:“现在可以说了么?”
我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能不能别这么较真?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讲,不要绕圈子,可以么?
说罢,他又是一个错身而上,再一次朝着我扑了过来。
不过我也不是怕事之人,与其像现在这样无头苍蝇一般地到处乱晃,还不如找点人过来好好问问。
我摸着鼻子说道:“一定要打架?”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交手了两个回合,年轻人翻身落地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开口说道:“好厉害的手段。”
双方交手一会儿,中年大汉也在旁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一群人在旁边围观,而我感觉那年轻人的手段越来越凶猛,劈出的手刀宛如真的锋刃一般,心中也有一些不快。
中年大汉一脸不快地说道:“你们这一路过来,胡乱打听什么,是不是土共的间谍?”
面对着我的逼问,那中年大汉倒也是一条汉子,闭上眼睛,倔强地说道:“你就是杀了老子,我也不说。”
我说意思是你知道尚正桐住哪里咯?
中年大汉说对付你们这帮穷鬼,不亮出拳头来,你们是不知道好歹的。
一声呼啸,我一动也不动,眼m.hetushu.com看着那拳头就要砸到我的脸上来时,我举起了手,将他的拳头给包住。
面对一帮小混混,我实在无须用太多的手段。
我说大陆的。
耗时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
听到我说起了软话,那家伙一下子就瞪起了双眼来,盯着我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找他干嘛?”
一声呼喊,周围众人都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而屈胖三却在此刻适时往后退开去。
呼……
感觉自己的攻击被我挡住了,中年大汉一声怒吼,大叫道:“你以为我花莲竹联帮是吃屎的么,看我的……哎?你放手,放手!”
呃……
我谦虚地说道:“你也不弱。”
这一掌的气势十足,对方若不敢应战,便堕了威势,而若是敢与我回手……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我手上的劲道有些大,让他根本抽不出来。
年轻人脸色一变,指着我喝道:“放开他,有种冲我来。”
啪、啪……
中年大汉丝毫不让,说这家伙进村里,见人就打听尚老的住处,我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过来一问,还是大陆客——你也知道尚老跟大陆的关系不好,这家伙过来,肯定不安什么好心……
我眉头一跳,说大兄弟你讲讲理好吧,什么叫做我欺负人啊?我只是过来问问路,结果好家伙,一大帮家伙装黑社会,对我威胁恐吓,叫我滚蛋,我说咱讲理,别打架成不,结果非不m.hetushu.com肯,你叫我怎么做?
听到他的话语,我有点儿不知道如何解释。
中年大汉呸了我一口,大声骂道:“放肆!尚正桐这三个字,也是你可以说的?”
我出手,前去捞对方飞来的那一脚,没想到他在半空中还变招,连续两个蹬腿,砸落在我的身上来。
我这边解释着,而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光叔,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家伙轰然而笑,纷纷点头说道:“对哦,他在找死呢……”
他不愿意参与这样的争斗,觉得实在是有些掉身价。
我一脸郁闷,说你又不是妹子,我冲你来干嘛啊,我就是问个路,至于么?
面对着中年大汉的叫喊,我平静地说道:“兄弟,你的意思是打完架,你就告诉我,不过我有一点儿不明白——所谓打架,是我把你打服了,还是把你身边这一帮人都给打服了?”
他是个修行者。
啊?
他年少气盛,到底还是与我对拍了一记,结果我的力量陡然爆发出来,将那人一下子给震得往后连退了三五步,脸上一阵潮红,似乎有鲜血从胸口翻涌而出,结果却被他强要面子地打住了去。
不快也不慢,刚刚好。
听到对方的骂声,我反而显得挺惊喜的,说啊,你认识他老人家么?
我没有乘胜追击,而他喘息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你很强!”
事实上当第五个人倒下的时候,已经www.hetushu.com有人感觉到了恐惧,转身就准备逃走,结果还是被我给留住了。
年轻人说道:“对,台北尚府是尚老的官邸,他的亲人和对外事务官都在那里,你可以通过那里联系……”
瞧见这帮人奔着我们过来,我就知道自己可能摊上事情了。
我说许老是尚正桐故友,这话儿夸张了,两人当年应该算是敌人才对,攀扯不上什么交情的。
对方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时机的选择,都让我感觉到有一种危险,也没有敢托大,将那中年大汉给放开,然后站了起来。
他并非一点就爆的性子。
心思转动间,这帮人已经走到了跟前来,为首的是一个袒胸露背的中年大汉,身上纹着一条大蟒,脸上有两道刀疤,拦在了我和屈胖三的跟前,打量了我们一下之后,扬起手说道:“把小朋友带走,我不想给他童年留下阴影。”
我说就是一故友的后辈,此番前来,一是为了探望,若是问点儿事情……
听到我的话,中年大汉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哪里的?
说话间,他突然间猛然挥起了拳头来,朝着我这儿砸了过来。
我回过头去,瞧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看样子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错愕地望着我们这边,而这时那被我踹到在地的喽啰里面,有人喊道:“阿乐,这个家伙是过来找茬的,说要尚老麻烦呢……”
中年大汉一愣,突然间朝着旁边十几个兄弟笑道:“啊哈http://www•hetushu•com,你们听到了没有?他在跟我挑衅,他在跟我挑衅哟?这小子,胆子好大,给他脸都不要,真的是在找死,对不对?”
说完,我将中年大汉猛然一拽,将他往地上摔了下去,然后伸出了腿来,一连十几个鞭腿劈了出来。
当他横空飞起一脚的时候,我便知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我说我是他以前故友的后辈,过来探望一下他,并且问一些事情的。
这家伙的一句话瞬间就赢得了我的好感,眼看着有两个小伙子上前来,准备带着屈胖三离开,我挥手拦住,说不用,他比你们想象之中的坚强。
中年大汉说我是过来告诉你,别搞事,给我滚蛋,知道不,小子?
我犹豫了一下,那年轻人却又说道:“这个东西,我也没有资格查验,不过据我所知,尚老这个时间应该在夏威夷度假才对,你如果要探望他,在这里是找不到人的,不如去台北士林的尚府,找秘书官联系一下,或许还有机会……”
这年轻人别看年纪不大,但这手段却是实打实的厉害,举手投足之间,让人感觉到那初生牛犊的锐气,我与他交手十几个回合,感觉倘若我没有去荒域历练一番,只怕就得在这小子的面前落败了。
我心中委屈,而那年轻人却不管这些,直接将随身的书包给扔在了地上,然后朝着我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
他最终没有吐出那一口鲜血来,不过脸色却变得十分难看。
我这为了和www.hetushu.com谐社会,处处退让,不与你较真,你反倒得瑟起来了。
对方的底子很扎实,而且给我的感觉好像也没有用下死力,看着凶猛,其实还是有所保留的。
说罢,他朝着我点了点头,带着这一帮人离开了去。
年轻人抬起头来,说你手段厉害,但也不能欺负人,当真觉得我们这儿,没有强手了么?
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跟这帮人给一个一个地劈倒在了地上。
中年大汉被我抓着手,挣脱不得,一下子就恼了,对着旁边大声吼道:“还愣着干嘛,上啊?”
年轻人看向了被人搀扶着的中年大汉,问道:“光叔,他说的对么?”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步步退让,而是猛然吸了一口气,将丹田之气融入百骸之下,然后贯足双手之间,朝着对方猛然劈出了一掌。
年轻人听完之后,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你找尚老干嘛?”
真以为我拿捏不了你么?
砰!
面对着这一大帮子的人,我没有任何畏惧,而是显得十分平静,再一次跟中年大汉确认道:“哦,是把这一帮人都给撂倒啊?那请给我点时间……”
中年大汉满脸不耐烦地说道:“大陆客,滚回你们的大陆去,不要再给我看到,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为止。”
年轻人的思维相当清晰,说既然是故友,请问是哪位?有没有带一份证明你身份的信件,又或者信物什么的?
我说打了架,你就能够告诉我尚老先生在哪里,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