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六章 半夜,突袭

那墙很高,差不多有四米多,上面还有半米铁丝网,瞧这架势,应该还通了电,一副防御森严的样子,屈胖三搭着我的肩膀,三两下便攀上了墙头,往里面望了一眼,低声说道:“上来吧。”
那家伙冷然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帮人来得快,去得快,估计是有点儿怕眷村那帮退休的老家伙闹事,所以才离开的,不管什么情况,先得弄清楚他们大半夜偷袭我们的目的。”
那人说我们这个村子住着的,除了一部分普通的部队人员之外,许多国府的人也在这里扎根了下来;好多老头儿,当年可都是叱咤风云的角色,只不过现如今低调了,白天晒晒太阳,晚上看看月亮,但你可别小瞧,一样的藏龙卧虎。
我说是尚老的故友,大半个世纪没见了,听说我来宝岛玩儿,就托我过来问个好,并且带个话,问有没有时间回家乡看一眼……
我心头疑惑,眼看着外面的人集齐,准备冲入其中的时候,屈胖三拉了我一把,低声说道:“走!”
说罢,他翻身进了围墙里面去。
那人哈哈一笑,说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觉得你们不是找事的,便跟你提一个醒,免得生出太多误会。
那人摆摆手,说我觉得这爷俩也不是啥坏人,你瞧见过上门踢馆子的,还带着一儿子来的么?
对于我的担忧,屈胖三却没有多少感觉,他待人走开了,走上前来,捂着肚子说道:“好饿,我http://www•hetushu.com们吃点儿东西吧?”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然后说道:“应该跟眷村里的人没有关系。”
我知道他也是好心提醒,并不愿意透露太多的消息,没有办法,结了账之后,与屈胖三离开,又在附近找了一家旅馆后住下。
我跟尚正桐扯不上任何关系,本来就是准备撞运气的,如果能够找到人,跟人家打听一下,或许尚正桐心情好,跟我说两句,这事儿就圆满了,然而如果需要通过什么官邸秘书官那儿递交申请啥的,我估计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听到吩咐,我没有犹豫,拉着屈胖三就施展了地遁术,直接离开。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间就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门外走廊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我朝他拱手,说多谢。
我心中疑惑更甚,问屈胖三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一愣,说吃什么?
人尚正桐什么地位,什么小狗小猫都想见他,若都能见得着,他老人家岂不是忙死了?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此处不凡,眯着眼睛往门口望去,却见那儿竖着一个骷髅头的标志,然后用繁体字写着“军事重地,不得拍照”。
我满腹疑惑,而屈胖三却指着远处说道:“那帮人出来了。”
屈胖三是个好事之徒,最怕的就是寂寞,一听这话儿,顿时就来了兴致,说好,跟上去瞧一下,看看都是什么牛鬼蛇神。
我还待再问,那老和图书贺却起身离开了。
人家不看新闻联播,是不可能活在理想社会的。
我有样学样,双手勾住墙面,攀爬上了墙头,没有敢触碰那铁丝网,深吸一口气,猛然一个翻身,人便落进了里面。
这位估计是看到刚才的冲突了,我也不隐瞒,说这里面估计是有些误会。
那人问我们,说你们找尚老干嘛呢?
不过奇怪的是,那帮老爷子若是觉得有什么需要了解的话,大可以光明正大地找上门来询问,何必深夜出现,偷偷摸摸地袭击呢?
如果说尚正桐此刻在夏威夷的话,我们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不对……
只是,这榻榻米的旅馆,住着还真的有点儿郁闷。
尚正桐曾经是国府第一高手,这地位我估摸着跟宗教总局的扛把子差不多,而且人还是浙东大族,名下的产业无数,结果给一帮泥腿子给赶到了宝岛上面,蜗居了半个世纪,你说要没怨气,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儿啊?
如果不是睡得榻榻米,我估计是感觉不到的。
这破地方居然养了狗。
我准备跟进里面去,结果屈胖三却摇了摇头,对我说道:“这里布得有法阵,地遁术进不了。”
那人挥了挥手,说不客气,而这时屈胖三却提问道:“对了,刚才那小帅哥又是什么来历呢?”
这情况……
当然,不是说日本的就不好,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能够吸收别人的长处,不管是来自于哪里和*图*书,都是让人欣赏的。
我说要不然跟去看一眼?
街口的那个面馆不算大,门面很小,只有五台桌子,我和屈胖三占据一处,点了一碗肠旺面,才发现这儿的风味居然是正宗西川味,一打听才知道,这小店是店主的父亲开的,他父亲以前是川军,退守台湾之后,一直就怀念那口味道,于是开了这家店子,因为口味正宗,倒是颇得许多同籍老乡的捧场,于是就延续下来了。
我心中警兆生出,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而这时屈胖三也醒了过来,黑暗中看了我一眼,压低着嗓子说道:“外面有情况啊?”
老贺一愣,说你说阿乐啊?
不是老光的人,难道是之前面馆里那人跟我们提及的国府高手?
我说怎么个不一样?
我点头说好,然后两人悄声靠近,来到了高墙之外。
来的人是谁呢?
这种脚步是很谨慎的那种,步伐控制得当,稍不留神,很难听得出来。
屈胖三说刚才进来的时候,瞧见门口有肠旺面,看着好像很香的样子,我们去看看?
这些人,每一个都有着些手段,而领头几个,绝对是修行者。
此事商定,我便跟着那四辆车一路尾随,按说这地遁术损耗颇大,不过在屈胖三这个算学大师的指点下,倒是能够找到最不费气力的节点进行跟随,如此走了一路,来到一个离眷村有四十公里外的建筑群外,瞧见那些车辆进了高墙之内,然后铁门缓缓合拢和*图*书
啊?
我点头,说对。
毕竟我们是大陆来的。
我躺在那木地板上,总有一种小时候去亲戚家打地铺的感觉,与屈胖三聊了一会儿修行方面的事情之后,我闭上眼睛,开始了安歇。
这一路过来,我有一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宝岛有过被日本殖民几十年的经历,所以很多风格都有日本的影子,细节方面,也给人予这种感觉。
屈胖三点头说是。
我慌忙摆手,说可别,这是我表弟。
不但如此,而且还是高手。
下一秒,我们出现在了百米开外的街角,远远望着不远处的那一伙人,能够感觉得出来,这帮人跟之前老光身边的那些,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不但养狗,而且还是大型犬里面最为凶猛的藏獒……
屈胖三疑惑,说如果是这样,那这帮人找我们干嘛呢?
乡下旅馆的条件并不如台北好,不过倒也有几分风情,凸显出了主人的用心。
在那一刻,我的心都沉落进了谷底,生怕这两畜生陡然叫起来,惊动了这里面的守卫,然而就在此时,旁边却传来一阵低低的口哨声。
我不会对自己有多少高看,知道自己在那位的眼中,未必比小狗小猫强多少。
年轻人阿乐和光叔等人的离开,让我和屈胖三又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只有点头,带着屈胖三过去。
没想到我这边刚刚一落地,便听到旁边蹿出了两条黑影来,朝着我张牙舞http://www.hetushu.com爪。
老光是尚老当年第一卫士东门虎的儿子,不过没有啥根骨,早年间跟着加入了竹联帮,现如今混了点儿产业,便退在这地方生活,感觉你不对劲儿,方才会出头的……
老贺说阿乐是老光的侄子,也是东门虎的孙子,从小根骨奇佳,得到好多人的指点,据说尚老对他也刮目相看,有传闻说尚老准备收他当关门弟子呢,只不过近年来尚老的精力有些不济,这才没有成。
说话间,我瞧见一堆人从旅店里冲了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下,在周围匆匆搜寻了一下,然后没有多做犹豫,直接跳上了四辆车子,然后朝着眷村的反方向匆匆离开了去。
喷香的辣椒和面汤让人停不下来,一碗热辣辣的肠旺面吃完之后,我感觉心情好了一点儿,这时旁边有人跟我们搭讪,说你们刚才怎么跟老光他们打架啊?
原本光叔的出现让我产生了几许希望,觉得能够通过他来找到尚正桐,然而随后阿乐的话语却又将这希望给击沉了去。
怎么弄啊这事儿?
嘘……
两人面对过太多的危险,对于这事儿并不紧张,悄不作声地打开了窗户一丝缝,然后往外望去,看见下面也站着七八个人,正虎视眈眈地朝着这边望来。
旁边有人对他说道:“老贺,你没事说这些干嘛?”
军事重地?
我稳住身子,定睛一看,我擦,居然是两条凶猛的黑色藏獒。
那人说哦,实话跟你讲,我们这个眷村呢,跟别的地方还不一样。